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锦衣春秋 > 第一七五章 秋后算账
    曲小苍转身看向杨宁,笑道:“你家在何处?如果不方便,我现在可以派人送你回去。”向陈奇道:“去备马车,按照这位公子的指示,送他回去。”

    “不急不急。”杨宁慢悠悠道:“曲校尉,能不能让我也见见锦衣侯府的来人?说不定我也认识。”

    其他人都是默不作声。

    神侯府这些人都不是傻子,在场这几人也都隐隐明白了些什么。

    曲小苍到了这个时候,却只能硬顶着,还是一本正经道:“你认识锦衣侯府的人?难不成你与锦衣侯府有交情?”

    “有些交情。”杨宁跟着他演戏,“我和锦衣侯府的很多人都是老朋友,他们应该也不会忘记我。”

    曲小苍哈哈一笑,道:“京城说小不小,说大其实也不大,若你真认识锦衣侯府的人,倒也可以见一见。”

    没过多久,就听到外面传来脚步声,一人心急火燎地进到门内,脚还没踏进,声音已经传进来:“神侯府哪位校尉在此?”

    曲小苍已经迎上前去,只见到一个粗壮身影进来,曲小苍已经笑道:“这不是段二爷吗?哪阵风把你吹来了?”

    来人竟赫然是段沧海。

    段沧海一把抓住曲小苍手臂,急道:“曲校尉,赶紧......赶紧派人追拿吸血怪,他又出现了。还有,我们家小侯爷只怕也落在了那吸血怪的手里......!”

    “别急别急。”曲小苍道:“段二哥,到底是怎么回事?你先别急,小侯爷出了何事?”

    却只见段沧海眼睛忽然发直,盯着曲小苍身后看,随即绕到曲小苍身后,几步上前,惊喜交加:“小侯爷,您......您在这里?这可真是太好了。”眼眸中是掩饰不住的欢喜之色,长出一口气,道:“你安然无恙这可太好了。”

    杨宁见段沧海看起来颇有些狼狈,问道:“你怎么成了这个样子?”

    “没事没事。”段沧海本来焦急凝重的脸已经舒缓开来,四下里看了看,见几名神侯府的衙差都用一种极为古怪的目光瞧着自己,当即抱拳道:“想来是神侯府的诸位兄弟救了我家小侯爷,段沧海在这里向诸位道谢了。”

    几人都是神色尴尬,低下头去,就连西门战缨也是低下螓首,俱都是不发一言。

    曲小苍却已经走过来,故作惊讶道:“段二爷,这位......这位难道就是锦衣侯爷?”

    段沧海笑道:“不错,这就是我们家小侯爷,曲校尉,你们神侯府果然是神通广大,既然救了我家小侯爷,是了,那吸血怪是否已经被你们所擒?我在巷子里瞧见了被吸血怪杀害的尸首,惨不忍睹,那里留有我家小侯爷的足印,我还以为小侯爷被......!”却没有说下去。

    “卑职神侯府贪狼校尉曲小苍,见过侯爷!”曲小苍神情一敛,变得十分肃穆,恭敬向杨宁深深一躬。

    杨宁知道曲小苍先前就已经猜到自己的身份,此时也不揭破,笑道:“曲校尉客气了,不用如此多礼。”

    曲小苍扭过头,冷着

    (本章未完,请翻页)脸对其他几人道:“你们都愣着做什么,这是锦衣侯爷,还不过来拜见。”

    锦衣侯乃是大楚四大世袭侯爵之一,大楚的四大侯爵,比之一般的侯爵地位更要尊崇,盖因这四大侯爵都为大楚的开国立下了汗马功劳。

    侯爵虽然只是一个爵位,但在大楚,这四名侯爵所代表的却不仅仅是一个简单的爵位,而是代表着荣耀与威严。

    神侯府的西门神侯虽然也是封为侯爵之位,但并非世袭候,而且侯爵本身也有高低之分,神侯虽然也算是大楚的高等候,但比之四大侯爵还是略逊一筹。

    而曲小苍虽然是神侯府北斗七星之一,但只是一个校尉,地位较之杨宁还差得远,至若其他几人,自然更不能与杨宁相提并论。

    那行事颇为谨慎的中年衙差第一个走上来,单膝跪倒,恭敬道:“神侯府刑事侯君武拜见侯爷。”

    陈奇见状,也急忙过来,单膝跪地,“神侯府刑事陈奇,拜见侯爷!”

    杨宁并不说话,看向西门战缨,只见西门战缨咬着红唇,并没有立刻上前来,而严凌岘犹豫了一下,终是硬着头皮走过来,单膝跪倒:“神侯府破军校尉严凌岘,拜见侯爷!”

