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锦衣春秋 > 第一四二章 开源节流
    杨宁头皮发痒,反问道:“三娘,你告诉我,你从哪里看出来我喜欢她?”

    “你当三娘还是小孩子呢?”顾清菡笑眯眯道:“如果是萍水相逢,人家姑娘凭什么要到京城来,还要在侯府等着你?”很有把握道:“她什么都不说,恰恰说明中间有事。宁儿,你也别怕,就算你真的喜欢唐姑娘,三娘也不会多说什么,这可是大好事。”

    “大好事?”杨宁一本正经请教道:“这从何说起?”

    顾清菡抿嘴一笑,娇美艳丽,轻声道:“三娘知道你长大了,如果不是苏禎那边反悔了婚约,三娘都已经准备给你办婚事了。你是锦衣世子,不出意外的话,等新君登基,你的爵位也就下来了,你年纪也不算小,到了该成婚的年纪。太夫人不问外事,如今咱们侯府又和齐氏一族断了门户,你的婚事只能三娘来操心了。”

    “三娘,你就这么急着给我娶媳妇?”杨宁叹了口气,他对这个话题当然没有什么太大的兴趣,毕竟冒充锦衣世子到什么时候连他自己心里都没底,说不定哪天就突然消失,若真的办了一门亲事,那可就不是说走就走的事情了。

    顾清菡秀眉一紧,严肃起来,道:“什么急着给你娶媳妇?你是锦衣世子,给齐家传续香火,那是你的责任,可不是随你的意思。宁儿,其他事情我可以由着你,就是这桩事情,你都要听我的。”

    “那好,三娘,你让我娶亲,总不会是让我娶唐姑娘吧?”杨宁无奈道:“你连状况都没搞清楚,就这样胡乱张罗亲事?”

    顾清菡想了一下,才道:“其实你真要娶唐姑娘,她出身不是很好,太夫人未必同意,不过.....不过如果你当真喜欢,我会说服太夫人,让唐姑娘先给你做个妾室,你看如何?”

    杨宁心想这个时代人的心思果然与后世不同,顾清菡这般说,显然对男人三妻四妾也觉得很平常。

    “三娘,先不说我喜不喜欢唐姑娘,我问你,如果唐姑娘不想做妾,甚至根本不想嫁入侯府,那又如何?”杨宁笑道:“你总不能绑了她和我成亲吧?”

    “我就知道你喜欢,现在承认了吧?”顾清菡笑道:“你不就是担心唐姑娘不愿意嫁吗?三娘觉着这应该不会,我家宁儿长相又好,人又聪明,性子又好,还是锦衣世子,多少姑娘想进门都不成,唐姑娘不会不愿意。”

    “长相好,人聪明,性子好......,三娘,看来你对我评价很高啊。”杨宁哈哈笑道:“你说我这样的是不是所有女人都喜欢?”

    顾清菡立刻道:“那当然,谁会不喜欢我家宁儿,那她定是没眼光?”

    杨宁看着顾清菡娇美如玉的脸庞,水汪汪的明眸慧黠地微微转动,媚而不俗,脱口问道:“三娘,那你也喜欢我这样的?”

    顾清菡本来还颇为兴奋,听杨宁这般说,先是一怔,随即竖眉道:“你又胡说八道什么,再胡说,三娘可要家法伺候了。”拿起一只筷子,抬手往杨宁手臂上打了一下,力量不大,责怪道:“我和你说正经事,不要乱打岔。”

    杨宁知道有些话碰些皮毛倒也无妨,却不能说得太过,只能道:“三娘,到了该成亲的时候,我自然会让你准备的。唐姑娘你还是算了吧,我再说一遍,我和她最多算朋友,甚至她不一定将我当朋友.....,你说要讲正经事,我还真有正经事情要问你。”

    “什么?”顾清菡见杨宁一本正经,问道:“你要说什么正经事?”

    “银子!”杨宁道:“拉回来的税银,可够府里的开销?咱们烧了人家那么多店铺,赔偿可不少。”

    顾清菡蹙眉道:“说起这事,差点忘记告诉了你。”顿了顿,才道:“宁儿,你记得上次你说过,在烧毁的当铺之内,发现了油迹?”

    杨宁点头道:“不错,所以当铺一定有内鬼。本来我是准备找出内鬼,不过后来连番事情,被耽搁下来。”

    “你不要找了,内鬼已经查出来了。”顾清菡娇美俏脸布上寒霜,“你那次提醒我之后,我就和你一样,觉着其中有异,让赵无伤一直在调查此事。”

    “有结果了?”

    “当铺那些人俱都细细调查,并无不对之处,唯有当铺着火那天,邱毅去了一趟当铺,而且进了当库。”顾清菡冷笑道:“赵无伤最后将目标锁在邱毅身上,又去审问了一番,他开始还不承认,被赵无伤吓唬住,才道出了真相。”

    杨宁皱眉道:“难道是三老头那边的主意?”摇摇头,道:“不对,这事儿卷入了窦连忠,应该和窦连忠脱不了干系。”

    顾清菡道:“不错,当铺被烧,和三老太爷倒没什么干系,是窦连忠在背后搞的鬼。”

    杨宁握拳道:“果然是那狗东西,老子饶不了他。”

    “你知道窦连忠的目的是为了什么?”顾清菡问道。

    杨宁道:“听说那位户部尚书窦馗和咱们锦衣侯府有仇隙,窦连忠是要想趁机为他老子报仇?”

