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锦衣春秋 > 第一百零八章 舅父
    杨宁出了山谷,一路上倒是十分顺畅,留在山谷外的马车也都没了踪迹,知道小妖女已经带着大小鬼离开。

    小妖女看来对唐诺还是十分忌惮,烧了人家的房子,自然不敢留下。

    他也不知道身处何处,甚至不知道是不是还在江陵地面,趁着夜色一路寻摸,终于走到了一条大道上。

    无法辨清方向,杨宁也不急着赶路,找了一个林子睡了一晚,次日天亮,终是找到一处村子,一打听,却已经出了江陵,好在身上带了一些碎银子,在附近雇了一辆驴车,走了一天一夜才到了江陵地面。

    江陵顾家是世家大族,倒也容易打听,其宅邸在清河城,清河城距离荆州城亦有上百里地,走了两天,驴车终于赶到清河城,杨宁加倍付了车钱,径自入城,心中只担心顾清菡还未回来。

    顾家是江陵的大世家,要打听其宅邸轻而易举,到了顾府门外,已是黄昏时分,大门敞开着,杨宁也不客气,径自过去,门外一名家仆立刻拦住,翻着白眼道:“你这人怎么乱闯?也不抬头看看这是哪里?”

    “我找顾老爷。”杨宁也不知道谁在顾家当家做主,心想找老爷总是没错的。

    家仆立刻道:“我们家老爷要做大事,暂时谁也不见。”

    杨宁皱眉道:“锦衣侯府的三夫人可是你们家小姐?”

    家仆立刻挺胸道:“这是人尽皆知的事情,与你何干?”

    “三夫人可回府了?”杨宁关切问道:“我有急事要见你们家三夫人。”

    家仆上下打量杨宁一番,好笑道:“你说见我们三夫人就能见?三夫人正忙着,没空见你。”

    杨宁喜道:“如此说来,三夫人果真回来了?”顿时松了口气,道:“我是齐宁,你禀报......!”

    他还没说完,家仆已经变色道:“齐.....你是.....啊......!”二话不说,转身就往府里跑去,过不了片刻,只听到府里一阵惊乱,随即涌出一大群人来,当先一人正是顾清菡。

    “宁儿,是宁儿吗?”顾清菡慌张喊道,泪珠儿顺着脸颊滴落。

    杨宁快步上前,见顾清菡梨花带雨,却是安然无恙,一颗石头落地,欢喜道:“三娘,你在这里,那可太好了。”

    顾清菡已经迎过来,杨宁心下激动,张开双臂便要抱住,忽地醒悟旁边还有一大群人,顿时有些尴尬,只是张开怀抱,也不好放下,顺手抱住边上一人,那是一名三十出头的男子,样貌轮廓倒与顾清菡还真有几分相似。

    那人被杨宁抱住,有些发怔,但立刻一脸欢喜之色,也抱住杨宁,道:“世子,我们这几天日夜担心,你可终于到了。”

    杨宁已经迅速松开手,看向顾清菡,只见顾清菡一面流泪,一面却是带着欢喜笑容,艳美无双,道:“三娘,我就说我很快就过来与你汇合,你还不相信我吗?”

    “世子,妹妹这也不知道哭了多少回,我派人去了峡山,硬是没有找到你踪迹。”那男子道:“吉人自有天相,我就知道你会没事。我这边已经准备好了,你一声令下,我们立刻就可以出发。”

    “准备好了?”杨宁一怔。

    男子道:“我已经调集了顾家的所有护院壮丁,有上百号人,为了这次行动,我也准备了上百匹马,旗子也准备好了,世子,你说咱们是打着锦衣侯的旗子还是打着大楚的旗子?”挥手道:“拿上来!”

    从后面立刻上来两个人,手中都是举着一支旗子,一面绣着殷虹如血的“楚”字,一面则是绣着“齐”字。

    杨宁见状,有些哭笑不得,那男子还是兴奋道:“世子可领大军殿后,我亲率十骑做先锋,先杀到齐家老宅。”

    “大哥,你......!”顾清菡也有些尴尬,“世子自有安排,你不必......!”

    “妹妹,如今齐家出了叛贼,那就是国贼。”男子大义凛然道:“我们顾家和齐家是血脉相连,自然要挺身而出。”

    杨宁这才知道,这男子竟是顾清菡的兄长,顾清菡也知道杨宁不认识那男子,解释道:“这是你舅父顾文章!”

    文章?难道他文章写的很好?

    杨宁只能拱手道:“齐宁见过舅父大人!”

    “世子,这些虚礼就不用在意,大事要紧,你说咱们什么时候动身?”顾文章颇为亢奋,“天色已晚,我看咱们立刻动身,趁夜出击。”从袖中取出一卷东西,打开来,“这是我让人画的地图,世子要不要和我先布置一番?”

