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锦衣春秋 > 第一二七章 贵客
    净能只是冷着脸,不改颜色,他的面相看起来倒像个脾气火爆之人,但却有耐心听杨宁说完,等杨宁一番话说完,净能终于道:“你说完了?”

    杨宁也不知道自己体内的伤势是否已经完全治疗,否则早就掉头便走。

    “你说错了两句话。”净能道:“第一,任何人进入大光明寺,无论是否寺内弟子,都要遵守大光明的寺规,无论你在山门之外何等威武何等尊贵,到了大光明寺,便要抛去山门外的一切身份。”顿了顿,才道:“第二,从大光明寺立寺至今,大光明寺的僧众并无一人云游山外,也并无一人在外传扬众生平等,你可听清楚?”

    杨宁一怔。

    “云游四方,传扬佛法,普天下有无数僧众寺庙再做,可大光明寺却偏偏不在其中。”净能缓缓道:“你说众生平等,可又真的能够明白众生平等是何意?大光明寺的佛义,乃是修本心,并无人说什么众生平等,所以你这套说辞,在大光明寺并无用处。”

    杨宁大是意外,他只知道佛家宣扬众生平等,本以为大光明寺既然是佛门一员,这一点应该没什么不同,可是净能在众目睽睽之下竟然这般说,却是让杨宁大感惊讶。

    净能又道:“空明阁的弟子前来取饭,不必排队,也是寺规,你若想和他们一般,只要能够进入空明阁,自然也能如此,所以每人都有机会,可是没有达到那个份上,就只能在这里规矩排队,你可听明白?”

    杨宁本还想以众生平等辩驳一番,却不想这大光明寺古怪得很,根本不和你讲究什么人人平等,一时间反倒不知如何争辩。

    “带他去戒堂!”净能并不再废话,一抚袍袖,转身便走,两名僧众上前来,便要架住杨宁。

    杨宁心中窝火,冷笑一声,不等两人靠近,后退两步,冷声道:“谁敢动我?”

    那两人并不多言,齐齐出手,一左一右往杨宁的肩头搭过来,这两人出自戒堂,一出手杨宁便知道武功不弱,比之真壁那几个五谷堂的和尚要高明的多,可是这般被带到戒堂,他心下如何甘心,冷笑一声,也不多想,脚下侧跨一步,身形便即掠开过去,轻松闪过那两名戒僧的出手。

    两名戒僧都是一愣,但反应也快,身形分开,再次往杨宁扑过去。

    杨宁一步踏开,第二步跟上,滑到一旁,正是逍遥行步,那两名戒僧再次扑空,都是微微变色。

    四周众僧大部分只看到两名戒僧忽左忽右,而杨宁却幻成一道影子,一时间根本看不清楚他步法如何,真明小和尚见到杨宁身法如鬼魅一般,在两名戒僧的追拿下宛若穿花蝴蝶一般,大是惊讶。

    在场众僧都知道,这两名戒僧乃是净能坐下弟子,武功也算了得,可此刻合两人之力,竟然沾不得杨宁一片衣襟,都是愕然,真壁等五谷堂弟子更是惊骇,本以为只是个上山来的普通小子,孰知此人的武功却如此了得。

    他们自然不知,论及武功,杨宁还真是不怎么样,可是这套逍遥行步法,杨宁却已经是纯熟无比,行走出来,早已经没有一开始时候的僵硬呆滞,虽然还达不到飘逸如仙的境界,但走起来已经是有模有样。

    他本就是个十分聪明的人,而且悟性不低,最开始走这个步子,只知闷头去走,但现在却也已经能够抬头观察身边的状况。

    这套步法前所未见,两名戒僧几乎每次都是要抓住杨宁,可总是差那么分毫,便被杨宁掠开过去。

    忽听得一声低喝,随即感觉一阵劲风扑面而来,杨宁只觉得那阵劲风犀利,竟是让人一时透不过气来,脚下不由慢了一些,眼睛瞧见一片黑云往自己临头罩过来,杨宁心下微微吃惊,却慌而不乱,侧步往左走,只走出一步,却感觉眼前那片黑云竟然在瞬间飘荡到自己的左侧。

    对方速度之快,远远在自己之上,杨宁吃了一惊,随即感到肩头被拍了一掌,一股巨力推来,整个人已经向后飘过去,随即重重落在了地上。

    他感觉胸口一阵恶心,气血翻滚,抬头看过去,只见到净能如同一片云彩,轻飘飘落在自己身前,用一种奇怪的目光看着自己。

    “你刚才是什么步法?”净能皱眉问道。

    杨宁深吸一口气,等胸口那种翻滚感渐渐消失,才抬头冷笑道:“怎么,我学了什么功夫,进了大光明寺,也要教给你们?”

    净能一怔,随即一声冷笑,沉声道:“带走!”

