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锦衣春秋 > 第一一六章 试探
    邱总管身体一震,尴尬笑道:“世子说笑了,我日夜都在盼着世子和三夫人早日回府。”摇头叹道:“说句不该说的话,世子和三夫人要再不回来,侯府可要被琼姨娘折腾得鸡飞狗跳。”

    杨宁问道:“邱总管,听说你是子承父业,你父亲当年也是侯府的总管。”

    “是啊,我和家父两代人一直都在侯府效命。”邱总管感慨道:“老侯爷和大将军对我们父子恩重如山,此生是难以为报啊。”

    杨宁含笑道:“邱总管,你觉得我和齐玉,谁更适合继承爵位?”

    邱总管一怔,立刻道:“齐玉怎能与世子相比?世子是大将军选定的继承人,于情于理,都是该由世子继承爵位。”

    “邱总管,你这话言不由衷吧?”杨宁笑道:“我问你,你可认识赵渊?”

    “赵渊?”邱总管身体一震,“世子,我......我并没有听过此人。”

    “赵渊是老宅的账房,老宅那边也一直是你在联络,你连老宅账房也不认识?”顾清菡终于冷冰冰问道。

    邱总管闻言,一拍脑袋,道:“是了,三夫人一提醒,我想起来了,好像是有这么个人。是我疏忽,只知道有个赵先生,还真没打听叫什么名字。”

    “既然认识赵渊,当然也认识齐澄。”杨宁道:“邱总管,听说齐泓老总管三年前就已经中风,而且被送到荆州城调养,如今在老宅主事的是齐泓老总管的儿子,叫做齐澄,这个你该不会不知道吧?”

    邱总管皱眉道:“竟有此事?”解释道:“世子,三夫人,老宅那头每年都派人送税银过来,我会亲自盘点查验,可并不曾听说老总管中风了?”

    “你不认识齐澄,又如何知道赵渊?”杨宁淡淡道:“你莫非不知道,赵渊是齐澄所雇?”

    “这个我还真不知道,只是他们送来税银,我与他们对账,他们提到过老宅的账目是有一个叫做赵先生的账房打理。”邱总管面不改色,道:“三夫人,侯府这头事情本就繁多,老宅那头也就疏忽了一些,这终究是我的错,三夫人和世子尽管责罚。”

    杨宁冷笑一声,猛然间厉吼道:“邱总管,你还不老实?”

    这一生中气十足,石破天惊,邱总管吓了一大跳,跪倒在地,“世子,我在府里已经多年,忠心耿耿,对世子所言绝无一句欺瞒。”转向顾清菡,道:“三夫人,您知道我这些年对侯府的忠诚,如果有什么做得不对,你们尽管责罚,可是......!”

    便在此时,却见齐峰进门来,道:“世子,三夫人,琼姨娘和小公子出门了。”

    “他们走了?”杨宁道:“没有去找太夫人?”

    齐峰道:“没有,他们也没有带任何东西,我跟了一段,他们好像是往三老太爷那边去了。”

    “原来是去找帮手了。”杨宁笑道:“如此也好,我正要去找他,他若是自己过来,倒不用我亲自跑一趟。”又道:“带来的那个人,一定要照顾好。”

    齐峰一愣,忙道:“世子放心,我已经.......!”

    不等齐峰说完,杨宁挥手示意他退下,等齐峰退下,杨宁才向邱总管问道:“邱总管,你可知道我让齐峰照顾好谁?”

    “不.....不知!”

    杨宁笑了一笑,慢悠悠道:“你不是没有见过赵渊吗?这次我将他带来了,你们可以认识认识。”

    顾清菡在旁心下一怔,但她冰雪聪明,瞬间明白了杨宁的心思。

    杨宁让齐峰照顾的明显是黑氅丑汉,但却借此告之邱总管是将赵渊带来,这明显是在试探邱总管。

    邱总管果然脸色微变,却还是勉强笑道:“世子带了赵......赵先生回来?”

    “可是赵渊招供,他认识你。”杨宁道:“对了,忘记和你说了,我们在江陵遇到了点事,本世子差点死在那里,幸好老天眷顾,让我转危为安。你可知道到底是谁想害我?”

    “不.....不知。”邱总管眼角抽搐,“世子吉人天相,不会.....不会有事。”

    杨宁笑道:“你可不知道,老宅那边出了怪事,老总管那个儿子,对了,就是那个齐澄,竟然是冒充的,还有那个赵先生,就是赵渊,原来背后是他主使。我躲过一劫,从江陵太守那里调集了人马,将这帮反贼一网打尽。”身体往前倾,皮笑肉不笑道:“严刑拷问之下,赵渊倒是老实招供了不少,你可知道,他们瞒着侯府,在封邑竟然收了四成的税收,可是为了不让侯府起疑心,这几年他们交给侯府的税银分文不少。”

    邱总管眼角跳动,道:“那帮人.....那帮人真是可恨,就该.....就该全都杀了。”

    “那可不成,要是都杀了,许多真相就问不出来了。”杨宁含笑道:“他们告诉我,其实今年的税银已经送到京城,而且交给了齐家,只是没有交给侯府而已。”

    邱总管道:“难道.....难道......!”

