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锦衣春秋 > 第一六八章 两把刀
    红烛幽香,旖旎风光,有佳人如玉近在咫尺,这本是极为美好的光景,更是弄爱的最好时光,只可惜杨宁现在根本没有这个雅兴。

    赤丹媚娇媚如花,玲珑浮凸的娇躯曲线起伏,特别是她对着自己侧身而躺,丰满的胸脯宛若山峦一样被包裹在红裳之中,沉甸甸的十分壮观。

    这媚女此刻微含着笑意,朦胧而妩媚的一双美眸,泛着氤氲雾气,睫毛纤长而浓密,如蒲扇一般微微翘起,一根涂着凤仙红汁的纤纤葱指搭在粉润的红唇边上,更增添了几分妖冶诱惑的风情。

    “怎么皱着眉头?”赤丹媚又往里凑了凑,饱满已经挤在杨宁肩头,杨宁瞬间感到这媚女软绵的弹性惊人,虽然知道这是条美女蛇,心头却还是一荡,叹道:“赤丹媚,看来你真的很想知道北宫连城在什么地方,和你说句良心话,严刑拷打我不怕,我最害怕的就是美人计,特别是你这样的美人儿,这招使出来,我一点防御力都没有。”

    赤丹媚咯咯娇笑,身体亦是微微扭动,那丰满软弹的便在杨宁肩头摩擦,她一根手指伸过去搭在杨宁嘴唇上,媚声道:“人家现在不是使美人计吗?那你还不老实交代,北宫连城到底在不在京城?他什么时候开始传授你剑术?白师兄说你的剑术虽然玄妙,可看起来却像个生手,似乎练剑不久,难道他是最近才传授你剑术?”媚眼儿一转,不等杨宁说话,继续问道:“还有,你那天走出来的诡异步法,又是什么本事?是否也是北宫连城所授?”

    杨宁笑道:“你这么多问题,让我怎么回答?还有,你是要使美人计,可不是严刑逼供,我瞧你现在也根本不像使美人计的样子?一根手指在我身上划来划去,你要觉得这就是美人计,我实在无话可说。”

    赤丹媚咯咯一笑,抬手在杨宁胸口轻轻拍了一下,嗔道:“你这小坏蛋,你还要怎样?”媚眼一转,娇艳欲滴,“难道难道你还想?”她没有说下去,可是她显然知道,有时候语言和穿着衣裳的女人一样,半遮半掩更能让人心动。

    “先不说我想怎样,你既然要使美人计,总要让我中计得点甜头?”杨宁叹道:“就算不能真的发生些什么,抱一抱亲一亲总是要的吧?否则岂不愧对美人计这个词?”

    “哟,你还想抱一抱亲一亲?”赤丹媚眼儿更媚,似乎都要滴出水来,“你就这样不怕羞?”

    “美人计诶,怕羞还有个鬼的美人计?”杨宁嘿嘿一笑。

    赤丹媚叹了口气,道:“你非要占人家便宜,才和人家说实话?小侯爷,人家可比你大上很多,你也不嫌弃人家?”

    “你这样的女人,再过十年二十年也还会让男人想入非非。”杨宁道:“更何况本侯爷其实不喜欢那种年纪轻轻的女人,太青涩,没有什么味道,反倒是你这样的女人,知道怎么疼人,韵味十足,水多活好!”

    “大胆!”赤丹媚凤目一冷,眸显寒意,“你再胡说,我可不客气了。”

    杨宁忽地脸色微变,失声道:“那那是谁?”

    赤丹媚一怔,不由回头看了一眼,也就在此时,杨宁整个人已经一个翻转,极其灵活,等赤丹媚反应过来,杨宁竟已经翻身压在她的身上,寒光如冰,寒刃竟已经顶在了赤丹媚咽喉处。

    杨宁被捆绑的双手,此时竟然已经解脱。

    赤丹媚这时候才知道上了当,却并无慌乱之色,只是媚眼如丝嗔道:“你这坏东西,原来自己解了绳子?”

    杨宁双手虽然松脱,可是两条腿却还是被绑着,此时整个人已经完全压在赤丹媚的娇躯上。

    先前只是看到赤丹媚身材火辣,此时压上去,才发现这女人的身子软绵绵的宛若无骨,香软娇躯微微扭动,实践出真知,看来女人还是丰腴带一些肉感才好,不说别的,就压在上面感觉也十分舒服。

    “你绑绳子的技术实在很一般。”杨宁反客为主,看着被自己压在身下的赤丹媚那张娇媚如花的脸,“怎么样,还要不要在我面前放肆?”

