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锦衣春秋 > 第一一四章 耀武扬威
    杨宁一行人回到京城的时候,天气已经变的颇为寒冷,而京城的气氛也是肃冷萧杀。

    京城诸门已经封闭,城头守兵都已经换成了白盔白甲,尚未进城,杨宁便感受到京中一股凝重气氛。

    京城禁止出入,只是开了一个门中之门,杨宁这边亮出了身份,虽是如此,却也是经过一番检查,众人才进了城内。

    城中大街小巷一片素白,之前锦衣侯齐景过世,几条街被白色素裹,如今是大楚皇帝驾崩,全城都是被白色所笼罩,家家户户门前都飘有白幡,街道上更是行人稀少,一片清冷。

    杨宁只觉得颇有些晦气,这是他第二次进入京城,第一次进入京城的时候,碰上锦衣侯的丧事,这第二入京,又碰上大楚皇帝的国丧。

    此番回京,日夜兼程,并无耽搁。

    在江陵那边顾清菡对老宅略作了一些安排,老总管齐澄已经找了人诊治,老宅那边,暂时由毛文寿派人照应,等到候府这边再选派人手前往打理。

    黑氅大汉的来历不明,虽说顾家要养一个吃饭的人轻而易举,但杨宁想到此人终究是救过顾清菡,也就一同带回了京城,锦衣侯府人丁众多,多一张嘴吃饭根本不成任何问题。

    一行人赶到锦衣侯府门前,只见到府门紧闭,门前倒也是挂上了白幡,皇帝驾崩,举国同丧。

    齐峰下了马,上前敲门去,小半天才有人打开门,那人见到齐峰,怔了一下,抬头看见正翻身下马的杨宁,眼眸之中显出喜悦之色,声音都已经激动得发颤:“世子,你们.....你们都回来了?”

    齐峰见他神色不对,皱眉道:“怎么了?你看起来不对劲?怎么这老半天才开门?”

    那人低着头,道:“你们.....你们进去看看就知道了。”

    杨宁此时已经打开马车门,帮着顾清菡下了马车,走到门前,见那人神色古怪,便知道有事发生,率先进门去。

    还没到正厅,就听到前面传来杀猪一样的惨叫声,杨宁皱起眉头,加快步子,远远瞧见一人被摁倒在地上,边上一人正举着手臂粗的棍子,照着那人屁股就是一通乱打,口中还叫道:“让你长着舌头只知道吃干饭,他娘的连人都不会叫了。”

    杨宁大是奇怪,见到院子里除了这几人,四下里并无其他人迹,显得颇有些冷清。

    他缓步走过去,还没靠近,那几人陡然发现,见到杨宁忽然间就冒出来,顿时都目瞪口呆,举着棍子的那人一根棍子停在半空中,就像被点了穴道一样。

    几人互相瞧了瞧,那举棍子的已经将木棍丢在地上,转身便要走,杨宁冷冷道:“站住!”

    那人不敢违抗,停下脚步,转过身来,尴尬笑道:“世子,您.....您回来了?”

    “为何见着我要跑?”杨宁冷声道。

    “没有.....!”那人堆着笑脸:“是我眼睛不好使,没看到世子,世子您......!”

    “你眼睛瞎了?”杨宁冷笑着往前瞅了一眼,却发现前面不远处的正堂大门虚掩着,依稀从门缝中看到里面人影晃动,低声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世子,我叫田荣。”那人道:“我这就去禀报,告诉大家世子回来了。”转身又要走,杨宁已经伸手抓住搭在他肩头,淡淡道:“我问你,为何要打他?”

    田荣神色尴尬,讪讪道:“这个.....这个是.....是奉命行事。”

    “奉命行事?”杨宁身后响起声音:“奉了谁的命令?谁让在这里打人的?”正是顾清菡过来。

    被打的那人已经抬起头,见到杨宁和顾清菡,欢喜交加,颤声道:“世子,三.....三夫人,你们.....你们可回来了,你们再不回来,小的可要被打死了.......!”说到这里,竟是流下泪来。

    杨宁心知府里定然发生变故,示意众人不要多说,轻步靠近到厅门外,透过门缝隙,却瞧见屋内竟然跪了一大群人,琼姨娘此时竟然高居正座,左边齐玉背负双手,神情冷傲,右边则是邱总管。

    杨宁并不立刻进门,背负双手,就站在门外,清晰听到琼姨娘声音传出来:“......就是要让你们长长记性,以后谁要在喊一句小公子,外面就是下场。你们中间许多人都是府里买过来的,和牛马没什么区别,听话顺从,唯主子的话是从,少不了你们一口吃的,否则可别怪我不客气。”

    邱总管在旁道:“都听清楚了?三夫人出门在外,府里的事情,暂时就都由琼夫人打理,我再说一句,以后府里没有什么小公子,也没有什么琼姨娘,只有主子和夫人,谁要是再说错话,打一顿是轻的,到时候割了舌头,就不会说错话了。”

    一众丫鬟仆从只是跪在地上,俱不敢吭声。

    “还有,顾清菡在的时候,你们一个个不知天高地厚,有些人依仗着顾清菡在背后撑腰,对本夫人爱理不理。”琼姨娘尖着嗓子道:“这侯府可不是姓顾,齐玉是你们的主子,他说的话,就是侯府的王法,你们都听到了没有?”

