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锦衣春秋 > 第一一一章 眼线
    杨宁道:“你好像对淮南王十分忌惮,怎么,他对咱们齐家有意见?”

    毛文寿道:“世子有所不知,当年圣上册立太子的时候,朝中就有一番争议,有人甚至直接上书,求圣上传位于淮南王,这自然是淮南王在背后授意,不过册立太子,也确实一度起了风波,甚至惩处了几名官员。”

    “哦?”杨宁道:“淮南王对皇位一直念念不忘?”

    “如果只是淮南王有这心思,那也不足为惧。”毛文寿道:“可是据下官所知,朝中有不少人是站在淮南王一方,四大侯爵之中的金刀侯,与淮南王的关系便不差。”

    “金刀侯?”

    毛文寿虽然只是地方太守,但显然对朝中局势也是颇为了解,解释道:“世子,当年太祖征讨天下,麾下云集了一干良臣猛将,金刀侯便是太祖皇帝一手提拔起来,除了金刀侯,朝中如今还有不少是当年太祖皇帝的嫡系,太宗皇帝继位之后,也是提拔了不少人才,锦衣侯齐家,就是太宗皇帝一手提拔。”

    杨宁立时便明白过来,照毛文寿这样说,如今的楚国,依然是存在着太祖一系和太宗一系两派人马。

    金刀侯为首的许多官员是早年被太祖所提拔,这些人对太祖皇帝自然还存有感念之心,而锦衣侯虽然两代侯爷功勋卓著,却是太宗皇帝所提拔起来,太祖一系的人马,自然还是期冀太祖的直系子孙淮南王能够继承江山,而锦衣侯这些后起之秀,自然是力保太宗皇帝一系,也就是支持当今太子。

    “太宗皇帝既然继承了皇位,难道.....难道没有想到后来之事?”杨宁忍不住压低声音道:“太祖一系的官员心存异志,难道太宗皇帝看不出端倪?”

    “其实这也不用去看端倪,一直以来,对于储君继位,一直都是风雨不歇。”毛文寿叹道:“太宗皇帝传位于当今圣上,那时候就有不少人上书,求圣上立淮南王为太子,而且人数还不在少数,其实一开始也没有多少人说起太宗承诺要传位于淮南王,也正是在那个时候,许多风声就开始传遍,说太宗皇帝当年接下玉玺的时候,答应过淮南王一旦长大成人,就会归还皇位,是真是假,如今谁也无法确定。可是不少人就是拿着这件事儿说话,非说淮南王才是正统的皇位继承人。”身体前倾,压低声音道:“太宗皇帝封了淮南王为王爵,风波才小了一些。”

    “九五之尊,国之根基,淮南王和他手底下那些人野心不死,对皇位始终是个威胁。”杨宁低声道:“太宗皇帝就没想过打扫一下?”

    毛文寿道:“其实太宗皇帝一直都在做准备,本来金刀侯是我大楚第一名将,金刀侯一族有不少能征善战之人,金刀侯在军方的威望,当年可说是无人可出其项背。太宗皇帝为了削弱金刀侯在军方的影响,所以重用老侯爷,老侯爷不负圣上期望,战功赫赫,威望与金刀侯不相上下。只是当时国家未稳,外有强敌,太宗皇帝若是出手太狠,只怕咱们大楚便先要乱了。”

    杨宁微微点头,倒也能够理解太宗皇帝的心思。

    太祖皇帝留下的人马,都是立国的功臣,太宗皇帝虽然对那帮人也有戒备,但正如毛文寿所言,一旦掀起内部清洗,首先受害的就是楚国本身,在当时那种情况下,团结胜过一切,内乱一生,等于自取灭亡。

    “太宗皇帝崩逝之后,圣上继承大统,对淮南王也一直是大加安抚,给其诸多荣耀,此外更是提拔了许多新的官员,太祖一系的官员比及当年,势力也是弱了许多。”毛文寿道:“大将军镇守淮水一线,功勋卓著,圣上也是心安。这些年来,淮南王那边据说也老实许多,并无再惹出太大的风浪来,只在圣上册立太子的时候,有人又上书,被圣上罢免了官职。”

    杨宁道:“所以你们觉得这次圣上崩逝,太子远在东齐,淮南王那帮人会趁机生乱?”

