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锦衣春秋 > 第一二六章 上下有别
    僧众们有人略显错愕之色,但大多数人却是一副见怪不怪的表情。

    真壁师兄盯着杨宁,冷笑道:“现在是不是闹事?你嫌弃饭菜太少,竟敢将饭碗摔在地上,你可知道五谷堂如何处置这样的人?”

    杨宁怔了一下,才叹道:“我本以为这是佛门圣地,原来也是一个江湖。”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不是说这大光明寺规矩多吗?”杨宁冷冷道:“原来可以随意妄语,倚强凌弱也是司空见惯。”问道:“你说这碗饭是我摔碎的?”

    “谁都看见了。”真壁师兄道:“按照寺规,接下来三日,你不得再来到五谷堂,三天之后,你才会知道方才这碗饭有多宝贵。”

    杨宁微微一笑,忽地往五谷堂内进去,真壁师兄皱起眉头,却见杨宁进屋后,走到那胖和尚面前,二话不说,抬脚便将那一大盆白米饭踹翻在地,那胖和尚大惊失色,厉声道:“你.....你想干什么?”

    “我想干什么?”杨宁指着地上的白米饭,“许多人都吃不饱饭,你却将一大盆米饭倒在地上,按照寺规,你是不是三年不能吃饭?”

    真壁师兄已经走到杨宁身后,见此情景,怒声道:“好大胆子,敢在五谷堂撒野。”伸手搭在杨宁肩头,杨宁也不犹豫,反手抓住真壁师兄的手,低吼一声,一个弯身,已经将真壁师兄反甩过顶,随即重重地摔在那堆白米饭上。

    杨宁一开始还以为这真壁师兄不好对付,倒也不敢怠慢,使了全力,只是这真壁师兄远没有他想的那般厉害,被摔倒在地,叫了几声。

    五谷堂内顿时涌过来六七人,七手八脚扶起真壁师兄,更有人已经拎着棍子,将杨宁围住。

    真明小和尚已经进来,慌张道:“各位师兄,是....是宁师弟.....是宁师弟错了,小僧在这里向你们道歉,他初来乍到......!”

    此刻本在耐心排队的声中顿时都聚拢过来。

    真壁师兄全身上下沾着米粒,好不狼狈,盯住杨宁,恼怒至极:“你.....你敢在五谷堂撒野?”

    “真壁师兄,这些米饭都被你糟蹋了,你是不是最少也要一年不能吃饭?”杨宁冷笑道:“一个管食堂的,不知道的还以为是主持,可威风得紧啊。”

    “抓住他。”真壁师兄怒吼道:“将他送到戒堂......!”

    便有两名五谷堂的和尚抡起手中的木棍,照着杨宁便打过来,下手毫不留情。

    杨宁一个扭身,踏出一步,轻松闪躲过,几步之间,已经冲出了饭堂,到了门外的广场之上。

    外面的僧众显然都不想多惹事,纷纷躲开,五谷堂的和尚一涌而出,追了上来,真明小和尚焦急万分,跟在后面叫道:“诸位师兄,不要追了,他....!”

    他还没说完,真壁和尚抬手指着真明小和尚,厉声喝问道:“他是你带过来的?”

    “是是是,他是小僧带来......!”

    “真明,你是存心带着家伙来闹事,对不对?”真壁恼怒道:“我知道你们师徒对我们五谷堂心存不满,今日是特地带人来找茬,真明,这次你跑不了的,一定要将你们送到戒堂,交给净能师伯。”

    此刻五谷堂数名僧众正在广场上追拿杨宁,他们的武功看上去却都是稀松平常,杨宁在人群之中窜来窜去,几人一时间根本追不上。

    那胖和尚追了几步,已经有些气喘吁吁,停下脚步,忽地感觉身边人影一闪,只见到杨宁已经跑到他身边,胖和尚伸手去抓,叫道:“在这里,在这里。”

    杨宁轻松闪过,就在胖和尚身前晃动,胖和尚怪叫一声,照准杨宁扑上去,却只见到杨宁身形一晃,胖和尚只感觉脚下一个拌蒜,整个人已经扑倒在地,“哎哟”叫了一声,摔了个狗啃泥。

    四周众僧有人忍住笑,有人更是故意放杨宁通过,却在闪躲间故意挡住后面追来的那几个五谷堂和尚。

    本来寂然一片的五谷堂前,此时却是嘈杂一片,鸡飞狗跳。

    便在此时,忽听得一声冷喝:“都站住!”

    这声音雄浑刚猛,中气十足,场中虽是嘈杂,但这一声厉喝却将其他声音俱都压住,杨宁吃了一惊,循声看去,只见不远处站着一名身穿紫黄相间僧袍的老和尚,年过五旬,身材高大,颌下黑须飘动,正冷着脸瞧着这边。

    四下里顿时都静下来,五谷堂那几名和尚也都迅速将手中棍子放下,跪倒在地,真壁和尚匆忙上前,跪倒在地,恭敬道:“净能师伯!”