    杨宁暗想这舅父大人是有多喜欢行军打仗,从这里到齐家老宅也没有多少路途,竟然连地图都准备。

    顾清菡有些无奈道:“大哥,你就别添乱了,宁儿......世子刚到,连口水也没有喝,你能不能先歇一歇?”

    “不错不错,是我糊涂了。”顾文章一拍脑袋,“来人,设宴给世子接风洗尘,我们边吃饭边谈。”

    杨宁心想顾文章虽然看起来有些不着调,不过趁早出发倒也不是没有道理,赵渊虽然死了,可是那个冒充齐澄的家伙还在,如今也不知道那人是否还在老宅,趁早过去,或许还能将其抓住。

    “舅父,你说得对,兵贵神速。”杨宁笑道:“既然舅父都已经准备好,咱们越早出发越好,一举将那伙贼人全都拿下。”

    顾文章听杨宁对自己的计划赞成,更是欢喜,拍手道:“不愧是锦衣世子,就是有武家风范。来人啊,帮我的甲胄准备好,我要和世子出征了。”又问道:“世子,所谓兵马未动粮草先行,如果对方死守老宅,咱们一时攻不进去,只怕还要耗不少时间,要不要再调一些壮丁,专门给咱们运送粮食?我现在就让府里做些酒菜,作为军粮。”

    “不用了,舅父,咱们这是出其不意大偷袭,连夜杀过去,而且对方兵力不如我们,应该很容易就攻下。”杨宁憋住笑,“如果实在打不进去,到时候再准备粮食也来得及。”

    顾文章微微点头,道:“世子说的是。”向身后一人道:“许管家,我们今夜出征,你们在家里也做好准备,两天我们回不来,那就是陷入苦战,你立刻让人送粮过去。对了,我们离开之后,你去县里找县老爷,让他调差役过来保护宅邸,免得有人背后偷袭我们老巢。”

    杨宁心想这舅父大人虽然有些不着调,可是考虑的倒很周到,向顾清菡柔声道:“三娘,你在这里等着,我们很快就回来。”

    “宁儿,你要小心,那帮人来路不明,不好对付。”顾清菡美眸之中满是担忧之色,“实在不成,去荆州城找太守调兵。”

    “妹妹,咱们有上百号人,这可都是厉害角色。”顾文章不满道:“他们平时经常跟我打猎,骑射了得,难道你还信不过大哥?这时候再往荆州城去调兵,若是被那帮贼人的耳目打探到,他们一定全都要跑了,世子都说了,兵贵神速,可不能婆婆妈妈耽搁。”

    顾清菡忍不住白了顾文章一眼,道:“就算兵贵神速,也该让世子和大伙儿吃了东西再走吧?”

    顾文章笑道:“皇帝不差饿兵,这个我自然晓得。”

    顾文章倒还真是做了充足的准备,聚集了上百号身强力壮的护院壮丁,此外还真的准备了上百匹骏马,他显然早就等着杨宁到来。

    众人用过酒菜后,也不耽搁,顾文章换上了一身甲胄,拿了一根铜棍在手,手下一干人俱都是铁叉斧头一类兵器,大楚立国之后,施行了刀狩令,寻常百姓不得私有兵器,便是豪门大户,也不能藏匿刀具,违者以谋反之罪论处。

    顾家虽然家大业大,背地里难免存有少量兵器,但却也不敢光明正大亮出来。

    虽然夜里关了城门,但是顾家的人出城,自然无人敢拦,顾文章一马当先,率先出城,他对这一片的地理环境十分熟悉,上百骑倒也是气势汹汹,直往齐家老宅扑过去。

    马是快马,马不停蹄,到了半夜时分,已经距离齐家老宅不过数里地,顾文章情绪亢奋,勒马向杨宁道:“世子,老宅那边敌情未明,是否先派人过去打探一番?不如我带几个人先过去瞧一瞧,以火箭为号,只要空中有火箭亮起,你就率人冲过去。”

    杨宁道:“舅父,我对那边比较熟悉,不如你率人在这里等候,我带两个人先过去看一看?你精通兵法,成熟稳重,大队人马由你坐镇更好。”

    顾文章神情严肃,想了一下,点头道:“你言之有理,那好,我们在这里等着,那边一有动静,我立刻带人过去。”

    杨宁也不多言,带了两个人,径往老宅过去,夜色之下,只见到老宅那边竟是灯火明亮,顺着大路还未靠近过去,却只见迎面有人拦住,俱都是甲胄在身,有人沉声喝道:“来者何人?快下马!”

    杨宁皱起眉头,问道:“你们又是何人?”

    “我们是荆州太守麾下兵马。”对方有人道:“这里已经被封锁,谁也不得靠近过去,违者杀无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