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锦衣春秋 > 第一四九章 蛇毒
    皇帝赐下了爵位,侯府上下一片欢腾,顾清菡也是早有准备,让账房给每人封了一份赏钱。

    回到大堂内,杨宁看到皇帝赐下的两只盒子还在桌上,向顾清菡笑道:“三娘,你说这里面是什么?那老太监说是珍品,应该价格不菲,咱们真要缺银子,把这两件东西卖出去,定能卖个大价钱。”

    顾清菡白了杨宁一眼,没好气道:“这是圣上刚刚赐下的东西,你还想着将它们卖掉?莫说侯府不会落到揭不开锅的地步,即使真的到了那个地步,圣上赐下的东西也不能卖出去。有人正盯着你犯错,找你的把柄,你把圣上所赐之物售卖,岂不是将把柄往人家手里送?”

    杨宁哈哈笑道:“我只是开个玩笑而已。”又道:“我说这皇帝也真是,送什么珍品,还不能变成现银,真要有心,赏个几万两黄金才实在。”

    顾清菡抬手轻轻拍在杨宁手背上,责怪道:“宁儿,你已经是侯爷了,以后说话更要小心,不要说这些大不敬的话,隔墙有耳,要被人听见,少不得又有麻烦。”

    杨宁见到这两只盒子一大一小,有制作精巧的机关,开关倒也十分的显眼,打开了大盒子,盒子打开,里面泛出一片淡淡幽光,顾清菡瞧了一眼,只见木盒里面却是放着一把剑形玉器。

    杨宁小心翼翼取出来,只见材质确实是上好的白玉,但却做成了一把宝剑的形状。

    “这是什么意思?”杨宁疑惑道:“玉剑?这倒是少见。”

    顾清菡美眸微微一转,笑道:“圣上的意思,应该是说锦衣侯武勋卓著,这把玉剑,是提醒咱们侯府依然是大楚的一把宝剑,又或者说,希望你成为大楚的一把护国宝剑。”

    “三娘说得有理。”杨宁微微点头,他本以为是什么稀罕宝物,却原来只是一件玉器。

    这玉质虽然不差,可其实真要作假,也卖不了什么大价钱。

    他将玉剑放进盒内,打开了小盒子,本以为这皇帝既然赐下东西,总不能太过小气,玉剑算不得多名贵,应该只是个象征意义,真正的佳品,应该在小盒内,孰知打开之后,竟发现盒内空空如也,不由一怔,顾清菡也有些疑惑。

    “这是搞什么名堂?”杨宁有些恼火,“送东西哪有送空盒的?”

    “宁儿,里面.....里面有张纸。”顾清菡伸手进去,拿起一张纸,本以为上面会写些什么,两面仔细看了看,竟然是一张白纸,秀眉微蹙,更是疑惑。

    杨宁本来还对小盒中的物事有些期盼,谁知道非但没有什么珍品,连件玉器都没有,心下颇有些不爽,忍不住道:“三娘,看来咱们这位新皇帝抠门的很。”

    “莫要乱说。”顾清菡细细观察一番,在白纸上实在发现不了什么端倪,疑惑道:“圣上既然赐下此物,绝不会没有缘由,只是......只是一张白纸,一个字也没有,那又是什么意思?”

    “三娘,你可千万别说皇帝是要我像这张白纸一样纯洁无暇。”杨宁一屁股坐下,“我还以为今天能挣一笔,现在倒好,送那几个太监就花了不少银子,就算将这玉剑卖了,也抵不上咱们送出的银子,这笔买卖可是亏大了。”

    顾清菡也是在边上坐下,看着白纸若有所思。

    “对了。”杨宁忽然双眉一展,想到什么,冲着堂外喊道:“段二哥,段沧海,你赶紧过来。”

    段沧海此时就在外面,听到叫声,兴冲冲进来,笑道:“侯爷还要赏我什么吗?不用了,三夫人已经给过赏钱了,不过......!”

    他正眉开眼笑,杨宁白了他一眼,指着顾清菡手里的白纸,道:“这是皇上赐下的宝物,你看看珍贵在什么地方?”

    顾清菡递了过来,段沧海双手接过,细细看了看,皱眉道:“侯爷,这是圣上赐下的东西?”一脸狐疑之色。

    杨宁道:“你也看不出什么名堂吧?我叫你进来,是因为你见多识广。”

    “不敢当,不敢当。”段沧海谦虚起来,笑呵呵道:“侯爷看得起,侯爷是不是有什么事情想问?”

    “知道就好。”杨宁靠在椅子上,懒洋洋道:“我听说有些纸张,乍一看什么都看不出来,非要在水里浸泡又或者经过火烤,就能显出字迹来,你说这个是不是?”