    两名戒僧上前,架起杨宁,杨宁懊恼不已,冷笑道:“前辈武功果然是了得,我区区一个无名之辈,也要劳驾你亲自出手,大光明寺果然是天下第一寺!”

    他对这净能十分反感,心里其实也知道,自己是锦衣世子,这帮和尚对自己再是恼怒,也不敢真的对自己怎样。

    本来他对大光明寺出手相救还有几分感激,可是今日在五谷堂看到的一切,这些人根本没有出家人的仁善慈悲,反倒有些是非不分,这让杨宁对整个大光明寺也没了多少好感。

    便在此时,却听到镗镗之声骤然响起,正是巨钟之声,声音自北高峰方向传来,声音极为急促,连续不断。

    杨宁心下奇怪,真明小和尚说过,大光明寺内一日四钟,前三次钟声已经敲过,第四次钟声则是三钟齐响,那是熄灯入寝的钟声,但现在刚刚在晚饭口,日头也才刚刚落山,天色还没有黑下来,怎可能在这个时候就让人睡觉。

    却见到净能脸色骤变,沉声道:“去光明殿!”竟是不再管杨宁,转身就走,那两名戒僧也是神情肃然,放开杨宁,跟在净能身后匆匆而去。

    此刻不但是净能,在场的众僧却都是纷纷跟在净能身后,往北高峰方向去。

    真明小和尚此时已经过来,问道:“宁师弟,你没事吧?”

    杨宁虽然被净能拍了一掌,胸口方才一阵憋闷,但此时已经舒畅,也并无大碍,忍不住问道:“小师兄,出了何事?”见众僧如同潮水般往北高峰方向涌过去,奇道:“这些人都要去哪里?”

    “你听到的钟声,是召集全寺僧众的讯号。”真明小和尚解释道:“大家都往光明殿去,除非遇到大事,一年难得响起几次。”小和尚微皱眉头:“恐怕是出了什么事情,所以召集大家,宁师弟,咱们快些过去,不要耽搁。”

    杨宁见五谷堂的众僧也丢下饭堂不管,心下纳闷,见真明小和尚已经跟着人群往前走,犹豫了一下,也跟了上去。

    一群人脚下十分迅速,中间经过一座悬空浮桥的时候,浮桥摇晃,但众僧却如履平地,杨宁知道这些人都是习以为常。

    走了小半天,终是跟着众人到了光明殿。

    光明殿是大光明寺的正殿,巍峨宏阔,大殿之上此时已经聚集了两三百人,在大殿两边站立,杨宁跟着真明小和尚站在下首,这光明殿太过宏阔,数百人居于其中,却依然是空阔得很。

    只见到光明殿大佛像之下,有一排金黄色的蒲团,杨宁数了一数,竟然有十三只金色蒲团,顿时便想到光明十三僧,暗想平日僧众聚集,这十三只金色蒲团便是光明十三僧的座位?

    不过此刻十三只蒲团除了净能在左首一张蒲团落座,其他蒲团俱都是空着。

    他知道光明十三僧之中,有十人因为大楚皇帝驾崩,去往皇宫举行水陆法会,光明十三僧留在寺中的并不多。

    门外依然有僧人络绎不绝进入,到最后竟有四五百之众,济济一堂,却都是井然有序,没有人多说一句话,偌大光明殿,连一根针落在地上似乎都能听见。

    忽见到从殿外又有一人进来,身后跟着四名僧众,杨宁瞧了一眼,只见那四名僧众腰系黄带,与之前用木桶打饭的和尚一样,知道这四名僧众很可能就是空明阁的和尚。

    空明阁的弟子在大光明寺似乎是一种特殊的存在,先前在五谷堂前,从各人的反应可以看出,他们对空明阁的弟子十分的敬畏。

    当先那一僧约莫六十岁上下年纪,身上的僧袍也是紫黄相间,倒与杨宁印象中那些僧袍很不一样。

    这老僧颌下白须飘荡,慈眉善目,身形偏瘦,年纪虽然不小,但脚步轻健,进到殿内,戒堂首座净能已经起身来,双手合十,等老僧靠近过去,净能已经道:“净空师兄!”

    老僧净空也是双手合十,道:“有贵客驾临,支主持师兄尚在坐空禅,无法出关,其他师兄弟也未能返寺,今日就由你我来接待贵客!”

    他中气甚足,再加上大殿之内十分安静,杨宁虽然距离颇远,却也是听得很清楚,暗想原来是有人拜寺,看这阵势,前来大光明寺的贵客身份应该不一般,否则也不必如此大动干戈。

    净空径自过去在一张蒲团上坐下,杨宁见他所坐蒲团是正中一只蒲团的左首第一位,看其座次,在这大光明寺内的地位必然不一般。

    “有请东齐白云岛贵客!”净空声若洪钟,远远传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