<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锦衣春秋 > 第一八二章 玉美人更【求收藏,求订阅。】}
    杨宁摇头叹了口气,一脸唏嘘模样,又是屁股往下一沉坐了下去,这一次顾清菡只是微瞥了一下椅子,倒也没有说话。

    “三娘不想让卓仙儿落入那帮家伙手里,我当然也不忍看见。好在袁荣那几个朋友倒也是仗义,硬是赢了下来。”杨宁道:“可是三娘知道,窦连忠可不是什么好东西,我本想离开,可他们说如果我就这般走了,只怕窦连忠会不甘心,继续惹事。”

    “所以.....所以你留在那边?”顾清菡蹙眉道。

    杨宁苦笑道:“我又不是不知道三娘你在家里等我回来,我不归,你一定十分担心。可是......哎,可是我如果就那样走了,那边真要出了什么事情,我多少还是要担些责任的。”顿了顿,才道:“所以我思前想后,就留在了那里,窦连忠对我毕竟还有几分忌惮,我留在那边,窦连忠自然就不敢轻易惹事。”

    顾清菡美眸微转,问道:“当真是这样?”

    “三娘可以去问段沧海。”杨宁肃然道:“三娘,我对天保证,绝对没有做其他事情,连那个卓仙儿的手也没有碰一下。”

    顾清菡脸颊微红,啐道:“我管你这些做什么,你爱怎样就怎样。”想了一下,才道:“你不怕回来之后,窦连忠还要去找麻烦?”

    “我总不能守着她一辈子,除了三娘我会保护一辈子,别人我也只能尽一份心。”杨宁故意长叹一声:“不过我在那边呆了大半夜,窦连忠看到,应该不至于和我完全撕破脸,我手里还有那小子的欠据,他要真乱来,我饶不了他。”

    顾清菡脸色已经和缓许多,不似先前那般冰冷,白了杨宁一眼,道:“谁要你保护一辈子,你照顾好自己就好。”可是眼眸深处,却是闪过一丝欢喜,不过却还是没有丝毫笑容,又声道:“好人做到底,送佛送到西,你要是有空闲,抽空也可以去瞧一瞧,我也不是不明事理的人,听说过秦淮河那些姑娘其实出身都十分悲苦,她们有今日,也不是自愿的,你若一直不去,只怕有些人还会存坏心。”

    她见过窦连忠,知道那是个什么货色,那家伙肚子坏得流油。

    “三娘,其实我昨晚不是一直在秦淮河,半夜本是准备回来,可是......!”杨宁既然将顾清菡哄得情绪好转过来,干脆就将后面的事情也说了,纸包不住火,谁知道被神侯府带去的事情会不会又教顾清菡知晓,到时候若是晓得,难免又是一场风波。

    顾清菡已是惊怕道:“还有这种事,宁儿,你没事吧?”起身绕着杨宁仔细打量了一番,确定杨宁安然无恙,这才松了口气,微怒道:“段沧海随你护卫,竟然丢下你不管,我可要好好教训他。”

    “三娘,我刚说了,他也是认错了人,想要为父亲报仇,还真是不能怪他。”杨宁皱眉道:“不过那吸血怪尚未抓捕归案,如今还在京城,却是是个不小的祸害。”

    顾清菡担心道:“宁儿,那你以后晚上尽量不要出府,等那凶手被抓了再说。就算真的晚上有事情不得不出去,也要多带护卫在身边。”又蹙眉道:“神侯府的人怎地这样不辨是非,都说西门神侯管教极严,想不到他的手下还是闹出这么大的误会。”

    杨宁见顾清菡又恢复成平日那个关爱自己的三娘,这才松了口气,心中想

    (本章未完,请翻页)着自己编了这样一套说辞来哄顾清菡,回头可要及时找段沧海串供,起身来,笑道:“三娘,你都一天没吃东西了,快来吃些,我刚好也饿了,陪你一起用餐。”

    “你要想吃东西,自己去找人,这里是我房间,你.....你乱闯进来,要是被别人晓得,那可不好。”顾清菡瞟了杨宁一眼,努努红润粉唇,“快出去,不许再留在这里,还有,下次你再进来,我可对你不客气。”

    杨宁其实也明白,这里毕竟是她闺房,自己一直留在这里,就算没做什么,被人知道,总是不好。

    他微微一笑,道:“三娘,我有件东西要送给你。”

    “送我东西?”顾清菡有些意外,“怎么忽然想到送我东西?”终于露出一丝笑容,“我又不缺什么,只要你安然无恙就什么都好。”

    杨宁手腕一转,就如同表演魔术一样,手里已经多了一只手镯,正是那岫玉镯,绿光油油,晶莹温润。

    顾清菡毕竟出自大户,只瞧了一眼,就有些吃惊道:“这是岫玉手镯?”

    “三娘见多识广,佩服佩服。”杨宁哈哈一笑,“韩寿说这是上等的岫玉,很是难得,还说这上面的雕花也是做工极好。”

    顾清菡接过岫玉镯,仔细瞧了瞧,微点螓首:“这确实是极品岫玉,像这样的极品岫玉确实不多见,而且这上面的雕花也不是出自普通匠人的手艺。”却递还回来,摇头道:“我不要。”

    杨宁一怔,道:“为什么?”

