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锦衣春秋 > 第一一九章 收归其主
    三老太爷似乎也没有想到杨宁会如此决然,怔了一下,整个堂内一时间死无声息,所有人都是呆住。

    半晌,三老太爷嘴角抽搐,道:“你能做的了这个主?”冷笑一声:“我劝你还是去问问太夫人的意思。”

    “不用问了。”门外传来一个声音,众人将注意力都放在杨宁身上,并未注意,听到声音,目光齐刷刷地冲门外瞧过去。

    只见到身材婀娜的顾清菡此时正搀扶一人进来,那人身材矮小,驼背十分严重,满头白发,乍一看去,宛若侏儒一般,可是看到此人,堂内所有人都是神色一凛,站着的人立刻站直了身子,在椅子上坐着的那几名家老,也都起身来。

    锦衣侯府太夫人却是在这个时候亲自出来。

    杨宁看到几乎缩成一团的太夫人,不知为何,便感觉背脊有些发毛,犹豫一下,快步上前来,恭敬道:“祖母!”

    太夫人只是微微颔首,她双目已盲,不能视物,在顾清菡的搀扶下,走到了主座边上,转身坐下。

    她身体瘦弱矮小,坐在椅子上,十分的不协调,甚至有些滑稽可笑,可是在场所有人都是十分敬畏。

    “太夫人......!”三老太爷先前盛气凌人,此刻语气却是和缓得很,“齐宁这孩子,实在是越来越不像话了。我这才说了几句,你看看他.....哎,太夫人,他竟然还嚷着要脱离齐族......!”

    堂内许多人心里本来还忐忑不安,听三老太爷语气缓和,微松了口气,暗想真要将锦衣世子逐出齐族,那齐家就没了大靠山,这对大伙儿来说可不是什么好事。

    锦衣世子虽年轻,甚至有些狂傲,但锦衣侯这个爵位毕竟是朝廷封赐,是齐家的一块金字招牌,有这块招牌,这些年来大伙儿办事都容易许多,真要摘了,齐家各路人马必将利益受损。

    只是三老太爷身为族长,在族中势力甚强,谁也不敢为了杨宁而去得罪三老太爷。

    此时太夫人出现,事情似乎有了转机,不少人心下满含期望。

    太夫人微微抬头,终于开口道:“景儿过世,齐宁是锦衣世子,我这个老太婆已经是形同废人,没有精力过问侯府的事情。今日出来,只是要告诉大家,从今以后,侯府的一应诸事,都由齐宁做主,他的决定,就是侯府的决定。”

    众人本来还满含期望,太夫人此言一出,所有人都是吃了一惊。

    杨宁本还以为这老太婆突然出现,搞不好就要坏事,却没有想到她竟当众偏护自己,大感意外。

    “逐出齐玉的事情,我已经知道,既然是齐宁所作决定,齐玉今夜就出府。”太夫人声音苍老,而且十分缓慢,但每一个字都有一种不容置疑的威力,“既然齐族要将齐宁逐出齐族,那以后就没有牵连了。”

    三老太爷亦是变色,失声道:“太夫人......!”

    太夫人缓缓道:“今日之事,是齐族抛弃齐宁,并非齐宁自绝齐族,你们都在场,也都知道事情缘由,是是非非,各人心里有杆秤就好。”

    齐玉此时已经冲上前,跪倒在地,“祖母,齐宁是你的孙子,难道齐玉不是?”

    太夫人伸出干枯的手,招了招手,齐玉跪着挪近过去,他万想不到自己竟真的要被逐出侯府,又是愤怒又是害怕,此时只盼太夫人能够开口留住自己。

    太夫人那干瘪的手在齐玉脸上轻轻抚摸,轻声道:“你哥哥的决定,我一个老太婆不能反对,你要记住,他是锦衣世子,锦衣侯的衣钵,由他继承。你做错了事,自然要有惩罚,他今日逐你出门,他日你若是能改过自新,未必没有重回门户的机会,一切都要靠你自己争气,你可明白?”

    齐玉眼泪落下,双手握拳,全身发抖。

    太夫人轻轻拍了拍齐玉的脸,起身来,道:“清菡,扶我回佛堂。”

    顾清菡忙搀扶住太夫人,众目睽睽之下,太夫人很快便消失在众人眼前。

    堂内沉寂一阵,杨宁才扫视一圈,道:“诸位还有什么事情吗?大家以后各走各道,我不会再牵累你们,当然,你们若是有什么事情,锦衣侯府的大门对你们也是关闭的。”

    三老太爷一脸怒色,一抖衣袖,转身就走,齐玉见状,急忙跑上前,拉住三老太爷衣袖,惊恐道:“三老太爷,您.....您不管了?”