    “哦?”杨宁笑道:“原来你还真的是北斗校尉之一,破军校尉,这名字威风的紧。”

    严凌岘知道今天是出门踩狗屎,撞了大霉运,他无论如何也想不到,自己阴差阳错竟然将堂堂锦衣侯给抓了回来。

    先前杨宁报出自己的名字,几人还都觉得这名字与锦衣侯相同,可是谁能够想到,这位就是真正的正主。

    严凌岘刚才见到曲小苍态度反常,就感觉大有蹊跷,想到对方的名字,心中也是忐忑,此时确定这人就是锦衣侯,一颗心已经悬空而起,想到先前对这位小侯爷凶神恶煞般,实在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如果是普通的侯爵,严凌岘倒也不会太过紧张,可是大楚四大侯爵,那都不是普通的达官贵人。

    杨宁此时调侃,严凌岘只能低着头,哪敢多说一句话。

    曲小苍见西门战缨还没有动作,皱眉道:“小师妹,还不过来拜见!”

    西门战缨无可奈何,只能走过来,她也没跪,只是行礼道:“西门战缨拜见侯爷!”

    “战缨啊,你还没报自己的身份,不如说来听听?”杨宁重新做下去,笑呵呵道:“你也是神侯府的刑事?”

    西门战缨咬着嘴唇,并不说话。

    曲小苍已经笑道:“回侯爷话,小师妹是神侯的女儿,也是神侯唯一的女儿,很小生养在神侯府,暂时还只是在锻炼,算是神侯府的侦事!”

    “侦事?”

    曲小苍解释道:“神侯府有四大处,侦事处、刑事处、武禁处和丹器处,侦事是侦事处的吏员。”

    杨宁微微点头,问道:“那侦事处是否负责抓人?”

    曲小苍心知杨宁是要开始秋后算账,只能道:“通常情况下,侦事处只负责情报追踪和搜集,并不直接参与抓人。不过特殊情况下,神侯府四处的每

    (本章未完,请翻页)一处吏员,都有铲除奸恶的职责。”

    “如此说来,今夜将我抓过来,是特殊情况?”杨宁摸着鼻子道。

    段沧海见杨宁安然无恙,脸色本来还很轻松,听到杨宁此言,脸色骤变,眉头立刻锁起,问道:“抓起来?侯爷,这是怎么回事?”

    “严凌岘,你说说吧,今晚都发生了什么。”杨宁靠在椅子上,“我口有些干,嗓子难受,不好多说。”

    曲小苍立刻道:“陈奇,还不去给侯爷沏茶,用最好的茶叶,快去!”

    陈奇立刻爬起身,飞奔而去。

    严凌岘额头冒汗,欲哭无泪,只能将晚上发生的事情大概说了一遍,到了最后,已经有些语无伦次。

    段沧海听完后,冷笑一声,问道:“如此说来,你们神侯府是将侯爷当成了杀人嗜血的凶手抓来?”握起拳头,厉声道:“你们真是好大的胆子啊。”

    曲小苍无奈道:“段二爷,稍安勿躁。他二人犯下了过错,神侯府一定从重惩处。”

    “曲校尉,我段沧海对你们神侯府一直十分敬畏,只因为西门神侯明察秋毫,神侯府的人也素来都是精明干练。”段沧海声音泛冷:“段某实在没有想到,神侯府竟然会干出这样的事情,莫非你们已经不在乎神侯府的声誉,为了破案,可以诬陷好人?”

    西门战缨本来一直低着头,听得段沧海之言,忽地抬起头,道:“他是锦衣侯没错,可是.......可是难道就因为是锦衣侯,就不能怀疑他是杀人犯?”

    此言一出,屋内顿时静了一下,但很快,曲小苍就厉声喝道:“战缨,你胡说什么,谁说侯爷是杀人犯?”

    “二师兄,你刚才是不是早就猜到他是锦衣侯,所以才会对他那样客气?”西门战缨倔强道:“你只问了他一句话,就说已经审完,还说他可以离开,你以前不是这个样子的,神侯府不是没有抓过官员,为什么你知道他是锦衣侯,就不好好审案?难道......难道你是害怕他的权势?”

    她那张冷修的俏脸满是一副不甘,杨宁甚至瞧见她眼圈都有些泛红。

    今夜发生如此误会,曲小苍只希望能够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尽可能地息事宁人,可是这小妮子非但不帮忙,反倒要火上浇油,让他颇为恼怒,沉声道:“你说够了没有?这里不需要你,你给我先退下。”

    “我就不退。”西门战缨站直身子,微扬起脖子,“不能因为他是锦衣侯,咱们就不敢审他。锦衣侯怎么了?难道就不会犯错犯法?他也是人,有了嫌疑,我们就要调查。你以前不是说过,在神侯府的眼中,没有什么达官贵人,也没有什么贩夫走卒,只有罪犯和好人。”

    杨宁却是来了兴趣,这小妮子性情倔强刚硬,虽然有些固执,而且查案也不如何高明,可是不畏权贵的风骨,倒还真是让人赞赏。

    -------------------------------------------------------

    ps:感谢秦卫丶孤月捧场为护法,感谢lx203t206、蔡糗、发给刚才分等朋友的捧场!

    (本章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