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锦衣春秋 > 第一七二章 神侯府
    杨宁皱起眉头,神侯府这名字他已经听过数次,以他得到的信息,神侯府是一个十分特别的衙门,主要是代表朝廷处理江湖事务,这样的衙门与众不同,也显得特立独行,颇为神秘。

    只是想不到今夜竟然会碰上神侯府的人。

    不过想想,京城出现如此诡异之事,京都府当然会将此事告之神侯府,神侯府派人调查此事,那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两位既然是神侯府的人,自然也是查案的能手。”杨宁却是收起刀,淡淡道:“我早就听说神侯府里颇有些高手,今日一见,倒是让人大失所望。”

    男子冷笑道:“你也不用使手段,今晚你是逃不了的。”

    “我问你们,你们说我杀人,从哪里判断出来?”杨宁瞥了那女子一眼,“神侯府虽然处理江湖事务,但毕竟是朝廷的衙门,我想也应该有一套法规,没有证据,又怎能轻易定人之罪?”

    “证据?”女子冷哼一声,“人不是你杀的,为何你会在案发现场?你身上带有血污,而且方才看到我就准备跑,如果不是心里虚,为何会跑?”

    杨宁皱眉道:“姑娘,你三句话没说完,就断定我是杀人凶手,还要对我动手,我不跑难道还等着被你杀?”冷哼一声,道:“因为我在案发现场,所以我就是凶手,你不觉得这个逻辑很荒谬吗?难道我说我途径此地,发现古怪,进到巷子看到尸体,就不能算是自辩的证词吗?”

    那女子道:“你说你是途径此地?三更半夜途经此地?”

    杨宁摆手道:“罢了,我也不和你们说了,既然你们不相信,大可以先带我去神侯府,找两个老练的来调查。”

    “你愿意束手就擒?”

    “别说得那么难听。”杨宁叹道:“我说姑娘,你是不是新手啊?我怎么发现你办案很生疏啊?”

    那姑娘恼道:“少废话,把刀交出来,跟我们回衙门。”

    杨宁见到这两个家伙冷着脸,心知和他们一时半会也讲不清楚道理,本想亮明自己锦衣侯的身份,可是看这样子,就算亮出身份,这两个家伙也不会相信,既然如此,还不如干脆跟他们去神侯府。

    神侯府既然替朝廷处理江湖事务,那自然不是一般的衙门,其中少不得一些精明干练之人,最起码神侯府的首领西门无痕总不会是一个是非不分之人,和这两个家伙说不清楚,还不如去神侯府找其他人说清楚。

    他将寒刃丢了过去,那女子探手接住,杨宁冷笑道:“你要小心,这把刀价值千金,若有一丝损伤,只怕你赔不起。”

    女子也不说话,收起寒刃。

    杨宁想到那名护卫,道:“对了,那边还有我一个同伴,不能丢在这里,既然我要去神侯府,他也要带过去。”

    “原来还有同伙。”那男子道:“小师妹,他的同伙在哪里,一起抓回去。”他的语气虽然还很淡定,但杨宁却敏锐地察觉其中却隐隐带着无法掩饰的兴奋。

    杨宁心下明镜儿似地,神侯府最近肯定一直在追拿吸血的青铜将军,可是始终没能抓获,今晚这两个家伙自以为抓到了真凶,若果真如此,那定然是立下了极大的功劳,也难怪这男子如此兴奋。

    由此却也可以看出,这两人都不是老手。

    杨宁跟着两人走回去,那男子看到尸首,上前蹲下,检查了一番,杨宁看他检查的时候倒也十分利索,心知这家伙也确实是经过训练,等他站起身,杨宁忽然盯住他道:“你是凶手!”

    那男子一怔,随即怒道:“你说什么?”

    “我说你才是杀人凶手。”杨宁淡淡笑道:“你现在也在案发现场,而且手上也沾了血,所以你当然也是凶手。”

    男子握起拳头,上前两步,厉声道:“你再说一遍!”

    杨宁此时才看清楚,这男子不过二十出头年纪,长相倒也算清秀,只是年轻气盛,火气十足。

    “七师哥,不要和他啰嗦。”那女子转过头来,看向杨宁,指着不远靠着墙根的护卫道:“你去背他走!”

    杨宁摇头道:“不行!”

    那七师哥又怒道:“让你做什么就做什么,啰嗦什么,还不快去。”

    杨宁淡淡道:“我答应跟你们回去受审,在得出结果之前,我不是罪犯,顶多是嫌疑人而已。你们不是我的上司,我也不是你们的奴隶,你们当然无权对我发号施令。”

    七师哥一怔,回头去看那女子。

    小师妹犹豫了一下,才道:“你不背他,难道让我们背他走?”

