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锦衣春秋 > 第一一五章 驱逐
    “住口!”齐玉吼道:“这锦衣侯府不是你一个人的,你也没有资格对我娘这样说话。”

    “他没有资格,谁有资格?”一个清冷声音传过来,顾清菡已经从门外缓步走进,俏脸带霜,“齐宁是锦衣世子,将军过世,侯府的一切,自然由世子做主,这难道还有疑问?”一双美眸带着冷意盯着琼姨娘,冷笑道:“琼姨娘,那个位置,难道是你能坐的?”

    邱总管见顾清菡也出现,忙笑道:“三夫人,一路辛苦,你可回来了。其实也没什么大事,这些时日你和世子都不在府里,这帮下人就有些松慢,小公子和琼姨娘也是出面帮忙打理一下。”

    “哦?”杨宁回头道:“邱总管刚才不是说这府里没有小公子和琼姨娘,只有主子和夫人吗?”

    邱总管神色尴尬,却还是勉强笑道:“这只是.....只是一时之计,说到底,还是为了能够打理好侯府。”

    “邱总管,府中下人不守规矩,素来由你管教,似乎也用不着旁人。”顾清菡淡淡道:“而且府里的丫鬟仆从们,都是多年历练,已经养成了规矩,我在府里这些年,也没有见他们有什么疏忽,难道短短时日,他们就都变了?”

    忽见一人上前道:“三夫人,我们都没有什么疏忽,和你在时一样尽心尽力。你走之后,琼姨娘便说府里由她来管,但凡有人不听她话,她就将人逐出侯府。”指着外面被打之人道:“他只是喊了一声琼姨娘,就被打成那个样子。”

    “是啊,三夫人,咱们没有做错事,连段二哥也被他们赶出府了。”

    有一人敢开口说话,其他人顿时都向顾清菡诉苦,顾清菡虽然管理侯府颇为严格,但对下人却十分宽厚,众人对顾清菡是又怕又敬,这些时日琼姨娘母子在侯府无法无天,众人都是一肚子的愤怒和委屈,此刻世子和三夫人都回来,众人便不再害怕琼姨娘。

    琼姨娘在府里本就没有什么威望,与顾清菡的地位和威望天地之别,这些日子趁顾清菡和杨宁离京,在府中大逞威风,此时听得众人七嘴八舌向顾清菡诉苦,顿时心下更虚,却还强撑着颜面,冷着脸,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模样。

    忽听杨宁问道:“你是不是还不起来?”

    琼姨娘此时已经心虚,可还是强撑着道:“我便不起来,你......你又能把我怎样?”对杨宁还是有些忌惮,加了一句,“我是你庶母,你......你不能对我不敬。”说到最后,已经没有了底气。

    那边邱总管却是连连向琼姨娘使眼色,琼姨娘却装作没看见。

    杨宁微微一笑,脸色忽地一沉,道:“来人!”

    早有几名魁梧的男丁上前,齐声道:“世子有什么吩咐?”

    “将她扯下去。”杨宁淡淡道。

    这些人早就对琼姨娘恨之入骨,世子都发话了,哪有不上之理,六七人甚至争抢着上前,齐玉见状,横身在琼姨娘面前,冷喝道:“谁敢动?”

    他这一声喝,倒是让堂内顿时静下来。

    其余虽然是庶出,但毕竟也是锦衣侯的血脉,与琼姨娘还是有些不同,虽然没有人瞧得上尖酸刻毒的琼姨娘,可是对齐玉还是颇为忌惮,一时那几名男丁却也不敢上前。

    齐玉见状,冷笑一声,正自有几分得意,却不妨杨宁在旁一脚踹过来,他根本没有提防,想不到杨宁说踢就踢,再加上杨宁这一脚不但力道十足,而且速度极快,正踹在齐玉的腰眼,齐玉惨叫一声,已经被杨宁踹翻在地。

    杨宁这一脚看似突然,但却是早有准备,就是瞅准了位置踹过来,虽然不至于要了齐玉的性命,可是却足以让齐玉半天起不来身。

    见齐玉倒地,这一次不用人去扯,琼姨娘自己站起来,急忙走过去扶住,担忧道:“玉儿,你怎样?”

    齐玉此时已经是满头冷汗,脸上显出痛苦之色。

    杨宁并不客气,这才一屁股坐了下去,看向齐玉,道:“齐玉,我记得我警告过你,不要在我的背后卖弄聪明,更不要在我背后搞鬼,否则你的日子会非常难过,可是我现在发现,你的记性很不好,我不让你做什么,你就偏偏做什么,是在显示自己的骨气吗?”

    齐玉忍着疼痛,恨恨看着杨宁。

    “今天大家伙儿都在这里,作为锦衣世子,我做了一个慎重的决定。”杨宁缓缓道:“大家听好了,被他们母子逐出府的,即刻返回府里,以前干什么,回来之后还干什么。”又道:“你们是否可以找到他们?”