    杨宁前世经过特训,不但格斗技能十分出色,对于一些捆绑之术,也是十分精熟,后世的捆绑术五花八门,杨宁接触极多,赤丹媚本以为吃定了杨宁,绑缚起来并无花哨,杨宁一边虚与委蛇,但暗中却已经自行解开了绑住双手的绳子。

    赤丹媚委屈道:“人家也没对你怎样,你现在拿刀顶着人家又算怎么回事?小侯爷,你还懂不懂怜香惜玉?”她呼吸微促,如山峦一般撑起的胸脯上下起伏,杨宁想不看也是不成,心下暗想要是能够摸一把只怕很舒服,不过这时候也不是占便宜的时候,冷笑道:“怜香惜玉?老子要不是这样,今天能不能活着还是个问题。”

    “你觉得我要杀你?”赤丹媚更是委屈,噘着嘴道:“人家只是和你开玩笑,问你几个问题,谁说要杀你了?你是锦衣侯,真要杀了你,岂不要出大事?人家有那么笨吗?”咬着红唇,娇嗔道:“你能不能先从人家身上下去,你太重,人家人家柔软之躯,禁不住的!”

    “少废话。”杨宁道:“我问你,白云岛主为什么要让你们找寻北宫连城的下落?你和白羽鹤此行楚国,到底居心何在?”

    赤丹媚可怜兮兮道:“岛主只是仰慕北宫连城,许多年都不曾有北宫连城的消息,不知是死是活,所以这次我们到楚国,岛主让我们顺便打听一下北宫连城是否安好,如果有机会,希望请他老人家去白云岛做客。”媚眼如丝,娇声道:“小侯爷,人家真的没有恶意,你不要误会。”

    杨宁对赤丹媚的话九分不相信,剩下的一分还有怀疑,冷笑道:“真的?”

    “当然是真的。”赤丹媚轻轻扭动了一下娇躯,“你们家那位剑神,和岛主是故交,两人年轻的时候关系极好,都是称兄论弟的,你要是不信,去问北宫连城就知道。哎呀,小侯爷,你一把刀子就够了,干嘛还要拿两把刀?”

    “两把刀?”杨宁皱眉道:“什么意思?”

    “你一把刀顶着人家喉咙,下面还有一把刀!”赤丹媚闭上眼睛,白皙脸蛋微泛红潮,略有一丝羞涩:“你你顶着人家人家那里!”

    杨宁一怔,随即一阵尴尬。

    赤丹媚性感惹火,有着让任何男人垂涎的惹火身材,前凸后翘,这样的身材,只要是个男人,看一眼就会有冲动。

    杨宁压在她身上,香软弹性,随着赤丹媚时不时地扭动一下,杨宁血气方刚,早就起了一些反应。

    “对不起,你狡猾多端,不可不防,必须用两把刀子对付。”杨宁虽然有些尴尬,却还是一本正经地说道。

    其实他心里明白,赤丹媚只是故意这般说,这女人要是不知道下面被什么顶着,那还真是见了鬼。

    “人家害怕!”赤丹媚声音酥腻,呼吸微促,这勾魂的又让杨宁坚韧几分。

    只是这样硬邦邦顶在人家的小腹处,终究有些尴尬,杨宁微微提臀,想要拉开一些,可是双腿被绑,活动不便,微提了一下臀,力气跟不上,又重重下压下去,便是这一瞬间,听到赤丹媚喉咙里发出一声的轻吟,那娇躯也是剧烈颤动了一下。

    杨宁下落那一刹那,只觉得顶在柔软至极的地方,深陷下去,虽然两人都有衣物阻隔,可是这一下猛顶,却让杨宁浑身一酥,说不出的舒畅,恨不得再这样来几次。

    “你你这个小坏蛋!”赤丹媚眼波滴水,面泛红潮,声音娇腻:“你你又拿刀顶人家,人家好好害怕!”

    杨宁咳嗽一声,道:“你要是不老实,今天我就用那把刀捅死你。”

    赤丹媚眸带委屈之色,娇滴滴道:“我就知道你不是好东西,先前先前就不该对你客气!”轻声道:“你下面有把刀,就就把我脖子上的刀拿开,人家不舒服的!”她又扭动一下身体,似乎是想摆脱下面那把锋利的“刀刃”,可是她不扭动还好,那腰肢一扭动起来,带动臀儿摇晃,反倒是更加摩擦刺激杨宁,杨宁忍不住再次提臀,又重重往下压过去,凶狠道:“不要乱动!”

    赤丹媚喉咙里又是发出一声轻吟,恨恨道:“坏东西,你敢这样欺负我,不怕我杀了你?”

    “刀子在我手里,你还敢威胁我?”杨宁嘿嘿一笑,“你说找寻北宫连城只是为了请他去白云岛做客,我当然不会相信,老实交代,你们到底有什么阴谋?”

    “没阴谋,就是没阴谋。”赤丹媚娇嗔道:“你不要相信,现在就杀了人家!”她撅起嘴唇,红润的嘴唇湿湿的,在红烛之下,似乎还闪着光泽,“你说,他到底在哪里?你都占了人家这么大便宜,压也压了,还还顶人家那里,你再不说,人家真要生气了。”

    杨宁笑道:“生气又如何?你还别说,你生气的样子,比你笑的时候还要漂亮一些。”

    赤丹媚眨了眨眼睛,睫毛闪动,盯着杨宁眼睛,叹道:“你真的不怕我生气?我生气很凶的,只怕你受不了。”

    “哦?”杨宁道:“我这人就是不见棺材不落泪,来,生气给我瞧瞧,我看你能怎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