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锦衣春秋 > 第一二一章 大光明寺
    顾清菡见杨宁双目紧闭,牙关紧咬,脸上颜色泛白,身体甚至在轻轻抽动,眼泪都流出来。

    段沧海手掌拍在杨宁胸口,神情凝重,但很快脸色便即大变,似乎是想收掌,可是手臂一下子却没有提起来。

    赵无伤忍不住叫了一声:“二哥......!”

    段沧海身体颤动,忽见他身体后仰,手掌脱离胸口,却是一屁股坐在地上,失声道:“好....好厉害!”

    “沧海,到底怎么回事?”顾清菡急忙问道。

    段沧海神情严峻,道:“三夫人,世子爷的任脉和冲脉出了大问题。”

    “什么意思?要不要紧?”顾清菡对经络实在是知之甚少,听不明白,心下焦急万分:“沧海,赶紧让人去请大夫。”

    杨宁此时躺在地上,呼吸急促,人却已经昏迷过去。

    “三夫人,请大夫根本无济于事。”段沧海苦笑道:“这并非疾病,那些大夫根本不懂如何诊治。”

    “实在不成,就说是.....是太夫人身体不适,请太医过来,等太医过来,再......!”

    段沧海道:“没有用的。三夫人,你有所不知,世子爷丹田内,储存有大量真气,而且这些真气并不纯真,乃是几股真气混合在一起,丹田内的真气加起来,远在我之上。我本想以自身真气压住,可是.....可是刚才一碰上去,连我的真气也被吸纳进去。”

    “吸纳真气?”赵无伤骇然道:“这到底是什么功夫?”

    “现在不是说这个的时候。”段沧海正色道:“其实上次我就发现世子体内真气问题,这些日子也在想办法解决这个问题。世子体内真气虽然危险,但短时间内应该还不至于出大问题,可是.....可是如果我没有猜错,世子的任、冲二脉出了变故,这才导致丹田异常。”

    “出了什么变故?”顾清菡急问道。

    “任脉和冲脉,乃是奇经八脉之中的两支,任脉起于胞中,交于足阳明经,途中经过膻中丹田。”段沧海肃然道:“冲脉亦是与任脉一般,在膻中有交汇,任脉被称为阴脉之海,冲脉则被称为血室,都是关乎生死的大脉。”

    顾清菡焦急万分,道:“我听不懂这些,你就说宁儿会怎样。”

    “人体是个大阴阳,阴阳调和方能健康,但现下任脉受损,便是损阴,阳脉太甚,世子本就危险,再加上血室受损,更是了不得。”段沧海也是焦急不已,“如果不能迅速修复,世子......世子......!”不敢说下去。

    “快说,到底会怎样?”

    “轻者瘫痪不能动弹,重则......!”段沧海脸色凝重:“重则性命垂危。”

    顾清菡脚下一软,娇躯晃动,便要软倒下去,赵无伤急忙扶住,“三夫人,你要保重。”

    “为什么会这样?”顾清菡泪如雨下,“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段沧海道:“是我疏忽,我之前只知道世子丹田储有大量真气,可是.....可是现在看来,除此之外,世子只怕另受了伤。”犹豫一下,才道:“我方才感觉任脉和冲脉似乎有枯缩迹象,便是经脉缩小,如此一来,根本无法承受丹田真气的流通。”

    “我知道了.....!”顾清菡立刻道:“宁儿在骗我,他.....他受伤了.....!”

    她说得没头没脑,段沧海和赵无伤一时还没能听明白。

    顾清菡自然不知道杨宁曾被木神君枯木手所伤,她只以为当日杨宁引开赵渊那伙人,虽然死里逃生,但必定有过争斗,现在的伤势,很可能是被赵渊那伙人所伤,一想到杨宁是为了引开敌人保护自己受的伤,心下自责不已,如同刀绞,又是担心又是懊悔。

    赵无伤沉声问道:“二哥,世子危急,咱们现在该怎么办?”

    “世子的身体现在根本不能碰。”段沧海苦笑道:“我们就算想要以自己的真气强行压服他体内真气也是不能,只要一碰他身体,世子便会不自觉地将外来的真气吸入进去......!”握拳道:“可是他体内真气已经凶险,每多吸纳一分,便更加险峻一分.....!”

    顾清菡带着哭腔道:“那怎么办?你们.....你们一定要想办法。”蹲下身子,伸手去摸杨宁额头,感觉已经十分烫手。

    段沧海沉默一阵,忽然抬头,神情肃穆:“三夫人,京中卧虎藏龙,也未必没有可以帮助世子的高手,所以这些时日我也在暗中找寻。但诺大京城,真要找起来,其实并不容易。眼下情势危急,再慢慢找下去肯定不行,为今之计,恐怕只有一个去处了。”

    “什么地方?”顾清菡急忙问道:“只要能救宁儿,什么地方都可以去。”

    段沧海盯着顾清菡,一字一句道:“大光明寺!”

