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锦衣春秋 > 第一百零六章 咎由自取
    阿瑙惊叫出声,闭上眼睛,唐诺这一次却是淡定自若。

    “某人不是大言不惭,想要体会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味道吗?”杨宁冷笑道:“怎地现在也害怕了?”

    阿瑙微睁开眼睛,见寒刃距离自己脸颊咫尺之遥,勉强笑道:“你.....你是男人,欺负一个弱女子,不怕别人笑话?”

    “你是弱女子?”杨宁冷冷道:“你杀人眼都不眨,只怕连穷凶极恶的悍匪也比不上你。”打量一番,道:“我先在你脸上划上几刀,给你留些记号,也好让你长长记性,你说,是先划左脸还是先划右脸?”

    阿瑙可怜巴巴道:“能不能不划?若是在脸上有刀痕,那便不漂亮了。”

    “不漂亮?你现在连性命都快没了,还在这里记挂漂亮?”杨宁没好气道:“更何况你长相平平,也算不得漂亮。”晃了晃刀子,道:“也罢,我先戳瞎你两只眼睛,让你也尝尝看不见东西的滋味。”作势便要往她眼睛刺过去。

    阿瑙惊呼道:“不要,求求你,你让我做什么都行,不要戳瞎我眼睛。”

    杨宁冷哼一声,才道:“解药在哪里?”

    “什么解药?”

    “还在装糊涂,毒蜂的解药。”杨宁冷声道:“老子被你的毒蜂蛰了,解药自然在你身上。”

    阿瑙忙道:“有解药,在我身上,你帮我去拿碗水,我解毒之后,便帮你解毒。”

    “到这个时候还在耍花样?”杨宁抬手在阿瑙头上敲了一下,“你要是恢复过来,谁知道你还会不会害人。”他被毒蜂蛰过,知道解毒是宜早不宜迟,也不多言,伸手往阿瑙腰间摸过去。

    阿瑙立刻叫道:“你是男人,不能乱摸。”

    杨宁根本不理会,从她腰间扯下了好几只袋子,知道她怀中还有不少东西,伸手往她怀里摸过去,阿瑙闭上眼睛,道:“你小心一些,不要碰到我。”

    杨宁伸手到她怀中,探手处便碰到一团柔软,如同小小山丘一般,这小妖女年纪不大,但是发育的确实不错,胸脯已经撑出来,他倒真不是有心想要占这小妖女便宜,只是找寻解药,只能自己动手,刚一碰到阿瑙胸脯,小妖女立刻叫起来:“拿开,你这个淫贼,你要占我便宜。”

    杨宁有些尴尬,收回手,皱起眉头,忽听唐诺道:“你先别碰她,我帮你找解药。”

    杨宁虽然对小妖女十分厌恶,但她毕竟是个姑娘家,自己堂堂男儿,要杀她也便杀了,可是这时候触触碰碰,总有些难堪,起身走过去,见唐诺也不能动弹,问道:“我怎么帮你?你能不能起来?”

    唐诺瞧了瞧桌上银针,道:“你先去将银针拿过来。”

    杨宁过去拿过盒子,唐诺才问道:“你可知道新识穴和风府穴?”

    杨宁点头,这两处穴道俱在后颈处,很容易找到,唐诺道:“你先往风府穴扎入一针,再往新识穴入针,最后在我头维穴再扎入一针。”

    杨宁道:“唐姑娘,我没有用过针,穴位可以辨识出来,可是施针的力道不好掌握,只怕.......!”

    唐诺道:“并不用你帮我解毒,只是封住这几处穴道,可以让我暂时恢复气力,你不必担心施针力度。”

    杨宁不再犹豫,取了银针,按照唐诺所言,连续下了三针,果然,三针扎下之后,唐诺身体便微微动弹,随即已经坐起身来,杨宁心下赞叹,暗想这唐诺年纪虽轻,但本事极高,至少在针灸方面确实了得。

    唐诺起身来,向杨宁微微点头,这才走到阿瑙身边,也不多说,从她怀中搜罗出一堆东西来。

    “那个黑色的瓶子里是解药。”阿瑙道。

    唐诺并不理会,在十几个瓷瓶中找了一遍,这才取出一支瓷瓶子,回头丢给杨宁,道:“里面是解蜂毒的解药,你中毒时间长,要服用三颗。”

    杨宁接过瓷瓶子,打开来,里面却有几十颗米粒大的药丸,他也没有犹豫,倒下三颗,服入口中,唐诺见他并不犹豫,眼眸之中划过一丝欣慰,却见到杨宁将那瓷瓶子径自塞入自己怀中,唐诺唇边不由划过一丝笑意。

    她又取了一只瓷瓶子,走到白灵身边,取了药丸放入白灵口中,随即自己又服用了两颗药丸。

    阿瑙这才叫道:“你们都已经服用了解药,还不帮我解毒。”

    杨宁走到阿瑙身边,道:“张开嘴!”

