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锦衣春秋 > 第一五零章 洗血
    没过多久,听到屋内的声音静下来,感觉有什么东西放入自己口中,这时候连味蕾都出现了问题,感觉不出酸甜苦辣。

    只觉得脑中开始有些迷糊,变得极度困乏,不知不觉中,便即睡了过去。

    等他醒转过来,感觉身上有些酸软,但那种麻木僵硬之感倒已经消失不见,睁开眼睛,便瞧见顾清菡泪眼婆娑正坐在边上,看到自己睁开眼睛,顾清菡梨花带雨的俏脸上立刻显出欢喜之色,叫道:“宁儿,你.....你醒了么?”

    杨宁挣扎着要起身,顾清菡忙按住他胸口,道:“先不要动。”回头道:“唐姑娘,你快来瞧瞧。”

    只见到唐诺已经走过来,伸手按在杨宁手脉上,很快便收回去,道:“没什么大碍了。”

    “三娘,我睡了多久?”杨宁感觉头脑有些发沉,便即想到那条蛇,“对了,你们可找到那条蛇?”

    顾清菡道:“你已经混迷了整整一天,如果不是唐姑娘,后果......后果不堪设想。”眼眸之中显出后怕之色。

    “唐姑娘,多.....多谢你了。”杨宁想到自己是中了蛇毒,那毒性极强,如果不是唐诺出手,自己现在恐怕已经死了。

    唐诺微微摇头,犹豫了一下,才道:“其实.....我该向你道歉。”

    “向我道歉?”杨宁奇道:“唐姑娘这是什么意思?”

    唐诺秀眉微蹙,神色微有些凝重,道:“是阿瑙!”

    “阿瑙?”杨宁身体一震,很快就皱起眉头,问道:“是那个小妖女?你是说,她......她到了京城来?”

    顾清菡不明白两人是什么意思,更不知道小妖女又是何人,有些疑惑。

    “不出意外的话,应该就是她了。”唐诺道:“你中的毒是七芯蕊,并非蛇毒,但是可以植入蛇体之内,不但是蛇,像毒蜂、蝎子体内都能够植入这种毒,时间长了,就能融入一体,那些毒虫蛇蚁身上就会携带这种毒性。”

    杨宁握起拳头,问道:“她是要害死我?”

    “应该不是想害死你。”唐诺道:“七芯蕊并非致命毒药,阿瑙是九溪毒王的弟子,擅长毒术,她若想取你性命,手中多得是见血封喉的毒药。七芯蕊不能立时取人性命,如果我没有猜错,她是故意留出时间来,让我解毒。”

    杨宁皱眉道:“这又有什么意思?明知道你能解毒,她下毒又有何益处?”

    唐诺道:“七芯蕊只是一类毒药的名字,这类毒药都是以七种毒草配制而成,但是配制毒药的七种毒草各有不同,到目下为止,至少有二十三种配制方法,每一种因为配制的药草不同,所以解毒方法不同,但是毒发的症状,却又大体相同,如果判断失误,用错了解毒方法,不但无法解毒,而且会耽搁时间,致人死命。”

    杨宁后背发寒,问道:“也就是说,这一次你幸亏判断准确,否则......否则我活不成?”

    顾清菡忍不住问道:“宁儿,你们说的小妖女又是谁?”

    “是个无法无天心肠歹毒的妖女。”杨宁恨恨道:“我要是找到她,一定要将她碎尸万段。”

    唐诺微一沉吟,才道:“她的性子我很清楚,这一次不是结束,而是开始。”

    “开始?”杨宁一怔,“你是说,她......她还要对我下手?”

    唐诺神情严肃:“她是要利用你的身体作为工具,和我比拼毒术,这一次解了毒,她不会善罢甘休。”

    杨宁心下有些发寒。

    小妖女性情歹毒,不将别人的性命当回事,杨宁对她很是厌恶,对这样的小毒物,只盼永远不要再见到。

    可是小妖女竟然像幽灵一样,阴魂不散跟到了京城来。

    今夜她既然出手下毒,也便证明她对自己的行踪了若指掌,而且在侯府的严密守卫下,竟然能够悄无声息潜入到侯府之内,这实在是个大大的威胁。

    杨宁不害怕光明正大明刀明枪,可是这种幽魂一样的暗箭伤人,却让人防不胜防。

    顾清菡更是心惊肉跳,急道:“唐姑娘,那可怎么办?”

