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锦衣春秋 > 第一七一章 青铜将军
    小巷幽深,比先前那条巷子稍微宽一些,往前走了十来步远,声音便愈发清晰,隐隐看见一团黑影趴在地上,一时也看不清楚是什么状况。

    护卫见到那团黑影,立刻护在杨宁身前,刀锋向前,沉声道:“什么人?”

    只见到那团黑影忽地一动,杨宁依稀看到那人忽地转过身来,夜色之中,只瞧见两只绿油油的眼睛,竟如同野兽的眼睛般。

    可那团黑影的身形,明显是一个人。

    护卫还待再说,只听一声怪叫,那团黑影已经飞扑过来,速度奇快,杨宁吃了一惊,低喝道:“小心。”握紧了寒刃。

    锦衣侯府的护卫,那都是精挑细选出来,悍勇忠诚,见得那团黑影扑过来,护卫毫不犹豫挺身上前,叫道:“侯爷快退!”挥刀已经照着那团袭来的黑影砍了过去。

    杨宁还没看清楚什么状况,听到“砰”一声响,那护卫本来向前的身体忽然倒飞过来,直往杨宁身上撞过来。

    杨宁反应极快,迅速后退,却还是探出手,却接住那护卫。

    虽然尽力接住了那护卫,但一股巨大的冲力撞过来,杨宁虽然已经后退削减这股撞击的势头,但还是蹭蹭蹭往后退了五六步这才站定。

    那团黑影却已经腾身而起,身法轻盈,跳到了巷子边上的屋顶上,杨宁抬头瞧过去,只见到黑袍飘飘,那人却是身套黑色的披风,身材修长,看那人脸庞,杨宁吃了一惊,只见那人脸上泛着冰冷的寒光,竟是戴了青铜面具。

    杨宁视力颇好,见得那人的青铜面具造型古怪,两边还伸出两只如同牛角般的青铜触角来,站在屋檐边上,居高临下看着,虽然十分诡异,但气势凛然,那黑袍飘动,整个人倒想一位在沙场上指点方遒的将军。

    便在此时,却听到不远处传来一声轻啸,那青铜将军一卷黑袍,转身便走,杨宁瞬间便即看不到。

    他心下诧异,随即低头看那护卫,只见护卫嘴角流血,人已经昏迷了过去。

    杨宁知道锦衣侯府的护卫武功都还算不赖,那青铜将军一招便将护卫打得晕厥过去,可见其武功之高,只方才腾身而起,能轻易跳上屋顶,那等轻功,也是极其罕见。

    他此时确信,段沧海追赶的人,很有可能就是这青铜将军。

    先前只以为形似蝙蝠的家伙是自己所见过的飞蝉密忍,现在看来,自己猜测有误,虽说飞蝉密忍的蝙蝠人轻功也是极其了得,但他还记得那飞蝉密忍身形矮小,十分猥琐,而刚才这青铜将军虽然看不清楚面容,但身形修长,很有气势,绝非蝙蝠人所能相提并论。

    正要背起护卫离开,忽地感觉鼻尖的血腥味依然是浓郁非常,微眯起眼睛,往前瞧过去,刚才没有仔细看,此时才赫然发现,在前面的地面上,竟然还躺着一个人。

    杨宁心下一沉,急忙放那护卫靠墙坐好,握刀缓步靠近过去,见到地上那人一动不动,也不知是死是活,心下只担心那就是段沧海。

    几步靠近过去,那血腥味直往鼻子里钻,让人作呕,只见到地上仰躺着一人,浑身上下都是鲜血,杨宁捂着鼻子蹲下去,只见到这人身上的衣衫似乎是京都府差役的制服,他去过京都府,见过京都府差役的服侍,与这人身上的一模一样。

    扫了一眼,杨宁瞳孔收缩,只觉得肠胃翻滚,实在忍不住,扭头一口突出一股酸水来。

    只见这人的咽喉处竟已是一片稀烂,比刚才那匹骏马的喉咙还要惨不忍睹,更可怖的是,这人脸上骨骼凸起,瘦如干尸,眼眶深陷,可两只眼珠子却暴突出来,毫无光泽,就如同死鱼眼睛一般灰暗。

    杨宁虽然心下一阵发寒,可是见此人不是段沧海,微微松了口气。

    看到这人的胸口凹下去,就像在胸膛多出一个洞来,杨宁伸手扯开这人衣裳,才发现这人胸口凹陷下去,明显是被人重重击了一拳,胸骨碎裂,此时身上也是皮包骨头,骨架看得一清二楚。

    杨宁皱起眉头,他此时却是不知,这差役究竟是死于胸口这一拳,还是因为喉咙被撕烂。

    猛然间,杨宁身体一震,想到那天在永安堂听到的事情。

    永安堂隔壁几家是济世堂,济世堂的坐堂大夫黄先生那天偷偷在永安堂提及到京中发生的一桩怪事。

    按他所说,京中有吸血鬼出现,专门吸人鲜血,死者都是全身发干,根本看不出原来的面貌。

    眼前这人,虽然还大致可以辨识出相貌,但却也已经如同干尸,这是因为自己恰好撞见,如果再晚些时候,这人肯定也会成为一具彻彻底底的干尸,等明天被人发现,也不可能辨识出外貌。

    如此说来,那黄先生所言并非信口雌黄,而是确有其事,刚才那位青铜将军,就是黄先生口中的吸血鬼?