    阿瑙一怔,却紧闭嘴巴,杨宁拿起刀,凶狠道:“要么割掉你鼻子,要么张开嘴,你自己选。”锋刃已经顶向阿瑙鼻子,阿瑙无可奈何,张开小嘴,杨宁手指一弹,一颗东西落入阿瑙口中,阿瑙正要吐出来,杨宁冷声道:“吞下去,否则立刻割掉鼻子。”

    阿瑙眼圈一红,只能吞下去,气恼道:“你.....你让我吞下的是什么?”

    杨宁笑道:“你只以为只有你懂得毒药?”收回刀,一本正经道:“你刚才服下了剧毒药物,不过一时半刻还要不了你性命,但若是发作,你全身便要溃烂,变得像怪物一样,慢慢痛苦死去。”

    阿瑙骇然道:“你.....你对我下毒?”

    “你能对我下毒,我当然也可以对你下毒。”杨宁悠然道:“这种毒药,每隔半年要服用一次解药,你若是老老实实,我倒可以考虑每半年给你一次解药,否则......!”冷笑一声:“你自己等死就好。”

    唐诺此刻已经端了一碗水过来,喂阿瑙饮了下去,阿瑙饮完水,才气呼呼道:“姐姐,他....他给我下毒,你快帮我。”

    唐诺淡淡道:“你若是还想以前一样无法无天,只能是咎由自取。他的毒药,我也解不了。”

    杨宁笑道:“你听清楚了吧?唐姑娘也不会给你解毒。”

    阿瑙立时可怜巴巴道:“我以后不再胡来,也不会害人,你把解药给我吧,我以后都听你话。”

    “想要解药,就要看你自己表现。”杨宁道:“我说了,你只要老老实实不再害人,解药还是有商量。”扫了一眼,将那只小箭筒拿在手中,又将那只装有大狼蜂的竹筒拿在手中,冷冷道:“这两件东西留不得,免得你继续祸害人,待会儿都一把火烧了。”

    “不要。”阿瑙急道:“大狼蜂是我花了好些时间才训练出来,你.....不许烧了,我以后不用它们蜇人就是。”

    杨宁根本不理会,将那只射箭的小竹筒放入自己怀中,狼蜂竹筒则是握在手中。

    阿瑙一脸气恼,只是片刻后,她身体便可动弹,那边白灵也已经恢复过来,从地上爬起,冲着阿瑙“唧唧”直叫,一脸怒意。

    阿瑙起身来,伸手向杨宁道:“还给我。”

    杨宁一手拿着寒刃,一手拿竹筒,道:“没得商量,你莫忘了,你已经中了我的毒,我今日不杀你,是给你改过自信的机会,你若还在我面前耀武扬威,可别怪我心狠手辣。”眸中显出寒意。

    阿瑙心知大狼蜂定然是要不回来,恨恨道:“你.....你会后悔的。”

    唐诺此时已经将银针从自己穴位取下,又端着银针盒子,从赵渊尸首上将银针一根根取下,头也不抬道:“你还是早些离开,留在这里,对你并无益处。回去告诉秋千易,让他不必再记挂《百草集》,无论他耍什么花招,也不可能得到。”

    阿瑙又气又恼,恨恨一跺脚,转身便走,出了门,很快有回转来,拿了两只碗从水缸舀了两碗水出去,杨宁知道她是去解大小双鬼的毒。

    唐诺取下银针,起身来,将针盒放好,这才看了杨宁一眼,淡淡道:“你也可以离开了。”

    杨宁道:“唐姑娘,那小妖女擅长用毒,我只担心她还会找我麻烦,我看我还是等一等的好。”

    “哦?”唐诺道:“她若一直守在外面,难道你一辈子也不离开?”

    “倒也不是这个意思。”杨宁笑道:“我体力尚未恢复,等完全恢复过来,自然不用担心她。”犹豫了一下,才道:“唐姑娘,你施针之术了得,据我所知,这可不是一般人会的,乃是颇为高深的手法,你年纪轻轻,怎地针术如此了得?”

    唐诺并不回答,反问道:“你刚才真的给她下毒了?”

    杨宁笑道:“不过是给她吞下一颗灰尘,毒不死人。”

    唐诺一愣,随即淡淡笑道:“其实她也不会真的害怕,秋千易是九溪毒王,普天之下,还没有多少他解不了的毒。”

    杨宁“哦”了一声,终于道:“唐姑娘,我有一事相求,不知.....不知唐姑娘是否愿意出手相助。”

    唐诺道:“你是让我帮你疗伤?”

    “啊?”杨宁笑道:“原来唐姑娘已经猜到。”

    “你丹田内真气涣散凌乱,已经十分凶险。”唐诺蹙眉道:“我看你脉象,似乎并无修习吐纳之法,正奇怪你丹田之内缘何会有那么浑厚真气。”顿了顿,才道:“我并无见过此种状况,所以不能轻易出手,否则只怕适得其反,治不得你的伤,还要害了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