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锦衣春秋 > 第一七八章 谎言
    车行辚辚,眼见得再过一条街便要回到侯府,段沧海看到那名护卫并未醒来,问道:“侯爷,可不能就这样回去,三夫人看到,只怕又要担惊受怕了。”

    杨宁立时便想到,最近锦衣侯府连番遇困,顾清菡也已经是筋疲力尽,这些时日都是担惊受怕,如果今夜的事情被顾清菡知晓,就算已经转危为安,顾清菡也会因此事而后怕,既是如此,自然还是不要让顾清菡知晓。

    “你找个地方让他先养伤。”杨宁道:“今晚的事情,绝不能让三娘知道。”想到什么,问道:“对了,还有一个兄弟去了哪里?还有那匹马,你的坐骑被杀,又是怎么回事?”

    段沧海握拳道:“侯爷说的那青铜将军,看起来颇为狡猾,我骑马追赶,他就跳到了屋顶上,轻功委实不弱,我只能弃马追拿,可是那家伙转眼就消失。我听到马匹的叫声,急忙返回,发现那匹马已经被杀,那人......那人的武功当真歹毒。”

    “段二叔,你见多识广,能不能瞧出那青铜将军到底用的是什么武功?”杨宁皱眉道:“这人十分诡异,出手凶残,如果不尽早铲除,害死的人只会越来越多。”

    “那匹马的伤口我看过,侯爷见到的那具尸首我也是检查过。”段沧海道:“如果我没有看错,那人出拳极重,手腕上的气力十足,乍一看去,会让人误以为他练的是纯刚功夫,可是只要仔细检查,就能发现那吸血怪其实练的是极为阴柔的内力。”

    “阴柔的内力?”

    “不错。”段沧海解释道:“修炼内功的方法各不相同,所以修炼出来的内力,也都是大不相同。有些内力极为刚猛,有些内力则是极为阴柔,而刚柔并济的内力,自然是最强的内功,这种内力打出来的招式也是最为厉害。不过想要刚柔兼得,就要得到修炼此门内力的方法,可普天之下,能够修出刚柔相济的内力方法,其实并不算多,大光明寺的内功却正是如此。”

    杨宁顿时便想,不知道四老太爷净纯传授给自己的清经,是否能够修炼出刚柔相济的内功。

    “那人拳头打出去,看似刚猛,实际上身体里面的经脉尽数断裂,十分歹毒。”段沧海神情凝重,“而且他扯烂脖子的手法,定是练过手爪上的功夫,一般的武功,绝不可能将喉咙撕扯成那般模样。”皱起眉头:“侯爷,这吸血怪的武功实在是厉害,曲小苍说的没错,神侯府那两个年轻人是没碰上,否则动起手来,那两人绝非吸血怪的对手。”

    杨宁道:“你看不出那吸血怪功夫的来路?”

    “看不出来。”段沧海叹道:“侯爷,其实我对江湖上许多的事情一知半解,你刚才说的飞蝉密忍,我此前便不曾听说过。不过神侯府掌管江湖事务,各门各派的功夫,神侯府的人应该都很清楚,西门神侯被人称为百事通,对江湖诸事更是如数家珍,这吸血怪已经连杀数人,尸首身上的伤口他们自然十分清楚,到现在他们还没有抓到凶手,只能说明连他们也不知道那吸血怪使得是哪门路数的功夫,否则顺藤摸瓜,很容易就揪出真凶。”

    “一个来路不明的吸血怪。”杨宁若有所思,“段二叔,你说滥杀无辜,那就已经十分,为何还要吸人血?”

    “我也不知。”段沧海摇头道,想了一下,才道:“这等诡异的案子,就发生在神侯府的眼皮子底下,他们到现在也没查出来,神侯只怕要亲自出马了。侯爷,你给了他们那吸血怪的线索,对他们应该有用。对了,我在那尸首边上发现了侯

    (本章未完,请翻页)爷的足迹,还以为你被吸血怪抓走,恰好又和另一名弟兄碰上,我害怕三夫人在府里担心,所以派他先回来禀报,就说侯爷一直和袁公子饮酒,晚上未必能回去。”

    此时马车已经从胡同穿过,到了琵琶街,段沧海这才抱着那昏睡的护卫下车,道:“侯爷,我先带他去安置,尽快赶回。”

    “嗯。”杨宁点头,马车这才继续到了侯府门前,杨宁下了马车,径自回到府中,未眠,只觉得有些困倦,天色已经亮起来,曙光初现,杨宁伸了个懒腰,瞧见府里的几名仆人已经在打扫庭院,含笑打了个招呼,正要回屋睡觉,还没走几步,就听到身后传来顾清菡声音:“你先站住!”

    杨宁一顿,停下脚步,回过头去,只见顾清菡正从后面走过来。

    顾清菡穿着一件淡紫色的云烟锦袄,一条素雪云绢千水裙,梳着涵烟芙蓉髻,淡扫蛾眉薄施粉黛,晨光之下,却是明艳动人,轻扭腰肢走上前来,杨宁已经笑眯眯道:“三娘,怎么这么早就起来了?”

    “确实很早。”顾清菡白了杨宁一眼,绕着杨宁走了一圈,打量一番,随即凑近到杨宁身边,挺着琼玉般的鼻子嗅了嗅,蹙起秀眉,问道:“你身上是什么味道?”

    “味道?”杨宁抬起衣袖,闻了闻,“没有什么味道啊?三娘,你闻到了什么味道?”

