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锦衣春秋 > 第一四四章 四艺絶士
    唐诺显然对堂堂锦衣世子竟然不知道琼林书院的存在感到颇为诧异,却也并无多说什么。

    杨宁却有些纳闷,问道:“唐姑娘,你对琼林书院似乎很了解,那位卓先生叫做卓青阳吗?”

    唐诺微点螓首,道:“他是一代大儒,据我所知,琼林书院是他一手经办起来,他是琼林书院至今为止唯一的一位院长。”若有所思,轻声道:“他曾经游历天下,不单是在琼林书院,便是在其他地方,也有不少学生。”

    “原来如此,看来这位卓先生倒还真是了不起。”杨宁笑道:“他如今年纪应该不小了吧?”

    “如果我没有记错,应该近七十岁了吧。”唐诺道:“看来卓先生的身体还行,如今还在为书院奔波。”

    “你见过他?”见唐诺对卓青阳十分了解,杨宁不禁问道。

    唐诺道:“我没有见过。”顿了顿,才轻声道:“我母亲见过,而且得到过卓先生的教诲。”

    “哦?”杨宁诧异道:“原来你们家和卓青阳也有渊源。”

    “卓先生当初游历天下的时候,指教过家母的书法。”唐诺道:“琴棋书画,天下四绝,卓先生的书法便是其中之一,与其他三人并成为四艺絶士!”

    “四艺絶士?”杨宁一怔,想不到唐诺不但艺术了得,对这些事情也是了若指掌,这才知道唐诺年纪轻轻,但肚子里的真材实料不少,请教道:“唐姑娘,这四艺絶士又是些什么高人?”

    唐诺想了一下,才道:“卓先生被人称为书圣,书法超群,自不必说,还有画绝,也在南楚国内,你自然不会不知道西门神侯!”

    杨宁端起茶杯,饮了一口,放下杯子,尴尬道:“唐姑娘,如果我说我不认识西门神侯,也不曾听过,你.....你相不相信?”

    唐诺很干脆道:“不信!”

    这就他娘的尴尬了!

    “可是.....可是我真的不认识。”杨宁甚至觉得老脸有些发烧,“唐姑娘,西门神侯究竟是什么人?”

    唐诺诧异地打量杨宁一番,忽然问道:“你真的是锦衣世子?”

    杨宁心想难道这丫头看出什么来,心下一惊,但还是镇定自若道:“我不是锦衣世子,怎么可能坐在这里吃饭?”

    “如果你不是坐在这里吃饭,我绝不会相信你是锦衣世子。”唐诺十分直白道:“你身在京城,而且是楚国锦衣侯世子,不可能不知道西门神侯的名字。西门神侯就是西门无痕,西门无痕是神侯府的领袖。”

    “神侯府?”杨宁依稀感觉似乎听过这个名字,但却记不得这神侯府到底是什么所在。

    “除了书圣卓青阳和画艺超群的西门无痕,北汉长陵侯北堂庆也在四絶士之中,他琴艺非凡,早在很多年前,北堂庆的琴艺几乎就无人可及。”唐诺缓缓道:“多年过去,他琴艺应该更有进展,只是已经多年没有北堂庆的消息。”

    杨宁坐直身体,双眉舒展,笑道:“北堂庆我知道,他是北汉的长陵侯,听说很会打仗,麾下有一支......唔,血.....血什么军来着,十分厉害,和我们楚国的黑鳞营曾经血战沙场。”他对长陵侯北堂庆的名字还是十分熟悉,段沧海曾经就对他提及过北堂庆。

    “血兰军!”唐诺道:“黑鳞营应该是你们锦衣侯一手打造出来的军队,但已经全军覆没,就是败在了血兰军的手里。”

    杨宁摆手道:“也不能说败了,黑鳞营是被血兰军埋伏偷袭,两败俱伤。”

    “可是据我所知,黑鳞营已经不存在,但北汉血兰军还存在。”唐诺道:“出刀见血,收刀抚琴,说的就是北堂庆。”

    “还有最后一个呢?”杨宁问道:“四絶士最后一位自然是棋艺精湛,那又是谁?”

    “北堂幻夜!”

    “北堂幻夜?”杨宁一怔,皱眉道:“这名字听起来也是北汉人。”

    “他是北汉牧云侯。”

    “哦,如此说来,是北堂庆的兄弟?”

    唐诺摇头道:“不是,牧云侯和长陵侯都是北汉皇族,不过两人却是叔侄关系。”

    “叔侄?”

    “长陵侯与现在的北汉皇帝是亲兄弟,牧云侯是当今北汉皇叔。”唐诺对两国风云人物竟然是如数家珍,“天下人都知道长陵侯,可是知道牧云侯的并不多。牧云侯为人低调,据说连北汉高官重臣也是常年见不到牧云侯一面,最近这些年,甚至有传言说牧云侯已经过世了,只是北汉皇室不对外公开而已。”

    “这是为何?”

