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锦衣春秋 > 第一三八章 御厨
    杨宁出了光明殿,真明小和尚竟然还在殿外等候,天气已经颇为寒冷,道路也不是十分的清楚,不过真明小和尚对路径十分熟悉,在前带路,领着杨宁回到了天堡山峰的院里,一路之上,真明小和尚却是一言不发。

    进了屋内,点起灯火,真明小和尚才道:“宁师弟,原来.....原来你武功那般高,先前你只是.....只是让着小僧。”

    能够在大光明寺危难之时出手,保住了净心阁不为外人所涉,对以寺为家的真明来说,对杨宁充满了感激,而杨宁能够一招便即击败白羽鹤,更是让真明心存敬畏,只以为杨宁深藏不露。

    杨宁哈哈一笑,他知道这小和尚老实巴交,此刻对自己定然是心存敬畏,问道:“小和尚,你以前听过白云岛?”

    真明诚实道:“师傅和小僧提起过,但是说的不多,师傅只是说,现今天下的有几位武功匪夷所思的大宗师,白云岛主便是其中之一,那位岛主常年居于东海的白云岛上,很少离岛......。”

    “大宗师?”杨宁奇道:“那又是什么意思?”

    真明小和尚道:“大宗师便是武功已经超凡脱俗的厉害人物,师傅私下和小僧说,那些人便是拿一片树叶在手中,也无人可敌。师傅说主持师伯的武功也已经十分了得,可是比那几个大宗师还差不少。”

    “还有几个?”杨宁愕然道:“你是说,除了白云岛主,还有.....还有其他的大宗师?”

    真明小和尚点点头,道:“师傅说至少不下三四个,除了白云岛主,还有青藏大雪山的逐日法王,其他人师傅并无说过名字,不过一定都是十分厉害的人物。”

    杨宁皱眉道:“青藏大雪山逐日法王?这人又是什么来头?”

    “小僧也是不知。”真明小和尚道:“不过师傅说起他们,就说这些人本不该出现在凡世的。”

    杨宁笑道:“这倒怪了,是不是你师傅武功不及他们,所以妒忌?”

    “阿弥陀佛,宁师弟万不能这样说。”真明小和尚立刻道:“师傅并无争强好胜之心,这么多年,小僧跟随师父居于此处,师傅清心寡欲,只是闲时偶尔和小僧提及一些外面的事情。师傅对那些人绝无妒忌之心,他只是说一个人的武功如果超出了肉身极限,那就不是常人,而是怪物了,这样的怪物,存于世间,害处大于益处。”

    便在此时,却见真明小和尚眉头一紧,低声道:“外面有人!”已经起身来。

    杨宁问道:“是不是你师父回来了?”

    “如果是师傅,小僧根本察觉不到动静。”真明老实道:“这里很少来人,小僧出去看看。”

    他出门而去,杨宁这才伸手到怀中仔细找寻一番,脸色顿时凝重起来。

    今日在光明殿大出风头,归根结底,便是在老宅得到的剑图起了作用,杨宁记得那几十张剑图被自己整理一番后,贴身携带,回到京城,还没找地方藏好就碰上了齐玉母子在侯府大逞威风。

    之后驱逐齐玉母子,又和齐氏一族分道扬镳,没来得及收好剑图,便即内伤发作,人事不知。

    他记得那沓子剑图应该是在自己的怀里贴身携带,醒来之后,就在大光明寺这间屋子里,当时还真没有想起那沓子剑图,此刻想起,竟发现剑图已经不在怀中,失去了踪迹。

    他心下一沉。

    正在此时,却听到外面传来声音道:“齐师弟,还没歇着呢?正好,我们做了一点夜宵,送来让师弟填填肚子。”便见到真壁一脸堆笑进来,身后跟着五谷堂的那名胖和尚,胖和尚手里拎着一个大食盒,微弓着腰,也是一脸笑容。

    杨宁瞥了一眼,倒是没有想到会是五谷堂的人,也没有起身,只是淡淡道:“这不是五谷堂的师兄吗?怎么,还没休息呢?”

    “没有没有。”真壁笑容可掬,“齐师弟,今日你仗剑除凶,全寺上下都是欢喜不已,我们只怕几天几夜都睡不着哩。”扭头示意胖和尚将饭盒送上来,自己在杨宁对面的凳子挨着一边屁股坐下,还没说话,见杨宁已经皱眉,急忙起身来,笑道:“齐师弟,你看看我们给你送了什么?”

    胖和尚正要打开食盒,杨宁已经抬手道:“且慢!”打量真壁一番,才道:“我说真壁师兄,你们这又是葫芦里卖什么药?”