    “难道什么?”杨宁逼视邱总管。

    邱总管忙道:“没什么,世子,那税银如今在哪里?”

    “你放心,税银我会一分不少都取回来,只是暂时存在别的地方。”杨宁道:“对了,赵渊还提到了你......!”

    邱总管豁然变色,失声道:“世子,你不要相信他的话,他是诬陷好人,我没有.....我绝对没有和他私下联系,世子,这种人就该一刀杀了,绝对留不得。”

    “诬陷好人?”顾清菡在旁冷笑一声,“邱总管,你都不知道他说了些什么,又怎知他会诬陷你?你觉得他会说些什么?”

    邱总管一时怔住,张了张嘴,却没有发出声音。

    顾清菡轻叹一声,道:“原来真的是你,原来赵渊在侯府的眼线,竟然是你?”霍然起身,恼怒道:“邱毅,侯府哪里对不住你?除了我,侯府就都是由你打理,你们父子两代人在侯府效命,无论是老侯爷还是大将军,没有半点对不住你们,你为何还要吃里扒外,与那帮人勾结在一起?”

    杨宁一番试探,虽然邱总管尚未承认,可是顾清菡已经确认邱总管就是暗中与赵渊勾结的内奸。

    此番在江陵遭遇劫难,这背后竟是有邱总管的影子,这让顾清菡心下恼怒不已。

    邱总管急忙道:“三夫人,我.....我真的没有与赵渊私下联络,我只是想那帮人丧尽天良,定会.....定会恶意中伤我。”

    杨宁叹道:“邱总管,难道要将赵渊带到你面前你才招认?不管怎么说,你在侯府多年,不看在你这么多年为侯府效命的份上,也要瞧在你父亲的面子上,此事尽量低调处理。你若是现在招认,我保证不会伤你,可是要是等赵渊过来对质,我就只有将你们两个交给官府了。”

    邱总管低下头,默不作声,杨宁摇了摇头,大声道:“来人,叫齐峰去将那人带过来.....!”

    “世子,世子,且慢!”邱总管霍然抬头,一脸惊惧之色,颤声道:“我....我不敢隐瞒,其实.....其实这都是.....这都是三老太爷在背后致使,我.....我也是迫于无奈,求你饶我这一遭。”

    “三老太爷?”顾清菡凤目竖起,“邱毅,你可别在这里胡乱咬人。”

    邱毅道:“三夫人,真的是三老太爷致使的。”急道:“三老太爷一心想要让齐玉继承爵位,所以.....所以一直针对世子,我确实认识赵渊,也早知道那个叫齐澄的打理老宅,可是我真的不知道他们在那边私增赋税。”

    “三老太爷为何要让齐玉替代我?”杨宁已经收起笑容,冷声道:“这背后到底有什么交易?”

    “有,齐玉.....齐玉和琼姨娘答应了三老太爷,只要他继承爵位,将封邑的税收取出一半交给三老太爷。”邱毅道:“三老太爷那边目下只有五百户的税收,等齐玉继承爵位,就会增加到一千五百户,除此之外,江陵那几百顷侯府私田,也会分出一半给三老太爷一房。”

    顾清菡此时气的呼吸急促,酥胸起伏,怒道:“你没有说谎?”

    “绝不敢欺瞒。”邱毅苦着脸道:“琼姨娘还答应,会单独给我两百户,再送我八百亩田地,我....我是一时被猪油蒙了心,这才被他们拉下水。”

    “这些都是在大将军过世之后商量好的?”顾清菡蹙眉道:“否则大将军在世,你们就算玩弄花样,齐玉也继承不了爵位。可是老宅那边你们已经私下联系了三年,不可能是最近才商量好。”

    邱毅道:“三夫人明鉴,是三老太爷,三年前北汉人打过来,大将军出征御敌,那时候三老太爷就说,大将军浑身是伤,若是修养个几年,或许还能活下去,可是就那般出征,就算没有战死疆场,日夜操劳,也定然活不长久。”顿了顿,欲言又止。

    “还有什么,还不快说出来。”

    邱毅忙道:“三老太爷还说,楚国的秦淮军团虽然是大将军为主帅,可也并不是铁板一块,虽然将士们大都对将军十分敬畏,可.....可是难保其中有人对将军心怀不满,将军出征,有去无回,所以在将军出征那一日开始,他就准备让齐玉取世子而代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