    赵无伤身体一震,顾清菡也是一愣。

    “二哥,真的要去大.....大光明寺?”赵无伤沉默一下,终于问道:“你知道,要进大光明寺,其实.....其实也不容易。”

    段沧海微微颔首,神色凝重:“我知道,可是现在要救世子,只能去往大光明寺,这是唯一的途径。”看着顾清菡:“三夫人,不知你可知道,当年.....当年老侯爷也曾进过大光明寺。”

    顾清菡微微颔首:“我隐约听过,可是......可是具体详情并不知晓。”

    “那一次老侯爷也是性命垂危......!”段沧海缓缓道:“唯一可以救下老侯爷的便是大光明寺,事实也确实如此,老侯爷那次能够起死回生,正是因为大光明寺的缘故。”叹道:“如果.....如果不是前线战事耽搁,将军即使伤入膏肓,到了大光明寺,也定然能活下来。”

    “二哥,以锦衣侯府世子的身份,要进入大光明寺,自然不会受到阻拦。”赵无伤想了一下,惜字如金的他也难得多说了一些话:“他们也一定会尽全力救治世子,可是.....可是.....!”

    “我知道你的意思,你是想说大光明寺的那条规矩。”段沧海肃然道。

    顾清菡蹙眉道:“规矩?沧海,什么规矩?”

    段沧海道:“三夫人当然不会对大光明寺陌生。”

    “你们说的,自然就是钟山的大光明寺。”顾清菡道:“钟山山顶常年紫云缭绕,所以又被称作紫金山,大光明寺不就只有紫金山那一座吗?”

    段沧海点头道:“大光明寺,也是我大楚皇家古寺,皇家庆典祭祀,都是在大光明寺举行,此番圣上龙御归天,宫中也召来了大光明寺的僧侣做法事。”顿了顿,才继续道:“大光明寺是我大楚第一寺,并非谁都有资格进入,更不会轻易出手救治,莫说是世子,就算是太子,到了大光明寺,也要遵守大光明寺的寺规。”

    “你说的寺规与宁儿有什么干系?”

    段沧海叹道:“如果他们真的出手救治了世子,世子便要出家为僧,成为大光明寺弟子。”

    “不可以!”顾清菡先是一怔,随即失声道:“怎能让宁儿去做和尚?这.....这不可以的,锦衣侯府离不开他,他要是做了和尚,锦衣侯岂不是后继无人?”

    段沧海点头道:“三夫人所言极是,世子乃是侯府的支柱,若真的出家为僧,那么锦衣侯也便等若断绝了香火。”又道:“可这就是大光明寺的规矩,只要送过去,他们一定会想办法救治,可是只要世子安然无恙,那么就没有可能违背大光明寺的寺规,普天之下,谁也不能。”苦笑道:“这还因为世子的身份,若是换做一般人,连这个机会也没有。”

    顾清菡凡事素来干练清楚,可现在却有些手足无措,“除了这条路,就.....就没有其他的道路?”

    段沧海瞧了昏迷过去的杨宁一眼,摇头道:“世子爷的伤势,也不能多耽搁,现在送去大光明寺,一切还来得及,若是再多耽搁......!”却没有说下去。

    “可是.....可是你说过,老侯爷当年也去过大光明寺。”顾清菡想到什么,立刻道:“难道那时候还没有定下这条寺规?”

    段沧海道:“从大光明寺第一天立寺开始,就定有这条寺规。”

    “可是为何老侯爷.....?”

    段沧海道:“因为这条规矩并不是死的,得到大光明寺的救助,必然要出家成为大光明寺弟子,这条寺规牢不可破,但是却可以有替身出家。”解释道:“便是说可以找寻一人代替出家。”

    顾清菡闻言,脸色微缓,松了口气,道:“你说话怎么只说半截子,可吓死我了。要找一个人代替出家,那也并不难啊。”

    “如果是随便找一人就能代替出家,我也不会如此着急。”段沧海道:“我和老赵,都可以随时代替世子爷出家。可事实上,当今之世,唯有一人可以代替世子爷出家,除了此人,其他任何人都代替不了。”

    顾清菡一愣,她本就是极为聪明,看到段沧海凝重脸色,依稀猜到什么,问道:“你说的......说的是谁?”

    “小公子齐玉!”段沧海一字一句道:“只有世子爷这唯一的血亲兄弟,才有资格替代世子爷出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