    唐诺瞟了杨宁一眼,问道:“你可知道九天楼?”

    “自然知道。”杨宁笑道:“九天楼是北汉收纳奇人异士的地方,目的是为了帮助北汉打探情报,楚国这边,就有不少九天楼的探子。”

    他对九天楼自然是颇为熟悉,九天楼的木神君与他有过亲密接触,想忘记也忘记不了。

    唐诺道:“九天楼的楼主,就是牧云侯,世人只知其名,未见其人。”

    “看来北汉皇室倒很出人才,一个北堂庆琴艺了得,这牧云侯北堂幻夜棋艺了得。”杨宁叹道:“北汉皇室成员似乎很风雅啊?”

    便在此时,听到呀的一声,顾清菡推门进来,见两人相谈甚欢,立时笑容满面,扭腰走过来,道:“怎么只顾着说话,快吃东西。”又向唐诺道:“唐姑娘,我派人已经去了永安堂,跟那边打声招呼,你随时都可以过去。”

    唐诺道:“多谢夫人安排,如果可以,那我明日便过去看看。”

    “明天?”顾清菡道:“那倒不急,你先歇息几天,宁儿回来了,让他陪你在京城转一转。”

    唐诺摇头道:“我到京城,是为了看看疑难杂症,不是为了看这座城。”

    “哦,既然如此,明天让宁儿送你过去。”顾清寒依然是笑面如风,看向杨宁:“宁儿,你明天陪唐姑娘过去。”

    唐诺却已经起身道:“夫人,我已经吃好了,明天要去永安堂,我先去准备收拾一下。”

    “你没吃几口啊。”杨宁道:“再吃一些吧。”

    唐诺只是微微摇头,并不多言,转身而去。

    等唐诺离开,顾清菡才压低声音道:“宁儿,我看你们聊得很好啊,是不是我不该进来?”

    “三娘,卓先生过来做什么?”杨宁不接茬,直接转变话题道:“他过来要什么银子?”

    顾清菡道:“卓先生和咱们侯府的渊源很深,你父亲和你三叔小的时候,老侯爷就是请了卓先生到府里来授教,他们两个在卓先生门下学了三年诗书,后来卓先生要开办琼林书院,老侯爷是极力支持。”

    “原来他教过父亲和三叔。”杨宁诧异道:“我听说琼林书院都是姑娘上学,怎地卓先生想到为女子开办书院?”

    “莫说是你,当时开办书院的时候,石破天惊,说什么的都有,风言风语。”顾清菡笑道:“一开始的时候,没有姑娘入书院,你可知道第一个进书院的是谁?”

    “谁?”

    “你娘!”顾清菡道:“你娘是第一个进书院的姑娘,后来.......!”

    杨宁进入侯府之后,几乎是没人提及锦衣世子的母亲,这似乎是禁忌话题,此前顾清菡也是并不提及,此时听到顾清菡忽然提起,竖起耳朵,想要多知道一些,可顾清菡只说了一句,似乎就意识到这个话题不宜多说,笑了一笑,道:“后来陆续有王公贵族将家中女子送过去,人数也越来越多,最多的时候,琼林书院有上百人。”

    “我......我母亲是在琼林书院读书?这样说来,卓先生也是母亲的老师?”杨宁问道。

    顾清菡微一沉吟才道:“我听说她在琼林书院读过几年书,而且文采很好......罢了,不说这些了。”顿了顿,才道:“进入书院读书,不用花费分文,只要卓先生认为天资尚可,就可以入书院。书院里除了卓先生,还有好些个先生,朝廷下过旨意,琼林书院自立门户,没有卓先生的应允,无论是谁,哪怕是太子也不可擅自进入。书院每年花销不少,主要是靠几个府里的资助,老侯爷在世的时候,就立下规矩,锦衣侯府每年向书院资助五百两银子,雷打不动,此外忠义侯府每年也是五百两,另有几家多少不一,不过都已经形成惯例,每年书院也能得到几千两银子。”

    杨宁心想几千两银子可不算少数,一个书院每年几千两,吃喝拉撒甚至是给其他先生发薪水,那也是绰绰有余。

    “可别觉得有多少。”顾清菡似乎看出杨宁心思,“琼林书院每年都会有一些活动,花费不低,此外还会挑选书院里出众的诗词歌赋编撰成册,那也要花费不少银子的。本来我们早该将书院的银子送过去,因为将军过世,事儿耽搁下来,我也差点将这事儿忘记了。”

    “银子已经给了?”杨宁问道。

    顾清菡摇头道:“卓先生上门来,说是看看太夫人,自然不能把话说明白了,我这边要是现在把银子送上,岂不是说卓先生是为了要银子而来?卓先生为人清高,那只会得罪了他。只能先等几日再将银子送过去。”

    杨宁心想顾清菡做事还是十分周全,笑道:“我看过两天我亲自送过去,也算是对卓先生表示歉意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