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锦衣春秋 > 第一一二章 扑朔迷离
    假齐澄道:“我不知道.......!”见杨宁目带杀机,急道:“我真的不知道,我只是听从判官吩咐,就是为何将税银交给你们齐家三老太爷,我也是不知道缘由。”

    “你们既然控制了老宅,为何这几年还将税银如数送过去?”杨宁问道:“是为了稳住侯府?”

    假齐澄道:“如果税银没能如数按期送过去,你们一定会查过来,我们一切的计划就会白费。只有你们那边稳住,我们才能在江陵动作。”顿了顿,才道:“我们控制齐家老宅之后,就将封邑上的赋税提升了两成,这多出的两成,都入了赵渊的囊中。”

    “三年赋税,不在少数,他都用来做什么?”

    假齐澄正要说不知道,可是感觉脖子上的寒刃又紧了紧,只能道:“我真的不知道那些银子用到哪里,可是.....可是据我所知,应该都运到了巴蜀。”

    “运到巴蜀?”杨宁一怔。

    假齐澄道:“是,我只是负责控制齐家老宅,并无与其他人联络,一切事宜,都是判官谋划,他在巴蜀应该还有联络,那些银子,每年都会秘密往巴蜀那边运过去,可是具体运到哪里,我.....我并不知道。”

    “如此说来,控制齐家老宅的目的,就是为了那多出的两成赋税?”杨宁冷笑道:“可是据我所知,事情并不是如此简单,你们私下与齐玉还有联系,甚至想要以齐玉取我而代之,这又如何说?”

    假齐澄苦着脸道:“我真的不知道判官究竟想做什么。他只说设下圈套,让你和....和三夫人私下媾和,我们趁机捉奸,以此事可以控制住你,到底为何这样做,我真的不知道。至若那个齐玉,我都不曾听说过这名字。”

    杨宁察言观色,心知假齐澄应该没有说谎,问道:“那个九幽地藏,到底是何人,你可见过?”

    假齐澄摇头道:“没有,我只知道地藏神通广大,可是不曾见过。”

    杨宁冷笑道:“你都没有见过地藏,又如何知道他神通广大?我瞧那判官也并不如何,难道他三两句话就能让你死心塌地?瞧你也是七尺高的男儿,怎地这般容易就做了走狗。”

    “我亲眼见过神通。”假齐澄立刻斩钉截铁道:“除了判官以外,我见过地藏的使者,他.....他刀枪不入,而且烈火不侵,我亲眼看见他的手被烈火烧烤,却安然无恙,那绝对是真的。”

    杨宁皱眉道:“你见过地藏使者?”

    假齐澄道:“是,地藏使者还说,要让你们齐家鸡犬不留......!”

    “好大的口气,地藏难道与锦衣侯有仇?”杨宁冷笑道:“还鸡犬不留?要真有本事,何必如此鬼鬼祟祟?”

    假齐澄道:“我该说的都说了,你.....你说过留我性命。”

    杨宁道:“你再想一想,可有忘记没说的?”

    “没有了,其他的事情我都不知道。”假齐澄道。

    杨宁淡淡一笑,道:“你既然什么都不知道,那就是一个废物,一个废物还有什么必要再留下?”手上用力,寒刃划过,已经切断了假齐澄的喉咙。

    边上齐峰吃了一惊,他倒没有想到世子杀人却是如此干脆利落。

    杨宁从一开始就没打算让他活下去,这帮人设下圈套,差点害死自己,甚至害死顾清菡,对于这样的人,杨宁从来不会手软。

    他起身收刀,吩咐道:“将尸首处理一下,老宅原来那些人都只是被蒙蔽其中,都放了吧。对了,那些个打手,应该也不知道其中内幕,教训一番,也让他们滚蛋。”

    杨宁回到厅中,顾文章正大马金刀坐在厅内,一脸失望,瞧见杨宁,叹息道:“世子,咱们还是来晚了。”

    杨宁知道他意思,笑道:“舅父,以后还有机会,不过舅父领兵有方,如果不是毛大人占了先,咱们今夜按照舅父你的安排,那也定是势如破竹,摧枯拉朽。”

    顾文章抬手抚须,神色微缓,笑道:“养兵千日用兵一时,我手下这些人都是能征善战,不是我说大话,要不是毛大人的兵先到了,今夜我定是要将那帮贼寇杀个片甲不留。对了,世子,大将军过世,这锦衣侯的爵位自然是由你继承,你是齐家的人,日后少不得上阵杀敌,若是需要舅父出马,派个人来传话,我手下这些精锐都会随我前往助阵。”

    “那就先谢谢舅父了。”杨宁拱了拱手,看向边上的毛文寿,道:“毛大人,还有一事想要托付给你。”

    “世子尽管吩咐。”

    杨宁道:“这次老宅发生这么大的事情,侯府那边却一无所知,任由乱贼在此......!”

