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锦衣春秋 > 第一二三章 你不是我对手
    杨宁突然发怒,真明愣了一下,才道:“宁师弟,他们是师兄,既然说少食可以修心,那自然有道理,你为何要发怒?”

    “我说小和尚,你这脑袋是不是傻啊?”杨宁没好气道:“他这分明你是欺负你小,你还真以为他们说的有狗屁道理?”

    “阿弥陀佛。”真明急忙合十道:“宁师弟不可妄语。”

    他只有十三四岁年纪,但行为举止,却显得少年老成,只是杨宁被这小破和尚称呼自己为师弟,总觉得有些别扭,问道:“对了,咱们这叫什么峰?”

    “天堡山峰的峰巅。”真明倒是知无不答:“紫金山三峰,北高峰、小茅峰和天堡山峰就像一个笔架......!”

    杨宁抬手止住道:“不用解释的这么详细,我问你,这院子里是不是只剩下咱们两个人?”

    “师傅不在,确实只剩下咱们两个人。”真明道。

    “你说的晨钟又是什么意思?”杨宁抬手向外指了指,“你说的可是悬崖边上那口大笨钟?”

    真明对这位新来的师弟实在有些无奈,此人说话毫无忌讳,只能劝道:“宁师弟,寺内说话还要小心分寸,这里只有你和小僧,那也罢了,可是若被寺内其它人听见,一定会被送到净能师叔那里。”

    “净能师叔?”

    真明道:“净能师叔是戒堂首座,掌管大光明寺的戒律,无论谁触犯了寺内戒律,都要交给戒堂惩处。”

    杨宁道:“咱们在这里说话,也不会有人听见。别扯太远,那晨钟是什么意思?”

    “哦,紫金山三峰,都有一座巨钟,咱们这里是晨钟,每日寅时一刻,便需要敲响晨钟,寺中上下听到晨钟,便都会起来做早课。”真明解释道:“小茅峰的钟声响起,便要做午课,等到北高峰的钟声响起,便是晚课了,到晚上亥时一刻,三钟齐响,便要熄灯入寝了。”

    “这样说来,你这边每天早上第一响起钟声,晚上还要敲响最后一道钟声,然后吃饭还这么少?”杨宁不满道:“你不是说你师父是光明十三僧之一吗?在这寺内的地位应该不低吧?”

    真明忙道:“寺中上下,都尊敬师傅。”

    “那我就奇怪了,这么一位高僧,怎么不到更好的地方?”杨宁道:“为何偏偏选在这里?我看你瘦弱得很,外面那巨钟自然不是你可以敲响的,一定是你师父每天起早摸黑敲钟,这事儿他也愿意干?”

    真明摇头道:“小僧自八岁开始,就可以独自敲钟了,早晚两次,都是小僧去敲。”

    杨宁一愣,不由仔细打量真明一番,这小和尚眉清目秀,身形瘦弱,很难相信这样一个柔弱的小和尚可以敲响那巨型大钟。

    不过这小和尚看起来挺老实,不像吹牛。

    “那就好。”杨宁松了口气,“我只担心留在这里,你师傅又不在,每天都让我去敲钟。”

    真明奇道:“你不愿意吗?”

    “自然不愿意。”杨宁道:“是了,这样说来,你难道从八岁开始,就没有离开过大光明寺一天?每天早晚两次,若是你不在了怎么办?”

    真明道:“小僧只要留在这里就好,也不用去其他地方。”

    杨宁暗想这小和尚倒也敦厚,不过这么多年一直留在这里,也不怕憋出病来,换成自己,那是万万不成。

    “宁师弟,师父临走时候交代,等你醒过来,便可以传授你清经,你现在感觉如何?”真明认真道:“若是可以的话,今日开始小僧便将清经口诀教给你。”

    “清经?”杨宁疑惑道:“那是什么,是佛经吗?”

    真明点头道:“小僧六岁的时候,师傅便教小僧清经口诀,那是小僧知道的第一部佛经。”

    杨宁皱眉道:“我又没打算做和尚,这佛经倒也不必学了。”

    “宁师弟,那可不成,师傅既然嘱咐下来,就要按照师傅的嘱咐去做。”真明十分认真道:“小僧看你能吃能走,已经达到师傅所说的要求,马上就是午课时辰......!”他话声未落,杨宁便听到一阵低沉的钟声传过来。

    钟声低沉,在宁静的山峦之间回荡,虽然身在天堡山峰,却依然听得十分清楚。

    连续八下钟声响过,真名立刻起身,转身就往门外走,道:“宁师弟,午课时辰到了,咱们过去.....!”回头看了一眼,见杨宁并不动弹,愣了一下,问道:“宁师弟为何不起身?”

    杨宁抬手道:“你先去做午课吧,我不是和尚,用不着做那些。”指着桌上饭菜道:“你既然不吃,我刚好将它们都解决掉,小和尚,你不用管我。”

    真明何时走过来,看着杨宁,道:“宁师弟,午课时辰,绝不可进食,难道你不知道这寺规?唔,你刚上山,确实不知道,是小僧错了。不过小僧会慢慢教你寺规,你不用担心。”见杨宁并不理会自己,伸手去拿筷子,手臂一探,已经抓住杨宁手腕,严肃道:“宁师弟,小僧已经说过寺规,你为何还要明知故犯?”

