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锦衣春秋 > 第一四一章 浮沉不定
    齐玉身上的衣衫干净而崭新,似乎是第一次穿上,他低着头,只是盯着脚下的石阶看,似乎是在细数自己走过的台阶数量。

    杨宁不必去看他的脸,只要看他的身形轮廓以及行走动作,便确认那是齐玉。

    一瞬间,杨宁终于明白,代替自己出家为僧的,竟然是齐玉。

    他颇有些诧异,本以为是随意找一个人代替出家,对锦衣侯府来说,找一个人代替出家并不困难。

    可他万万没有想到代替出家的竟然是齐玉。

    “怎么会是他?”杨宁轻声道,似乎是在自语,又似乎是在询问身边的武僧。

    武僧道:“大光明寺出手疗伤,你若不出家,便需要你一位嫡系血亲出家代替。”

    齐玉此时距离杨宁不过十余阶,听到声音,抬头望过来,一眼便瞧见居高临下正看着自己的杨宁。

    齐玉怔了一下,停下脚步,只是瞬间,便即低下头,跟着那和尚上来,到了牌楼之前,武僧问齐玉道:“你便是代替齐宁出家的施主吗?”

    齐玉抬起头,也不看杨宁,点头道:“我就是!”

    “进了这道门,自此之后,便是方外之人,远离红尘俗世。”武僧指了身后的牌楼,“你替身出家,上山之后,便是大光明寺的僧人,你可能了断尘缘?”

    齐玉道:“我已了断尘缘,自此甘心成为大光明寺的一名僧人,绝无反悔。”

    “即是如此,你这只包裹就不必带入山门。”武僧道:“寺内一应具有,尘世之物,不必携入。”看向杨宁,道:“齐宁,你可以自己下山了!”转身往山上去,那名带路的和尚向齐玉道:“你随贫僧上山。”

    齐玉皱眉道:“这里面是家母准备的一些东西,难道......。!”

    “了断尘缘,就不必留恋尘世方物。”和尚道:“你跟我来吧!”也转身进了牌楼。

    齐玉闭上眼睛,随即一声冷笑,终于看向身边的杨宁,眸中带着怨毒之色,丢下手中的包裹,与杨宁擦肩而过,进了牌楼,再不回头,跟着僧人上山去。

    杨宁看着齐玉背影,很是意外,见到齐玉代替自己出家,本来还有一丝怜悯,可是齐玉上山之时那怨毒的眼神,顿时让杨宁本就不多的怜悯瞬间烟消云散。

    齐玉心胸狭窄,生性阴毒,对这种人的怜悯,便是农夫与蛇的故事,只是杨宁倒是不明白,这齐玉被自己逐出了侯府,又怎愿意代替自己出家?

    此人一心想要争夺锦衣侯爵位,如今出家,就等若没有任何机会。

    不过这样的人送入大光明寺,倒也不是什么坏事,一来可以让自己少些麻烦,自此之后不用担心此人会在背后使绊子,二来大光明寺既然是天下第一寺,佛光普照,大可以让寺内的佛法感染一下齐玉,让他的性子稍微改一改,来日方长,他在寺内受熏陶的机会还多的是,性子未必不能被稍加驯化。

    手持毗卢剑,下了山来,还没到山脚,远远就瞧见山脚下停着一辆马车,几个身影正在等候,杨宁一眼便瞧见段沧海,叫道:“诸位,都在干嘛呢?本世子下山了,也没人搭理啊?”

    段沧海等人听到声音,瞧过来,看到杨宁正摇摇摆摆下山来,都是显出兴奋之色,齐齐冲上来,段沧海虎背熊腰,脚下却快,尚有几步远,已经拱手笑道:“世子爷,你可下山了,咱们正在讨论世子爷有没有被剃了头发,看到世子爷头发依然亮丽柔顺,我们就放心了。”

    杨宁抬脚便踢过去,段沧海知道他是开玩笑,轻轻闪过,听得杨宁骂道:“我要是真的出家了,你们一个都跑不了,全都跟着我进山里做和尚。”

    几人都是笑起来,段沧海道:“世子爷,你这把剑......!”段沧海终于发现了杨宁手中宝剑,顿起疑惑。

    “这叫做毗卢剑,佛光普照之剑。”杨宁拔出剑来,“你们都瞧瞧,这剑怎么样?”

    齐峰就在边上,闻言吃惊道:“毗卢剑?”看向段沧海,问道:“段二哥,毗卢剑好像是......!”

    段沧海似乎知道他要说什么,点头道:“不错,毗卢剑是天下十大名剑之一,早年有个玲珑阁,玲珑阁阁主评品天下名剑,这毗卢剑位居其四。”疑惑道:“世子爷,据我所知,毗卢剑确实一直收藏在大光明寺,是当年大光明寺清松大师的佩剑。”

    “清松大师?”杨宁倒是知道,大光明寺的法号辈序,是按照清净真如海排列,这位大师既然是清字辈,那比净字辈老僧还要高出一辈来。

    段沧海解释道:“大光明寺是佛门之地,素来很少出剑客刀手,偶尔有练剑的,几乎也都算不得多有名。不过清松大师是大光明寺百年里剑术最强的高手,光明十三僧之中,有一位叫做.....!”想了想,道:“我不记得名姓了,不过他如今是大光明寺第一剑僧......!”

