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锦衣春秋 > 第一百零五章 各显神通
    杨宁见阿瑙忽然摔倒,有些诧异,只以为这小妖女是装模作样,只是见她似乎要挣扎起来却不得起身,心想难道这小妖女也是中了毒?

    他不知阿瑙是如何让唐诺中毒,此刻却也不知道阿瑙又是如何中毒。

    阿瑙挣扎几下,难以起身,向门外叫道:“大鬼小鬼,你们.....你们快来......!”

    唐诺道:“你不必叫他们了,他们进不来的。”

    “你.....你对我们下毒?”阿瑙怒道:“你是怎么下毒的?”

    唐诺淡淡道:“你故意带人过来,让我为他们解毒,本意是要分散我注意力,然后又对白灵下手,让我关心则乱,白灵身上的药粉,即使不去触碰,可是一旦有吸入口腔之中,便能中毒发作。”

    阿瑙道:“你现在知道又如何?不还是中了我的妙计。”

    杨宁这才明白,阿瑙抓了自己几人过来,却是为了分散唐诺注意力,找机会下手,想想也是,如果是阿瑙独自前来,唐诺对她心存戒备,定是始终防备,也就不会这般容易得手了。

    现在看来,阿瑙的最终目的,无非是要从唐诺手上得到《百草集》,那《百草集》乃是一本关于药草的书籍,阿瑙既然处心积虑想得到,想必也是一本极为珍贵的书卷。

    “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唐诺道:“你比几年前又狡猾许多,秋千易将你调教如此,还真是不容易。”

    阿瑙笑道:“黎老头也不错,也会教你下毒。他不是最反感毒药吗?还说毒术是下三滥手段,原来那臭老头是口是心非,暗地里也教你施毒。”

    唐诺微微动了动,却是软弱无力,连移动一步都是困难,淡淡道:“我劝过你,让你早早离开,是你自己不听劝告。”顿了顿,才缓缓道:“我本已经给你解药,是你自己不要,怪不得别人。”

    “解药?”阿瑙奇道:“你什么时候给我解药了?”

    唐诺道:“他们两个服下了解药,所以安然无恙。”

    阿瑙一怔,她本就伶俐聪明,明白过来,目光敲响屋角的水缸,惊讶道:“你是说,那.....那水缸里的水......!”

    杨宁此时也明白过来,唐诺方才给了自己和赵渊一碗水,并非只是为了给自己解渴,而是水中含有解药。

    阿瑙自以为聪明,并无饮水,她却不知,越是没有饮水,反倒是越会中毒。

    只是既然已经饮过水,为何身体还是这般虚弱?脑中微微一转,便即明白,阿瑙撒开的粉末,自己虽然并无靠近,但那粉末还是在空气中流通,自己多少还是吸入了一些,只是分量很少,所以并不似唐诺那样动弹不得。

    想到此处,杨宁立刻抬手捂住自己鼻子,尽可能让毒粉不侵入自己口腔之中。

    唐诺道:“外面的药草之中,有两种药草的味道合在一起,便会让人失去气力,你手下那两人中毒比你要深得多。”

    阿瑙这才明白,自己中毒,倒不是唐诺下了毒,而是自己来到这里之后,从一开始就已经被毒气侵袭,眼珠子转了转,露出一副可怜兮兮样子,道:“好姐姐,是我不好,不该惹你生气,你.....你快帮我解毒。我不是你对手,解毒之后,我立刻带人离开,再也不来烦你。”

    杨宁心中暗骂你是自作自受,先前一副趾高气扬的样子,现在中了毒,莫说喊姐姐,就是喊奶奶只怕也没用。

    唐诺面无表情道:“你现在求我也没用,我不能动弹,自然无法为你解毒,除非你先帮我解毒。”

    “可是我现在也动弹不了。”阿瑙可怜巴巴道:“好姐姐,你这毒药,什么时候可以让我恢复?”

    唐诺道:“你没有饮水,毒性只会越来越强,若是不能解毒,全身上下到最后就会变成石头一般。”

    阿瑙清亮的眼眸中终于露出一丝惊惧之色。

    便在此时,杨宁却感觉身后有人走过,扭头看过去,却见到赵渊已经起身来,不知何时已经将咽喉上的银针拔了下来,他动作很慢,却一步步往阿瑙走过去。

    阿瑙自然也有察觉,见赵渊向自己靠近过来,先是一怔,随即现出冷色,叫道:“你.....你不要过来,你再靠近,我便杀了你。”

    赵渊根本不理会,虽然口不能言,但喉咙里却发出阴冷笑声。

    唐诺见得赵渊靠近阿瑙,立刻道:“你还在排毒,不可动弹,赶紧坐下。”

    赵渊竟不去理会,依旧是往阿瑙靠近过去,阿瑙见赵渊神色冷厉,心下竟有些害怕,威胁道:“你再靠近,我....我要杀你了,你快停下.....!”

