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锦衣春秋 > 第一二零章 猛虎归来
    杨宁知道顾清菡目下最缺的就是银子,所以打定主意,次日一定要将税银尽数取回来。

    只是今天太夫人的态度,倒也出乎杨宁意料,太夫人当众表态将侯府交给杨宁,还真是让杨宁有些措手不及。

    虽说齐景死后,侯府迟早是要交给锦衣世子,但太夫人如此痛快,总让杨宁感觉有些怪怪的。

    毕竟在此前不久,锦衣世子还只是众人眼中一个近若傻子的家伙,这一点太夫人不可能不知晓,这才短短时日,就将侯府交了下来,换做任何一个正常的人,都会大出意料之外。

    不过与齐族断绝关系,倒还真是让杨宁心下畅快。

    那帮人趋炎附势各怀鬼胎,若是一直缠在一起,杨宁对齐家只能是越来越反感,可是如今斩断了关系,就只留下了单门独院的侯府一脉,杨宁不但感觉身上轻松下来,亦对锦衣侯府有了新的感受。

    他莫名其妙来到这个世界,灵魂附身在一个叫做小貂儿的家伙身上,那时候就知道想要再回到自己熟悉的那个世界几无可能,既然到了这个时代,要做的便是生存下去。

    因为营救小蝶,莫名其妙地成了锦衣侯世子,一开始的时候,杨宁只不过是想借助锦衣侯府的力量找到小蝶,那时候就一直想着找机会溜走,从无打算会在侯府长留下去。

    可是这些日子下来,杨宁有时候甚至产生自己本就是侯府一员的错觉,特别是切实感受到的顾清菡对自己的关护,让杨宁时不时心中泛起暖意。

    侯府处在危难之时,三老太爷那干齐氏族人心怀鬼胎,齐玉母子鬼鬼祟祟,杨宁相信如果不是自己横空出现,那位真正的锦衣世子终究还是难逃毒手,而顾清菡只怕也要落个极为悲惨的下场。

    他对锦衣侯府本来没有多少认同感,可是如今却忽然发现,自己似乎在不知不觉中成了这座庞大且尊贵府邸的最大一根支柱,如果自己撒手不管,这座府邸随时就面临着崩塌的危险。

    人心险恶,杨宁实在不想顾清菡甚至侯府那些无辜的人们身陷绝境。

    没有了齐氏族人的牵绊,杨宁还是愿意继续留在侯府,至少尽力将锦衣侯府带出低谷,即使不能如愿,到了最危难时候,最不济带着顾清菡离开。

    既然要在这个世界生存,与其换到其他环境,还不如就在这极高的地方开始。

    虽然这个位置坐上去有些烫屁股,但他明白,人生处处都充满了挑战,也处处都充满了险恶危机,最初在会泽城做一个不起眼的乞丐,都陷入争斗,与其做普通人艰难生存,倒不如就从一名世子开始自己新的生命。

    他正自寻思,忽听耳边传来声音:“宁儿,你怎么了?”

    杨宁回过神来,才发现顾清菡不知何时已经到了自己身边,夜色幽幽,一丝月光照在顾清菡粉嫩玉颊上,娇美之中带着一种少妇自有的妩媚。

    “叫你半天,你也没答应,在想什么呢?”顾清菡轻声问道。

    杨宁笑道:“三娘,连日赶路,十分辛苦,你还没有休息呢?我没想什么,只是准备明天一早去那边将税银取回来。”

    顾清菡幽幽叹了口气,道:“到了这个份上,也没什么好说的,只是以后咱们更要小心,我只担心他们不会善罢甘休。”

    “三娘,你错了,不会善罢甘休的是我们。”杨宁冷笑道:“那个老东西差点害死我们,我绝不会这样轻易放过他。”

    顾清菡微一沉吟,终于问道:“太夫人似乎......似乎对齐玉还有些怜悯。”

    “毕竟也是她的亲孙子,只是太夫人为何也同意我将他们母子逐出侯府?”

    “你还不懂太夫人的苦心?”顾清菡道:“说你糊涂吧,你有时候聪明得紧,可要说你聪明,你有时候又糊涂起来。”抬起玉臂,将腮边一绺青丝撩到耳后,风情无限,“太夫人这是要为你立威,当众将侯府交给你,而且由你将齐玉逐出侯府,本就是要让你在侯府一言九鼎。”

    “原来如此。”杨宁叹道:“可是我不知道......我不知道是否真的能够担起胆子。”

    顾清菡眨了眨眼睛,颇有些俏皮道:“你不是什么都不怕吗?怎么,现在心虚了?”

    “才没有心虚。”看到这美艳少妇娇俏模样,杨宁心下一荡,“反正有三娘在旁边帮着,真要出了什么事儿,有你在身边,我便什么也不怕了。”

    “现在也变得油嘴滑舌了?”顾清菡娇柔一笑,却又微蹙眉道:“只是今天太夫人那句话,你也不能当做没听见。”

    “哪句?”

