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锦衣春秋 > 第一六肆章 仙儿
    忽听得一通锣声响起,只听到舫王上传来一个声音:“现在宣布,秦淮河花国论后已经有了结果......!”

    四周顿时便静下来。

    先前杨宁和淮南王世子两艘画舫发生的事情,大多数人都是一无所知,只是奇怪为何结果迟迟没有揭晓,此时听得要揭晓,众人都屏住了呼吸。

    “今日选出来的秦淮四妃,是卓仙儿、洛凝、董巧巧以及吴银儿!”那声音十分响亮,远远传开:“花国之后是.......!”

    不等那人说话,四下里无数声音齐声道:“沈娇奴!”

    今日包括东海江随云在内的数位豪公子出手,沈娇奴不想做花后,那也是不成的。

    “一后四妃,皆承诸位恩客捧场。”那声音继续道:“现在宣布各位姑娘的恩客......!”

    那人一一宣布,朱雨辰自然是无可争议成为沈娇奴的最大恩客,按照秦淮河上的规矩,沈娇奴接下来三日,也就要服侍朱雨辰,而朱雨辰也成为沈娇奴的第一位入幕之宾。

    让人意外的是,卓仙儿虽然有近两千金的彩头,可是出价最高的却是江城的三百金。

    结果宣布完毕,四周一片轰然,有叫骂之声,亦有喝彩之声。

    秦淮八艳都有恩客,尘埃落定,该散的也就散去,事先在秦淮河上准备了五艘崭新的画舫,一后四妃各得其一,舫王先是派人将五位姑娘送到了五艘画舫之上,然后派出装扮精美的花船迎候各自恩客。

    灯火依稀风依旧,两艘花船已经靠过来,每艘花船各有一名丫鬟上了画舫来迎客。

    杨宁见得夜色已深,担心府中上下担心,也不想多留,便要告辞先回府,朱雨辰几人却已经上前来,拱手道:“侯爷,幸夺花后沈娇奴,侯爷若是不嫌弃,还请去观赏一番沈姑娘的舞姿。”

    杨宁一怔,瞬间就明白,朱雨辰这话的意思,那是要让自己去做花后的入幕之宾。

    他今日过来,初衷是想找袁荣讨要那一千两银子,谁知道一夜之间竟然发生了这么多的事情。

    虽说秦淮河上风月无边,美色醉人,可杨宁倒还真没有打算流连在秦淮河上。

    朱雨辰的意思,杨宁心知肚明,对这几位富家子弟来说,沈娇奴是耗费巨资争夺而下,完璧之身,在他们眼中,无疑是一件颇为珍贵的宝物,今夜杨宁为他们解了危难,几人是想以此来表达对自己的感谢。

    此时的沈娇奴,无非是一件礼物而已。

    杨宁哈哈笑道:“秦淮花后,如今已经是声名远播,且不说我对她没什么兴趣,就算真的有兴趣,今夜也是绝不能登船的。”

    几人面面相觑,不明白杨宁意思。

    袁荣毕竟是书香门第出身,上前道:“大将军过世不久,侯爷一旦登上沈姑娘的船,树大招风,很快就会传遍京城,这对侯爷的声誉大有影响。”

    “怪我怪我。”朱雨辰幡然醒悟,自责道:“侯爷,是我们考虑不周。”

    杨宁笑道:“你们也是好意,我怎会怪责你们。你们来一次京城也不容易,今夜就好好在此赏玩,我先告辞。”

    “侯爷,花后确实惹眼。”江城忽然道:“可是花妃就暗淡的多,先前卓仙儿弹琴之时,侯爷似乎沉浸其中,看来对卓仙儿的琴音十分的赞赏。”抬手道:“侯爷,我们不敢有别的要求,只盼侯爷能够再去听卓姑娘弹上一曲。”

    杨宁微皱眉头,袁荣在旁劝道:“侯爷,只是听一首曲子,无伤大雅。你若再拒绝,我只怕他们会一直心里不安。”

    朱雨辰急道:“正是,侯爷,虽然.....虽然咱们只是几个商人,可是....可是还望侯爷给我们这个面子。”

    几人目光之中都带着期盼之色。

    杨宁心知在这几人看来,登上卓仙儿的画舫,已经不是什么寻花问柳,那是一份厚礼,大礼送上来,杨宁拒而不受,这自然会让几人心中不安。

    “侯爷,小姐已经在收拾等候,还请侯爷过去一叙。”过来迎候的姑娘甜甜笑道。

    十里秦淮弄灯影,柳梢依依话相思。

    如此风月,如此氛围,任何一个男子都很难拒绝这样的邀请。

    杨宁心中其实倒也有新和这几人打好关系,这时候一再拒绝,反倒有些矫情,而且听上一曲,倒也无伤大雅,犹豫了一下,终是微微颔首。

    几人这才松了口气。

    花国论后已经结束,河岸边上的人们已经散去,夜色颇深,诸多画舫也都散开而去,曲终人散,繁华的秦淮河上的灯火点点如同星落,但多少带了分清冷的味道。

    杨宁跟着那姑娘登上了花船,段沧海寸步不离,跟随同去,小舟荡漾,没过多久,见到前方一艘画舫在灯火之下,有碧绿的栏杆,朱顶红盖,灯火几点照在海蓝的船舱上,少了几分胭脂的靡靡,却多了分胸襟豁达的开阔。

    小花船划到画舫的边上,杨宁十分眼见,瞧见船舱雕花格子的窗内,有宫灯明亮,一位佳人正站在窗边,瞧见杨宁目光投过来,那窗子立刻便关上。

    等到了画舫上,引路的姑娘领着杨宁走到船舱边,掀开湘妃竹帘,十分客气道:“侯爷,仙儿小姐就在里面等候!”