    他还没说完,毛文寿已经自责道:“是下官照顾不周。”

    “与毛大人无关。”杨宁摆手道:“不过以后还请毛大人时时看顾,此外封邑的赋税,按照老侯爷的规定,无论什么时候,都不能超过两成,本来我应该召集封邑的地头,向大家说明,不过时间看来有些仓促,我们还要尽快赶回京城,所以此事还请毛大人派人向各庄地头转达。”

    “世子这就要返京吗?”毛文寿忙道:“世子放心,此事我立刻安排。”

    此时已经是深更半夜,众人在老宅歇了一夜,杨宁回到自己那间屋内,取了那几十张放在床底之下画有剑招的画纸,并无人动弹,收拾好后便带在了身上,他知道顾清菡定是一直在担心,次日一早也不耽搁,天刚蒙蒙亮,便和顾文章一行人赶回清河城。

    老宅这边,毛文寿虽然带领兵马撤走,却还是留下了几个人暂时守护。

    赶到清河城顾府,已经快到中午时分,顾文章一番大动作,到最后毫无施展之地,心中倒有些郁闷。

    进了顾府,杨宁便瞧见黑氅丑汉正坐在正厅门边的墙根下,懒洋洋晒着太阳,看上去倒颇为悠闲。

    顾文章倒是怕杨宁误会,在旁解释道:“世子,这人算是妹妹的救命恩人,所以这几天都是好吃好喝招待着,也给他准备了厢房,可这人十分古怪,并不在房间睡觉,喜欢睡在墙根下,有时候半夜三更还在院子里游荡,实在有些怕人。”

    杨宁笑道:“舅父不用害怕,这人并无什么坏心,只要管他吃饱喝足,便什么事情都没有。”

    “这人饭量着实不小,一顿饭三只整鸡下肚还不能吃饱。”顾文章道:“世子,这人到底是什么来头?”

    “三娘没有告诉过你?”杨宁奇道。

    顾文章叹道:“她回来之后,只是让我派人打听你的消息,日夜牵挂担心的只是你,她没有提这怪人的来历,我也不好多问。”

    “舅父,你看他身上这件黑氅,是不是熊皮?”

    顾文章颔首道:“这个错不了,定是黑熊皮毛所制,我府上有三张虎皮大氅,还有几件狐皮大氅,却没有一件熊皮大氅。这熊瞎子最是难捕,而且就算真的杀死黑熊,也未必能够做成大氅。”

    “是害怕留下伤口?”

    顾文章点头道:“正是,无论是刀伤还是箭伤,一旦身上有了伤口,就很难制成大氅,便是手艺最好的师傅修补缺口,却也终究抵不过完好无损。能够制服熊瞎子而且不在它身上留下伤口,那可不是容易的事情。”抬手指着黑氅大汉身上的大氅,“他这件大氅虽然黑毛脱落,但我瞧里面的熊皮却完好无损。”

    “舅父,你见多识广,在整个江陵也是数一数二的人物......!”杨宁缓缓道,顾文章微微挺胸,脸上泛着一层淡淡光芒,显然是杨宁这句话很对他胃口,只听杨宁继续道:“你瞧这人有没有可能是江陵人?你看他身上的熊皮大氅,是否能通过这间大氅找到线索?”

    顾文章道:“我第一眼看到他的时候,就很奇怪,能有这样的熊皮大氅,出身非富则贵,必定不是普通人家,按理来说,江陵的豪门大户,我们顾家也都有来往,就算没有深交,也会脸熟,这人的年纪应该比我还大上几岁,和我是同辈,如果是江陵士绅,我绝不可能不认识。”

    “舅父是说此人很可能并不是江陵人?”

    顾文章十分肯定道:“他是不是江陵人我倒不敢肯定,但他绝非出身士绅大家,如果他是江陵人,这间大氅,很有可能是偷来的。不过整个江陵,据我所知,这样的大氅不超过三件,我都认识,他们都将这种大氅视若珍宝,平时都不轻易穿出门,想要偷到手,绝不容易,除非这人会飞檐走壁。”

    杨宁本还指望利用顾文章的见识查到黑氅丑汉的来历,现在看来,也是不能,心下对这黑氅大汉的来历更是充满疑惑。

    黑氅大汉显然是酒足饭饱,懒洋洋晒着太阳,虽然瞧见了杨宁,却也只是冲杨宁憨憨一笑,并不再找杨宁索要食物。

    “世子,三夫人请你过去。”杨宁正沉思间,边上传来声音,是顾府的一名丫鬟。

    杨宁一行人返回顾府,自然有人告之了顾清菡,杨宁想着顾清菡这几天日夜为自己担心,心下感激,道:“带我去见三夫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