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锦衣春秋 > 第一百零九章 地藏六使
    杨宁一怔,便在此时,从后面上前一人,瞧见杨宁,吃了一惊,欣喜道:“世子爷!”快步上前,跪倒在地,“世子爷,你可回来了,大伙儿一直都在找你。”

    杨宁瞧了一眼,正是从京里跟随自己下来的侍卫之一,那些官兵见状,互相瞧了一眼,随即都跪倒在地,齐声道:“小的拜见世子爷!”

    杨宁抬手道:“都起来吧。”又问道:“这边出了何事?”

    那随从起身道:“回禀世子爷,我们已经将老宅控制住,一干人俱都抓捕,只等着找到世子爷再行发落。”

    杨宁双眉一展,问道:“你们已经抓住了那帮家伙?对了,那个冒充齐澄的家伙可抓到?”

    “世子爷放心,已经抓住。”随从兴奋道:“大伙儿都还在着急,毛太守也在这边,小的这就去禀报。”

    杨宁摇头道:“不必了,我自己过去。”一抖马缰绳,直往老宅过去,到了老宅前,果见到四下里每隔几步就有一名兵士,少说也有上百之众,门前有随从见到杨宁,惊喜交加,杨宁进了宅内,只见大堂内灯火通明,几个人正凑在一起商议着什么,听到脚步声,几人扭过头来,一人欢声道:“世子爷,您.....您回来了!”已经抢上前来,正是齐峰。

    其他人听到,纷纷迎过来,一名身着官袍的中年人拱手道:“下官江陵太守毛文寿,见过世子!”

    杨宁虽然是锦衣世子,但毕竟不是官身,而且尚未承袭爵位,江陵太守自是不用跪拜,饶是如此,却还是礼敬有加。

    杨宁拱手还礼道:“毛太守,辛苦了。”

    “世子安然无恙就好。”毛文寿长出一口气,展颜笑道:“我们正在商议张贴告示,重金寻找世子,不过这样一来暴露了世子身在江陵的消息,只怕适得其反,要给世子带来麻烦,所以正在商议。”

    “大家先请坐。”杨宁抬手道,其他几人也都是将领的官员,纷纷向杨宁行礼,杨宁示意众人坐下,向齐峰问道:“齐峰,毛大人他们这是......?”

    齐峰立刻解释道:“世子,我去了荆州城,找到了齐泓老总管,当时老总管身边只有一人在照顾。”摇头道:“不是照顾,是在看守。”

    “看守?”

    “正是,老总管不是中风,而是被人下了毒,躺在床上动弹不得,他也不能说话,是被人下了药,哑了嗓子。”齐峰冷笑道:“一开始我们差点被骗过,可是我看老总管的时候,老总管眼神不对,”

    “眼神不对?”

    齐峰笑道:“姜是老的辣,老总管虽然不能动弹,却用眼神提醒我其中有诈。世子也知道我精明过人,一看老总管眼神就心领神会,当机立断,当场将那看守老总管的家伙抓住,那家伙是个软蛋,一经拷问,就什么都招了。他招供说老总管不是中风,只是他没有解药。”顿了顿,“老总管既然不是中风,那么其中必有蹊跷,我与毛太守商议,暗中调集了兵马,等派往江夏的兄弟回来,得知齐澄在多年前失踪,下落不明,那么老宅的齐澄必有问题。”

    杨宁点头道:“如果老宅的齐澄是真的,江夏那头定然知道齐澄在这里,也就不会有失踪之说。”

    齐峰点头道:“所以毛太守这边就做了准备,我们带人去往老宅,不过为了万无一失,我先到了老宅,得知世子和三夫人同时失踪,就知道其中有鬼,联络上毛太守,三天前就已经趁夜出兵围住了老宅,将假齐澄抓住,当时正好还有几个他的同党也在这里,一并抓了起来。”犹豫一下,才道:“我担心老宅那些人也有关联,所以不管男女老少,暂时全都关押了起来。”

    “老宅那些人不知道事情的真相,是被齐澄那伙人所蒙蔽控制。”杨宁道:“三夫人也安全得很,不必担心。”

    “那就好,那就好。”毛文寿宽下心来,“得知世子和三夫人失踪,我们派人到处找寻,从假齐澄口中审问,得知世子可能去了峡山,所以派了人在峡山找寻,目下还有不少人在山里。”

    杨宁拱手道:“有劳诸位了。”又道:“可从齐澄口中审出其他口供?”

    毛文寿和齐峰对视一眼,才道:“下官让人严刑拷问,他只说一切都是判官吩咐,还说什么长生不老的混话。”

    “他可提到九幽地藏?”杨宁皱眉问道。

    “九幽地藏?”毛文寿一怔,摇头道:“并无说起这个,世子,这九幽地藏又是什么东西?”