    段沧海摇头道:“不是。侯爷说的那种法子,确实有人使用,不过像那样的纸张,都有一个特征,便是纸张成旧,如此才能做手脚。这张白纸是崭新的,我一眼就能看出并没有做过手脚,侯爷若是不信,我们可以试验一下。”

    杨宁本也只是突发奇想,但对段沧海的话还是十分相信,他既这样说,那么这张白纸就确实没有做什么手脚。

    “算了,先收着吧,皇帝让咱们猜谜语,咱们猜不着,总有一天皇帝会告诉咱们。”杨宁虽然受位封爵,可是皇帝赐下来的东西实在是有些寒酸,先前那一丝兴奋烟消云散。

    不过对侯府来说,这当然是大事,也是必须要庆贺之事。

    京城正在非常时期,张灯结彩大摆酒宴自然是不成,但顾清菡却还是让府里张罗了一番,就在府中庆贺。

    酒桌之上,一开始杨宁只是随意喝几口,但他为人随和,也没什么架子,侯府的下人一个跟一个上前来恭贺祝酒,杨宁虽然尽力控制,但是喝到半夜,却还是喝的醉醺醺的,有些头晕眼花,被段沧海扶回了房中歇息。

    段沧海自己也是喝的不少,派了一人在杨宁屋外伺候便即回屋歇息。

    杨宁也不知道睡了多久,迷迷糊糊之中只觉得有些不对劲,猛地睁开眼睛,坐起身来,却感觉大腿上一阵刺疼,随即感觉有一个黏糊糊的东西在大腿上蠕动,他吃了一惊,此时天还没有亮,屋内已经熄灯,看不清楚是什么,杨宁探手过去,一把抓住,入手湿湿一片,随即有东西迅速缠在自己手臂上,他瞬间就明白,自己抓住的是一条蛇。

    杨宁浑身冷汗涔涔,两手抓住那条蛇,又感觉自己手背上一阵刺疼,竟是又被咬了一口。

    “妈拉个巴子,这次要完蛋了。”杨宁此时酒意早已经荡然无存,被咬之后,昏暗之中,已经看清楚那蛇头位置,既然都被咬了两口,也不再有顾忌,伸手过去,速度极快,已经抓住了蛇头,准确地掐住了蛇的七寸。

    这条蛇并不粗,杨宁力气本就不小,用力捏住七寸,感觉那蛇缠绕自己手臂收缩,猛地低喝一声,用力一扯,他这一下子使足了全力,将那条蛇生生扯开,随即猛地将蛇扔了出去。

    他这一叫,外面听到动静,早有人在门外道:“侯爷,侯爷,怎么了?”

    “有蛇!”杨宁感觉自己眼前已经有些发花,天旋地转,而且自己奋力一扯后,全身的气力似乎在瞬间就被抽光,他知道这绝不是酒意所致,定是蛇毒已经发作,若是无声无息,只怕死在里面也无人知道,扯着喉咙叫道:“快.....快叫人.......!”

    那人知道事情不妙,也顾不得其他,用力踹开了门,见到杨宁已经从床上滚下来,正在地上挣扎,冲过去扶住,急道:“侯爷,你怎么了?”

    “叫......叫唐姑娘......!”杨宁此时只觉得眼前一片漆黑,什么也都看不见,而且胸口憋闷,呼吸都已经十分困难,“我.....我中毒了......!”

    那人知道不能耽搁,转身跑出去,扯起嗓子叫道:“快来人,不好了,快来人.....!”

    很快,便有数人冲进院子,今夜虽然侯府上下设宴欢庆,但却没有疏于守卫,听到动静,附近的护卫已经迅速赶来。

    “赶紧找唐姑娘过来,侯爷中毒了......!”

    “什么?快,找唐姑娘!”

    “快去通禀三夫人,是了,你赶紧去和段二哥说一声,其他人赶紧在四下里搜找,有刺客入府。”

    一阵嘈杂,没过多久,府内到处都是声音。

    杨宁躺在地上,感觉身上似乎所有的地方都已经变得没有了感觉,此时唯有脑子还十分清楚。

    他心下骇然。

    他很清楚,普通的毒蛇,即使毒性再强,也不可能在这短短时间内毒性就发作得如此厉害,而且这毒性蔓延之迅速,也是匪夷所思。

    而且侯府之内,每天都有人打扫各处,自己所住的这个院子更是干净无比,绝不可能有毒蛇进入房内。

    半夜三更,一条蛇出现在自己床上,而且是毒性极强,这绝非偶然。

    有人想要自己的性命?

    杨宁平时许多事情满不在乎,可是遇上大事的时候,特别是危急时候,却能保持绝对的冷静。

    他此时已经想到,定是有人想要借这条毒蛇取自己性命,可是对方究竟是什么人?侯府内一直守卫森严,特别是最近这几日,更是守备严密,谁能够潜入到侯府来对自己下毒手?如果无人能够潜入,难不成侯府之中竟然有人要对自己下手?

    如果齐玉母子和邱总管尚在,杨宁定会想到他们,但这几人都已经被逐出侯府,自然不可能是他们所为,而且他们也没有这般本事。

    听到屋内脚步声响,边上有人焦急叫喊,可是他只能清晰听到身边的动静,却什么也看不见,身体也如同木头一样,没有任何知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