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锦衣春秋 > 第一五一章 人外有人
    杨宁一看段沧海表情,就知道秋千易确实是个了不得的人物。

    “看来你真的知道九溪毒王。”杨宁叹道:“这一次下毒害我的,应该就是九溪毒王的徒弟。”

    段沧海骇然道:“侯爷,你当真确定是九溪毒王的人?”皱眉道:“这事情可就难办了。”

    顾清菡蹙眉道:“沧海,那九溪毒王又是什么人物?”

    “九溪毒王是巴蜀白苗人。”段沧海解释道:“三夫人知道,巴蜀之地,蛮人诸多,诸多蛮族之中,又以苗人的势力最强,常说的苗人七十二洞,便是盘踞在巴蜀群山众水之间,蜀王李弘信在西川实力强大,但对苗人却也是安抚为主,不敢轻易得罪。”

    顾清菡点头道:“我知道西川苗人众多,听说苗人之间也互相争斗。”

    “不错。”段沧海道:“苗人七十二洞,又分为生苗和熟苗,生苗是指那些深居群山之中,与世隔绝,未曾开化的苗人,青苗和红苗便都是生苗人。还有一类熟苗,他们能说汉话,与汉人交流贸易,黑苗、白苗和花苗都属于熟苗人。九溪毒王便是白苗人,白苗人的实力仅次于黑苗人,黑苗善蛊,白苗善毒,九溪毒王便是白苗第一用毒高手,也可说是西川第一用毒高手。”

    “既然是苗人,为何要找到京城,与我们结怨?”顾清菡蹙眉道:“秋千易这名字,听起来倒像是汉人。”

    “这是九溪毒王的化名。”段沧海道:“熟苗之中,有不少人都有汉名。秋千易当年尚未成名之前,天下用毒第一高手是西川的唐氏一族,唐家是汉人,秋千易找上唐家,与唐家家主比拼毒术,那时候唐家又怎能瞧得上区区一个白苗人,所以并没有给秋千易机会。据我所知,只过了不到半个月,唐家就开始接二连三地有人被毒死,短短半个月之内,唐家上下两百七十多口人,到最后只剩下不到区区数人而已。”

    顾清菡微微变色,杨宁也是倒吸一口冷气,他自然听得出来,下此毒手的肯定是九溪毒王秋千易,此人心狠手辣,也难怪会有阿瑙那样的徒弟。

    “唐家身为西川第一用毒世家,硬是无可奈何,唐家家主眼睁睁地看着全族上下被一个个毒死。”段沧海神情严峻,“唐家用毒出身,江湖之上也无人招惹他们,所以他们在江湖上并没有什么朋友,危难时候,自然也没有人出手帮他们。”

    “那唐家如今是个什么情状?”杨宁问道。

    段沧海苦笑道:“唐家早在几十年前就已经鸡犬不留,唐家家主被人发现的时候,全身上下的皮肉都已经干枯,唐家大门上,挂着一面旗子,写着九溪秋千易五个字,从那以后,秋千易的名声响彻天下,江湖之上,谈之色变。”

    顾清菡俏脸此时有些苍白。

    “秋千易素来都是在西川活动,很少出川。”段沧海神情严峻,“侯爷,你说此番下毒手的是秋千易的徒弟,难道你曾得罪过九溪毒王?”

    杨宁知道事关重大,犹豫了一下,终于将当初发生的事情简略地说了一遍,段沧海吃惊道:“原来如此,若真是这样,此番下毒的应该就是那个叫阿瑙的小妖女了。”

    “唐姑娘说,那个小妖女不会善罢甘休,还会再来。”顾清菡忧心忡忡,“沧海,他们阴魂不散盯住了宁儿,你说咱们该怎么办?”

    段沧海皱眉道:“侯爷,依我来看,这一次那小妖女下毒害人,未必是九溪毒王的意思。九溪毒王虽然毒术无双,但他毕竟还要顾着白苗人,如果他的徒弟害死了侯爷,那就是明目张胆的造反,朝廷也不会坐视不理,白苗人也必将大难临头。”

    “你是说这是小妖女自己的意思?”顾清菡问道。

    段沧海点头道:“九溪毒王与我们侯府并无仇怨,他也不可能轻易与朝廷结仇。这小妖女定是自作主张。如果是这样,倒也用不着太过担心,如果是九溪毒王亲自出手,咱们只能向大光明寺求援,九溪毒王也不得不顾忌大光明寺。如今只是九溪毒王一个徒弟,咱们还有唐姑娘相助,未必不能对付那小妖女。”压低声音道:“咱们大可以在侯府里设下圈套,如果那小妖女贼心不死,咱们可以引君入瓮。”

    顾清菡摇头道:“宁儿也是这个意思,可唐姑娘说了,那小妖女十分狡猾,若是察觉,恐怕要对宁儿下死手。她在暗,我们在明,不得不防备。”

    段沧海皱眉道:“这种人神出鬼没,很难搞清楚她的踪迹,而且谁也不知道她会在什么时候以何种方法下毒,防不胜防。”