    “不要便是不要,没有为什么。”顾清菡道:“你从哪里来的这岫玉镯?”

    杨宁也不隐瞒,将实情说了,顾清菡立时蹙眉,语气微冷:“如此说来,你是收了那些人的贿赂?你难道不知,老侯爷和你父亲在世的时候,从不收人贿赂,清正廉明,否则要是收取贿赂,我们锦衣侯府早已经是金银成堆。”将手往前更送近一些,看了那岫玉镯一眼,道:“这种东西,我不要。”

    “贿赂?”杨宁笑道:“三娘,你来告诉我,什么叫做贿赂?”

    顾清菡一怔,杨宁叹道:“在我看来,有人求你办事,送上金银财宝,甚至是美女字画,为了达到目的而送上的东西,那叫做贿赂。可是这些东西,是因为我昨夜帮那几个家伙解了危局,他们这是表达谢意敬送上来。三娘,不瞒你说,那几人很仗义,我和他们倒也谈得来,算是朋友,朋友之间礼尚往来,你总不能说连这也不可以吧?出门靠朋友,我若是不结交一些朋友,那以后如何做事?”

    顾清菡虽然觉得杨宁有些强词夺理,可是却也知道杨宁所言不无道理,轻叹道:“宁儿,你继承了锦衣侯爵,无论什么时候,可不要毁了两代锦衣侯积累下来的清誉。”

    “三娘,这个我心里晓得。”杨宁道:“你放心,不该收的银子,我一分不要,可是我该拥有的,我也不会舍弃。东西我已经收下了,这岫玉镯就是我的。三娘,说句实在话,这岫玉镯精美温润,就和你的人一样,除了你,别人也配不上它,我瞧见它第一眼,就知道它一定属于你!”

    顾清菡美眸微转,问道:“我人又是怎么样?”

    “这个......!”杨宁顿了一下,才看着顾清菡眼睛道:“三娘长得美,性子又好

    (本章未完,请翻页),温婉贤淑,就和这岫玉镯一样是宝贝.......!”

    “油嘴滑舌,你越来越不学好了。”顾清菡风情无限白了杨宁一眼,虽然是斥责的言语,但语气却并无丝毫不满,“岫玉镯是宝贝,我可不是。”

    “我说三娘是宝贝就是。”夕阳已经落山,屋内也开始有些昏暗,可是在这环境下,杨宁看眼前这美少妇更有一种朦胧之美,不自禁伸过手去,抓住顾清菡手腕,道:“三娘,我给你戴上。”

    “啊!”顾清菡被握住手,娇躯一震,随即向窗外瞧了一眼,似乎是怕被人看见,然后扯回手,羞恼道:“我自己会戴,不用你动手。”犹豫一下,似乎在想什么,终是小心翼翼将那岫玉镯戴在了手上,抬头问道:“好看吗?”举起手,她本是一个成熟美艳的少妇人,可此时却像个小姑娘穿上新衣服般,眼眸之中竟微带一丝期盼。

    杨宁赞叹道:“绝配,三娘,我就说这是绝配,美人配美玉,玉美人更美!”

    顾清菡立刻沉下脸,道:“宁儿,以后不许再说这些疯话,你要是.....你要是再说,我便再也不理你。”

    “可是我说实话也不成啊?”杨宁无辜道:“三娘本就比美玉漂亮。”

    “不许说就是不许说。”顾清菡瞪着杨宁,挥手道:“快走快走。”

    杨宁知道毕竟府中人多眼杂,自己在顾清菡房里待久了,真要被人瞧着,自己倒也无所谓,但对顾清菡多少还是不利,起身来,道:“别忘了吃东西,可别饿坏了。”

    “我还用你提醒?”顾清菡也是起身来,催促道:“别废话,快出去。”想到什么,提醒道:“对了,琼林书院那头,你上次说过,要亲自去一趟,那样也好,咱们这次耽搁了不少时日,你去见卓先生,倒也不用多说什么,只要你人到了,卓先生就知道是什么意思了。”

    杨宁道:“那我明日一早就过去。”

    “见到卓先生,一定要谨慎,不要胡乱说话。”顾清菡仍是放心不下,“卓先生门徒遍天下,而且是当代大贤,博古通今,在他面前说错了话可是了不得。”

    “知道了,我保证做个乖孩子,绝不乱说话。”杨宁哈哈一笑,大步走到房门前,停下步子,回头看着顾清菡。

    顾清菡以为还有什么事情,问道:“怎么了?”

    杨宁看着顾清菡,认真道:“三娘,我刚才没说错,你真的很美!”

    “你......!”顾清菡一愣,随即抬手娇叱道:“现在,立刻,赶紧,滚!”转身又去找枕头,杨宁却已经一溜烟跑开。

    顾清菡走到窗口,瞧着杨宁身影,咬牙道:“油嘴滑舌,就是不学好。”却感觉脸上有些发烫,心中一颤,竟是不由摸了摸自己脸颊,肌肤依然光滑娇嫩,紧致弹手,喃喃道:“小混蛋无法无天,以后不能对他假以辞色,免得他得寸进尺。”

    --------------------------------------------

    ps:第一更,今天保底三更,保三争四哈。沙漠一直是蜗牛手速,写字慢,我写一章的时间够许多同行写两章,所以这些天其实我是很努力很努力地,大家也再给力再给力!

    (本章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