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锦衣春秋 > 第一六九章 缥缈之音
    赤丹媚妩媚一笑,腻声道:“你真不害怕?”

    杨宁故意将腰部往下压了压,两人身体更加贴紧,挑衅般道:“我又顶你了,你能怎样?”心想只可惜这女人心怀不轨,如果真是在这里,和她大战三百回合绝对是欲仙欲死的快事。

    还没等他多想,却感觉全身一紧,随即便感觉似乎有一股气浪从赤丹媚娇躯上迸发出来,杨宁心知不妙,正要做出反应,可是身体却已经被那股气浪冲开,两人本来紧密相贴的身体瞬间就被扯开,杨宁被那气浪弹起悬空,却见到赤丹媚已经撩起一条美腿。

    她抬腿之际,红裙滑下,大半条便即显露出来,雪白耀眼,欺霜赛雪,腿型修长圆润,肌肤紧致弹性,毫无瑕疵,那白皙的肌肤结实透着力量感,杨宁还没看清这条白生生的美腿,就被赤丹媚一脚踢在腰侧,整个人已经飞了出去,随即重重摔在船舱的地板上。

    也幸好下面是地板,并不坚硬,可即使如此,这重重一摔,还是让杨宁感觉浑身的骨头如同散架了一般。

    他心下骇然,知道赤丹媚是动了内功,心下即使惊骇又是恼怒。

    赤丹媚身若红云,已经轻飘飘落在杨宁身边,蹲下身子,眼波流荡,依旧嗲声道:“小侯爷,我说了要是生气就很凶的,你怕不怕?”

    “赤丹媚,你你这是投机取巧。”杨宁怒道:“不用内功你能赢我?”

    赤丹媚吃吃笑道:“这倒奇怪了,你自己本事不够,没有好好练功,还怪人家本事比你高?人家本来早就可以让你躺下,可是你说要好好说话,人家就让你占些便宜,随你欺负,可你就是不说实话,人家的耐心又不好,只能生气了。”

    杨宁挣扎想要起身,赤丹媚已经道:“你可千万别动,你再动一下,我可还要生气了。”

    杨宁怒道:“大不了杀了我。”翻转身来,就要坐起,赤丹媚柳眉一紧,玉手探出,已经抓住杨宁脖子,这葱葱玉手纤细好看,可此时却是致命的武器,赤丹媚美眸之中微带厉色,淡淡道:“我已经没兴趣陪你玩下去了,北宫连城到底在哪里?再不说,可别怪我不客气。”妙目一转,笑道:“牡丹花下死,你做鬼也风流。”

    杨宁见她一改先前风骚妩媚之状,美眸带寒,心下微紧,便在此时,忽听一个声音传进耳朵:“东海小妖,进我山岳,不想活了吗?”

    这声音来得十分突然,杨宁一怔,赤丹媚亦是花容微微变色,四下里看了看。

    船舱之内,除了卓仙儿依旧靠在椅子上昏睡,并无其他人,可是杨宁却对那人的声音听得一清二楚。

    那声音仿若就在耳边,近在咫尺,却又似乎缥缈在天边。

    赤丹媚脸上再无妖媚之色,秀眉蹙起,冷声道:“阁下藏头露尾,既然来了,何不出面相见?”

    “我武功比你高,我出来,你不怕吗?”那声音依然清晰地钻入杨宁的耳朵里。

    杨宁听出那声音略带一丝嘶哑,似乎是年岁已高,但古怪的是,他却听不出那声音究竟是男是女。

    那声音嘶哑之中带着一丝尖细,语气却又很低沉,老气横秋。

    赤丹媚却已是全神戒备,但故作轻松道:“怕不怕,总要见识你的手段才成。”

    “莫澜沧的徒子徒孙别的没学会,就学会了他的目空一切。”那声音发出怪笑,“你想见识我的手段,为何不看看自己的手掌?”

    赤丹媚一怔,情不自禁抬起手,杨宁也是禁不住瞧过去,只看了一眼,便即变色。

    只见赤丹媚的一根手指正在流血,她肌肤白皙,小手如玉,殷虹的鲜血在洁白的肌肤映衬下更是触目惊心。

    赤丹媚花容失色,失声道:“你你是谁?”一只手轻轻一拔,灯火之下,只见到她两指夹着一根细细的银针。

    杨宁见那银针细弱毫毛,如果不是眼力好,根本瞧不清楚。

    对方无声无息之间,竟然已经打出了银针,最可怖的是,以赤丹媚的身手,被人以银针刺中手指,甚至流出血来都不曾察觉。

    “莫沧澜虽然不是东西,但我给他一次面子,你若再纠缠,我现在就让他少一个徒弟,你信不信?”那声音嘶哑低沉,可是说出的话,却让人由不得不相信。

    赤丹媚贝齿咬着红唇,美眸四转,终是轻叹道:“前辈的传音功夫果然了得,晚辈多有得罪,还请前辈见谅。”瞥了杨宁一眼,恨恨瞪了一眼,轻声道:“你等着,我总不会放过你。”娇躯一扭,如同一团火焰飘到窗边,打开窗户,身手轻盈从窗户飘了出去。

    杨宁见赤丹媚离开,这才松了口气,坐起身来,将绑着双腿的绳子解开,站起身来,拱手道:“是哪位前辈相救,晚辈齐宁,在此谢过!”