    这姑娘本不识得杨宁,不过刚才听朱雨辰等人称呼杨宁为侯爷,知道这年轻人身份不一般,不过秦淮河上的恩客非富则贵,姑娘习以为常,也不为怪。

    舱门前悬挂着两盏纱帐绢灯,上面似乎绣着人物图,不过杨宁只是随意扫了一眼,便即举步进入舱内,而段沧海十分识趣地待在甲板上。

    湘妃竹冷,那秀丽精致、如梦如幻的的船舱内,却弥漫着柔情的香气。

    飞凤铜制香炉内,燃着令人心醉的瑞脑香,香气弥漫,让这入梦的画舫上,更添了分倦懒醉人的味道。

    舱内几只红烛高燃,竟然有小孩胳膊粗细,看起来就算一个晚上也不见的燃尽。

    幔帐束在一边,底锁金边,轻垂一旁,香炉轻燃,散出氤氲的香气,让人闻到神志为之一清,案几上摆着一具瑶琴,古色古香,却也不知道是否就是先前所弹奏的古琴。

    杨宁四下里看了一眼,并无瞧见卓仙儿,忽听到轻步声响,从对面的一扇屏风后面,一个窈窕身影轻步而出,那屏风上勾勒着仕女图,风姿婀娜,可是比这走出来的佳人,图上的仕女却也是黯然失色。

    那身影是个紫色极美的女子,她似乎是刚刚沐浴过,秀发低垂,脸蛋晕红,美眸之中闪烁着微微笑意,身上散发着淡淡的茉莉清香,这番素雅的打扮,更显的她美丽异常。

    她微抬头,向杨宁望过来,那翦水秋瞳只是轻轻一转,杨宁便似乎是被射中了一箭,箭带惊艳!

    惊艳得让杨宁都有些讶然。

    杨宁两世为人,灯红酒绿的生活自然也没少,见过的漂亮女人自然也是多如牛毛,若说五官精美,比之眼前这女子出色的也不是没有见过,可是论起整体的艳美,那却是极其罕见。

    不说前生,只说今世。

    其实小妖女阿瑙的相貌也是极美,但是和眼前这女子想比,就像个没长大的孩子,顾清菡样容娇美,风姿出众,那也是难得一见的美人儿,可是又显得太过成熟沧桑,顾清菡自带风情,让人心荡,可是这女子似乎用不上什么风情,只用一双水波惊艳、黑白分明的眼眸,就让人沉湎其中,忘记一切。

    那女子轻柔一笑,也不显得如何妩媚,或许是刚刚出道,暂时还没有被风尘所染,笑容带着清澈。

    杨宁看在眼里,心下却有些感慨,暗想这么美丽的女人却沦落风尘之中,颇有些惋惜。

    转念一想,却也觉得这也正常,秦淮河是大楚风月的宝地,能够参选花后之选,当然不是普通的庸脂俗粉。

    “仙儿见过侯爷!”那女子上前盈盈一礼,浅浅笑道:“仙儿第一次能够服侍侯爷,是仙儿的福气。”

    舱内十分温暖,卓仙儿衣裳并不多,走过去,将舱门拴上,红烛之下,香肌玉肤,身姿婀娜。

    杨宁虽然算不上花场老手,却也绝非情场初哥,只是在这种古色古香的氛围之下,而且面对的是一个完璧之身的烟尘女子,这种感觉竟是从未体验过,走到古琴边上,伸出一指,轻轻撩拨了一下,发出一声琴音。

    “侯爷也喜欢弹琴吗?”卓仙儿走到杨宁身后,柔声道:“侯爷,我伺候你先脱下外套!”

    杨宁犹豫一下,“嗯”了一声,卓仙儿帮着将外套脱下,小心叠好,放在一旁,十分周到。

    “侯爷可想听仙儿弹奏一曲?正好让侯爷指点一番。”卓仙儿走到古琴边上,缓缓坐了下去。

    杨宁笑道:“仙儿姑娘不要客气,我哪里懂得什么音律,更谈不上指点了。”

    卓仙儿雪白的脸颊顿时红晕上涌,红烛之下,更显娇美,素手放在案几上,轻咬贝齿,垂下螓首,低声道:“那.....那侯爷是准备安歇吧?”说话时,呼吸微促,酥胸起伏,荡人心魄。

    ------------------------------------------------------

    ps:感谢巅天丨i紫风好朋友的捧场打赏,感谢投下月票的好朋友们,感激不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