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锦衣春秋 > 第一四二章 八卦三娘
    杨宁笑道:“这倒不是什么坏事,齐玉那种人,本就该出家改改性子。”

    段沧海等人虽然对齐玉也没有什么好感,但毕竟齐玉是齐景的血脉,杨宁可以这般说,其他人倒也不好接腔。

    “对了,差点忘记了。”杨宁忽然想到唐诺,问道:“段二哥,我离开这几日,可有人去侯府找我?”

    段沧海一拍脑袋,道:“不是世子提醒,我也差点忘记了。”似笑非笑,“世子,你说的是不是那位姓唐的姑娘?”

    “不错!”杨宁松了口气,“就是唐姑娘,她已经到京城了吗?现在在哪里?”

    段沧海笑道:“唐姑娘找到侯府的时候,我们还在奇怪,她说与世子有约定,其他的也没多说什么,三夫人已经暂时将她安排在侯府里,照顾的十分周到,世子爷不必担心。”

    齐峰笑眯眯道:“世子爷,您是怎么认识那位姑娘的?”

    “这个我需要向你解释?”杨宁瞥了齐峰一眼,心想唐诺信守承诺,人品倒真是不差。

    一行人并不耽搁,一路快马加鞭往京城过去。

    紫金山大光明寺地处建邺京城以北,距离京城其实也并不是很远,不到黄昏,便已经赶回了京城。

    到了侯府,杨宁径自进去,府中众人看到杨宁回来,都是欢喜,早有人去报顾清菡,顾清菡得知杨宁回来,更是欢喜,见到杨宁问长问短,杨宁也只能大略说了一些,不过在大光明寺击败白羽鹤之事自然不好提及。

    段沧海告之杨宁已经没有大碍,顾清菡这才松了口气,放下心来。

    她知道杨宁这阵子待在寺院里,只怕是清茶淡饭,所以早就让人在暖厅准备了一桌丰盛佳肴。

    已经入冬,天气也寒,侯府上下也都更换了冬装,顾清菡一身绛紫色的长裙,绣着富贵的牡丹,水绿色的丝绸在腰间盈盈一系,丰腴完美的身段儿立显无疑,上身套了一件狐毛暖裘,雪白的狐毛非但没有压住她粉嫩肌肤,反倒让她脸蛋儿更显水嫩,皮肤细腻,娇艳若滴,腮边两绺发丝轻抚雪面,更添几分诱人的风情。

    杨宁在大光明寺虽然也颇有口福,连续几天真壁和尚都亲自为他做菜,色香味俱全,不过毕竟连续几天不沾荤腥,这时候满桌子佳肴,菜香扑鼻,也不客气,拿起筷子便要开吃,顾清菡却已经抬手轻轻拍了一下,道:“急什么,等一等!”

    杨宁放下筷子,道:“三娘,怎么了?这一桌子菜总不会是用来看的吧?”

    “别油嘴滑舌。”顾清菡笑盈盈道:“你当这一桌子菜都是为你准备的?这可是我亲自下厨,等一等唐姑娘。”

    “哦哦!”杨宁笑道:“三娘做的菜,一看就让人有食欲。”问道:“已经让人去叫她了吗?”

    顾清菡道:“等一等就好。”轻声问道:“宁儿,你见着四老太爷了?”

    “四老太爷?”杨宁一愣,先前可从不曾听人提及什么四老太爷,奇道:“三娘,你说的是谁?”

    顾清菡倒有些意外道:“难道你没见到四老太爷?四老太爷也在大光明寺的,我以为你这次过去会见到他,不知他老人家现在可好。”

    杨宁挠了挠头,有些发懵,问道:“三娘,你说的四老太爷是咱们家的人?”

    顾清菡白了他一眼,道:“在寺里住了几天,又变糊涂了?四老太爷是老侯爷的血脉兄弟,当年老侯爷重伤,是大光明寺的高僧起死回生,按照寺规,老侯爷要出家,是四老太爷主动提出代替老侯爷出家,那时候老侯爷还年轻,四老太爷也不过十七八岁年纪......!”幽幽道:“那是的情形,就和这次一般。”

    杨宁这才知道,原来齐家竟然还有个四老太爷在大光明寺,按照年龄,四老太爷在大光明应该也是清字辈僧人了,却不知法号是什么,先前不知道有这号人,竟然没有留心。

    “三娘,四老太爷的法号叫什么?”杨宁忙问道:“反正大光明寺答应,以后我可以虽是上山,到时候去找四老太爷就好。”

    顾清菡笑道:“我记得四老太爷出家的法号叫做净纯,上山都已经好几十年了,老侯爷后来几次上山去见,四老太爷都没有相见。我听说四老太爷当初上山的时候,便说老侯爷常年征战沙场,虽然立下战功,可却也杀伐无算,欠下了许多的人命债,所以他代替出家,也是为老侯爷减轻杀业。”

    杨宁吃惊道:“是净纯?”心想原来净纯便是齐家四老太爷,他将自己接到天堡山峰调养,却原来个中大有前缘。

    只可惜在山上并没有见到净纯。

    忽然想到,净纯让真明小和尚传授自己清经,而且不让被外人知道,是不是也存有私心?