    有人立刻道:“世子,大家伙儿知道您和三夫人回来会主持公道,所以都还留在京里,很容易就找到。”

    “那就好。”杨宁笑道:“大伙儿是不是知道本世子心地善良,一定会为你们主持公道?”

    众人顿时都笑起来,不久前这屋内气氛还是压抑得很,此刻却已经变得十分轻松,不少人心里还在想,世子上次被绑架前,浑浑噩噩,和傻子没什么区别,可是经过一遭劫难,如今不但精明干练,甚至对下人也是十分宽厚,这对侯府来说,当然是一大幸事。

    众人笑声,更是让琼姨娘母子显得形单影孤。

    杨宁看向齐玉,问道:“你们在侯府胡作非为,当然不会没有想过我们一旦回来,你们的心思就会付诸东流。可是明知如此,你们为何还要这样做?”冷笑一声,身体微微侧倾,“难道你们觉得,我和三夫人不能回来?”

    琼姨娘和齐玉都是微微变色。

    杨宁看在眼里,心知肚明,淡淡道:“我为何这样说,你们心里有数。今天我不谈过程,只说结果......!”抬手指向大门,“今日开始,本世子将你们母子驱逐出侯府,自今而后,你们与侯府再无半点关系。”

    琼姨娘和齐玉这一下都是勃然变色,琼姨娘已经失声道:“你要.....你要逐我们出府?”

    不但是琼姨娘母子,便是顾清菡和其他人,也都吃了一惊。

    “你听到就好。”杨宁道:“有什么东西要收拾,现在就可以去收拾,我会让人看着你们,该是你们的,你们尽管带走,不过要想从侯府多带走一件东西,那都绝不可能。”

    “你凭什么驱逐我们?”齐玉忍着腰间疼痛叫道:“就算你是世子,你.....你也没资格赶我们走?”

    杨宁耸耸肩,笑道:“我早就说过,我别的或许做不了,但是驱逐你们出府的权利还是有的。我上次已经警告过你们,可是你们没长记性,我给了你们机会,你们不知道珍惜,这也怨不得我们。”

    琼姨娘站起身,冷笑道:“太夫人还在,还由不得你和顾清菡在侯府兴风作浪,我这就去找太夫人。”抬步便走,只是走出两步,杨宁已经慢悠悠道:“顺便和太夫人说一声,你们在背后干的那些破事。江陵那边的事情,可别说和你们没有关系,就连人我也带来京城,要对质的话,我现在就派人去将他们带来。”

    顾清菡一愣,看了杨宁一眼,见杨宁冲自己使了个眼色,顿时心知肚明。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琼姨娘犹豫一下,才凶狠道:“可是你要逐我们出府,那也不是那般容易。”过去扶起齐玉,道:“咱们走!”

    齐玉也不多言,跟着琼姨娘出门,到得门前,杨宁已经道:“我再提醒一句,离天黑没有多长时间,今夜子时之前,你们若是还没有收拾好,那就什么也不用收拾了。”抬手指着几个人,“你们现在就去他们的院子,仔细瞧好了,若是他们私带走侯府的一件东西,我唯你们是问。”

    众人见杨宁竟然要将琼姨娘母子驱逐出府,都有些吃惊,但心里却是欢喜得紧,这一对母子在府里阴阳怪气,下人们早就看不顺眼,此时都是振奋,那几人已经齐声道:“世子放心,我们现在就去看着。”

    杨宁抬手道:“大伙儿先都散了吧,对了,派人去找那些被驱逐出的人,让他们都回来。”又指着门外道:“被打棍子的,找个大夫赶紧瞧瞧,还有那个田荣,立刻赶出府去。”冷笑一声,“狐假虎威,老子最是瞧不上这种人。”

    众人这才纷纷出门去,邱总管本也想出门,杨宁已经叫住:“邱总管,你先等一下,有件事情还要和你商量。”

    邱总管转身回来,弓着身子笑道:“世子还有什么吩咐?”又向一旁顾清菡自责道:“三夫人,你将侯府交给我打理,我.....我没能管好,请三夫人惩处。还有段沧海,小公子......!”

    “可别再称呼什么小公子了。”杨宁淡淡道:“你没听到我刚才已经将他们母子赶出去了?侯府从今以后没什么小公子。”

    “是是是......!”邱总管忙道:“是我疏忽了。齐玉以前和段沧海有些不对付,这次硬是找了个由头将他逐出府,我一直苦劝,可.....可齐玉毕竟是侯爷的血脉,他坚持己见,我也实在没有法子。世子和三夫人回来就好了,我亲自去找段沧海,将他请回来!”

    顾清菡并不理会,只是在一旁坐下,一言不发。

    杨宁盯着邱总管,等他说完,才道:“邱总管,你是不是觉得我和三夫人也不能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