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锦衣春秋 > 第一五五章 旭日
    珍珠眼眸之中微带恐惧之色,却还是缓步走过去,只是走出两步,却感觉手腕上一紧,微一吃惊,低头一看,才发现竟是杨宁抓住了她手腕。

    珍珠正要说话,杨宁已经笑问道:“珍珠姑娘,我想请教,这块点心是如何制作?味道真是不错,而且样式也好看,如果可以,你告诉我制作方法,我回头自己也去试一试。”

    珍珠一怔,想不到这种时候,杨宁却会关心糕点的做法,一时不知如何回答。

    高鼻汉子皱起眉头,打量杨宁一番,才冷笑道:“哟呵,臭婊子还养了小白脸?怪不得这半天也不动身。”

    杨宁却已经转过头来,看着那高鼻汉子,招招手,笑道:“你过来一下,我有话想问你。”

    高鼻汉子不屑道:“你是什么东西,让我过去我便过去?废话少说,珍珠,快跟我们走。”

    话声刚落,却见到杨宁如同猎豹般忽然窜过来,高鼻汉子一怔,他看杨宁年纪轻轻,而且和袁荣在一起,本以为是一个评风论月的公子哥儿,这种人说起话来都是震天响,但是提起手来没有三两重,万想不到对方竟然有如此身手。

    只是微一吃惊,杨宁已经欺身到他面前,高鼻汉子倒也反应过来,挥拳便打过去,不想腰间一紧,还没反应过来,又感觉小腹一阵剧痛,就似乎是被坚硬的石头狠狠砸在腹间,随即身体一歪,竟是被杨宁重重摔倒在地上。

    他身后三名大汉都是一惊,慌忙上前,就要挥拳,却只觉得眼前一花,一人随即感觉自己的身体已经凌空飞起来,如同皮球般飞出了船舷,“啪”的一声,落到了河中,水花四溅,吸引附近不少目光过来。

    剩下两人怔了一下,杨宁根本没有犹豫,抬起一脚,趁那两人分神之际,已经一脚踹到其中一人的腹间,那人惨叫一声,身体后飞出去,随即重重落在甲板上,挣扎两下,一时间竟然是起不来身。

    剩下那人心下一阵发寒,见杨宁此时正背负双手站在自己面前,一只脚踏在那高鼻汉子胸口,情不自禁后退了两步,此时才发现,这个看起来年纪轻轻甚至略显单薄的年轻人,竟然比金刚还要难惹。

    “回去告诉你的主人,想要找珍珠姑娘,让他自己过来一趟。”杨宁淡淡道:“我在这里等他。”

    那人见杨宁几乎是在瞬间就已经先后打倒三人,心知自己万万不是他的对手,转身便要走,杨宁皱眉叫住:“且慢!”

    那人停下脚步,转身惊恐道:“你.....你还有什么吩咐?”

    “我让你去通传,可不是让你这样走下去。”杨宁叹道:“如果强闯上来的人,能够平安无事离开,这以后岂不是还会有更多的人肆无忌惮?”往船舷边指了指,“跳下去吧!”

    那人一呆,杨宁皱眉道:“要我帮忙?”

    那人见杨宁眼眸之中寒意笼罩,无可奈何,走到船舷边,犹豫了一下,终是翻上去,猛地一跳,听得水声响起,四周又有人瞧过来。

    杨宁低下头,看着被自己踩在地上的高鼻大汉,笑道:“你先躺在这里等一等,有人来带你走,或许你有机会离开,否则我只怕你无法活着离开这条船。”

    “你.....你敢杀我?”高鼻大汉有些不服气。

    杨宁叹道:“你可以试一试的。”转身走回去,见袁荣和珍珠都呆呆瞧着自己,笑道:“怎么了?”

    袁荣终是叹道:“齐宁,你身上流着齐家的血,果然不同凡响。”

    珍珠却苦笑道:“侯爷,其实......其实你没必要因为我而招惹他们,这会给你带来麻烦。”

    “珍珠姑娘别多心,我不算是为你,是为我自己。”杨宁道:“这几人对我太不礼貌,我要教他们如何做人。”见珍珠眼眸之中依旧有掩饰不住的惊惧,安慰道:“珍珠姑娘是担心我出手打了他们,会让事情变的更麻烦,甚至会牵连到你?”

    珍珠摇头道:“侯爷多虑了,落叶薄命,算不得什么的,我只是担心给侯爷添麻烦。”

    杨宁坐了下去,道:“我吃了你的糕点,多少还是要有些回报的。你放心,我不是一个惹了事情不擦屁股的人,今天这事情既然被我碰上,我总会要一个结果。”心中暗想,老子本就是个看不惯倚强凌弱的人,更何况老子现在已经受了爵位,小小秦淮河,难道还要受窝囊气不成。

    袁荣也坐了下去,杨宁才问道:“你认识这几个人?”

    “他们我不认识,但是他们背后的人是谁,我却很清楚。”袁荣端起酒杯,一饮而尽,珍珠为他斟上酒。

    “是哪位达官贵人如此嚣张?”