    幽深小巷,阴气森森。

    杨宁越想越觉得浑身发毛,人体内的血液存量可是不少,他很难相信,一个人可以将另一个人身体内的血液全部都吸干,即使这世上真有嗜好吸血之人,可是他的胃部岂能容纳一个人身体内的所有血液?

    那简直是天方夜谭。

    可现在所见,虽然这差役的血液在地上流淌不少,可大半都被青铜将军吸走,刚才看那将军,腹部甚至没有丝毫凸起,那么多血液,他是如何在体内消化?

    杨宁后背发凉,他知道此地不宜久留,既然这差役不是段沧海,也就与自己无关,正要起身离开,忽听得劲风忽起,一道犀利的劲风已经临头之下。

    杨宁只以为是那青铜将军去而复返,根本不作犹豫,就地一滚,滚了开去,随即一个漂亮的侧起,已经站起身来,握刀向前,这时候看清楚,一道身影从半空中飘落下来,正站在自己面前。

    依稀看见那人身披大氅,头上戴着一顶斗笠,右手握着一条长鞭,帽檐下垂,一时看不清那人的样容。

    那人站在尸首边上,瞧了一眼,微微抬头,杨宁这才隐隐看到一个尖尖的下巴,小巷虽然昏暗,但那人的下巴却是十分的白皙,只听得那人冷冷道:“你跑不了了,还不束手就擒!”

    竟是一个女人的声音,声音清脆,却十分的清冷,显然是个颇为年轻的女子。

    “束手就擒?”杨宁皱起眉头,反问道:“我为何要束手就擒?你又是何人?”

    “我们追拿你很久,你难道不知道我们是谁?”那女子冷笑道:“吸人鲜血,丧尽天良,岂能让你这畜生活着离开。”

    杨宁一怔,随即明白,这女子竟是误会那衙差是自己所杀,忙道:“姑娘,你只怕是误会了,这人这人和我可没有半点关系,我可不会吸人血。”

    “休要狡辩。”女子厉声道:“看鞭!”身子前欺,手臂一挥,手中长鞭已经向杨宁直卷过来。

    杨宁感觉一股劲风袭来,知道这女子的鞭法不赖,他逍遥行步法虽然玄妙,可是担心在这小巷子里施展不开,这女子也不说清楚,似乎认定是自己杀人吸血,而且三句话没说完便即动手,和她实在难以分辨,当机立断,转身就跑。

    那女子厉声喝道:“贼子休走!”在后面追上来。

    杨宁脚步轻快,心想好汉不吃眼前亏,等出了这条巷子,咱们再看看究竟谁厉害,拼了气力往前跑,只跑出十来步,却瞧见迎面站着一道人影,那人手中握着一把大刀,刀锋斜而向地下,挡住了去路。

    杨宁只能停下脚步,见那人的打扮和那女子几乎一样,回转身,只见那女子也已经从后面追上来,这两人已是一前一后将自己堵住。

    杨宁暗想这两个家伙既然是在追拿吸血鬼,应该不是什么坏人,只能道:“两位别急着动手,听我解释。”

    “你要如何解释?”那女子距离杨宁不过三四步远,此时抬头,一双锐利如刀的目光盯在杨宁身上。

    杨宁苦笑道:“你们真的误会了,杀人的不是我,吸血的更不是我,你们仔细瞧一瞧,我像吸血的人吗?”

    “知人知面不知心,披着人皮干尽丧尽天良之事的人不在少数。”那女子冷冷道:“你是想让我们将你击杀在此,还是要跟我们回去受审?”

    却听挡住去路的那人道:“小师妹,不用和他啰嗦,这畜生凶恶至极,咱们现在就杀了他。”

    杨宁怒道:“你们既然追拿吸血鬼,应该不是什么匪徒,为何事情还没搞明白,就要杀人?你们到底是什么人?且不说人不是我杀的,就算真的是,你们不问青红皂白就杀人,岂不也是凶恶至极?”

    “对你这种人,也用不着客气。”那男子冷冷道:“你想知道我们是谁,那也容易,让你知道死在谁的手上,我们是神侯府的人,就是要追拿你们这种败类,怎么样,现在该满意了吧?”说完,手臂一抬,已经提起刀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