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锦衣春秋 > 第一六六章 连城
    杨宁迷迷糊糊之中,感觉自己似乎是化成了长着翅膀的天使,在白云之间飘荡,勉强睁开眼睛,立刻发现了红木色的地板。

    很快,他就发现自己双手被反绑着,两条腿也被绑着,腰间勒紧,竟然是被人悬空吊挂着。

    这他娘的就尴尬了。

    头脑有些迷糊,抬头四下看了看,依然是在卓仙儿的船舱之中,四下里幽静异常,红烛的灯火依然在闪烁,一条绳子挂在舱顶上,自己距离地面有一人之高,微一挣扎,绳子就晃晃悠悠,整个人也悬空飘荡着。

    他心下吃惊,第一个念头便是窦连忠那帮人的报复。

    忽听的一个柔美的女子声音笑起,一个嗲嗲的声音道:“锦衣侯爷,人家可是赴约来了!”

    杨宁身体一震,循声瞧过去,只见到不远处的一张软榻上,斜躺着一名娇美如花的女子,一身火红色的衣裳,一手侧托着螓首,饶有兴趣地盯着自己看。

    这女子妖媚入骨,性感非常,杨宁一眼便即认出,竟然是在大光明寺见过的赤丹媚。

    “是是你?”杨宁微微变色。

    他实在没有想到,偷袭自己的竟然会是东齐白云岛主座下弟子赤丹媚。

    赤丹媚咯咯娇笑起来,胸前峰峦波涛颤动,划出一道道美妙的波浪,似有无尽的热力从她的身上散发出来,她那诱人的发嗲声音让人心动:“哟,看来侯爷对人家有些不满意啊?你不想再见到我吗?”

    杨宁一时间摸不透这艳女的目的,但是这艳女的胆子显然是极大,否则身在楚国京城,竟然敢对锦衣侯动手,那可是重大事件。

    不过杨宁知道这女子狡猾多端,和她来硬的根本不会起任何作用,这时候既然被她控制,就只能相机行事,故意叹了口气,道:“你这说的什么话,你这样的大美人儿,见过你的男人只怕每天做梦都想着你,又有谁不想见到你?”

    “你的意思是说,你也一直想见到人家?”赤丹媚吃吃笑道:“人家还以为你早把人家忘记了呢。”

    杨宁叹道:“赤姑娘,你要找我,随时都可以,可是可是咱们用这样的方式见面,似乎有些不礼貌吧?”

    “咱们在大光明寺都说好的,等有机会,我会到秦淮河上,和其他的姑娘比一比。”赤丹媚从软榻上起身来,火红色的衣衫在灯火之下,仿佛让赤丹媚周身笼罩着火焰,衬得她的肌肤更是白皙的刺眼,那精美的五官,亦是魅惑至极,“小女子说话算话,今日就是要来赴约。”

    “赤姑娘言而有信,我很佩服。”杨宁道:“姑娘,这样说话有些累,不如你先把我放下来,现在还只是半夜,时间还很长,我还真有许多话要对你说。”说完,冲着赤丹媚眨了眨眼睛。

    赤丹媚噗嗤一笑,娇声道:“你们男人啊,就是见一个爱一个。先前不还和那位姑娘如胶似漆吗?怎么,现在又想和我谈情说爱了?”

    杨宁此时却已经瞧见,卓仙儿此时正靠坐在角落的一张椅子上,不省人事。

    杨宁哈哈一笑,道:“我和她只是逢场作戏,真正想的只是赤姑娘,赤姑娘,你可能还不大了解我,我这个人其实很单纯,并不,上次在大光明寺见过你,就一直想着还能再见一面,说说心里话,不过当时在大光明寺,人多眼杂,有些话不好说,你也没有给我单独机会,今天见到你,我心里很激动。”

    赤丹媚扭着腰肢走过来,她走过来之时,带来一阵香风,到了杨宁面前,伸出右手,探出一根手指,挑起了杨宁的下巴,与杨宁四目对视,这种姿势,让杨宁更是尴尬,可是此时靠的近,愈发觉得这女人的肌肤水嫩白皙,如同剥了壳的鸡蛋一样,似乎只要吹口气,便能让那水嫩的肌肤破裂。

    赤丹媚那双迷人的眼眸似笑非笑,紧盯着杨宁眼睛,杨宁一看那眼睛,就觉着这女人似乎是在勾引自己,不好盯着看,移过目光,赤丹媚已经幽幽叹道:“一个人是不是说谎,看眼睛就知道真假,你连看都不敢看我,人家又怎能相信你?”

    杨宁心想你这废话还真是多,老子被吊着手臂都麻了,可是这时候不能发作,只能道:“赤姑娘,你今天来找我,该不会是找我玩绑缚吧?其实我对这个还真是有些研究,要不你放我下来,咱们一起研究研究?”

