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锦衣春秋 > 第一六二章 欠债还钱
    丁易图没有说话,倒是窦连忠已经走过来,淡淡道:“丁总镖头行镖天下,靠的就是人脉关系,结识的人不计其数。不过依我看,认识丁总镖头的人不少,可是丁总镖头却未必记得所有人。”

    杨宁也不争辩,只是含笑道:“窦公子,听说这秦淮河上,有不少画舫就是你窦公子所有,不知是真是假?”

    “那又如何?”窦连忠反问道。

    杨宁笑道:“也没有如何。”扭头向袁荣问道:“袁荣,珍珠姑娘那艘画舫,是否也是窦公子所有?”

    袁荣还没有回答,窦连忠已经道:“不错,那艘画舫就是我的,当年百宝楼姓薛的经营不善,欠下我一大笔银子,那小子妄想一死就能逃避债务,欠债还钱,天经地义,珍珠既然是他的侍妾,当然也可以抵债。”

    “原来珍珠是被你当做抵债。”杨宁道:“如此说来,珍珠如今的卖身契在你手中?”

    窦连忠似乎有意要刺激杨宁和袁荣,笑道:“不错,卖身契就在我手中。按照我大楚律,珍珠是我所有,就像牛马一般,刚才她不听话,回头我自然要好好调教一番。”瞥了袁荣一眼,眸中不无得色,道:“袁公子,听说你当年和姓薛的关系不错,据说你还答应过要照顾珍珠,怎么样,想不想为珍珠赎身?”

    袁荣白皙的脸上微有些发红,沉声道:“窦公子,凡事不要做得太过。”

    “哈哈哈,袁荣,你出身书香门第,怜香惜玉倒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窦连忠得意道:“可是我只担心,你要为一个婊子赎身,你们府里可能拿得出那么多银子?就算真的拿出银子来,为她赎了身,难道一个一点朱唇万人尝的婊子还能进你们的家门?我只担心袁老尚书到时候会打断你的腿。”

    袁荣怒道:“你.....!”气得一时说不出话来。

    朱雨辰见状,犹豫了一下,终是小心翼翼问道:“窦公子,不知......不知为珍珠姑娘赎身,要多少银子?”

    今日杨宁为他们解围,朱雨辰心下感激,见杨宁和袁荣似乎有为珍珠赎身的意思,便想投桃报李,表示一番。

    他心里自然也清楚,秦淮河上花后之选虽然都是丢出重金,可是真要说起来,为秦淮河上的姑娘赎身,其实花不了多少银子,就算是正当红的姑娘,以朱家的财力,也只是九牛一毛而已。

    如今秦淮河上最值钱的姑娘,也就是舫王上的秦淮八艳,珍珠不在这八人之中,再昂贵也不会要多少银子。

    “怎么,财大气粗的朱公子想要为珍珠赎身?”窦连忠哈哈笑道:“本公子也是个讲道理的人,只要真的能够将赎身的银子拿出来,本公子也不会在意一个婊子的去留。不过珍珠是作为抵债之用,你要为她赎身,便要将败百宝楼当年欠我的债务全都还清。”抬起手,用大拇指刮了刮下巴,“朱家布庄的产业全都抵押过来,大概足够了。”

    朱雨辰立时微微变色,心知窦连忠这是狮子大开口,心中知道要为珍珠赎身几无可能。

    萧绍宗也不说话,只是剥花生,他似乎很喜欢吃花生,更喜欢享受剥花生的过程。

    杨宁冷眼旁观,淡淡一笑,向萧绍宗道:“世子殿下,本来今天不打算扯旧账,不过既然窦公子先说起旧账,我也只能在这里算一算了。”

    萧绍宗气定神闲,微笑道:“锦衣侯要和谁算账?”

    杨宁冲着窦连忠招招手,道:“你过来。”

    他这个动作十分的不客气,窦连忠十分恼怒,道:“你让我过去就过去?”

    “我要和你算账,当然要你过来。”杨宁从身上取出一件东西,笑呵呵道:“我这个人最怕缺银子用,所以将这压箱底的宝贝时刻随身携带。”轻轻一抖,却是一张纸,萧绍宗略带狐疑看着那张纸,窦连忠瞧了一眼,已经变色。

    “世子殿下,这是京都府尹莫大人堂审过后,窦公子签字画押的欠据。”杨宁微笑道:“窦公子刚才也说过了,欠债还钱,现在刚好可以算一算。”

    窦连忠忍不住道:“齐宁,那是你使诈,我.......!”

    “我什么?”杨宁脸色一沉,“你不想认账?”冷笑道:“世子殿下在这里,京都府代表的是帝国的王法,你不认账,那就是无视我大楚的王法,连我大楚的王法都不认,世子殿下,不知道这算不算造反?”

    萧绍宗笑道:“无论是谁,都要遵守王法!”

    “世子殿下说得好。”杨宁哈哈一笑,“窦公子砸毁了我们锦衣侯府的传家之宝,本来碍于窦尚书的面子,我不好登门要账,心想窦家也是有名有姓的大户,绝不至于欠账不还,像市井泼皮那样耍赖,可是我是左等右等,就是不见窦公子主动偿还债务,今日世子殿下刚好在这里,我看这笔账咱们就在这里了了。”

    窦连忠愠怒道:“什么传家之宝,不过是你设下的圈套,一尊劣质琉璃马被你说成传家之宝......!”

    杨宁冷笑道:“窦公子,这么说,你还在耍赖?你要真是这样,我只能上告到圣上那里,从京都府调出审讯的卷宗,瞧瞧堂上是怎么审的,你看如何?”