    杨宁皱眉道:“真明小师兄,你是不是天天窝在这里,连我说的话也听不懂?”抬起另一只手,指着自己的嘴巴,“看我口型,我不想学,我也不是大光明寺的和尚,不用守你们的寺规。”

    真明摇头道:“只要上山入寺,就要遵守寺规,这是净能师叔亲口对我们所说,只要触犯了任何一条寺规,都要送到戒堂受罚。师傅临走时候说,你刚刚上山,许多规矩不懂,不用对你太苛刻,也不用将你送去戒堂,可是....可是你一定要学习净经。”

    “别废话。”一个小破和尚给自己定规矩,杨宁当然满不在乎,甚至有些厌烦,抬手将真明握住自己手腕的手抖开,“小和尚,大光明寺里可没人能够管得住我。你个小家伙,也要在这里给我定规矩?去去去.....!”又去拿筷子,还没碰到筷子,又被真明抓住了手腕。

    杨宁脸色一沉,怒道:“小和尚,你要干什么?我可告诉你,我脾气可不怎么好,别看你小,我照样不客气。”

    “你要去做午课。”真明盯住杨宁眼睛,并不退让,“否则小僧只能拉你出去。”

    “哟呵,口气不小。”杨宁笑道:“你的意思是说,你要和我动手?”

    他只觉得这小和尚实在不知道天高地厚。

    虽说杨宁也不会有多轻视这小和尚,但这小和尚不过十余岁,身形还瘦弱,他好歹也是经过特训出来的精英,便是三五个大汉靠近他也占不了便宜,莫说一个小和尚。

    真明不再说话,手上用力,便要拉起杨宁,杨宁手一抖,这一次却没能抖开真明的手,那小和尚反倒是更加用力,别看他小小年纪,这力量倒是不弱,杨宁只觉得自己手腕被紧紧箍住,翻脸道:“小和尚,你可别再惹我了啊,我可真要翻脸了。我数三声,你到底放不放?”

    “宁师弟,你到底做不做午课?”真明小和尚问道:“你若是拒不去做午课,小僧也只能按照师傅的嘱咐,对你施以小惩。”

    杨宁闻言,失声笑出来,“施以小惩?你对我,小和尚,你没有说错吧?哈哈哈.....来来来,我看你如何对我施以小惩。”眨了两下眼睛,骚骚道:“我可喜欢别人惩罚我了,我都等不及了,你来啊.....!”

    他话声未落,感觉自己手臂一紧,随即便感觉自己整个身体竟然轻飘飘飞起来,还没反应过来,整个人“砰”的一声,已经飞出门,重重摔落在门外地面上。

    这一下子突如其来,杨宁根本没有任何的心理准备,落地之后,感觉全身一阵生疼,心下骇然,抬头看过去,只见真明已经站在门前,双手合十,一脸歉然道:“宁师弟,小僧出手重了一些,你无碍吧?”

    杨宁爬起身来,他自己突然就被甩出来,甚至没搞明白这小和尚是如何将自己甩出来,更是怀疑这小和尚怎可能有如此本事?

    他冷笑一声,环顾一周,冷声道:“是哪位高人在此,何不现身?”

    他实在不相信这样一个小和尚有能力将自己甩出门,只觉得这暗中必然有人捣鬼,可是却并无一声回应。

    “宁师弟,没有别人。”真明一脸诚挚道:“三百步之内,只要有任何人靠近,小僧应该都能发现的。”

    杨宁张了张嘴,却说不出话来。

    真明上前两步,到了杨宁身前,道:“宁师弟,可以开始午课了吗?不能耽搁太长时间。”

    杨宁眼珠子一转,点头道:“既然如此,我就和你学一学吧。”

    真明露出一丝微笑:“宁师弟放心,小僧一定会按照师傅的嘱咐,好好教你。”往院外走去,只走出两步,杨宁如同恶狼一样,跟在后面,一只手已经搭在真明肩头,冷笑道:“小和尚,你敢对老子动手?真是找死。”脚下横扫,只想让真明摔个狗啃泥,一雪刚才之耻。

    脚下还未扫到,却见到真明已经腾身而起,一跳老高,动作轻盈如一片云彩,一个后翻,已经翻到杨宁身后,顺势将杨宁一只手臂也带到后面,随即杨宁便感觉腰眼一麻,似乎被膝盖顶了一下,双腿一软,已经瘫坐在地。

    真明小和尚合十道:“宁师弟,你.....你武功好像很差劲,不是小僧对手。”

    杨宁一口老血差点吐出来。

    ----------------------------------------------------

    ps:新的一个月了,有保底月票的好兄弟帮忙投下,求捧场求月票啊,高温天气,写书不易,大伙儿支持一下,我好买个电风扇扇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