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锦衣春秋 > 第一三零章 无相四极
    净空道:“两位施主既然以三战为定,非我大光明寺主动求战,只是贵客远来,提出此议,鄙寺也只能奉陪。不过白云岛与我大光明寺虽然有当年的小隙,但却并无仇怨,三战切磋,还是点到为止,尽量不要伤人。”

    赤丹媚笑道:“大师放心,我们此来,只求切磋,不为结怨。”

    净空心中却也是有盘算,近日对方提出的要求十分明确,乃是要比拼阵法、拳脚以及剑术。

    他年过半百,见识自然非凡,早就瞧出白羽鹤的剑术定然了得。

    大光明寺虽然不乏剑道好手,但寺内第一剑术高手净通却是去往皇宫参与水陆大会,并不在寺中,若是净通尚在寺中,大可以与白羽鹤一决雌雄,可是此番放眼寺中群僧,恐怕无一人能与白羽鹤匹敌。

    剑术一道,未比先败。

    净空深知净心阁乃是大光明寺第一重地,内藏历代武经,可说是大光明寺心脏之地,平日里不但时刻派人守卫,而且内设机关。

    若是被外人进入净心阁,得窥其中武经,就等若是被人用刀子顶入了心脏。

    如果今日来访的是别人,大光明寺断然不会答应对方的要求,即使胜券在握,也不会给对方丝毫可以接近净心阁的机会。

    但来者是白云岛主的弟子,却又大是不同。

    大光明寺并非普通寺院,乃是皇家寺院,自大楚立国至今,在大楚国内,一直都拥有崇高的地位。

    大光明寺不需要像一般的寺院那般需要依靠香客的香油钱生存下去,而是有着自己的封邑,寺院的开销,封邑足够保证,而且绰绰有余。

    佛法在大楚国十分昌盛,百姓也多是信奉佛法,佛门在百姓心中有着极高的地位,作为天下第一寺,大光明寺更是南楚佛门翘首,虽然并没有弟子外出宣扬佛法,但因为它在佛门的超然地位,在南楚有着非同一般的影响力。

    南楚朝廷给予大光明寺极高的待遇,而大光明寺实际上也成为南楚朝廷的一张王牌,如果说南楚朝廷控制着世俗政权,那么大光明寺便以宗教护卫着世俗政权,两者互相契合,亦是相互保护。

    如果是一般的寺院,自然不会在意南楚的朝事,但大光明寺却不得不考虑这一点。

    净空深知,南楚与北汉对峙,东齐国一直都是飘然世外,并无参与其中,但是随着两国的纷争愈加激烈,东齐国想要在夹缝之中独善其身,实在是困难至极,无论是北汉还是南楚,都是极力想要拉拢东齐。

    东齐此番派出使团前来南楚祭奠驾崩的皇帝,这对南楚来说,当然是极好的机关,南楚朝廷对于东齐使团自然也是极为看重,否则也不会派出礼部侍郎领着赤丹媚等人上山前来。

    赤丹媚是东海白云岛主的弟子,而白云岛主却是东齐国师。

    净空知道,白云岛主闲云野鹤,远居东海白云岛,平时并不过问东齐国事,但他在东齐国的地位超然,随意一句话,都会影响着东齐国策。

    赤丹媚等人身为白云岛主的弟子,大光明寺为了南楚国考虑,却也不得不谨慎对待。

    一旦与白云岛撕破脸,就等若是与东齐国撕破脸,两国的关系,势必受到极大的影响。

    对方既然提出三战要求,净空深思熟虑,知道不好拒绝,如今大光明寺以他为长,由不得拖泥带水,必须要当机立断。

    既不能让对方进入净心阁,却又不能拒绝对方提出的条件,唯一的途径,就只能是在三战之中取得两胜。

    剑道已经是未比先败,那么要想阻止对方进入净心阁,就必须在另外两项取胜。

    净空刚才便在盘算,心下权衡,只觉得大光明寺倒也不是没有机会,虽说剑道先失,可在另外两项,反倒有极大的机会。

    净能此时却已经站起身来,道:“久闻白云岛主武功出神入化,已达化境,诸位既然是来自白云岛,武功自然是非同凡响,贫僧便在拳脚上讨教一番,不知哪位先赐教?”

    净空沉声道:“净能师弟,你先退下!”他语气虽然平静,却有一股不可违抗的威严。

    净能一怔,迅即明白,合十道:“是!”