    “齐师弟,你千万别误会。”真壁道:“今天在五谷堂,我们多有得罪,思来想去,是我们做得不对,这才特地过来向齐师弟道歉。齐师弟是锦衣世子,见多识广,心胸宽阔,定不会与我们一般见识的。”

    “哦!”杨宁似笑非笑,“你们是来道歉?这倒让人意想不到。”

    真壁笑道:“齐师弟,你先看看做了什么。”瞅了胖和尚一眼,胖和尚已经一盘一盘向外拿出菜肴来,“这是翡翠豆腐,这是紫衣青笋,齐师弟,你看,这是香菌盅,还有还有,这是神仙豆,五宝木耳,如意猴菇,这最后一道,叫做三彩玉卷!”

    杨宁只见到菜肴摆上桌后,菜香飘荡,虽然俱都是一碟碟素材,可是不得不承认,每一道菜都是色香俱全,也难得他们从五谷堂送过来,摆设的菜样竟然没有颠乱。

    一旁真明看到,竟是睁大眼睛,忍不住问道:“真壁师兄,这......这都是寺内的菜肴吗?小僧怎么从未见过?”

    胖和尚在旁嘿嘿笑道:“这可是真壁师兄亲自下厨,你要知道,便是那些师叔伯,平日里也没有这口福,除非闭关参禅,真壁师兄才会下厨给他们单独做出来。主持师伯这阵子坐空禅,每日里的斋饭就是真壁师兄亲自所做。你才到庙里几年,还能吃到真壁师兄做的菜?”

    杨宁咳嗽一声,真壁立刻脸色一沉,冲着胖和尚骂道:“真痴,你胡说八道些什么,真明师弟怎么就不能吃到我做的菜?现在不就送过来了吗?”向真明和颜悦色道:“真明师弟,你要是喜欢,以后师兄经常给你做。”

    真壁前倨后恭,杨宁心知什么原因,似笑非笑道:“真壁师兄,你给我们开小灶,这恐怕不好吧,空明阁的师兄们都享受不了这样的待遇,我们有岂敢享受?”

    “齐师弟,可别这样说。”真壁立刻一本正经道:“你要是想进空明阁,只要向净空师伯说一声,净空师伯一定会答应,他管着空明阁,能不能进去,还不是净空师伯一句话。不过你今天一招就打败了那个姓白的,武功可比空明阁的师兄们还要高,我估摸着住持师伯一定会对你另有重用。”

    胖和尚真痴也笑呵呵道:“齐师弟,以后可还要你多照应着我们。”

    “原来你们是这样打算的。”杨宁笑道:“如果住持不重用我,你们这一次岂不是白花心思?既然如此,我劝你们还是将这些东西拿走吧,免得竹篮打水一场空。”

    “齐师弟,你又误会了。”真壁立刻道:“我们只是感激你为大光明寺解围,特意表示一番心意,绝没有其他心思。”瞪了真痴一眼,骂道:“你不会说话就闭嘴,什么照应不照应,齐师弟心胸宽阔,真要有地方可以照应我们,还要你说?”

    真痴抬手对着自己的脸就是一巴掌,自责道:“是我嘴笨,齐师弟,你不要和我一般见识。”

    真壁已经拿起筷子,双手呈给杨宁,小心翼翼道:“齐师弟,你先尝一尝,看看味道如何,合不合你口味,要是喜欢,自今以后,我亲自下厨给你做,每天派人给你送来,你也不必来回辛苦了。”

    杨宁见真壁满脸笑容,其实他倒还真没有心思和他计较太多,这种见风使舵之人他见过太多,没必要太放在心上,常言道得好,伸手不打笑脸人,这两人屁颠屁颠送来菜肴赔礼道歉,不管用心如何,表面上也不必太让他们难堪,接过筷子,扫了满满一桌子菜肴,随意夹了一筷子,吃了几口。

    菜肴入口,倒是出乎杨宁意料之外,这几道菜色香俱全,连味道口感也是极好,连吃几口,问道:“真壁师兄,这真的都是你亲自下厨?”

    真壁立刻肃然道:“每一道菜都是我亲自下厨,绝没有加,齐师弟,味道如何?”

    “这就怪了,你们离开光明殿也只比我早一会儿,我出了殿就回来,这中间也没有多长时间,你是怎么在这么短的时间做出这么多菜?”杨宁怀疑道:“说实话,这几道菜味道都不错,火候把握得很好,应该不可能都是你一个人做的吧?”

    真壁脸上却微显得色,笑道:“齐师弟这就有所不知了,我可以一次炒四样菜,同时烧四口锅,根本不耽搁。”

    真痴在旁道:“齐师弟,你还不知道真壁师兄出家之前是做什么的吧?”瞧了真壁一眼,眸中含着钦佩之色,道:“真壁师兄出家之前,可是正宗的御厨,那是为宫里做菜的,后来还服侍过淮南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