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锦衣春秋 > 第一七七章 均衡之势27
    曲小苍安排了马车,又让人将手上的护卫抬出来,放进了马车内。

    那护卫兀自在昏睡中,可见青铜将军那一击确实厉害,段沧海检查了一番,好在虽然受了伤,却并无性命之忧,对方是攻击护卫的胸口,这护卫反应急速,应该是用刀在胸前格挡了一下,这才避免被青铜将军直接击中胸口,否则定然是胸骨断裂,可即使如此,那一击还是让护卫受伤不轻。

    “侯爷,我.......!”段沧海颇有些愧疚道:“是我护卫不周,才让侯爷身陷险境,请侯爷责罚。”

    两人面对面坐在马车内,神侯府安排的这辆马车倒也十分宽阔,丝毫不显拥挤。

    杨宁皱眉道:“我知道你是个谨慎的人,那种情况下,你突然离开,必有故。到底发生了什么?”

    段沧海想了一下,才道:“侯爷有所不知,今夜我瞧见那身影,错以为是从前见过的一名刺客,所以这才追了上去。”

    “刺客?”

    段沧海皱眉道:“三年前,秦淮之战还没有打起来,大将军在府里养伤,我记得那次去忠义侯府赴宴,回来的半道上,突然遭遇行刺,当时那刺客从天而降,形似蝙蝠,轻功十分了得,当时大将军身体不好,刺客是要趁大将军最虚弱的时候意图行刺。”

    “行刺......行刺父亲?”

    段沧海点头道:“正是。他从天而降,从马车顶部直刺下来,我们几个随在大将军身边护卫,都是反应不及,好在大将军虽然身体不好,但依然是躲过了刺客的一击,那刺客一击不中,并不停留,立刻逃走,我们尾随追拿,那.....那刺客就像一只蝙蝠一样,我们根本追赶不上。”说到这里,苦笑摇头:“都怪我们无能。”

    “你是说,今夜看到的那人影,和当年行刺父亲的刺客相似?”杨宁皱眉道。

    段沧海神情凝重:“我看那人从长街飞过,轻功极其了得,而且打扮和当年那刺客十分相似,所以.....所以情急之下,立刻就追了过去。那刺客当年行刺过将军,事后神侯府都派人出动调查,却根本没有找到那人丝毫的踪迹,那刺客就像根本不曾出现过,从此再无消息。”

    “难道那吸血的青铜将军和当年刺杀父亲的刺客是同一个人?”杨宁问道:“为何时隔多年,他再次出现,而且连犯命案,作案的手法也是如此匪夷所思?”

    段沧海摇头道:“本来我怀疑今夜出现的就是当年的刺客,不过听侯爷在神侯府的描述,看来是我猜错了。”

    “哦?”

    段沧海解释道:“侯爷看见的那个青铜面具人气质像个领兵打仗的将军,但是当年行刺大将军的刺客,我还清晰记得,身形颇为矮小,虽然看不清长相,但看上去像个猴子.....。”想了一下,才道:“我今夜看到的那人,应该就是侯爷所见的青铜将军,只是打扮与那刺客相似而已,但应该不是同一个人。”

    “身形矮小,像个猴子?”杨宁皱眉道:“而且轻功极高?”

    段沧海点头道:“不错,若是有朝一日被我抓到那刺客,定要将他碎尸万段。”他握起拳头,神情冷峻。

    “父

    (本章未完,请翻页)亲经常遇刺吗?”

    段沧海叹道:“不但是大将军,老侯爷当年也是至少被行刺过十多回,不过都是吉人天相,都没有被刺客得逞。侯爷,两代锦衣侯都是帝国的柱石,有他们在,敌国就无法打进我们大楚,在北汉人眼中,一直都将锦衣侯视作如鲠之刺,当年可是想尽办法也要杀死锦衣侯。”冷冷一笑,压低声音道:“不但是北汉人,还有东齐人,那也不是没有贼心,除此之外,就算是我大楚之内,锦衣侯挡了不少人的路,那些人也都是心怀叵测。”

    杨宁微微颔首,倒是能够理解这一点,此时也更加明白,为何顾清菡和段沧海会对自己的安危看的如此之重,毕竟之前两代锦衣侯都是连番遇刺,第三代锦衣侯只怕以后也是享受同等待遇。

    “段二叔,你可听过飞蝉密忍?”杨宁想了一下,才轻声问道。

    段沧海一怔,皱眉道:“飞蝉密忍?”

    “叶隐藏入地,飞蝉鸣天响。甲贺幻万象,伊贺水火养.......!”杨宁低声吟诵,这是当初他自随同萧光的褐袍长者口中听到的四句话,到如今也还是记得十分清楚,“我听人说起东瀛有诸多流派,其中叶隐、飞蝉、甲贺、伊贺四大流派声名最为响亮,不过其中的飞蝉密忍被其他流派剿杀,所以无法在东瀛继续混下去。”

    段沧海虽然人脉颇广,而且晓得不少江湖之事,但毕竟当年是军人出身,并不是纯粹的江湖人,杨宁看他神色有些懵逼,就知道这家伙对飞蝉密忍只怕是根本不了解,只能道:“听说飞蝉密忍的残部从东瀛逃脱后,到了东海上的一些岛屿活动,他们不擅长其他的谋生手段,最擅长的,还是刺杀。”

    段沧海有些吃惊道:“侯爷,这些......这些你是从何得知?”

