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锦衣春秋 > 第一一七章 忘恩负义
    杨宁皱眉道:“你这话是什么意思?难道大....父亲过世,还有隐情不成?”

    邱毅急忙道:“不是那个意思,这是当年将军出征的时候,三老太爷找我私下说的。那次三老太爷找我,就是为了.....为了帮齐玉获得爵位。当时齐玉和琼姨娘都在场,他们亲口答应要给我两百户封邑以及八百亩私田。”

    “如此说来,咱们这齐玉公子还真是大方。”杨宁冷哼一声,“可是这与你们私下勾结赵渊那伙人又有什么关系?”

    邱毅犹豫了一下,才道:“便是在那时,有一天三老太爷将我找了去,见到了赵渊,当时我还不知道他已经成了老宅的账房,老宅那边的变故,三老太爷比我知道的还要早。”

    “他见三老太爷是为了什么?”

    邱毅回道:“具体商议了一些什么,我到如今也不清楚,不过三老太爷嘱咐我,老宅换了总管,让我隐瞒下去,还说这叫未雨稠缪,齐澄和赵渊都会支持齐玉,有那两个人在老宅,就等若将财权控制在了手中。”

    顾清菡蹙眉道:“所以这三年你就一直隐瞒下来?”明白过来:“江陵那边有人到侯府来告状,也是你打发走的?”

    “是......!”邱毅低头道:“来了有两三次,我都告诉他们会解决,然后打发他们回了江陵,老宅那边知道这事儿,就.....就在那边处理了。”

    “邱毅,你作恶多端,可知道害死了多少人?”顾清菡气急,“这几年封邑增加赋税,封邑上的百姓对我们侯府怨声载道,老侯爷和大将军多年积攒下来的清誉,被你一手败坏。还有什么,都自己招认出来。”

    邱毅更是低头道:“其他的我就真的不清楚了。”

    “不清楚?邱总管,我劝你还是坦白的好,真要交给官府,可不会像我们这样温和。”杨宁一根手指塞进耳孔里,悠然道:“你可别告诉我,忠陵别院那件事儿,与你没有干系?”

    邱毅身体一震,杨宁已经接着道:“我当时就怀疑,刺客对忠陵别院地形那样熟悉,甚至连我在哪间屋里住着都一清二楚,那定然是有内鬼告诉了他信息,我本来还怀疑是齐玉搞的鬼,可是齐玉并没有去过忠陵别院,他也没有资格先进去踩点。那时候我就有些怀疑是你邱总管所为,你是侯府总管,我们前往忠陵别院之前,你是去过别院做了安排,对那里自然十分熟悉,只不过我当时还没有想通你那样做的理由,只能是怀疑。”

    “世子,是.....是三老太爷吩咐的。”邱毅冷汗如雨,参与刺杀锦衣世子,这可就是大大的死罪,辩解道:“刺客是三老太爷派人找过来的,三老太爷一开始只是让我去将别院的格局画下来交给他,我.....我并不知道他要派人行刺世子,否则......否则我万不会听从他的吩咐。”

    “那老宅故意将税银送到三老太爷那边,让我们误以为税银没有送来,亲自前往江陵,这总是你安排的吧?”杨宁道:“你该不会说这也是三老太爷的安排。”

    邱毅苦着脸道:“确实是三老太爷的安排。三老太爷说,只要侯府陷入困境,没了银子,就会指望江陵送来的税银,税银迟迟不到,三夫人一定会着急,我只要.....只要在旁煽风点火,三夫人就会亲自前往江陵,而.....而三夫人也不会丢下世子,定会带着世子一同前往。”

    “里外勾结,故意将我们骗过去,然后在那边设下陷阱。”杨宁笑道:“你们觉得万无一失,若是我们死在那里,一切正合你们意,就算活着回来,因为有把柄抓在你们手中,你们想怎样无法无天,我和三夫人也不敢管,是不是这样?”

    邱毅低头讪讪道:“三老太爷是.....是这般安排。”

    “你把所有事情推得一干二净,似乎所有的责任都在三老太爷那边。”顾清菡冷声道:“可是你忘恩负义,吃里扒外,难道就没有一丝良心不安?这些年,难道我对你有过亏待?你在府中中饱私囊,贪墨了不少银钱,甚至在外购置了几处院子,我心知肚明,却并没有揭穿,无非是瞧在你父子两代人为侯府效命的份上,可是你得寸进尺,胃口越来越大,为了一己之私,竟然陷害世子,坑害侯府,我顾清菡真是识人不明,信错了你这样的小人。”

    邱毅颤声道:“是我糊涂,世子,三夫人,求你们看在我们父子为侯府效命多年的份上,从轻发落。”

    “如何发落,先不用着急。”杨宁似笑非笑,“就看你接下来如何表现了。”高声道:“来人啊,将邱总管先带下去,好生看护。”