    杨宁一愣,心想真是说曹操曹操到,这几个家伙喊着要将自己送到戒堂,想不到这戒堂首座净能和尚突然间就冒出来。

    其他僧众显然对净能十分的畏惧,都是低着头,静默无声。

    净能扫视一番,沉声道:“为何在此喧闹?”

    真壁和尚忙道:“回禀师伯,有一名新上山的带发弟子,嫌弃饭菜不好,在这里生事,还请师伯做主。”

    净能瞧向杨宁,道:“你过来!”

    他气势威严,声音冷峻,有一股让人难以违抗的气质,杨宁犹豫一下,还是上前,本想抱拳,但想到这里是寺院,合十道:“晚辈齐宁,见过前辈。”

    他并没有剃度,亦没有拜师,也不好称呼净能为师伯。

    净能似乎也不在意称呼,问道:“是你嫌弃饭菜不好?”

    杨宁道:“前辈,寺规森严,不知道口出妄语是否触犯了寺规?”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那就要问问这位真壁师兄了。”杨宁道:“他自称管着五谷堂,可是打饭时候,有多有少,五谷堂的饭菜好不好,我并不评论,可是处事不公,我心里就是不服气。”

    净能问道:“你就是上山疗伤的齐宁?”

    杨宁点头,心想原来这净能也知道我,如此看来,他应该也知道我锦衣世子的身份,却不知道会不会给几分面子。

    “五谷堂有五谷堂的寺规。”净能神情冷峻,“你初来乍到,就在此生事,搅乱寺规,不可轻饶。”沉声道:“来人,将他带去戒堂。”

    从后面立刻上来两名僧众。

    杨宁皱眉道:“等一下。”问道:“前辈的意思,是要惩罚我?”

    “触犯寺规,自然要罚。”

    杨宁笑道:“可是前辈还没有将事情的来龙去脉闹明白,就如此武断?你为何不问问五谷堂的人都做了些什么?”

    “我只知道是你在这里引起喧闹。”净能道:“其他事情,随后再行调查。”

    杨宁忽地大笑起来,笑声十分刺耳,不少僧众都显出惊骇之色,暗想大光明寺内的僧众,在这位净能师伯面前,连大声说话都不敢,这小子真是吃了熊心豹子胆,竟敢在这里如此放肆,看来是要倒大霉了。

    “你笑什么?”净能冷声问道。

    杨宁淡淡道:“我本以为既然大光明寺号称天下第一寺,势必不同凡响,现在看来,金玉其外,败絮其中。”

    净能脸色一寒,厉声道:“你说什么?”

    真壁在旁道:“师伯,你听他说的,这人狂妄无知,绝不能让他败坏大光明寺的清誉......!”

    “你休要说话。”净能瞪了真壁一眼。

    杨宁指着真壁道:“管理五谷堂的这位,趋炎附势,色厉内荏,还有其他几个,欺软怕硬,本来我以为你这老和尚能够主持公道,现在看来,也是不辨是非,从上到下都是这个样子,我真不知道大光明寺有什么资格敢自称是天下第一寺!”

    此言一出,众人都是变色,真明小和尚急道:“宁师弟,可不是这样的......!”

    “小师兄,难道你现在还不明白,五谷堂这几个人,就是看你敦厚,又看你年纪小,所以才在你面前嚣张跋扈,你没瞧见他给别人打饭是多少?”杨宁冷哼一声,“你们刚才也看到了,有些人可以直接进入五谷堂内,拎着大木桶打饭菜,且不说饭菜比你们要好得多,仅他们不用排队便可以随意进出五谷堂,这大光明寺还有什么众生平等?”

    有人听到,顿时都显出戏虐之色,更有人发出嘲讽笑声。

    真壁师兄也冷笑道:“你说的是空明阁的那几位师兄?”

    “我不在乎是哪里的师兄,既然要讲众生平等,就该从大光明寺开始。”杨宁朗声道:“连自己都不守这个要义,凭什么宣扬众生平等?”

    “你入寺才几天,也配说佛义?”真壁师兄嘲讽道:“你是在嫉妒空明阁的那些师兄?嘿嘿,你能和他们相提并论?你在他们眼里,连根小指头也算不上。”

    杨宁哈哈笑道:“果然如我所言,大光明寺等级森严,根本没有什么众生平等。你真壁觉得自己不能和他们相提并论,我可没觉得他们有多特别。”瞥了真壁师兄一眼,“连自己也瞧不上自己,实在不知道你有什么底气在别人面前耀武扬威?”

    净能冷冷看着杨宁,终于开口问道:“你是觉得大光明寺不公?”

    “其实上下有序也没什么错,只是别挂着羊头卖狗肉。”杨宁道:“既然寺内上下有别,就不必对外宣扬什么众生平等。一碗饭都端不平,其他的事情更不必说了。”又道:“是了,前辈要让我去戒堂接受惩处?对不住得很,我可不是大光明寺的人,所以也用不着前辈教训。”

    --------------------------------------------------------------

    ps:感谢爱知源、书友28017785、鹿哥金牛座、镜中影舞等兄弟的捧场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