    杨宁自然早就想好了应答的说辞,道:“是在大光明寺和人闲聊的时候,那里的和尚偶然提及过。”

    大光明寺虽然是皇家寺院,但却介于朝廷和江湖之间,作为天下第一寺,对于江湖上的事情自然是了若指掌。

    而且杨宁倒并不担心段沧海会去求证,毕竟大光明寺可不是谁都有资格上山的。

    段沧海显然是深信不疑,道:“侯爷为何会突然提及飞......飞蝉密忍?”

    “因为飞蝉密忍之中,有顶尖的轻功高手。”杨宁道:“而且你说当年那刺客身形矮小,长得像猴子一样,而飞蝉密忍出自东瀛,东瀛人都是身材矮小,那些飞蝉密忍最擅长的就是刺杀,所以......我想当年行刺父亲的刺客,有没有可能与飞蝉密忍有关系?”

    段沧海身体一震,皱眉道:“侯爷,你是说,当年行刺父亲的刺客,可能是.....可能是白云岛主派过来?”

    “你为何会怀疑白云岛主?”杨宁问道。

    段沧海道:“你不是说飞蝉密忍流落在东海诸岛吗?据我所知,白云岛主常年居住在白云岛,而白云岛也正是东海诸岛之一。白云岛主所在的地方,自然是他的势力范围,那帮飞蝉密忍是否都是由白云岛主控制?”

    杨宁听段沧海这样一说,心下一紧,还真觉得未必没有这个可能。

    “你觉得白云岛主是为了东齐,所以派刺客行

    (本章未完,请翻页)刺父亲?”杨宁问道,随即摇头道:“我觉得这个可能性不大。”

    “侯爷为何这样说?”

    杨宁道:“东齐国现在的国策,肯定是左右平衡,它能生存下来,并不是因为他有一支强大的水军,说句老实话,无论是北汉还是咱们南楚,任何一国真要权利对付东齐国,都可以将东齐国打得连渣也不剩。”

    段沧海点头道:“侯爷所言极是,东齐地小人稀,真要打起来,最多半年,我大楚便可以尽收东齐国土。”

    “这就是了,为何我们大楚和北汉都不对它动手?不就是因为北汉和我们针锋相对,可以说是势均力敌,这种情况下,谁敢轻易将兵力用在对付东齐国身上?”杨宁淡淡笑道:“除非有朝一日,北汉或者我们大楚其中有一方能够吞并对方,到时候不用打,东齐人就会乖乖称臣。可是东齐人当然不会让这种状况出现,在他们看来,北汉和我大楚势均力敌谁也吃不了谁,这才是他们最安全的状况。”

    段沧海微微颔首,道:“侯爷说的和大将军一模一样,大将军当初也说过,我大楚真要强盛起来,也不可能短时间内吞灭北汉,因为到时候东齐人一定会靠向北汉人那边,反之亦然,总之东齐人只要看谁弱一些,就会往谁那边靠。”

    “父亲在世的时候,我大楚足以和北汉人相庭抗理。”杨宁叹道:“秦淮之战,也证明了两国确实是势均力敌。东齐人只有在迫不得已的时候才会选边站,否则能够脱身事外就绝不会掺合进来。他们知道父亲活着,对三国都意味着什么,一旦父亲过世,两国的均势很有可能就会被打破,白云岛主莫澜沧不可能看不出这一点,他是东齐国师,当然会从大局出发,派人行刺父亲,对东齐国绝没有半点好处,你觉得一个都已经成为大宗师的人物,会犯下如此愚蠢的错误?”

    段沧海神情肃然,想了一下,才道:“侯爷,你说的没错,白云岛主从大局出发,绝不会犯下如此错误。”

    “所以如果当年刺杀父亲的真是飞蝉密忍,那么飞蝉密忍背后必定另有其人。”杨宁淡淡笑道:“飞蝉密忍和我们并无仇怨,无非是受雇于人,真正想要父亲性命的,就是在背后雇佣飞蝉密忍的真凶。”

    段沧海一拍脑袋,懊恼道:“如果不是侯爷今日提醒,我到现在都找不到一点线索。侯爷睿智非凡,能够想到飞蝉密忍,也算是找到了重要的线索。”冷笑道:“虽然时过境迁,大将军也不在了,可是任何一个伤害过大将军的敌人,我们都不能放过。”

    “你人脉那么广,大可以暗中调查一下飞蝉密忍的情况。”杨宁拉开车窗帘子,发现外面天色已经亮起来,打了个哈欠,“等查到消息,记得告诉我一声,我也想知道那群矮猴子背后的真凶究竟是谁。”

    -------------------------------------------------------------

    ps:感谢吉时雨兄弟成为宗师,这是锦衣打赏榜第五个宗师了,特此感谢您的破费。感谢葱花27、书友3762263、hekua202、书友3672094、诺少轻柏、风中求静dd、阳光的小青松等好朋友的打赏!

    大家有月票,尽管砸过来!

    (本章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