    见杨宁吃惊模样,顾清菡忙问道:“你见过?”

    “没有见过,四老太爷如今在宫里。”杨宁道:“听说宫里要为皇帝做水陆大法,大光明寺派了不少僧人前来,四老太爷也在其中。”

    顾清菡微点螓首:“原来四老太爷也进宫了,听说从大光明寺来了好几十名僧人。”

    杨宁叹道:“四老太爷兄弟情深,咱们这位齐玉二公子可就大大不同了,三娘,听说是太夫人劝说,齐玉才愿意上山?”

    “宁儿,不管齐玉以前做过什么,此番如果不是他上山,你恐怕还被困在寺里。”顾清菡轻叹道:“太夫人说了,既然他愿意替你出家,就依然还算是齐家的子孙,对琼姨娘也要好生照顾。”

    杨宁皱眉道:“琼姨娘回来了?”

    顾清菡道:“你都将她逐了出去,没你答允,太夫人也不会让她回来。太夫人让侯府单独给她买了一处小院子,买了两个丫头伺候,以后每年给她一笔银子生活,不还是顾着你的面子。”

    杨宁微微点头,问道:“咱们的税银是不是已经拿回来了?”

    顾清菡蹙眉道:“沧海带人去拿了一些回来,不过有五百户的税银他们说绝不会交还。三老太爷的意思,那是老侯爷在世的时候就定下的规矩,由不得你说了算,非但这一次,以后每年五百户的封邑待遇依照往例,不能少了一分。”

    “这老家伙还真是脸皮厚。”杨宁冷笑道:“咱们已经和齐氏一族没有瓜葛,他有什么资格还享受锦衣侯的食邑?不行,别说五百户,就是一户,我也要拿回来。”

    顾清菡犹豫了一下,才道:“宁儿,虽说已经分道扬镳,但打断骨头连着筋,也不用太让他们难堪。要不......!”

    “三娘,我说过,你这人就是心软。”杨宁道:“他是怎么对咱们,你心里还不清楚?他们在京城多年,以前也是借了锦衣侯的光,得了不少便宜,前番明知道侯府这边财务捉襟见肘,他将税银私藏在手,吭也不吭一声,那本就是包藏祸心,对这种人,还真不能心软。”

    顾清菡幽幽叹道:“反正侯府由你当家做主,你说怎样就怎样吧。”

    杨宁忙道:“三娘,别这么说啊,我是挂名的,这侯府真要打理,哪还能少得了你?我只是这样想,你要觉得不妥,按照你意思办就是。”

    顾清菡瞟了杨宁一眼,轻柔一笑,道:“侯府这些年都是我在打理,都变成老太婆了,以后还是让你来打理,你要是实在不想管,找别人帮忙打理也成,我总不能一直操劳,也该让我这个老太婆歇歇了。”

    “老太婆?”杨宁哈哈笑道:“三娘,你这话要是被别人听见,都要笑掉大牙!”

    “笑什么?”顾清菡脸一沉,瞪了杨宁一眼,“他们笑什么?”

    杨宁一本正经道:“你要是老太婆,这天下岂不没有少女?你照镜子看看,左看右看,最多也就二十岁嘛,哪有这么年轻这么漂亮的老太婆?别人听到,岂不笑话?”

    顾清菡这次倒没生气,只是道:“你这般说,无非是让我多帮你做事而已,莫以为你哄我,我便不知道。”

    “天地良心啊。”杨宁道:“三娘,我可真没哄你,你瞧起来本就年轻得很,不信咱们出去找人问问?”

    “不和你胡说。”顾清菡笑道:“宁儿,我说的话你听见没有,让你找个人帮你打理侯府。”

    杨宁道:“哪里还能找到三娘这么聪慧的人,就算能找到,我也不要,还是三娘好。”

    “哎呀,你怎么就是听不明白呢。”顾清菡有些着急:“我是让你赶紧找个媳妇娶过门来,那时候岂不可以帮你?”竟是微微凑近,似笑非笑问道:“宁儿,那位唐姑娘说,你们是偶遇,约定好在京城见面,也没有说清楚,我也不好多问,来来,你告诉三娘,到底是怎么一回儿事?”

    她笑脸盈盈,娇美如花,一脸八卦的表情。

    杨宁立刻明白过来,急忙道:“三娘,你可千万别胡思乱想,唐姑娘和我可没什么,我和她最多也就算朋友,我看她很有本事,是准备帮他发展事业的,而且之前也存了让她帮我疗伤的打算。”

    “你着急什么哟?”顾清菡笑道:“我也没说什么啊,你这是不打自招吗?宁儿,和三娘还有什么不能说的,来,三娘问你,你是不是喜欢她?”

    她八卦模样,看上去颇有些娇蛮可爱,一个满是少妇风韵的美丽少妇,与这情状结合起来,倒是让人心神一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