    他昨夜触碰过尸首,手上确实沾过血迹,但在马车之上就已经清理干净,就是担心顾清菡发现痕迹。

    “你昨晚去哪里了?”顾清菡问道。

    杨宁笑道:“段沧海不是派人回来禀报了吗?昨天是袁荣请客,那臭小子非拉着我要一醉方休,说是要庆贺我.......!”发现顾清菡微歪着螓首,美眸用一种奇怪的眼神瞧着自己,不知为何,杨宁虽然不是一个喜欢撒谎的人,但是以前说起谎话来,倒也是气定神闲面不改色,但此刻被顾清菡盯着,竟然感觉心下有些发虚,尴尬笑了笑,摸了摸脸,道:“以后还是不能在外喝酒。”

    顾清菡淡淡问道:“昨天你出门,我当然知道你是和袁荣在一起喝酒,男人喝酒,那也是稀松平常的事情,老侯爷和大将军在世的时候,也会饮酒,我只想知道,你们是在什么地方饮酒?”

    “这个......!”杨宁摸了摸脑袋,道:“在一个酒楼,我也没记住是什么地方。”故意打了个哈欠,“三娘,我先去歇息一下。”

    “别急着走。”顾清菡俏脸不带笑容,“你们从昨天黄昏饮酒,一直饮到现在?”

    “这个......喝到半中间,有些醉了,就在酒楼躺了一会儿。”被顾清菡一双妙目瞧着,杨宁心下越来越虚。

    顾清菡微点螓首,“段沧海不是和你在一起吗?他怎么没有回来?”

    “他也喝多了,晚一点就回来。三娘,我真的很困了,你看.......!”

    “他跟你前往,是你的随身护卫,那些人凭什么让一个护卫同桌饮酒?”顾清菡道:“就算别人给他点面子,真的让他喝几杯,难道他不知道自己的职责,竟敢喝醉在那里?宁儿,这样的护卫,你觉得侯府还能留下?”

    她之前本就是管理一府的主事,对杨宁虽然关爱,可是一旦冷峻起来,却自有一股不怒自威之感。

    杨宁心知顾清菡聪慧机智,任何一丝破绽必会被她看穿,自己的瞎话显然已经被看穿,可是昨夜发生的事情又不想让他担

    (本章未完,请翻页)惊受怕,只能硬着头皮道:“三娘,是我允许他多喝几杯,你就别责怪他了。”

    顾清菡瞪了杨宁一眼,咬了一下嘴唇,道:“你......你现在连我都敢骗。”转身便走。

    杨娘见顾清菡转身,愣了一下,忙追过去,道:“三娘,你怎么了?怎么突然生气了?”

    顾清菡加快步子,也不看他,走进大堂,在一张椅子上气呼呼坐下,杨宁靠近过去,顾清菡别过脸去。

    “好三娘,真的生气了?”杨宁伸出一只手,轻轻扯了扯顾清菡衣袖,顾清菡恼怒道:“别碰我。”将杨宁的手甩开。

    杨宁苦笑摇头,柔声道:“三娘,这一大早,就别气了,我要是什么地方做的不好,你骂我就是。你看外面都瞅着呢,我以后外出,早些回来就是。”

    顾清菡转过头来,气呼呼道:“我是因为你饮酒怪你吗?我是因为你晚上没能回来怪你吗?你......你可气死我了。你这臭小子,承袭爵位才几天,现在就开始对我撒谎,你以前不这样的。”

    “三娘,我......!”

    “你老实说,你是不是出去和不三不四的女人混在一起?”顾清菡恼怒道:“你身上还有她们的味道。”

    杨宁这才明白,敢情顾清菡是从自己身上嗅到了香味,所以才会如此恼怒。

    昨夜他和赤丹媚身体相贴,虽然已经过去几个时辰,本以为留在身上的香味已经散尽,谁知道顾清菡嗅觉竟然是如此灵敏,还能从自己身上嗅到残留的香味。

    “三娘,你真的误会我了。”杨宁单掌竖起,“我对天发誓,昨晚绝对没有和别的女人鬼混,如果说假话,教我.......!”

    “不许胡乱发誓。”杨宁还没说完,顾清菡便斥道:“谁让你乱发誓了?”轻哼一声,道:“你如今是锦衣侯,和哪个女人在一起我也管不着,你爱怎样就怎样,只是我最恨别人骗我。”

    杨宁在边上坐下,道:“三娘,昨晚喝酒的时候,听姑娘弹琴,可能是那时候沾上的,可是我绝对没有碰她一根汗毛。”心想我这可不是撒谎,昨晚我确实没有碰过卓仙儿。

    顾清菡狐疑瞧着杨宁,将信将疑。

    便在此时,却见一人匆匆到了门外,禀道:“侯爷,有人求见!”

    “哦?”杨宁起身来,“这一大早,是谁要见我?”

    “他说是仙儿姑娘派他来的,一提仙儿姑娘的名字,侯爷你一定知道。”仆人老老实实禀道:“那人说仙儿姑娘让他过来向侯爷道歉,昨晚没有好好伺候侯爷,仙儿姑娘十分内疚,觉得对不住侯爷......!”

    后面的话,杨宁却没有听进去,他只感到顾清菡的目光如同两支冰箭一般,正射在自己的背后,背后发寒,一时间不敢回头去瞧顾清菡眼睛。

    ------------------------------------------------------------------------------------------------------------------------------------

    ps:关注微信公众号“举个瓜子”,里面有码字大赛活动,可以为参赛的二十名作者投票,大家花一分钟时间,帮沙漠投个票,拜谢了,票数越多,更新越多!

    (本章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