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锦衣春秋 > 第一七九章 知恩报
    堂内一时死一般寂静,杨宁本是个胆大包天的性子,可是不知为何,此时却觉得背心出冷汗。

    那仆人不明所以,见杨宁半天没说话,小心翼翼问道:“侯爷,要不要让他进来?”

    杨宁正要说话,就听顾清菡声音淡淡道:“有客登门,而且是要找侯爷,怎能将客人拒之门外?快去请进来吧。”

    那仆人答应一声退下。

    杨宁转过身,只见顾清菡拿起桌上的一只茶杯,也不看杨宁,竟是饶有兴趣地将那只茶杯翻来覆去地看,那茶杯倒也精巧,还描有水墨画,古色古香,顾清菡倒像是在欣赏杯子上的水墨画。

    杨宁顿时很为尴尬,试探地叫了一声:“三......三娘?”

    顾清菡也不看他,只是淡淡道:“侯爷别着急,有客人到来,你先接待客人,免得让人家说你不热情。”

    仆人很快就领来一名三十出头的汉子,一进门,就跪倒在地,道:“小人王祥,拜见侯爷!”

    杨宁只能道:“起来说话吧。”等那人起来,才问道:“你来找本侯做什么?”

    那人躬着身子,从怀里取出一份名刺呈给杨宁,恭敬道:“侯爷,这是仙儿姑娘送来的名刺,仙儿姑娘说,昨晚没有让侯爷尽兴,都是她的错,所以要备下薄酒给侯爷赔罪,还请侯爷这两天务必赏光。”

    杨宁打开名刺,一阵幽香扑鼻而来,卓仙儿那娇美可人的面容似乎就在眼前,这名刺十分的精美,上面竟然画着一对鸳鸯,下缀一行娟秀的小字:“昨夜失礼,轻待侯爷,甘愿赔罪,念及念及!”

    下面的落款,正是卓仙儿。

    字迹娟秀,明显是出自女儿家的手笔,只看卓仙儿墨宝,却也是写的一手好字。

    杨宁咳嗽一声,故作肃然道:“本侯与仙儿姑娘只是萍水相逢,所谓君子之交淡如水......,那个,你先回去吧。”

    那人一愣,也不知道杨宁是答应还是不答应,还是壮着胆子问道:“不知侯爷何时有空,仙儿姑娘那边可以提前准备一下。”

    杨宁恨不得抽这家伙几巴掌,顾清菡就在自己身后,这家伙就那么没有眼力界,硬是没有发现气氛不对。

    “回头再说。”杨宁将一只手放在胸前,避开顾清菡眼睛扇了扇,眨了眨眼睛,示意那家伙赶紧离开。

    那人倒也还算机灵,看出名堂,此时也瞧见了杨宁身后的顾清菡,知道事情又些不妙,干脆利落拱手道:“小人先告退!”弯着身子,也不等杨宁说话,便急匆匆退走。

    杨宁冲着王祥背影嘟囔道:“都不怎么熟,送什么名刺,搞得和熟人一样。不就是听她弹了一首曲子吗,什么不尽兴,真是胡说八道。”他这自然是故意说给身后的顾清菡听,调整了一些脸上的表情,转过身时,脸上已经带着笑:“三娘,这帮人说话没头没脑,真是......!”

    却见顾清菡放下茶杯,不等杨宁说完,已经冲着门外

    (本章未完,请翻页)喊道:“韩寿!”

    很快就听外面有人答应了一声,一名五十多岁的半老老头儿进来,先是向杨宁拱了拱手,然后走到顾清菡面前,恭敬道:“三夫人有什么吩咐?”

    “邱毅走了之后,府里这阵子也没个总管。”顾清菡语气倒也是十分淡定:“你是侯府里的老人,做事也算干练,这些年对侯府也是忠心耿耿,而且兢兢业业,从今天开始,你就把担子先挑起来吧,帮着侯爷处理一些杂务。”

    韩寿先是一怔,很快反应过来,激动道:“三夫人,我......!”正要拜谢,顾清菡摇头道:“你先别急,问问侯爷,看他同不同意你做总管。太夫人将侯府交给了他,府中大小诸事,都由他做主。”

    她语气十分平静,可越是如此,杨宁便越感觉这美少妇是真的动怒了。

    “三夫人既然说你能行,那你自然可以。”杨宁道:“从今天开始,你就是侯府的总管了。”努了一下嘴,示意韩寿赶紧退下,韩寿十分识趣,谢了一声,忙退了下去。

    “书院那边的银子,明天可以送过去了。”顾清菡道:“账房那边已经说过,只要直接去拿银子就成。”

    说完,顾清菡便要出门,杨宁忙拦住,苦笑道:“三娘,你听我解释。”

    “让开。”顾清菡冷冰冰道。

    杨宁还要说话,顾清菡恼道:“你再不让开,我可对你不客气。”抬起手,推在杨宁胸口,她气力也不是很大,但杨宁知道她是真的动怒,这时候不能硬顶,只能闪到一边,顾清菡看也不要看他一眼,扭着腰肢,快步而去。