    袁荣摇头道:“不是朝廷官员,这几人都是旭日镖局的人。”

    “旭日镖局?”杨宁皱起眉头。

    他对镖局异常敏感,从段沧海口中也早已经知道,京城的三大镖局,是旭日、四海和长平镖局。

    会泽县城捕头萧易水私下里勾结黑白两道,贩卖人口,利用的途径,就是镖局,而小蝶亦是被镖局从会泽县带走。

    至今杨宁无法确定萧易水究竟勾结的是四海镖局还是旭日镖局,而这两家镖局此前都是出了大事,各有一支镖队被劫杀。

    他也知道,四海镖局的组成主要是江湖中人,而旭日镖局的镖师和趟子手,不少都是从军中出来,从某种角度来说,四海镖局与江湖人关系颇近,而旭日镖局却有着军方的背景。

    能够被称为大楚三大镖局,这三家镖局自然与普通走镖的大不相同,其势力也绝对不弱,人脉关系更是盆根错节,并不好对付,杨宁想过要寻根追底,将那条贩卖人口的通道彻底摸清楚,不过之前势单力孤,想要揭开这样一层身后的黑幕并不容易。

    不过进入锦衣侯府,他倒是已经准备利用侯府的势力,展开对那条黑幕的调查。

    只是万没有想到,他还没有开始对那几个镖局动手,今天旭日镖局的人竟然率先惹到自己头上来。

    三大镖局之中,涉及贩卖人口最大的可能就是旭日镖局。

    袁荣点头道:“京城三大镖局,实力最强的,便是旭日镖局,你应该也多少知道一些。”

    “听说旭日镖局与军方有些干系。”杨宁轻声道:“这是真是假?”

    “其实这事儿有不少人心里都很清楚。”袁荣道:“旭日镖局的总镖头丁易图当年可是秦淮军团的一名副将。”

    “秦淮军团?”

    袁荣点头道:“秦淮军团从创立开始,就一直是你们齐家统帅,锦衣老侯爷和你的父亲,是秦淮军团的两代统兵大帅,丁易图当年正是你父亲麾下的一员副将。”

    “他是秦淮军团的副将,又如何成了镖局的总镖头?”杨宁皱眉道。

    袁荣四下里瞧了瞧,才压低声音道:“丁易图当年在军中触犯了军规,差点被砍了脑袋,是有人为他请求,而且此人确实立下了赫赫战功,朝里也有人为他说话,这才拣了一条性命,不过却也被逐出了军中。”

    “你是说,他被逐出后,开设了镖局?”杨宁皱眉道:“他的家境很好吗?”

    袁荣道:“家境好不好我不知道,我只知道他当年是被征召入伍,并无什么背景,也不是出身什么名门望族,虽说在军中也有些饷银,但此人好赌成性,根本存不了几个银子。”顿了顿,才道:“至少绝没有开设一家镖局的银子。”

    “既然如此,他为何能够开设镖局,而且还成为大楚三大镖局之一?”

    袁荣莫测高深道:“如果有人背后提供银子,要开设一家镖局并不困难,更何况令尊治军严谨,每年都有因为触犯军法被处置的军人,砍头的虽然不算太多,但被逐出军中的却不在少数。”端起酒杯,却并没有饮下,晃着酒杯道:“那些被逐出军队,尚有一身武艺的人,自然就成了旭日镖局最欢迎的人才。”

    杨宁若有所思,此时才知道,旭日镖局似乎比自己所想象的还要强大,它绝非仅仅是一家镖局。

    “短短不到十年时间,旭日镖局从一名不文,变成了如今大楚实力最强的镖局,这当然不会那么简单。”袁荣道:“只是这背后到底有多少名堂,我也不清楚。”淡淡一笑,“不过旭日镖局和户部走得近,这是朝中许多人都知道的事情。”

    “你是说窦馗?”

    袁荣道:“户部掌管全国的财赋,每年里物资调运不计其数,可是有时候户部人手不够用,兵部也不会多派人,就只能利用镖局,而旭日镖局每年里为户部运送物资就占了镖局的庞大进项,旭日镖局这些年势力扩张如此迅速,至少户部是帮了大忙的。”笑了笑,轻咗一口酒,道:“该当说,是窦家帮了他们大忙。”

    “丁易图!”杨宁轻轻念了一遍这个名字。

    这时候他忽然发现,锦衣侯曾经固然是风光无限,但是结下的仇怨似乎也不少,此前他已经知道户部窦馗与齐景关系不睦,如今旭日镖局的总镖头丁易图却也是被齐景逐出军中,这两伙人却偏偏凑在了一起,而这股势力,自然对锦衣侯府视若眼中钉肉中刺。

    忽听到楼梯口忽然传来脚步声,这次脚步声很缓慢,但每一步走出,都是力道十足,十分沉重。

    杨宁却已经发现,珍珠眸中满是惊恐,那张艳美的脸上已经是惨白一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