    “这并不是不可能。”毛文寿道:“如果大将军还在世,手握兵权,淮南王倒也不敢轻举妄动,可是圣上崩逝,大将军也在这个时候过世,他们就未必不会生出野心了。”

    齐峰终于道:“淮南王要是真的得逞,第一个要对付的肯定是我们锦衣侯府。”

    杨宁此时对朝中的形势倒有了个大概的了解,按照毛文寿所言,金刀侯应该是淮南王那边的人,而锦衣侯则是太宗皇帝这一系,如果被淮南王真的坐上皇位,自然不可能放过锦衣侯府。

    他离京之时,并不知道这其中的内幕,此时才知道,实际上这一阵子京城始终处在极为紧张的状况之下,也难怪许多官员在齐景治丧期间,并不上门祭奠,甚至在出殡之日,也并无几个官员相送,恐怕那些官员都看出宫里不正常,而且都知道锦衣侯府是淮南王重点对付的目标,如今齐景已经过世,在他们看来,锦衣侯府就如同秋后的蚂蚁,难有回天之力,所以都拉开了距离,免被锦衣侯牵累。

    也难怪齐景刚死,武乡侯不等出殡,就登门退婚,这背后却也都是大有玄机。

    他脑中转动,心中却是想着,齐家最近连出怪事,总不会是淮南王那帮人在背后搞鬼吧?

    正在此时,忽听门外有人匆忙禀道:“世子,有一队人马忽然向这边杀过来,他们人马不少,不知是何来历。”

    杨宁一怔,忽地拍了一下自己脑袋,道:“那是自己人,不要误会。”知道应该是顾文章等得不耐烦,带人杀了过来。

    他来到老宅,一时倒忘记顾文章还在等着自己的讯号,道:“那是顾家的人,我不知道你们已经控制了老宅,顾家那边做了准备,趁夜带人过来要抓捕那帮家伙。”

    毛文寿笑道:“世子,你先歇着,我认识他们,我去解释。”拱手出门去。

    杨宁等他出门,才向齐峰道:“假齐澄被关在哪里?”

    齐峰道:“关在柴房内,世子可是要审问?”

    杨宁微微点头,齐峰道:“那边派人守着,我们审问过一番,也没审出什么有用的东西,我这就去将他带过来。”

    杨宁起身道:“我去柴房!”

    两人径自到了拆房,门外有人守卫,齐峰打开了门,杨宁进到柴房内,便见到假齐澄被捆成粽子一般丢在柴房角落里,听到动静,假齐澄抬头看了一眼,见到杨宁,吃了一惊,失声道:“你.....你还活着?”

    杨宁走过去,笑道:“大总管料定我会死?”

    假齐澄张了张嘴,却没说出话来,眼中却显出恐惧之色。

    “赵渊已经死了,哦,不对,是判官。”杨宁蹲下身子,道:“那个九幽地藏,我也知道了,其实我来见你,不过是问几个无关紧要的问题,你若是老实回答,你本就无足轻重,我可以考虑放你一条生路,否则......!”手中一晃,已经亮出了寒刃。

    “你既然都知道了,还有什么好问的?”假齐澄道:“该说的我都对他们说了,其他的我都不知道。”

    “看来你还准备向九幽地藏效忠。”杨宁笑道:“可是那位九幽地藏可在意你的死活?据说你们效忠九幽地藏,死后可以不入地狱,既然如此,我现在一刀割断你喉咙,你大可以试试是否会下地狱?”说完,冰冷寒刃已经顶在假齐澄脖子上。

    假齐澄眼角抽搐,道:“你.....你想问什么?”

    “税银去了哪里?”杨宁冷声道:“你们将收取的两成税银送到了京城,到底交给了谁?”

    假齐澄道:“你该去问你们齐家的人,税银送到了京城,都交给了你们齐家的人。”

    “别和我卖关子。”杨宁手中寒刃又往前送了送,已经割破肌肤,鲜血流下来,假齐澄已经叫道:“是.....是你们齐家的三老太爷!”

    杨宁一怔,皱眉道:“三老太爷?”

    “不错,税银早就送到,是齐家三老太爷派人验收。”假齐澄道:“判官交代,这一次的税银,不必像以前那样送进锦衣侯府,只要送到京城外,自有人接应。”

    杨宁神情冷峻,问道:“为何要将税银交给三老太爷?”

    “我来齐家老宅,都是判官一手吩咐,我们先挟持了真的齐澄,然后以他威胁齐泓老总管,再找机会下药控制齐泓,然后将整个老宅控制在手里。”生死关头,假齐澄倒也不在乎骨气,供认道:“我控制老宅之后,便找机会让判官也进了老宅,自始至终,我所做的事情,都是听他的。”

    “你们与三老太爷一直有联系?”杨宁问道:“还是最近才联系上?你可知道齐玉?”

    “到底是怎么回事,我也不大清楚,不过判官说过,你们齐家有我们的眼线,你们侯府的事情,判官一清二楚。”假齐澄道:“之前判官与三老太爷有没有联系我不清楚,我以前也没听他提到过三老太爷,这边的开支收入,都是判官一手打理,我只是听从吩咐,具体去办事而已。”

    “侯府里有你们的眼线?”杨宁眸中一寒,“谁是眼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