    众人都“嗯嗯”了一声,琼姨娘尖着嗓子叫道:“都哑巴了?到底听到没有?”

    众人这才齐声道:“听到了。”

    “原来还有力气。”琼姨娘冷笑道:“那刚才为何没力气回答?好得很,邱总管,今晚这些人都不必吃饭了。”

    邱总管咳嗽一声,大声道:“都听到了吧?夫人问话,以后都要大声回答,谁要是有气无力,这饭就别吃了。”顿了顿,又道:“还有,这个月的例钱,都扣除一半,算是对你们的惩罚。”

    话声刚落,一人道:“邱总管,这.....这不合适吧?一家老小就指着这点银子吃饭,要是再扣除一半......!”

    “怎么,不满意?”一直没有吭声的齐玉终于开口道:“六条腿的蛤蟆不好找,两条腿的奴才到处都是,你要是不满意,现在就滚。”冷笑道:“段沧海比你们牛气吧?他在侯府吃了多年的饭,还不是一句话,让他像狗一样滚蛋?你们比他还厉害?不想干的,现在就站出来,有多远滚多远。”

    众人面面相觑,可此时却也无人敢反抗。

    “不错,有些人有多远就滚多远。”便在此时,屋内众人听到“嘎吱”一声响,大门已经被踢开,一人背负双手站在门前,面带冷笑,虽然身材并不魁梧,却自有一股凛凛气势。

    琼姨娘等人几乎是同时抬头瞧过来,见到杨宁背负双手站在门前,都是骤然变色,跪在地上的丫鬟和仆从们扭头看过来,看到杨宁,许多人眼中已经显出欢喜之色,更有人叫出声来:“是.....是世子,世子回来了!”

    邱总管也是大吃一惊,脸色微变,但瞬间就堆起笑脸,快步上前,恭敬道:“世子,您可回来了。”

    杨宁瞥了他一眼,淡淡道:“似乎有人并不希望我回来。”径自往前走过去,跪在堂上的众人纷纷闪开一条路,杨宁走到主座前,也不要看齐玉,盯着琼姨娘,琼姨娘尽力让自己平静下来,眼眸之中满是怨毒之色,亦是看着杨宁。

    “你想干什么?”见杨宁死死盯着自己,眼中满是逼人的寒意,琼姨娘心下有些发虚。

    杨宁淡淡道:“都这么大人了,这点眼力界也没有?还不起来滚到一旁去,这个位置,是你一个姨娘能坐的?”

    “你......!”琼姨娘气急,“齐宁,你敢这样对我说话?我.....我终究是你长辈,你还有没有规矩?”

    “这也是我想对你说的话,你有没有规矩?”杨宁冷冷道:“锦衣侯府什么时候轮到你来做主?还不滚到一边去。”

    “我不要活了......!”琼姨娘叫道:“咱们找人评评理,你这个不孝之子,竟敢......!”

    “琼姨娘不想活,不知道想怎么死?”杨宁不等她说完,已经打断道:“是想上吊?还是想自己割断喉咙?还是准备跳楼?”杨宁慢悠悠道:“上吊我给你拿绳子,割喉咙我给你拿刀子,要是准备跳楼,我让人给你找梯子,怎么样,你想怎么选?”

    齐玉一直握着双拳,此时终是厉声道:“齐宁,你不要欺人太甚。”

    “欺人太甚?”杨宁冷笑道:“我不在京里的这段日子,想必你们母子欺人太甚的更厉害。”抬手回指跪在屋子里的家仆,“他们到底犯了什么过错,你们有什么资格想让他们跪下就跪下?你们有什么理由相扣工钱就扣工钱?你说他们中有人是买来的牛马,那不过是因为他门家中贫寒,想以此谋生而已,人就是人,与牛马何干?”回头道:“你们都起来。”

    杨宁这一番话,顿时让众人欢欣鼓舞,只觉得世子忽然间变的前所未有的高大伟岸,杨宁一声吩咐,众人纷纷起身来,起身道:“谢世子爷!”

    琼姨娘见此情景,又急又怒,道:“他们只是下人,都不懂规矩,难道我连管教下人的资格都没有?”

    “没有!”杨宁干脆直接道:“除了你儿子,你没有资格教训侯府任何一人,连一匹马你也没有资格教训。”目光如刀,淡淡道:“你可听清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