    “齐宁已经不是齐家的人,老夫管不了他。”三老太爷恨恨道:“大伙儿都走吧,既然不让我们上门,以后老死不相往来。”瞪住杨宁,道:“你小子好自为之,可莫让锦衣侯府家破人亡。”

    其他人见此情状,有人摇头有人叹息,纷纷出门,三老太爷正准备离开,杨宁淡淡道:“三老太爷别急着走,你好像还忘了些事情。”

    三老太爷皱起眉头,扭头道:“什么事情?”

    “银子。”杨宁重复道:“税银!”

    三老太爷身体一震,杨宁淡淡道:“既然都已经没有瓜葛,侯府的税银,当然不能放在你的家中,是我派人去取,还是你们派人送过来?我这边还要仔细对账,少了一文钱,那都不成。”

    齐家六爷在旁冷笑道:“税银交给你,岂不被你败光?就是担心你胡作非为,所以才将税银放在那头。”

    “侯府的税银,如何折腾,是侯府的事情,不劳外人指手画脚。”杨宁笑道:“据我所知,你们三房每年有五百户赋税,自今而后,当然不可能再有了。”

    “你敢!”三老太爷老脸一沉,“这是老侯爷定下的规矩,莫说是你,就算是你的父亲,也没有资格收回去。”

    此时不少人已经出门,却还有稀稀落落一些人尚在屋中,听杨宁要收回三房的税银,都留在边上观看,甚至有人幸灾乐祸。

    齐族在京中嫡系旁支加起来也有二三十户人家,大都只是借着锦衣侯族人这面旗子做些事情。

    侯府本就苛简,这些旁支近亲还真没有多少直接得到侯府的好处,唯独嫡系三房早在老侯爷在世的时候,就分到了五百户赋税,主要是因为三房人丁众多,一家老小在京中的开销不在少数。

    虽然同属一族,但三房得了这么大的好处,其它各支口中不说,心里难免嫉妒,此时听杨宁要收回五百户,有人心中大是痛快。

    杨宁道:“老侯爷当年给你们三房五百户,可不知道有朝一日你会将我逐出家族。我如今不是你们齐族的人,当然没有必要再供养你们白吃白喝。你莫忘记,这三千户封邑,是封给锦衣侯府,封邑的税银,自然由侯府支配。祖母刚也说了,侯府以后由我当家做主,那些赋税自然也由我支配,我要收回五百户,天经地义。”

    要被这样收走五百户赋税,无疑是用刀挖心,齐家六爷齐松如何受得了,咆哮道:“齐宁,你胡作非为我们管不着,可是你要抢走我们的东西,我们和你拼了。”

    “你还要不要脸。”杨宁冷笑道:“你的东西?什么时候侯府的赋税成了你们的东西?”在边上一张椅子坐下,道:“封邑是朝廷赐封的,如今有人要霸占封邑赋税,不知道朝廷知晓,又会如何决断?你们并无官身,一介布衣,如今竟要欺负到锦衣侯府的头上来,朝廷自然会为侯府做主。”

    三老太爷脸色气的发白,顺了顺气,才道:“齐宁,你是真要做绝?”

    “做绝?”杨宁脸色一寒,“我再叫你一声三老太爷,把事情做绝的,究竟是谁?你有没有看到邱毅?可知道他现在在哪里?我告诉你,他被关在了柴房,还有江陵的赵渊和那个假齐澄,你可认识?对了,忠陵别院,本世子差点被人刺杀,刺客为何会对别院那般熟悉,这背后究竟是什么勾当?”

    他目光如刀,盯着三老太爷眼睛。

    三老太爷身体抽动,张了张嘴,却只发出“啊啊”声音,嘴巴一时合不上,整个人便往后倒去,好在齐松反应倒快,出手扶住,见三老太爷眼睛翻白,惊道:“爹,爹,你怎么了?”大叫道:“快来人,扶我爹去看大夫,爹,你可别吓我......!”

    当下有数人跑过来,七手八脚抬起了三老太爷,匆匆离去,其他人也知道留下无益,纷纷离去,只是片刻间,正堂内外便空寂无声。

    杨宁压抑多日的恶气一朝出了,只觉得说不出的通快,回头不见齐玉,知道也是趁乱离开,叫道:“齐峰!”

    齐峰就在不远处,小跑过来,一脸笑意:“世子爷,小的在这呢。”伸出大拇指,“世子爷,今天可是真的解恨,他们一直对侯府指手画脚,就想多占侯府的便宜,这下子好了,将他们五百户都收回来.......!”却亦是觉得痛快无比,哈哈笑了起来。

    “两件事!”杨宁道:“第一件,子时之前,将那对母子赶出侯府,第二件事,召集人手,明天一早,去那边运回税银,记住,这一次是三千户税银!”

    ----------------------------------------------------------

    ps:这里再公布一下本书的官方群号:563369419,锦衣春秋净沙阁等着兄弟姐妹们进来畅谈,这里有最风骚的奇男子,有如花似玉的美娇娘,沙漠会在群里与大家一起哈皮吹牛,不定期发放本人性感写真照,欢迎光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