    杨宁看着顾清菡背影消失,叹了口气。

    他没有将昨晚事情告诉顾清菡,本是害怕顾清菡担心,谁知道事情却变成这个样子,只觉得女人实在是不好对付。

    他知道这时候是顾清菡最恼怒的时候,这种时候去劝说,无疑是自讨没趣,只能碰冷钉子,现在只有等顾清菡先消消气,然后再去哄一哄。

    他此时也确实十分困乏,回到自己屋里,倒下便睡,这一觉一直睡到了傍晚时分才起来,洗刷一番,换了一身干净的衣衫,出了院子,想着这都快一天了,顾清菡的火气应该削减了一些,便要过去哄哄顾清菡。

    顺着小石径走出一段,到得一处石拱门前,却见到一人正斜靠在墙根下,夕阳西照,阳光洒设在那人身上,一团黑色。

    “丑汉,你怎么在这里?”杨宁见到那人,露出一丝笑容,走过去蹲下,道:“怎么样,最近吃的可饱?”

    这人却正是杨宁从江陵带回来的黑氅丑汉。

    黑氅丑汉在危难时刻,救过顾清菡,那也算是顾清菡的救命恩人,从江陵回来时,杨宁便将他也一同带了回来,临行时倒也嘱咐那位舅父顾文章帮忙查查是否能找到黑氅丑汉的家人,若有消息,再将他送回去。

    侯府上下几百口子,自然也不差黑氅丑汉一碗饭。

    这黑氅丑汉到了侯府,一日三餐自然是管饱,

    (本章未完,请翻页)府里有什么力气活缺人手,也会让黑氅丑汉跟着一起搭搭手,有顾清菡的嘱咐,府中上下倒也不因为此人智商有问题而欺负他。

    这家伙闲来无事,便会在府中随便找个地方晒晒太阳睡上一觉,反正侯府庞大得很,什么地方都够他美美睡上一觉,侯府本来给他专门安排了住处,可这家伙并不喜欢在屋内睡觉,半夜三更,总喜欢猫在一些奇怪的地方,开始的时候,冷不丁地总是吓人一跳,以为是府里闹鬼,这些时日下来,侯府上下倒也已经习惯了有这么个人。

    侯府也早为他更换了新的衣裳,入冬后,也同样为他配备了棉服,可这家伙无论穿什么衣服,都会在外面披上他的熊皮黑氅。

    杨宁瞧见他黑氅下面穿着棉袍,棉袍是新近配发的,但穿在他身上,短短时日,已经是沾满了污渍油腻。

    黑氅丑汉本是靠着墙根悠闲晒太阳,听到杨宁声音,睁开眼睛瞧过来,见到是杨宁,坐起身子,咧嘴笑了起来。

    他右边半张脸满是肉疙瘩,十分丑陋,一笑起来,那半张脸更是难看,可杨宁能够看出,这丑汉的笑却是十分的憨厚。

    忽见那丑汉想到什么,伸手到怀中,很快就拿了一个馒头在手中,用满是污渍的手递了过来,甚至晃了晃,似乎是示意杨宁接过来。

    杨宁笑着摇摇头,丑汉将那馒头收回怀里,又摸索了几下,从怀里掏出一只鸡腿来,天色已经颇为寒冷,那鸡腿上裹着一层冻油,杨宁愣了一下,丑汉却又将那鸡腿递过来,憨笑道:“吃,吃!”

    杨宁心想你这家伙不放弃黑氅,难不成就是为了好藏东西?这黑氅倒似乎成了他的食库。

    顾清菡知道这黑氅丑汉唯一的要求就是吃东西,所以吩咐府里在食物上任其食用,这丑汉吃饭的时候往身上藏点东西,大家都是看的一清二楚,却也没有人说他。

    杨宁知道一个人对食物如此渴求,肯定不是因为这黑氅丑汉天性贪吃,无非是因为他曾经经受过饥饿的折磨,只有切身体会过什么是饥饿,才能对食物充满着无穷的。

    对这黑氅丑汉来说,什么黄金白银,什么美女佳人,显然都不如一块馒头来的实在,而食物在他的眼中,那自然是最为宝贵的东西。

    他能够将自己藏起来的食物拿出来送给自己,就等若是将自己最宝贵的东西分享出来。

    “我知道你的意思。”杨宁伸手推回去,温言道:“我现在不饿,你自己留着吃,如果太凉,找人帮你热一热。你不用将食物藏在身上,有我在,你以后不会挨饿。”起身来,轻轻拍了拍黑氅丑汉的肩头,“你知恩图报,比许多人要强出许多,仅此一点,就要太多人比不上你。”叹了口气,望向夕阳落日,喃喃道:“可是你到底是谁?你来自何方?”

    --------------------------------------------------------------------------------------

    ps:第一更,今日三更,还有两更!

    (本章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