    窦连忠脸色微变。

    其实他现在最担心的就是当日的审案卷宗被公之于世,当日在堂上,窦连忠口不择言,几次说了大逆不道之言,虽然只是情急所言,可是那些话,说小可小,说大却也大,真要纠缠起来,窦家绝对讨不了什么好。

    杨宁自然知道窦连忠心思,呵呵一笑,道:“窦公子,怎么样,要不要算一算?”

    江随云见窦连忠表情不自然,在旁笑道:“侯爷,一尊极品琉璃马,最多也不过几百两银子,这样,窦公子这笔债务,我来偿还,不知道一千两银子是否可以?”

    杨宁皱眉道:“江大公子,我知道你们江家富可敌国,可是你代替窦公子偿还债务,又是什么意思?你是商人,窦公子虽然没有什么官身,但终究是户部尚书的公子,一个商人替户部尚书的儿子偿还债务,这个......!”

    江随云顿时变色。

    萧绍宗笑道:“锦衣侯,随云和连忠相识多年,一直以兄弟相称,无关身份,而且随云素来急公好义,可能是担心连忠,一时说错了话。”转视窦连忠,道:“连忠,这是你和侯爷的债,你们自己商量着办,别人都不要插手。”

    杨宁笑道:“还是世子殿下英明。”将欠据放在桌子上,道:“窦公子,说吧,你准备怎么还债。”

    “这.....!”窦连忠被杨宁抓住这个死穴,却偏偏无可奈何,恨恨道:“你说吧,到底要多少银子,怎么一次解决。”

    “你要知道,我们侯府的传家之宝,那是御赐之物,无价之宝。”杨宁悠然道:“这样吧,珍珠的卖身契,你先给我,对了,既然那艘画舫珍珠姑娘住了两年,也就一并送给珍珠姑娘。”

    窦连忠皱眉道:“这样就一笔勾销?”

    “你做梦。”杨宁毫不客气道:“这算是你第一笔赔付的银子,后面的帐,咱们慢慢算。”

    窦连忠冷笑道:“你这是在敲诈,难不成就这一张欠据,你还能在我身上随意讹诈?”

    “我不和你废话。”杨宁道:“你要不同意,现在就去京都府拿案卷,然后去见圣上。”叹道:“御赐的传家之宝,被你砸毁,你还在这里讨价还价,亵渎御物,这事儿一定要说清楚的。”

    窦连忠最怕杨宁提到案卷,顿时有些丧气,勉强道:“你......你不能乘人之危!”

    “乘人之危?”杨宁失笑道:“窦大公子,你读没有读过书?你结识了富可敌国的江家,还有旭日镖局总镖头为你保驾护航,穿金戴银,倚红偎翠,这还叫危?”起身来,向萧绍宗拱手道:“世子殿下,窦连忠胡搅蛮缠,看来是真的想要耍赖,他不将御赐之物放在眼里,我锦衣侯府可是视若珍宝,只能上告到圣上那里。”抬步便走,沉声道:“段沧海,咱们现在就去京都府,找到莫大人,让莫大人取了审案的卷宗,连夜到宫门外等候。”

    段沧海立刻道:“属下遵命!”

    窦连忠见杨宁气势汹汹,急道:“你.....你等一等,我.....我答应你就是。”

    “哦?”杨宁转过身,盯住窦连忠,“窦公子,世子殿下在这里,有殿下作证,可不能信口雌黄。你说答应我什么?”

    窦连忠瞥了萧绍宗一眼,只见萧绍宗正在剥花生,也不看自己,无可奈何,只能道:“我.....我给你珍珠的卖身契,从今以后,珍珠就是你的人,那艘画舫.....那艘画舫也归你了。”

    “大伙儿可都听到了。”杨宁笑道:“窦公子,卖身契在哪里?可否现在就交给我。”

    窦连忠道:“我们府里下人多得是,总不能所有的卖身契都带在身上,回头我让人去取。”

    “好事不过夜。”杨宁抬头看了看天色,“距离子时还早,你派人现在快马回去取,来回应该也用不了多长时间,子时之前,将卖身契和画舫都交到我手中。”

    窦连忠眼中恼怒不已,冷哼一声,走过去吩咐随从去取,随从领命而去,窦连忠这才回来,没好气道:“你等着吧。”

    “窦公子,你也别怪我,你这个人嘛,我始终信不过。”杨宁笑道:“现在你先写一份东西,说明已经将珍珠姑娘和那艘画舫转给我,要写的清清楚楚......!”想了一下,道:“还是我来帮你写,来人,取笔墨!”

    四下里并无人动作,杨宁皱眉道:“怎么,没人理会?”

    窦连忠怒道:“给他拿笔墨!”

    这才有人取来笔墨,杨宁当下写了东西,让窦连忠签字画押,窦连忠此时恨不得将杨宁碎尸万段,他今夜找朱雨辰等人过来,本是想好好教训这几人一番,谁知道将这个活阎王引了过来,心里后悔莫及。

    他现在对杨宁是提防有加,知道这小子狡诈多端,只怕又在上面设下圈套,细细看了几遍,为以防万一,甚至让江随云也看了一遍,这才在上面签字画押,交给了杨宁,杨宁接过,叠好收起,笑道:“那好,就不多扰诸位,我在那边等卖身契。”向萧绍宗拱手道:“世子殿下,在下先告辞!”

    萧绍宗这才扭头过来,含笑道:“秦淮河上,风月无边,锦衣侯可要好好享受这一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