    “你说的是净通?”

    “对,不错,就是净通大师。”段沧海立刻道:“他便是清松大师的弟子.....!”四下瞧了瞧,压低声音道:“不过我听人说,这位净通大师剑术虽然也算不差,可是比起当年的清松大师,那可是差了不少,清松大师当年的剑术,足可以在天下位居前三。”

    杨宁收剑入鞘,道:“这把剑是清松大师的剑?”

    “是啊,毗卢剑在清松大师之前,也没有人知道,知道清松大师名动天下,他手中的毗卢剑也才被世人知晓。”段沧海道:“玲珑阁当初将毗卢剑评为十大名剑之四,也许顾及了清松大师的名气,不过这把剑,绝对是一等一的名剑。”问道:“世子爷,这把剑怎么在你手中?”

    杨宁神秘一笑,道:“从今以后,这把毗卢剑的主人便是你们的世子爷了。”

    段沧海和几名护卫都是一怔,齐峰惊道:“世子爷,你.....你从大光明寺把这把剑偷出来了?这可了不得,那些和尚一定会追来的,咱们要不要送回去,还是.....还是赶紧跑?”

    杨宁白了齐峰一眼,道:“你能不能用你那猪脑子想一想,我要是偷了他们的宝剑,还能走下山?你以为这里是什么地方?在大光明寺偷东西,也真亏你想的出来。”嘿嘿笑道:“是他们送给我的。”

    “世子爷,你说他们将毗卢剑送给你?”段沧海一怔,奇道:“这是为何?”

    杨宁道:“先不说这些了,对了,刚才我看到齐玉上山了,我听说是要替我出家,这倒怪了,他怎么会有这般好心?”说话时,已经往山下走去,众人簇拥在边上,段沧海解释道:“世子爷现在应该知道了,大光明寺给你疗伤......!”想到什么,道:“世子爷,请借手一用。”

    杨宁知道段沧海想做什么,将毗卢剑递给齐峰拿着,撸起袖子,伸手过去,段沧海探手搭在杨宁手脉上,神情肃然,片刻之后,眉宇间舒展开来,收回手,笑道:“大光明寺的高僧果然就是不同凡响,如果我没有猜错,他们应该是用大光明寺的纯元功帮世子爷调理了内息。”

    杨宁放下衣袖,问道:“段二叔,你看我的伤势怎么样?”

    “世子爷放心,已经没有大碍。”段沧海道:“丹田内的数股真气,已经混为一体,并无冲突,不会对世子爷产生太大的影响。而且这些真气如今就变成了存在世子体内的宝贝,等日后世子爷练气畅顺,可以将这些真气化为己有,世子爷,这可是因祸得福,要是自己修炼真气,你体内这些真气少说也要十年之功才能积攒起来,那还要天赋异禀,换成普通人,没个二三十年根本不可能积攒如此深厚内力。”

    杨宁心想看来净空所言不虚,此时对大光明寺还真是有些感激。

    他体内之前汇集了木神君和数位忠陵别院护卫的内力,特别是木神君,那老怪物内力深厚,内里却都被杨宁吸取出来,段沧海说这些内力真要修炼起来,也要几十年的功夫,杨宁知道这也并非夸张。

    “大光明寺能使出纯元功为世子疗伤,那可不容易。”段沧海道:“世子也瞧见了,这大光明寺可不是什么乐善好施的善堂,普通人莫说在这里疗伤,就是连山门也进不去。世子爷是栋梁之后,所以才有这个机会,不过大光明寺也不会白白施救,按照寺规,本是要世子爷留在寺里剃度出家,不过如今又齐玉替代,世子爷也就不用亲自出家了。”

    说话之间,众人已经到了马车边上。

    杨宁不去坐马车,径自翻身上了一匹马,这才向段沧海问道:“那齐玉又如何同意了?他对我恨之入骨,很不得砍我几刀,怎么还会帮我这么大的忙?”

    “其实一开始他根本不同意。”齐峰在旁道:“三夫人亲自去找他,还被他们母子说了一通,说什么既然被驱逐出府,他们与侯府便无任何干系,齐玉也和世子不是什么血脉兄弟,他没有替世子出家的责任。”

    杨宁皱眉道:“三娘为我去求他们了?”

    段沧海叹道:“世子当时情势危急,三夫人只能先派我们将世子送到大光明寺。不过世子是侯爵继承人,如果齐玉不上山,大光明寺便不可能让世子离开,三夫人这两天去找他们几次,根本无济于事。世子,你可不知道,这几天可是把三夫人急的连饭也没吃,晚上也睡不着觉......!”

    杨宁心下感慨,如果说目下还有一个人对自己关心到骨子里,就只能是顾清菡了。

    “实在没有法子,太夫人昨天派我们去将齐玉叫到了府里,单独和齐玉待了不到一柱香的时间,出来之后,齐玉便答应上山。”段沧海道:“也不知道太夫人是如何说服齐玉,不过这已经不重要,如今齐玉上山,世子能够回府,这才是最重要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