    “哈哈哈,锦衣侯,你这性子,让人家真的对你动心了呢。”赤丹媚妩媚一笑,身体轻扭,丰腴的娇躯就如同火一般热情,她脸上泛起一丝羞红,眼中射过丝丝点点的媚意,将那成熟妩媚的风韵演绎得淋漓尽致。

    杨宁心下微跳,不过他倒也有自知之明,这女人当然不会这么容易就看上自己,他甚至怀疑这个女人那媚人的眼神是不是就是传说中的媚术,按理说自己也算是意志坚韧,应该不会如此容易心神悸动。

    “既然动心了,就要听话嘛。”杨宁见赤丹媚根本没有帮自己解绳子的准备,心里就有点不高兴了。

    赤丹媚成熟惹火的身体随着笑声一阵颤动,嗔道:“人家就不听话,你又怎么样?”

    杨宁叹了口气,道:“我也不能怎样,只是这样说话,影响你我两人的关系。”

    “关系?”赤丹媚似笑非笑道:“侯爷,人家和你又有什么关系了?”

    “半夜三更,你为了找我,偷偷跑到这船上来,你说没有关系别人也不信的。”杨宁道:“赤姑娘,咱们都是成年人了,我觉着还是坦诚相对的好,我知道你除了想看看我,说不定还有其他的事情找我,你说你这样待我,我要是不高兴,接下来咱们岂不是很难合作?”

    赤丹媚美眸一转,顾盼流兮,轻笑道:“看来你脑子倒也不笨。那好,人家就随便问你几个问题,你只要老实回答,人家不但解开你绳子,还还能给你一些好处。”说到这里,故意咬着红唇,微挺了挺本就高耸的胸脯。

    我擦,真当我没有见过美女?别以为挺几下大胸我就任你摆布,失去了理智,你说随便问几个问题,那是糊弄鬼呢?

    杨宁却故意盯着赤丹媚高耸胸脯狠狠看了几眼,才道:“你想问什么?”

    “侯爷当日在大光明寺击败了白师兄,威风八面,人家好生佩服。”赤丹媚站在杨宁边上,吐气如兰,身上更是散发着让人荷尔蒙上升的幽淡体香,“侯爷能不能告诉我,你的剑术,究竟是谁传授?”

    杨宁其实心里早就有了准备,料定赤丹媚找上自己,很可能就与当日在大光明寺发生的事情,果然是被自己猜中,他自然不可能将那套剑图的事情说出来,却是笑着反问道:“怎么,赤姑娘也喜欢剑术?是那位白大侠让你来问的?”

    “才不是呢。”赤丹媚嘻嘻一笑,“人家就是好奇嘛,侯爷,你就告诉人家,是谁传授你剑术?”

    杨宁记得很清楚,当日白羽鹤对自己的剑术来源似乎就有猜测,好像他们是在怀疑有一位高人暗中传授自己剑术,而白羽鹤对那位高人似乎很是敬畏。

    “赤姑娘不是在明知故问?”杨宁轻笑道:“你别告诉我,你不知道是谁传授的剑术,白大侠可是一清二楚。”

    赤丹媚眼眸之中显出一丝光彩,道:“你是说,你的剑术当真是他所授?”

    杨宁神秘一笑,并不说话。

    “哎呀,急死人了。”赤丹媚更是凑近一些,兰花香般的气息吐在杨宁的脸上,嗲声道:“你快说嘛。”

    杨宁故意装作高深莫测样子,道:“你让我说什么?”

    “你就说你的剑术是不是他所传授?”赤丹媚盯着杨宁眼睛,“人家就想听你的真话。”

    杨宁眼睛一转,反问道:“你这话我真不好回答,你说的‘他’,指的又是谁?”

    赤丹媚轻笑道:“你这坏人,还在故弄玄虚,难道你不知道人家说的是谁?”

    杨宁叹道:“你不说清楚,我当然不知道!”

    赤丹媚叹了口气,道:“除了北宫连城,人家说的还能是谁。”她说到“北宫连城”四字的时候,眼眸之中明显带着一丝异色,十分复杂,似乎是恐惧,似乎是敬畏,又似乎是憎恨,混杂在一起。

    这是杨宁第一次听到这个名字,陌生无比,微皱眉头,反问道:“你说的北宫连城是哪路神仙?”

    赤丹媚先是一怔,随即咯咯娇笑起来,似乎是听到了天底下最好笑的笑话,乱颤,她一条手臂横在胸前,似乎是担心胸脯颤动的太厉害,这个艳美性感的女人似乎都要将眼泪笑出来,边笑边指着杨宁道:“齐宁,你说的没错,他是神仙,知道他的人,都觉得他是神仙,剑神,当然是神仙!”

    “北宫连城?剑神?北宫连城是剑神?”杨宁有些懵,“你说有人传授我剑术,是是剑神北宫连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