    “实在不行,只能在侯府布下陷阱,引诱她入网,将她一举擒获。”杨宁恨恨道:“抓到了小妖女,扒了她的皮。”

    唐诺道:“你莫小瞧她,我只怕你抓不住她,反要被她所害。如今她只是利用你作为工具,与我斗毒,可是真要激怒了她,我只担心她对你下死手,到时候连我都来不及救治了。”

    “唐姑娘,你对她这么了解,一定和她很熟悉。”顾清菡心下担忧无比,“你能不能找到她,和她说一说,这一次我们就当什么都没发生,但从今以后,她不许再暗害宁儿。”

    唐诺摇头道:“她不会听我的话,如果有机会,她甚至连我的性命也会取走。”

    顾清菡又急又恼:“那可怎么办?难道就这样等着她害咱们?”

    唐诺沉默片刻,终于道:“倒不是没有法子,可是.....可是我只担心齐宁经受不住。”

    “什么法子?”顾清菡眼眸亮起来。

    唐诺一字一句道:“洗血!”

    “洗血?”杨宁奇道:“那又是什么意思?”

    唐诺道:“便是将体内的血液用药草洗上一遍,一旦洗血成功,如无意外,也算得上是百毒不侵了。”

    杨宁张了张嘴,一时说不出话来。

    顾清菡亦觉得这法子有些匪夷所思,蹙眉道:“唐姑娘,你.....你是说要将宁儿身体里的血液用药草清洗?这.....这怎么可能?”

    唐诺道:“其实我也没有十足的把握,而且洗血之时,要经受极大的痛苦,并非所有人都能承受。”顿了顿,又道:“不过洗血如果成功,那么以阿瑙的手段,应该不至于对齐宁再有什么危害。”

    杨宁将信将疑,问道:“我记得上次在山谷里,你好像也中了她的毒,你可洗过血?”

    唐诺摇头道:“并非谁都有机会洗血,需要依照体质而行。目下阴体洗血还无法做到,你是男子,是阳体之身,而且......你的经脉比之普通人要略粗一些,正是可以洗血的体质,换作普通人,并不能做到。”

    “我的经脉比别人粗?”杨宁忍不住抬手,看了看自己的手脉,问道:“我怎么看不出来?”

    唐诺道:“这也是我现在想到的唯一办法,不过是否要洗血,你自己可以想一想。”

    “唐姑娘,在我之前,可有别人洗过血?”杨宁问道:“你是否帮别人洗过?”

    唐诺道:“师傅便洗过血,他如今确实是百毒不侵之身,当初师傅也曾想帮我洗血,可我是阴体,所以师傅一直在找寻如何帮阴体洗血的方法。”顿了顿,才道:“我并无帮别人洗过血,师傅教我洗血方法时,以山猴作为对象,洗过血的山猴,也都有了毒药难侵的身体。”

    杨宁只觉得这事儿实在是太过玄乎。

    凭心而论,如果真的可以能够让身体百毒不侵,那当然是梦寐以求的事情,可是血液乃人之根本,以草药清洗血液,莫说这个时代,便是在后世也不曾听说有如此玄妙的医术,虽说对唐诺的医术颇为佩服,但是对洗血,杨宁还是半信半疑。

    最为紧要的是,唐诺虽然有洗血之法,可是此前竟然没有在人的身体上试验过,实验的只是山猴子,谁能保证在山猴子身上可以成功,在人的身体上也一定可以成功?万一失手,且不说性命岌岌可危,如果发生什么变故,自己有没有可能变成一个变异的怪物?

    顾清菡显然对唐诺这个提议也不以为然,犹豫了一下,才压低声音道:“宁儿,实在不行,不如派人去找神侯府,那个阿瑙既然想害你,那就是反贼,可以让神侯府出手,他们或能抓到她。”

    唐诺收拾好药箱,向杨宁道:“你可以考虑一下,如果愿意,便要准备洗血的药材,而且要花费三天的时间洗血。”顿了顿,加了一句道:“你记得我给你的血丹,下一次如果中毒,尽快服下血丹,可以争取时间。”

    杨宁微微点头,唐诺也不多说,转身出门去。

    “宁儿,你现在没事吧?”顾清菡心有余悸,“这一次幸亏是唐姑娘,你......你可万不能出事。”说到这里,不禁抓住了杨宁一只手。

    杨宁笑道:“三娘,你别担心了,唐姑娘不还在这边吗?只要唐姑娘在,便不会有什么事情。”

    “可是唐姑娘总不能寸步不离地跟在你身边。”顾清菡叹道:“那个小妖女为何偏偏要找到你身上?”

    便在此时,听到外面传来敲门声,段沧海声音传进来,“侯爷,是我!”

    杨宁让段沧海进来,段沧海进来之后,看了看杨宁气色,才道:“侯爷,我们将侯府找了个底朝天,也没有发现刺客。”

    杨宁示意段沧海在旁坐下,问道:“段二哥,你可听过九溪毒王?”

    “九溪毒王秋千易?”段沧海脸色微变,“侯爷,你.....你怎么提到那老毒物?难道......!”眼眸之中已经显出骇然之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