    “太夫人对齐玉说过,他要是知错能改,还能有重回侯府的机会,这话既是说给齐玉听,也是说给你听。”顾清菡低声道:“他便再不是,也终究是你的兄弟,你对他也不能太过绝情。”

    杨宁皱眉道:“三娘,别人不知,你心里清楚,如果被他得逞,他能放过我?对这种人太过心软,那就是对自己的残忍。”

    “我知道你的心思。”顾清菡轻叹道:“但你也不能不顾及太夫人的感受。齐玉自小锦衣玉食,没有受过苦楚,这般将他们扫地出门,我只担心......!”

    “你啊,就是心太软。”杨宁叹道:“别看你平时有时候一副冷若冰霜模样,其实你心肠最软......!”

    顾清菡柳眉竖起,瞪着杨宁,“你说什么?冷若冰霜?臭小子,你再说一遍。”作势要伸手去扭杨宁耳朵。

    杨宁举手投降道:“是我错了,三娘别生气。”随即问道:“三娘,那你准备怎么办?”

    “这样吧,我派人先给他们在外面找个住处先住下,先晾一段时日,瞧瞧他们母子到底有没有改变。”顾清菡轻声道:“若是真的有改过之心,让人先给齐玉谋个差事,总不能让他们饿死。”

    “江山易改,本性难移。”杨宁摇摇头,道:“既然三娘都这样说了,就先这么办吧。”

    便在此时,就听到脚步声响,随即听到一个声音道:“世子爷,你们回来了。”脚步匆匆,两人抬头瞧过去,只见段沧海和赵无伤一前一后过来。

    杨宁发现段沧海走路虎虎生风,赵无伤却软绵绵的,刚柔分明,眉头舒展开来,笑道:“段二叔,你们回来了。”

    段沧海和赵无伤上前过来行礼,杨宁已经扶住道:“千万别这样,这阵子让你们受委屈了。”

    段沧海笑道:“我根本没当回事,只当是出去躲几天清闲。”指了指赵无伤,“倒是这家伙,小公子也没有赶他出府,他也跟着我屁股后面跑出去,陪着我喝了几天酒。”瞪着赵无伤道:“我说老赵,这几天酒钱都是我掏的,你喝的比我还多,我这人也不怕吃亏,回头掏一半酒钱还给我。”

    赵无伤面无表情,淡淡道:“要命一条,要银子......没有!”

    段沧海骂道:“你这狗东西,这辈子一毛不拔,除了我这冤大头,估摸着也没人愿意交你这个朋友。”

    赵无伤看了段沧海一眼,淡淡道:“有你一个朋友,已经足够!”

    他这话一说,段沧海怔了一下,随即摸着粗须道:“你觉得这一句话就能躲过酒钱?没门。”

    杨宁看到这两人,只觉得心情特别舒畅,问道:“是有人去找你们回来的?”

    “不是,我们就在前面那条街上的一家酒馆喝酒,世子爷要回府,肯定要经过那里。”段沧海笑道:“所以我们只是耐心等着世子爷回来。别人不要咱们,我自信世子爷应该还会让我们留下。”

    杨宁哈哈大笑,道:“段二叔,从今以后,我还真只能靠你们了。我已经被逐出齐氏家族了,锦衣侯府,从今以后就是单门独户了。”

    段沧海一怔,杨宁简略了说了一遍,段沧海微微颔首,道:“世子爷,咱们几个当年留在侯府的时候,就已经立下决心,就算是死,也要死在侯府门前。”郑重道:“段沧海定当效忠世子爷,虽死不悔!”单膝跪了下去。

    赵无伤也已经单膝跪地,吐字如金:“不悔!”

    杨宁白了赵无伤一眼,暗想你这不悔到底是什么意思,话都没说清楚,解释权都他娘的在你嘴里。

    他迅速上前,便要扶起两人,可是不动还好,直往前踏出一步,便感觉胸口一阵刺疼,这一阵刺疼来得极其突然,杨宁全身一颤,弯下身,抬手捂住了胸口。

    “宁儿......!”顾清菡惊呼一声。

    段沧海发现有异,抬头看了一眼,只见到杨宁脸色瞬间变得惨白,满脸痛苦之色,身形摇摇欲倒,一个箭步冲上,扶住杨宁,一只手已经抓住杨宁左手,手指搭在杨宁的手脉处,只触碰了一下,脸色骤变,沉声道:“快扶世子躺下!”

    赵无伤也已经上前,两人扶着杨宁躺下,段沧海已经扯开杨宁胸前衣襟,露出胸膛,一掌拍在了杨宁的胸口。

    -----------------------------------------------------

    ps:今天第四更完成了,风骚无比。

    这里再公布一下本书的官方群号:563369419,锦衣春秋净沙阁等着兄弟姐妹们进来畅谈,这里有最风骚的奇男子,有如花似玉的美娇娘,沙漠会在群里与大家一起哈皮吹牛,不定期发放本人性感写真照,欢迎光临!

    对了,有不少书友看书甚至在评论区留了言,却忘记收藏,我满怀善意提醒一下,收藏到书架上,更方便阅读,你好我也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