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锦衣春秋 > 第一六七章 觅踪
    赤丹媚笑道:“除了北宫连城,天底之下还能找出第二个人的徒弟可以在三招之内击败白师兄?”

    杨宁盯着赤丹媚,眼也不眨,十分认真问道:“赤姑娘,在咱们继续交流之前,我先问你几个问题。”

    “你想问什么?”

    “你老实告诉我,我这人长的怎么样?”杨宁一本正经问道。

    赤丹媚显然想不到杨宁会突兀地问这样的问题,她是个极聪明的女子,心知杨宁这样问必有缘故,妖娆一笑,道:“我若说你是我见过的最英俊的男人,你自己都不会相信,不过至少不让人讨厌。”

    杨宁知道赤丹媚说的是实话,但心里还是有些烦恼,又问道:“那你觉得我是否很聪明?”

    “应该不笨,否则先前发现自己是被我抓起来悬吊,早就破口大骂了。”赤丹媚吃吃笑道:“你能耐下性子和我虚与委蛇,也算挺聪明的,不过真正比你聪明的人,也不在少数。”

    说话太直总是会让人丢面子。

    杨宁叹了口气,道:“那你为什么觉得北宫连城会传授我剑术?他既然是剑神,就像你说的,那可是神仙一样的人物,我不久前还只是锦衣世子,不瞒你说,楚国京城别的不多,这世子多如牛毛,你随便扔个石头在大街上,都能砸死两个,所以这样的身份也不如何牛叉,你也说了,我不算最英俊的,也不是最聪明的,人家牛叉哄哄的剑神为什么会看上我?”

    他心里却已经在想,赤丹媚说天底之下只有剑神北宫连城的弟子能在三招之内击败白羽鹤,如果此言不虚,难道自己在老宅找到的那些剑图,竟是北宫连城的东西?

    赤丹媚三言两语之间,已经让杨宁很强烈地感受到北宫连城的强大。

    一个人被称为神,当然不是因为他真的可以成仙成神,而是表明他在某一方面达到了正常人无法逾越的高度。

    北宫连城既然被称为剑神,那就说明他在剑术上的造诣已经是超凡脱俗,达到了世人仰望的高度。

    如此人物,怎会出现在齐家老宅?

    赤丹媚幽幽叹道:“我本以为你虽然不老实,却没有想到你这人睁着眼睛说瞎话,你满嘴谎话,面不改色,如果我不是知道你底细,都要被你所骗。”

    她声音虽然还是十分娇媚,但语气显然已经不善。

    杨宁皱眉道:“我骗你什么了?我看你长得也还可以,怎么说话颠三倒四?”

    “你说我说话颠三倒四?”赤丹媚有些气恼,伸手捏住杨宁耳朵,怒道:“北宫连城是你们锦衣侯齐家的人,你剑术是他所授,现在还装作一副什么都不知道的模样,这不是睁着眼说瞎话是什么?”

    赤丹媚捏的力气不重,可是被一个女人捏住耳朵,实在是好没面子,杨宁心里恼火,干脆道:“好,你既然都知道了,我也不瞒你了,不错,我的剑术就是剑神所授,那天击败白羽鹤,只是最简单的一招。赤丹媚,我也不怕告诉你,剑神教我的剑术总共有九九八十一招,每一招都是所向披靡,那天我要是用厉害一些的招数,白羽鹤就不只是受伤那么简单了。”

    赤丹媚狐疑道:“他教给你八十一招剑术?”

    “不信啊?”杨宁冷笑道:“你要不信,先放我下来,我一招一招比划给你看。”心中却是想着,只要放老子下来,老子大可以利用逍遥行闪躲,只要冲出这船舱,惊动其他人,赤丹媚总不敢在大庭广众之下对锦衣侯下手。

    他知道赤丹媚虽然性感诱人,是个让男人一看就心神的大美人儿,可是这女人可是东海岛主的弟子,杨宁从真明小和尚口中已经了解到,当今之世有几个本不该存在于世的怪物,被人称之为大宗师,这些人都是超越了人之极限,武功达到了出神入化的地步,而东海白云岛主便是其中之一。

    赤丹媚既然是白云岛主的弟子,武功自然是非同小可,当日在大光明寺,甚至击败了大光明寺高僧净空大师,虽然有使诈的嫌疑,但其武功也确实是了得,自己与她在武功上还是有很远的差距,单打独斗,那只会死的很难看,唯一的优势,就是自己那套玄妙的逍遥行。

    赤丹媚咯咯一笑,道:“只要知道你真的学了他的剑术,其他的就不重要了,你也不用比划给我看。”

    “嘿嘿,你不就是害怕我的剑术了得,担心不是我对手?”杨宁故作得意,意欲激将。

    只可惜赤丹媚不但人美,更是狡黠得很,娇滴滴道:“侯爷,你就不要在人家面前耍花招,你那些伎俩,骗骗不谙世事的小姑娘或许有些用,用在人家身上可是一点用处也没有。”

    杨宁故作凶恶之色,恐吓道:“赤丹媚,我劝你还是早些离开。别怪我没提醒你,剑神神出鬼没,说不准什么时候就来找我,他都穿我剑术了,你应该知道我和他的关系有多密切,如果被他见到你这样对我,你觉得你下场会怎样?剑神呐,随便一剑就要你的命,你不害怕?”