    顾清菡道:“这是原因之一,他的目的,是为了咱们家的药铺。”

    “药铺?”杨宁奇道:“三娘,窦家应该不缺银子,为何想着谋划咱们的药铺?”

    顾清菡轻叹一声,道:“你有所不知,前番侯府一时缺了银钱,我让邱毅在钱庄借了银子,前两天税银取回来,我派人去偿还借银,沧海打听到,那钱庄背后的主人,就是邱毅,他是户部尚书的儿子,不好露面招摇,所以没有几个人知道那钱庄也是他的产业。”

    杨宁瞬间就明白过来:“我明白了,邱毅和窦连忠合谋,在窦家的钱庄借银,他们早就谋划好,知道我们不能如期偿还借银,到时候便可以逼我们拿药铺抵债。”

    “就是这个心思了。”顾清菡现在想想,也感觉一阵后怕,抬手轻拍胸脯,“他们连番出手,就是要让我们侯府陷入绝境,任人宰割。”恨恨道:“邱毅那个狼心狗肺的东西,不但和三老太爷合伙害我们,私底下还成了窦家的走狗,背地里暗算我们。”

    杨宁此时却也感觉背脊一阵发寒。

    给予致命一击的往往不是站在对面的敌人,而是站在自己身后的自己人,如果不是逮住了窦连忠的把柄,以一尊琉璃马死死摁住他,如进侯府面临的境况定将是更为艰难。

    顾清菡果然道:“宁儿,要不是你想了法子,就算税银拿回来,恐怕也无济于事。好在你逮住了窦连忠的把柄,钱庄那边心里有数,后来倒也不曾上门讨要,自是怕惹恼了我们,反倒给他们自己找不自在。”

    “是了,现在情况如何?”

    “当铺损失不小,有不少货物被毁,是要加倍赔付的。”顾清菡道:“钱庄虽然没找来,但该偿还的银子咱们也不能少了。”

    “咱们剩下的银子,还能维持多久?”杨宁知道堂堂锦衣侯府,就算不花钱,一府上下吃喝拉撒每天也要花不少银子。

    不说其他,就齐景的丧事和当铺被烧后的赔付,无论哪一件都是要花费大笔银子,而没了当铺,侯府就少了一个进项,虽然眼前的难关度过了,但接下来侯府的日子只怕还会出现捉襟见肘的状况。

    “我这两天也都洗洗清算了一下,省下的银子,按照平日的开销,不出意外的话,也就撑上不到两个月。”顾清菡苦笑道:“本来这些税银是要撑半年,现在倒有好几个月的亏空。”摇头道:“只能想想其他法子了。”

    “还能想什么法子?”

    顾清菡犹豫了一下,才道:“实在不成,派人去江陵,找顾家......!”

    杨宁立刻道:“三娘是准备从你娘家那边借银子?”

    “为今之计,只能如此。”顾清菡无奈道:“府里上下还要吃喝,保不准还有其他的事情,缺了银子,什么都不成。”

    杨宁肃然道:“这个万万不成。三娘,找顾家借银子,这话好说,可不好听,外人若是知道,会怎么看侯府?而且顾家那头又如何看你?再说侯府只靠借银子也不成,必须想办法开源。”

    “这也是没法子的事。”顾清菡苦笑道:“我也知道开源节流,节流倒也罢了,可是想要开源,谈何容易。”

    杨宁道:“银子的事情,我来想办法,奶奶既然将侯府交给我,保证府里上下吃饱饭,那就是我的责任了。”心里却是寻思着,接下来重要的任务之一,却是开始发挥自己的强项,出手弄银子,“对了,邱毅如何处置的?还关在侯府里?”

    “沧海他们要将邱毅送到衙门里,可是我想他父子两代在侯府多年,若真将他交到京都府,他此生只怕都要在大狱里过了。”顾清菡有几分忐忑,美眸儿瞅着杨宁,“本来想等你回来再说,可我也知道你脾气,真要等你回来,指不定就将他丢到大牢里了,所以.....所以我便做主,将他逐出了府去,不过.....不过他在侯府贪墨置办的几处宅子,他为求保命,都主动交出来了,宁儿,你.....你不会怪我吧?”

    杨宁叹道:“三娘心好,我又怎会怪你。既然逐出去了,我便饶他一次,只要日后不招惹我们,就当没有这个人存在。”

    顾清菡松了口气,嫣然笑道:“我便知道你不会计较。”整个人恰如一枝笑迎春风的艳艳碧桃,十分娇艳。

    便在此时,听到外面传来声音:“三夫人,唐姑娘到了!”

    顾清菡答应一声,杨宁起身来,房门被推开,只见一人身着玫瑰红滚金丝云锦小袄,领口处绣一朵怒放的冰莲,下身着玫瑰紫色长裙,裙摆下衬着一圈孔雀蓝碎花缎内裙,纤纤素手自然交叠放于腹前,脚步十分轻盈进了屋内。

    杨宁呆了一下,细细看了一番,才认出正是唐诺,只不过和上次相见装扮大异,冷不丁还认不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