    “安忍不动如大地,静虑深密如密藏,你们可听过这句话?”

    毛文寿点头道:“这说的就是地藏王菩萨。据传地藏王菩萨受释迦摩尼嘱托,要在释迦灭度后、弥勒佛降诞前的无佛之世留驻世间,教化众生度脱沉沦于地狱、恶鬼、畜生、阿修罗、人、天诸道中的众生,而且他发誓,地狱不空、誓不成佛。”

    “毛太守果然是满腹经纶。”杨宁赞叹道。

    毛文寿忙笑道:“不敢,只是下官偶尔会读些佛经,所以知晓一些。据我所知,地藏手下还有地藏六使.......!”似乎觉得自己有些过于卖弄学识,摆手笑道:“让世子见笑了。”

    杨宁正色道:“毛太守,这些我们并不知道,而且我确实想多知道一些其中事情,你说的地藏六使,又如何说?”

    “回世子,地藏六使,是协助地藏王菩萨度化六道的使者。”毛文寿解释道:“一为焰摩使者。度化地狱,一为持宝童子,度化恶鬼,还有大力使者度化畜生,大慈天女度化修罗,宝藏天女度化人道,最后是摄天使者,度化天道,这六大使者便是地藏六使。”

    杨宁微微颔首,道:“原来如此。”又道:“假齐澄应该确实是听命于赵渊,这赵渊就是假齐澄所说的判官。”

    齐峰忙问道:“世子见到了赵渊?”

    “他已经死了,我亲手杀了他。”杨宁淡淡道:“他自称是听命于九幽地藏,只是这地藏王菩萨乃是世人膜拜的菩萨,他所说的九幽地藏,只能是世间人。”问道:“齐峰,你可听过有什么江湖组织与此有关?”

    齐峰想了片刻,摇头道:“并无听说江湖上还有九幽地藏这号人物。”身体往前凑了凑,低声道:“世子,还有一件大事,你只怕不知晓。”

    “大事?”杨宁问道:“什么大事?”

    齐峰看向毛文寿,道:“毛大人,还是你来说吧。”

    毛文寿微微颔首,神情变的凝重起来,抬手向其他官员道:“你们先都下去吧。”众人起身向杨宁告退,等众人退下之后,毛文寿才低声问道:“世子可知道圣上驾崩?”

    “驾崩?”杨宁一时还没反应过来,问道:“什么驾崩?圣上驾崩?”猛地醒悟过来,失声道:“你们是说,皇帝死了?”

    毛文寿和齐峰都是微微变色,杨宁也知道自己失言,毛文寿已经抬手示意杨宁小些声音,更是起身走到门前向外面瞧了瞧,这才回来,压低声音道:“世子,下官也是昨天一早刚刚接到的消息,圣上已经驾崩了。”

    杨宁脑中却是飞转起来。

    锦衣侯过世,皇宫之中迟迟没有动作,甚至到了锦衣侯出殡之日才匆忙派人在半道上宣旨,侯府本来还指望宫中能够按照惯例能有一笔赏赐,也好让侯府度过难关,毕竟堂堂帝国栋梁,锦衣侯为国尽忠,立下了无数汗马功劳,皇帝绝不可能无动于衷。

    可事实上,便是到今日为止,也不见皇帝赐下的一文铜钱。

    杨宁有时候还在想,如果真是皇帝吝啬如此,那可说是昏聩至极,锦衣侯对大楚的功绩,少有人及,连这样的人物过世都不加以抚恤,又如何能够得到文武百官和天下子民的人心,便是有天大的困难,也要摆出姿态来。

    且不说皇帝没有赏赐抚恤,甚至在祭丧其间,宫中都不曾派人前往祭奠,这实在是太过反常。

    京中防卫调动,负责守卫皇城的皇家羽林营被调出京城,而黑刀营则是入城换防,此外更是京城戒严,一切都预示着京城有变故。

    杨宁虽然也觉得京城有事发生,却万没有想到是因为皇帝驾崩之故。

    此刻知道这消息,所有的疑云便都豁然开朗,他心里知道,皇帝只怕在黑刀营入京的时候,就可能已经濒临死亡,甚至那时候就已经驾崩,调动防卫,就是为了预防京城有人趁皇帝驾崩图谋不轨。

    宫内连皇帝都死了,哪有心思再去管锦衣侯的丧事。

    短短时日之内,帝国军中柱梁锦衣侯去世,而帝国的皇帝几乎是在同时驾崩,一君一将先后过世,如此打击,对大楚帝国来说简直是致命的,接下来的楚国,定然少不了一场风雨,杨宁甚至怀疑如今的京城只怕已经陷入混乱之中。

    “圣上一代明君,壮年而崩......!”毛文寿眼圈泛红,长叹道:“我大楚何去何从,实在让人担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