    齐峰从外面进来,扯了邱毅下去。

    杨宁见顾清菡神情黯然,劝道:“三娘,你也不用多想,回头再好好收拾他。”

    “宁儿,我只是没有想到,邱毅会这样做。”顾清菡苦笑道:“三老太爷是族中长者,可是.....可是却做出这样的事情来,老侯爷和大将军泉下有知,又如何能够瞑目。”

    “人心难测,三老太爷.......!”杨宁正自说话,忽地感觉胸口一阵抽搐,接着又是一阵针扎般的刺疼,难受至极,抬手捂住,顾清菡见杨宁眉宇间带有痛苦之色,急忙起身,上前扶住,担忧道:“宁儿,你.....你怎么了?可别吓我。”

    杨宁深吸一口气,感觉胸口稍稍恢复一些,勉强笑道:“不用......不用担心,没什么大事。”他却感觉到那股抽搐感正是来自丹田,心下有些骇然,暗想总不至于是丹田劲气发作吧?

    脑中又想到木神君,被那老怪物枯木手所伤,早先发作过两次,不过此后已经有许久没有发作,杨宁几乎都忘记自己身中枯木手,此时胸口忽然这般刺疼,却不知道究竟是枯木手伤势发作,还是丹田劲气发作。

    忍不住想到唐诺,那女子答应半个月就能赶到京城,如今前后也已经十天左右,只盼唐诺能信守诺言,早日过来帮助自己疗伤。

    他胸口刺疼一阵一阵,一时还停不下去,额头已经有冷汗冒出,顾清菡焦急万分,便要派人去找大夫,杨宁摇头道:“三娘,不用请大夫,我歇歇就好。”心里很清楚,自己这种伤势,就是唐诺也不能手到病除,更不必说寻常大夫了。

    顾清菡扶着杨宁到了偏厅,里面有着软榻,杨宁躺下后,过了一阵,刺疼感才减轻不少。

    “宁儿,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顾清菡见杨宁眉宇间痛苦,眼圈一红,“你是不是瞒着我什么了?是不是上次那帮人伤了你?”拿了手绢,帮杨宁擦拭额头脸上的冷汗,那手绢是她贴身之物,带着淡淡的女人体香。

    杨宁不想让顾清菡太过担心,柔声道:“可能是这些日子太过劳累,气息不顺,我已经好多了。”转变话题问道:“三娘,今天我没有和你商量,将齐玉母子逐出门,你会不会怪我?”

    “他们都想害死你,只是将他们逐出门,已经算客气了。”一提到齐玉母子,顾清菡便有几分气恼,又道:“宁儿,今天你做的对,果断干练,和大将军越来越像了。”

    杨宁心想我做事素来如此,脸上却是笑道:“近朱者赤,近墨者黑,跟在三娘身边,也学会了三娘的干练。”

    “还学会掉书文了。”顾清菡见杨宁气色好转,微宽了心,娇柔一笑,“宁儿,你现在感觉如何?要不要紧?”探手在杨宁额头摸了摸,感觉并不发烫,更是放心了些。

    “真的没事。”杨宁道:“对了,三娘,咱们回来,还没去见太夫人,要不要先去见她老人家?今天的事情,也总要向她说一声。”

    “你先在这里歇着,我去见太夫人。”顾清菡起身道:“事儿一时半会也说不清楚,我亲自去说。”依然担心道:“宁儿,你真的没事吧?”

    “真的没事。”杨宁笑道:“等你回来,我一定活蹦乱跳。”

    顾清菡嫣然一笑,明艳娇美,这才转身,扭着腰肢,风姿绰约离开。

    杨宁躺在软榻上,心下却还是对自己的身体状况有些担心,今次的发作比之此前颇有些不同,那种刺疼感不但更加严重,而且持续的时间也长了不少,更可恶的是现在还弄不清楚到底是枯木手所致还是丹田劲气所致。

    连日赶路,他倒也真有几分疲倦,躺在软榻上,本想眯一会儿,却不知不觉中沉沉睡过去。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听到耳边有人叫喊,睁开眼睛,却见齐峰就站在边上,坐起身来,才发现天已经黑下来,厅里点了灯,见齐峰一脸凝重,不由问道:“怎么了?天塌下来了?”

    齐峰苦着脸道:“世子,跟天塌下来也差不多了,小公子和琼姨娘回来了,还带来三老太爷。”

    杨宁精神一震,从软榻下来,道:“我正要找他。”

    “不止三老太爷。”齐峰道:“齐家的长老们也都来了,有十几个人,齐家在京中的长者,几乎都到了。”

    ----------------------------------------------------------------

    ps:感谢书友29473300、书友20981118、快乐小百货小等朋友的捧场打赏,诸位破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