    赤丹媚虽然明知道杨宁是虚张声势,可却还是四下里瞧了瞧,杨宁见她只是听到一个名字就如此忌惮,心下对那位剑神更是心向往之。

    忽听得咯咯娇笑声响,赤丹媚已经腻声道:“北宫连城既然到了剑神的地步,如果还轻易出剑杀人,那也就对不住剑神的称号了。小侯爷,你说北宫连城随时会来,莫非他现在就在京城?”

    “你说呢?”杨宁故作高深。

    赤丹媚伸手抚在杨宁脸庞上,问道:“那你告诉我,他现在到底在哪里?”

    杨宁感觉她手掌光滑温润,幽香四溢,白了她一眼,不再理会。

    他心里却也举得奇怪,段沧海应该就在舱外守着,以段沧海的警觉,这船舱内都闹了这小半天,自己有时候故意将声音放大,段沧海不可能没有丝毫察觉,可是那家伙始终没有进来,也不知道是否出了什么事情。

    不过他也知道,段沧海的武功虽然还算不错,但比起赤丹媚,也还是有不小的差距。

    “怎么?”见杨宁不说话,赤丹媚轻笑道:“你不想说?”

    杨宁看了她一眼,道:“我告诉你,我的脾气很怪,愿意说的,别人不问,我也会说,我不想说的,你就算想着法子折磨我蹂躏我,我也一个字都不会讲。我本想和你客客气气,大家坐下来好好交流,你非要这样没礼貌,我实在没什么好对你说的。你要动手,现在可以了,皮鞭滴蜡,就算要我性命,赶快来!”

    赤丹媚又是一阵笑,花枝招展,风姿妖娆,“这样才像个男人。”媚眼儿一转,娇躯忽地飘荡而起,宛若一团火焰喷薄而出,杨宁随即感觉身子一沉,却是上面的绳子已经被割断,整个人已经向下坠落,他双手双腿被绑,而且身悬半空,无处借力,眼见得便要正面摔在地板上,赤丹媚却已经落在他边上,一掌拍在杨宁身侧,杨宁整个人就轻飘飘地飞到了那张柔软温香的大床上。

    赤丹媚的力度和手法掌握的恰到好处,杨宁飘出之后,她火辣的娇躯如影随形,飘荡过去,等杨宁落在床上,赤丹媚也已经侧躺在大床上,一手托着螓首,似笑非笑看着杨宁。

    杨宁躺在床上,这才觉得轻松了许多。

    “小侯爷,人家可没想过要杀你。”赤丹媚伸出一只手,探入到杨宁的衣襟之中,咬着粉润的红唇,眼波流动,嗲声道:“你看这样好不好?”

    杨宁只觉得一只光滑如玉的手儿已经贴在自己的胸膛处,肌肤相接,一根手指头竟是在自己的胸口画着圈圈,虽然动作不大,可是这简单的一个动作,却是让杨宁整个身体都紧绷起来。

    他呼吸微微急促,转头看赤丹媚,见得赤丹媚那种魅惑众生的俏脸近在眼前,媚眼流波,琼鼻润唇,嘴角微微翘起一丝弧线,美艳至极。

    “北宫连城在哪里?”赤丹媚对着杨宁耳朵吹了一口如兰似麝的香气,轻声道:“小侯爷,你要是告诉我,我还可以答应你别的事情。”

    杨宁叹道:“你为何想见他?”

    “这就与你无关了。”赤丹媚道:“你只要告诉人家,他现在在哪里,人家保证绝不伤害你,还能还能让你舒服一些。”她贝齿如雪,咬着红唇,似乎都要咬出血来。

    杨宁苦笑道:“你准备对我用美人计?”

    赤丹媚指尖划过杨宁胸口,杨宁身体一颤,赤丹媚娇嗲嗲道:“人家就是用美人计,你不喜欢吗?”

    “赤丹媚,你要找北宫连城,是否就是你此行大楚的目的?”杨宁道:“前往大光明寺,想要得到《光明真经》,只是你们的目的之一,你们还想打探北宫连城的下落,而这一切,如果不出意外的话,都是白云岛主差遣。”淡淡一笑:“我就奇怪,白云岛主虽然是东齐国师,可是他们说白云岛主常年居于白云岛,不问国事,怎会因为楚帝驾崩,会派出手下两大弟子前来大楚吊唁?原来背后的目的是为了北宫连城。”

    赤丹媚媚眼如丝,轻笑道:“小侯爷比我想的还要聪明,可是人家在和你,你却说这些煞风景的话,真是不解风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