    “你可听过洗血?”杨宁沉默片刻,终于问道:“用药草将血液清洗一遍,便能百毒不侵。”

    段沧海愕然道:“还有这等手段?我还真是从无听说过。”

    杨宁这才将唐诺的提议说了出来,半信半疑道:“唐姑娘的医术自不必说,可是我也不曾听说还有洗血这种医术。”

    “宁儿,我看还是小心为是。”顾清菡低声道:“我倒也不是怀疑唐姑娘,可是据你刚才所说,唐姑娘的来历也是不清不楚,而且和小妖女有渊源......!”顿了顿,才道:“防人之心不可无。”

    段沧海微微颔首道:“侯爷,三夫人说得有理。”想了一想,才缓缓道:“不过话说回来,西川之地,奇人异士众多,有秋千易那般用毒到化境的高手,自然也有不少其它的奇人异士。唐姑娘既说能洗血,虽然听起来有些匪夷所思,却也未必不是真的,毕竟咱们没有亲眼瞧过,不敢肯定,却也不能断然否定。”

    杨宁笑道:“段二叔的意思是可以洗血?”

    “没有没有。”段沧海急忙摆手道:“侯爷莫误会,我只是和侯爷据实而言。如果真的可以百毒不侵,那自然是求之不得,只是.....只是也不知道唐姑娘是否另有目的。”压低声音道:“不过唐姑娘看起来并不像坏人,也不像要害侯爷的样子,否则此番侯爷中了毒,她只要不出手,侯爷.....侯爷就回天无术了。”

    顾清菡幽幽道:“知人知面不知心,先不要急着让她洗血,等等再说吧。”

    接下来几日,侯府的守卫更加严密,段沧海更是时刻在杨宁附近,为了提防小妖女再次下毒,杨宁甚至悄无声息换了一处院子。

    幸许是因为侯府加强了守备,阿瑙没有机会潜入进来,再加上杨宁既然存了戒心,自然不能让人轻易得手,连续几日,倒是相安无事。

    唐诺此后倒也在没有提及洗血之事。

    又过两日,封锁的大街小巷开始恢复畅通,杨宁却也已经得知,新登基的皇帝已经率领着众多官员返回了京城,而先帝也已经入住皇陵之内。

    虽然在此之前,不少人隐隐觉得这一次的皇位继承一定不简单,甚至会出现流血激变,但最终却还是有惊无险安然过渡,京城里虽然一度暗流涌动,却终究没有演变成一场血腥的厮杀。

    接下来便是有诏书传示天下,新帝登基,改年号为隆泰,大赦天下。

    最近一段时日笼罩在京城的紧张压抑,只有身处京城的人们才能切实感受到,如今大局已定,人们终于松了口气。

    虽然少数人知道这一段时日是关乎国运的艰难时刻,但终究还是挺过来。

    朝中有多少调动,普通的百姓自然不清楚,不过黑刀营终究还是调出了城去,依旧驻扎在城郊军营,虎神营依旧镇守京城诸门,被调出京城的皇家羽林营则是重新返回了皇城,卫戍皇宫。

    不过有人私下里传言,皇家羽林营被调出城后,经过了一番极大的人事调动,许多高中层将领都被提拔封赏调离了羽林营,实际上是明升暗降,虽然有不少人甚至因此获得爵位,而且俸禄大大提升,可是却被剥夺了实权。

    是真是假,普通老百姓自然是不知道,而杨宁也没有时间去关心。

    虽然阿瑙带给他的阴影还没有消失,但他现在最关心的却是唐诺手里的灵丹妙药。

    虽然皇帝颁下了圣旨,赐封杨宁为候,可是却并没有赐下黄金白银,目下侯府的财务已经是捉襟见肘,按照顾清菡的估算,撑不了两个月时间。

    锦衣侯府不似其他王公贵族,除了食邑和两家店铺,并无其他经济来源,如今当铺被烧,只剩下一家药铺,仅靠一家药铺维持侯府数百人的花销,无疑是痴人说梦,这种情况下,只能另觅良途。

    唐诺的药物,当然是潜力极大的经济来源,如果药物真的那般神奇,当然可以扩大生产,到时候必然是生意兴隆,财源广进。

    两人一大早赶到永安堂的时候,药铺也是刚刚打开门做生意,宋先生瞧见两人进屋,立刻迎上来,拱手道:“小人见过侯爷!”已经是跪倒在地。

    锦衣世子与锦衣侯当然少两个不同的概念。

    锦衣世子只是侯爵的继承人,并无爵位,而锦衣侯却是货真价实的侯爵,宋先生自然不敢有丝毫的轻慢。

    杨宁知道自己袭爵的消息已经传开,拉起宋先生,笑道:“不用如此,以前怎样,现在还怎样。宋先生,你知道我来这里的原因,那孩子是否回来过?”

    宋先生看向边上的唐诺,整了整衣裳,一躬到底,感慨道:“唐姑娘,请恕老朽眼拙,有眼不识高人,如有得罪之处,还请多多包涵,这一次老朽真是大开眼界了,知道什么叫做山外有山人外有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