    杨宁心想赵渊是在依声辨位,你若不出声还好,你这叫出声来,赵渊对你的的位置更是一清二楚。

    无论是赵渊还是阿瑙,对杨宁来说,都是敌非友,这两人谁死谁活,他还真是不在意,不过唐诺看起来为人良善,若是她有难,自己说不得也要出手相救了,此刻他捂住鼻子,那种无力感倒也没有加剧,不过气力却也没有多少恢复。

    赵渊走路时候,步伐轻浮,杨宁知道这家伙也是吸入了一些毒粉,身体定也是没有多少气力。

    走到阿瑙身边,赵渊蹲下身子,不妨脚上触到东西,拿了起来,却正是那把寒刃。

    阿瑙见到赵渊手握寒刃,神情狰狞,此时终是一脸惊恐,带着哭腔道:“你要做什么?我.....我要出手了。”

    杨宁心想你若是能出手,早便出手,也不用等下去。

    唐诺秀眉蹙起,冷声道:“这里不许杀人,你放下刀。”

    赵渊喉咙里发出怪笑声,抬起手,指了指自己已经血液凝结的眼眶,又指了指自己的嘴巴,那意思已经很是明显,阿瑙害了他眼睛和舌头,他自然不会轻易放过,伸出手,已经揪住了阿瑙的头巾,摘下头巾甩开,随即抓住了阿瑙头发。

    阿瑙厉声道:“你放开我,我不会放过你,我....我要将你碎尸万段。”

    赵渊嘿嘿一笑,抬起手,寒刃闪着寒光,便要刺下去,唐诺惊声道:“住手,你不能杀她。”知道这样说无用,又道:“你想不想恢复眼睛,还想不想再说话?我可以帮你治疗,你若杀了她,便永远也看不见。”

    赵渊寒刃举在空中,顿了一下。

    阿瑙见状,知道赵渊是动了心,忙道:“不错,你眼睛虽然瞎了,可是她能帮你治好,她师傅医术高明,教了她很多本事,只要.....只要你放过我,她就能治好你眼睛。对了,还有.....还有你的舌头,我有解药,可以帮你.....帮你恢复......!”

    她额头冒出冷汗,眼中满是惊恐之色。

    赵渊似乎有些犹豫,忽地脸色一寒,竟不犹豫,手起刀落,已经往阿瑙刺了下去,阿瑙大叫出声,唐诺也失声惊叫,眼见得阿瑙便要死在赵渊刀下,却见得一件东西飞过来,打在赵渊手臂上,赵渊手中寒刃便即脱手而飞。

    赵渊喉咙里发出一声低吼,却并不犹豫,伸出双手掐住了阿瑙的颈项。

    他宛若野兽一般,面色狰狞,喉咙里发出低吼,那是定要致阿瑙于死地,阿瑙拼力挣扎,她皮肤本就白皙,此时更是白的煞人。

    “快,救她......!”唐诺一脸焦急。

    却只见杨宁已经站起身来,摇摇晃晃走过去,并没有立刻去帮阿瑙,而是先从地上捡起了寒刃,转身过去,抬脚踢在赵渊的身上,赵渊顿时被踢翻在地,阿瑙一阵咳嗽,只是赵渊并不甘休,再次翻身起来,还想去掐住阿瑙,杨宁已经到他背后,并不犹豫,寒刃已经刺入了他背脊。

    他这一刀是照着要害刺进去,赵渊被刺中,便即一头扑倒在地,抽搐几下,便不再动弹。

    唐诺见杨宁杀死赵渊,这才松了口气,阿瑙兀自在不停咳嗽,片刻之后,才看了看赵渊尸首,恨声道:“早就该杀了他,我要将他碎尸万段。”

    忽听一个声音冷冷道:“你是否还想将我碎尸万段?”

    阿瑙一怔,却见杨宁手握寒刃,就站在边上,一双眼睛如同寒刀般正瞧着自己,不由打了个冷颤,勉强笑道:“多谢你.....多谢你救了我,你是我救命恩人,我当然不会害你。”

    杨宁在阿瑙身边蹲下身子,冷笑道:“你这种人说的话还会有人相信?你可知道我为何要杀他?”

    “你是好人,路见不平,所以......所以拔刀相助。”阿瑙道:“我先前对你不好,我对你说对不起。”

    “原来你也知道说对不起。”杨宁冷哼一声,“你的花招我一清二楚,现在你对我花言巧语,等你恢复过来,只怕又要害我。”

    “不会的,绝对不会。”阿瑙立誓般道:“从今以后,我绝不害你,你放心就是。”

    杨宁摇头道:“对敌人要斩草除根,这个道理我还明白。我杀他,不是为了救你,你这种心狠手辣的小妖女,也不值得我救。赵渊是我的敌人,所以我要亲手杀死他,就像你,也是我的敌人,我不会让别人杀你,只会由我自己亲自动手。”举起手中寒刃,作势便要往阿瑙刺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