    “你们也说了,他是我的同伙,既然我被你们认为是嫌疑犯,我的同伙当然也逃不了。”杨宁道:“你们丢下他不管,那就是包庇罪犯,既然要抓人,当然是你们想办法带回去,有什么理由让我帮你们抓人回去?”

    七师哥被杨宁一番话说的有些懵,竟是情不自禁道:“小师妹,他他说的好像有道理。”

    小师妹冷哼一声,道:“既然有道理,你背他回去。”

    “我?”七师哥一怔,“可是!”

    小师妹道:“怎么?你不愿意?”

    七师哥竟似乎很忌惮小师妹,无可奈何,收起刀,上前背起了那护卫。

    七师哥在前,小师妹让杨宁跟在了七师哥身后,自己则是手拿长鞭跟在杨宁身后,死死盯住,提防杨宁耍花样。

    走了有小半个时辰,这才到了一处幽静的长街上,沿着一条灰白色的院墙走到正门,只见门前有两尊张牙舞爪的石狮子,漆黑的大门在夜里看上去泛着黝黑暗光,门前左右各站着一名与小师妹一样打扮的守卫,门头上挂着一块匾额,写着“神侯府”三个鎏金大字。

    杨宁瞧见这神侯府,心想此前只以为神侯府有多气派,现在看来,也是很为普通。

    进到府内,小师妹已经道:“七师哥,你先将那人关起来,我带这个去审讯。”也不多言,在身后催着杨宁在府内东拐西拐,这神侯府夜里也没点几盏灯,所以显得十分清冷昏暗,进到一处偏院内,屋内倒是亮着灯火,小师妹让杨宁进了屋内,刚一进屋,便有一股子怪味从屋内弥漫到鼻中。

    杨宁四下里瞧了瞧,只见这屋里倒是十分宽敞,可是所见处,竟然都是各类刑具,触目惊心。

    在屋内正中间,有一张颇为成旧的木桌,桌上点着一盏灯,两名汉子趴在桌上睡觉,小师妹咳嗽一声,其中一人立时惊醒过来,抬头看到小师妹,急忙推醒同伴,站起身来,齐声道:“小师妹回来了?”随即都将目光投向杨宁,见到杨宁锦衣玉带,甚至还背负双手,正四周张望,不由十分好奇,也不知道杨宁到底是什么来头。

    小师妹走上前,摘下斗笠,又解下了紫色大氅,这才转身向杨宁道:“你过来!”

    杨宁面带微笑走过,灯火之下,这时候才看清,只见小师妹身穿青色开襟云纹织锦袍,脚下是黑色薄底长靴,肌肤嫩白,相貌甚美,虽然是女子,但双眉却不似一般女子那样细若柳叶,反倒是有些浓密,而且斜插入鬓,一双明亮的眼眸却是寒如秋水,整个人给人一种英姿飒爽干净利落之感。

    这小师妹看上去也不过十六七岁年纪,但神态却显得颇为成熟。

    “坐下!”小师妹指了指对面,示意杨宁在对面的一张小凳子坐下,自己却是在一张大椅子上坐下,等杨宁在对面坐下之后,小师妹才冷冷道:“我问你一句,你答一句,若敢欺瞒,这里有多少刑具你也看见了。你既然知道神侯府,当然也知道,对耍弄花招之人,神侯府从来不会客气。”

    杨宁淡淡一笑,道:“审讯之前,我能不能提个要求。”

    “要求?”小师妹蹙起眉头,“这是神侯府,你现在是在受审,不是你提要求的地方。”

    杨宁叹道:“你要审问我,我总要回答问题,可是我现在口干舌燥,让我怎么老实交代?”

    小师妹想了一下,才向边上一人道:“给他拿点水。”

    一人去取水,剩下一人走到小师妹边上,盯着杨宁,疑惑问道:“小师妹,这是什么案子?这人犯了什么事?”

    “他就是吸血的家伙。”小师妹恨恨道:“已经有数条人命断送在他手中,幸好今夜抓住,否则这种时候传扬出去,一定会让京城人心惶惶。”

    那人一怔,打量杨宁几眼,诧异道:“小师妹,你你说的是真的?这这家伙就是那吸血怪人?”一脸狐疑,显然并不相信。

    杨宁哈哈一笑,道:“我就说了,神侯府总不会全都是糊涂人,还是有些明白人。”冲着那人笑眯眯道:“我说这位兄弟,你看我像杀人吸血的罪犯吗?”

    那人还没有回答,小师妹已经冷声道:“这里是神侯府,不是你嬉皮笑脸的地方,不许笑。”

    她脸带愠怒,可是杨宁看在眼里,却觉得这冷秀的女子发怒起来,却有一种难以言说的味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