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锦衣春秋 > 第一二九章 净心阁
    净空合十道:“赤施主,白云岛主当年前来,未能入山,自是机缘未到,诸位也不必太过在意。”

    净能却是冷笑道:“怎么,你们是要为他复仇而来?白云岛主武功非凡,贫僧也是听说过,据说座下三大弟子,也都是顶尖高手,不过要到大光明寺寻衅找事,那可也由不得你们放肆。”

    “大师放心,我们若是故意挑事,也不会正大光明由苏大人带着我们上山。”赤丹媚笑道:“大光明虽然守卫森严,可是我们要想悄无声息上山,贵寺山门前的僧众只怕是拦我们不住的。”

    净能还要说话,净空已经道:“净能师弟!”转过头来,示意净能不要多说。

    净能对净空显然还是十分的忌惮,虽然一脸恼怒,却终是没有说话,此刻大殿之内已经有执事僧点起灯火来,庄严肃穆的光明殿在灯火照耀下,却也是明亮非常。

    “赤施主说要完成白云岛主的夙愿,却不知岛主的夙愿是什么?”净空气定神和,语气温和:“如果是想观摩大光明寺的三阁六楼十八堂,老僧倒是愿意亲自陪同。”

    他此时已经将自称由“贫僧”变成“老僧”,看似不动声色,但这一声自称,却也显示大光明寺由不得外人胡来。

    赤丹媚微挺酥胸,峰峦茁挺,撑衣欲裂,腻声道:“贵寺雄阔浩大,若是要将三阁六楼十八堂一一观遍,也非一时半刻,我们此番前来贵国,并无太多时间,所以倒也不必观摩这么多地方。”妩媚一笑,道:“观身不净,观受是苦,观心无常,观法无我,若是贵寺允许,我们倒是希望能在贵寺净心阁观摩一番。”

    她口诵佛经,本是庄严之事,但那酥媚妖腻之声说出,却让人感觉十分奇怪,不过她轻易说出净心阁的佛法由来,自是对净心阁十分了解。

    净空微笑道:“赤施主想要观摩净心阁?”

    “还请贵寺通融。”赤丹媚娇笑道:“家师夙愿,要么能够得到贵寺《光明真经》传授,要么可以让我们进入净心阁观阅三日,贵寺的《光明真经》并不外传,若是强迫贵寺传经,未免强人所难,所以只能退而求其次,在贵寺净心阁盘阅几日。”

    “休想!”净能还是忍不住冷笑道:“你们难道不知,净心阁乃是我大光明寺禁地,里面珍藏有大光明寺诸般武经,岂能让你们进入?”

    赤丹媚美眸流盼,轻笑道:“家师知道若是直接要求,贵寺定不会答应,但是家师的夙愿,也不可不顾。”顿了顿,才媚声道:“贵国与我东齐交好,我们也不愿意破坏两国友善,所以今次要进净心阁,自然不会强行而入。”

    净能冷哼一声,道:“你们倒是想,就怕你们没有那等本事。”

    赤丹媚凤目微斜,道:“大师是说我们东海白云岛没有这样的实力?”瞥了边上白羽鹤一眼,笑道:“师兄,你可听见?”

    白云鹤眼睛依然是闭着,只淡淡道:“我们走!”

    他意简言骇,但净空何其精明,心知这些人一旦掉头便走,大光明寺就等若是和东海白云岛撕破了脸。

    他深知东海白云岛的厉害,如果今日这些人扭头就走,对大光明寺来说,便是后患无穷。

    “赤施主,你既说不想强行进入净心阁,可是鄙寺净心阁乃是禁地,莫说几位是东海白云岛弟子,便是本寺僧众,也不可轻易进入。”净空依然十分沉着,“赤施主是否已经有了法子,能够让双方都不要太为难?”

    赤丹媚合十道:“大光明寺有今日之声名,看来也并非偶然,大师修为高深,小女子十分钦佩。”

    有人闻言,心中禁不住便想,你这风骚形态,也不知跟了多少男人上床,此时竟然大言不惭自称是小女子,可是她粉面如玉,娇美异常,却又令人心神荡漾。

    “据小女子所知,贵寺的武学,有三样名扬天下。”赤丹媚缓缓道:“阵法,拳脚,还有剑术!”

    净空微笑道:“佛门子弟,修心为先,赤施主所说的,只是鄙寺僧众强身健体之术而已。”

    赤丹媚道:“今日我东海白云岛,便向贵寺请教这三样功夫,三局两胜,若是贵寺获胜,我们立刻离开,自今而后,白云岛弟子再不踏进大光明寺一步,而且无论何时遇到,白云岛弟子也不会与大光明寺弟子发生冲突。”妩媚一笑,美艳不可方物:“若是我们侥幸得胜,还望贵寺能大开方便之门,让我们进阁参悟。”

    净能冷笑道:“若是我们不答应,你们就要与我大光明寺为难?”