    他对这几名白云岛弟子心存反感,倒真想出手好好教训一番,可是他也明白,既然是白云岛主的弟子,那就绝不是泛泛之辈。

    光明十三僧之中,若论武功,大光明寺主持自然是首屈一指,其他十二僧不可相提并论,除了主持之外,净能知道自己的武功也只是居中而已,而净空的武功,在大光明寺内绝对列属前三。

    既然已经定下三战之议,那就不能意气用事,必然要从大局着想,拳脚功夫,自然是由当下武功第一的净空出阵。

    赤丹媚微微扭动丰满娇躯,咯咯笑道:“两位大师不必争,远来是客,既然大师待我们是客人,如何比试,是否该由我们来选?”

    净空知道赤丹媚狡黠多端,只是含笑问道:“不知赤施主有何计较?”留了个心眼,并没有答应任由对方提条件。

    赤丹媚道:“双方由谁出阵,自然是由各自挑选。不过今日我们这边只有六人,比试剑术,自然是由我师兄出阵,而阵法,则是我身后这四人出阵,至若拳脚,小女子献丑,只能由小女子出阵了。”

    净空点头道:“如此甚好。却不知赤施主想要先切磋什么?鄙寺精修佛法,疏于武学,只是贵客远来,只能奉陪。”

    杨宁此时倒是悠哉乐哉,大光明寺和白云岛谁胜谁败,对他来说并不在乎,他本就对大光明寺没有什么好感,对白云岛也没有什么感觉,双方要在这光明殿比试武功,正好借此机会看一场好戏。

    赤丹媚道:“小女子听闻贵寺有大小阵法十数种,最强的便是由三十六名僧众组成的伏魔阵,白云岛弟子倒也不会狂妄到以四人之力去挑战伏魔阵。”妩媚一笑:“不过贵寺的无相阵,据说正是四人结阵,不知是否如此?”

    “赤施主看来对我大光明寺着实了解,竟也知道无相阵。”净空语气平和,微笑道:“不错,鄙寺无相阵,正是四人结阵。”

    赤丹媚抬起玉臂,纤纤玉指往前一挑,她身后那四名麻衣弟子却都上前去,叉开双腿,背负双手,神情冷漠。

    “家师偶有兴致,创下了一套四极阵,想与贵寺的无相阵切磋一番。”赤丹媚道:“不知可否?”

    净空合十道:“以四人之阵对四人之阵,合情合理,公平公道,老僧自然没有拒绝之理。”声音一沉:“真虚、真照、真慧、真寂,结无相阵!”

    话声落后,便见的人影闪动,从人群之中飘出四人,杨宁见这四人清一色都是黄带在腰,正是空明阁内的弟子。

    四名真字辈弟子齐齐合十,站在那四名麻衣人对面。

    赤丹媚娇笑道:“你们四个听着,点到为止,不可伤人性命,今日切磋,是为完成岛主夙愿,你们四人若是输了,下山之后,立刻自刎于山下,我们会带你们的人头回去见岛主!”

    她说话之时,笑靥如花,声音酥软,可是一番话却是让人心中生寒。

    净空微微皱眉,终是没有多说什么。

    “请教了!”四名真字辈弟子之中,一人沉声道,随即沉声道:“结阵!”便见的四僧身形飘忽,已经将四名麻衣人围在当中。

    四名麻衣人不发一声,却都是各自动作,瞬间便形成一个方形小阵。

    杨宁从未真正见过高手布阵,此时远远瞧过去,只觉得颇为新鲜。

    只是见到双方站定,并未立刻动手,有些奇怪,他却不知,这阵法与单打独斗不同,双方要想取胜,便需要破除对方的阵法,否则即使对方有人被伤,但阵法不破,也很难取胜。

    无论是大光明寺还是白云岛,那都是一等一的门派,此番亮出来的阵法,也非普通阵法,阵法之中暗含玄奇变幻,稍有疏忽,后果不堪设想。

    大光明寺四僧和四名麻衣人都是不动未动,先观对方阵法的特点,再行配合破解,外行之人只看到八人随意站定,但内行之人却知道这时候恰恰是阵法对决的关键之时。

    此时的光明殿内,寂静无声,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大殿当中那八人身上,这光明殿空阔宏伟,八人布阵,轻而易举。

    猛听得一声低喝,便见到四僧身形忽地同时前欺,这四僧出手几乎没有先后之分,肉眼看去,几乎是在同一瞬间出手,宛若心灵相通,配合极其默契。

    四名麻衣人身形也瞬间动起来,只是瞬间,八人的身影就交织在一起,你中有我,我中有你,人影翻滚。

    杨宁见到四僧主攻,而四名麻衣人倒似乎是主守,相较而言,四僧的位置飘忽,而四名麻衣人的位置却颇为固定,虽然四人也是闪动,但却始终形成一个四极方形,快而不乱,一开始的时候,倒还能够分清楚谁是僧人谁是麻衣人,但是片刻之后,杨宁只看到人影交错,眼花缭乱,已经难辨真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