    四下里却并无声音回答。

    杨宁皱起眉头,声音微微抬高,“前辈在哪里?能不能出来让晚辈当面道谢?”心下一动,问道:“前辈可是北宫前辈?”

    让赤丹媚这等高手落荒而逃,对方当然是顶尖高手,甚至达到了大宗师的境界,负责赤丹媚绝不至于如此恐惧。

    他和赤丹媚一直在说北宫连城,难道说曹操曹操就到,真的是剑神北宫连城大驾光临?

    只是这也未免太过巧合,天下之大,难道北宫连城却偏偏在今夜跑到这里来?

    赤丹媚说对方是用了传音功夫,那么对方应该很可能就不在船上,若是如此,对方又如何对船舱内发生的事情一清二楚,而且对赤丹媚如此了解?可若说他不在船上,赤丹媚手指被银针所刺,难道还能对方还能百里之外杀人于无形?那就有些贵扯了。

    不过对方在最要紧的时候忽然出声,似乎是在为自己解围,看来对自己并无恶意。

    “前辈能否出来相见?”杨宁又重复一句。

    只是四下里幽静一片,那人似乎也早已经离去。

    杨宁皱起眉头,想了一下,也从窗户跳了出去,落在船舷甲板上,左右看了看,莫说那位高人,就连赤丹媚的影子也是瞧不见。

    秦淮河上,依旧是灯火点点,时不时地有琴乐之声在河面飘荡,三三两两的画舫在河面上飘荡着。

    杨宁心下很是疑惑,绕着船舱走到前面的甲板上,只见到过道里有两名丫鬟躺在地上,伸手探鼻息,呼吸均匀,似在深睡,杨宁心知这是赤丹媚搞的鬼,快步走到前舱,却发现段沧海竟然也是坐在船舷边,靠着船舷,一只手抬起,手中握着刀,如同石雕一般,一动不动。

    杨宁急忙过去,蹲下身子瞧了两眼,只见段沧海双目紧闭,鼻息均匀,显然也是被点了道。

    杨宁熟知学位,瞧段沧海定是被点了睡,探手解开,果然,段沧海很快就悠悠醒转,但身体还不能动弹,睁开眼睛,见杨宁盯着自己看,急道:“侯爷,你你没事吧?”

    “我没事。”杨宁知道段沧海倒也不是懈怠,他武功本就不及赤丹媚,而赤丹媚出手偷袭,段沧海更不可能抵挡住,“还有哪些位被点?”

    段沧海说了两个位,杨宁找到,好在赤丹媚倒也没有用古怪手段点,十分轻松解开,段沧海道被解,立刻跳起来,握刀道:“侯爷,刺客是女的,应该还在船上没走远。”

    杨宁心想人家只怕都已经上岸了,笑道:“不用找了,她已经走了。”

    “走了?”段沧海一怔,皱眉道:“那妖女武功极高,背后偷袭,不是正人君子所为。”颇有些懊恼。

    杨宁心想人家一个女人,本就不吃你什么正人君子这一套。

    他先不管段沧海,回到船舱内,见卓仙儿还在沉睡中,当下小心翼翼抱起卓仙儿,将她放到床上,见她沉睡之时,脸颊晕红,红唇欲滴,一副慵懒的睡美人之姿,微微一笑,轻声道:“仙儿姑娘,今天是我连累你,实在对不住,我也不知道你哪处道被点,不好在你身上乱碰,你也累了,先好好睡一觉,道用不了多久会自动解开的,等你醒了,什么事情都没发生,等有机会,再来看你。”拉过锦被,小心翼翼为卓仙儿盖上。

    卓仙儿睡梦之中,也不知道是不是听到杨宁的话,唇角微微泛起一丝笑容。

    杨宁出了船舱,抬头看看天色,少说也已经过了子时,段沧海正在等候,上前轻声道:“侯爷,晚上是否在这里过夜?不知道三夫人是不是在担心。”

    杨宁白了他一眼,道:“我就想听听弹琴,过什么夜?咱们回府。”

    段沧海忙点头,又皱眉道:“侯爷,那刺客应该是冲着你来的,她到底想做什么?看来以后还要加派人手保护。”

    杨宁道:“也没怎么样。人家是高手,你自己也瞧见了,就算再多带几个人,照样没戏。”问道:“是了,你可知道北宫连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