    赤丹媚咯咯娇笑,花枝招展,酥胸乱颤,道:“这位大师性情刚烈,人家真的好害怕。”抬手轻拍酥胸,丰满胸脯上下颠动,“只是家师从小教训,凡事都要迎难而上,决不可退缩。我们是江湖人,许多事情就以江湖之道解决,是非恩怨,本就是江湖永不消失的话题。”她面带媚笑,但一双秋水般的迷人眼眸却显出一丝寒意:“我们自幼受家师恩惠,若是连这点小事都不能为家师办好,那实在没有脸面回到白云岛。”娇声乞求道:“大师,你就行行好,可别让我们太为难了,总要让我们能给家师一个交代。”

    她虽然嗲声乞求,但言辞之中,却是充满了威胁。

    一直没有吭声的礼部侍郎苏洛终于道:“两位大师,东齐使团此番前来,也是为了两国的交好,两位大师看在朝廷的面上,还请多多关照。”

    净能冷笑道:“寺中诸位师兄弟大都去了宫中,你们却挑在这个时候前来,还真是会选时候。”

    赤丹媚立刻道:“小女子听闻大光明寺高手如云,莫非走了一些人,大光明寺就无人能够撑起局面?大光明寺号称天下第一寺,白云岛两名小小弟子过来,贵寺就心存退却,倒是小女子想不到的。”吃吃笑道:“若真是如此,那是我们高看了贵寺,今日大可不用比试,等贵寺所有人都到齐,我们再来拜会。”

    净能脸色发黑,双手握拳,冷声道:“好,你们要打,我们奉陪......!”他快人快语,净空想要阻止,已经是来不及。

    杨宁看在眼里,心想这净能平日里只怕是疏于佛法,性格竟是这般火爆,赤丹媚明显是在激将,这老和尚竟然瞬间就中招。

    赤丹媚不等净空说话,美眸一亮,笑道:“这位大师说话可能做主?小女子看还是请这位大师决定吧。”说完,美眸看向净空。

    杨宁心中感慨,这性感媚女并不是胸大无脑,反倒是狡黠得很,她显然是看破了净能的性情,出言激将,等到净能恼怒之下脱口答应,又往前送出一刀,这一句话说出,以净能的脾气,断不可能改变主意,却又将净空架住。

    净空若是不答应,净能就在众目睽睽之下颜面扫地,大光明寺两大净字辈高僧之间就必然产生隔阂,大敌当前,一生内乱,那便是雪上加霜。

    若是净空答应,则正顺了白云岛弟子的心思。

    杨宁此时亦觉得赤丹媚等人此番前来,定是早有计划,光明十三僧之中,有十位去往京城皇宫举行水陆大法,而大光明寺的主持正在坐空禅,杨宁不知道空禅到底是个什么意思,但有一点却可以肯定,那便是主持此时此刻肯定是无法出面,否则今日也不必这两位净字辈高僧迎客。

    赤丹媚挑选的时间,可说是恰到好处,这当然不会是巧合,而是有意安排。

    由此亦可知,赤丹媚等人此番是成竹在胸,势在必得,而大光明寺这边,则是凶多吉少。

    净空气定神闲,缓缓道:“出家人并无竟胜争强之心,赤施主说我大光明寺心存退却,也无不可,方外之人,但求息事宁人以和为贵而已。”

    净能闻言,皱起眉头,脸色顿时更加难看,殿内僧众亦有人脸色难看,他们只以为净空退缩不前,心下有些不满,暗想大光明寺作为天下第一寺,如今只不过是几名白云岛弟子前来,全寺数百之众齐聚于此,竟然甘拜下风,实在是大大折损了声威,日后定会让人瞧不起。

    “不过大光明寺素来同心齐德,净能师弟既然答允你们,那么大光明寺便无退却之理。”净空声音平和:“赤施主,你和你的同门既然要在大光明寺切磋较量,远来是客,鄙寺若是推拒,反倒不是待客之道了。”

    净能眉头舒展开来,大声道:“净空师兄所言极是,白云岛既然找上了门,大光明寺绝无退却的道理。”

    赤丹媚立时咯咯娇笑起来,拍手道:“果然是天下第一寺的气派,终究没有让人失望。”又问道:“两位大师,三局两胜的约定,你们自然也是答应的?”

    净能与净空对视一眼,微一沉吟,净空才道:“既然是要完成岛主夙愿,若是你们取胜,鄙寺自然打开净心阁,不过......净心阁乃是鄙寺禁地,即使你们胜了,也只能让一人入阁,期限为三日,三日一过,便请下山。”

    赤丹媚尚未说话,白羽鹤却睁开眼睛,点头道:“好!”

    ---------------------------------------------------

    ps:感谢lingday兄弟的破费捧场,感谢书友33306727、爱知源、深度布局、镜中影舞诸位兄弟的捧场,感谢投下月票的诸位兄弟姐妹,鞠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