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锦衣春秋 > 第一百零三章 银针
    白毛猴听到那女子叫声,立刻闪电般飞跑过去,黑闪似乎并不甘心,还要去追,小妖女吹了一声口哨,黑闪才振翅而起。

    白猴子跑到那女子身前,坐在地上,抬起一只手,往大鬼指了指,口中发出唧唧声,杨宁看在眼中,只觉得这白猴子着实可爱,也着实聪明,若无意外,那女子应该就是白猴子的主人。

    那女子蹲下身子,伸手抚了抚白灵的脑袋,白灵看上去十分温顺,女子随即做了个手势,白灵这才蹦跳而去。

    女子站起身来,手里拎着一只小竹篓,轻步走过来,靠近之时,杨宁见得这姑娘也就十七八岁年纪,皮肤虽然是健康的小麦色,但样容却长得十分秀丽,不过面无表情,径自从杨宁等人身前走过,转到草圃中间一条小径上,那条小径直通往那三间茅舍。

    小妖女见那姑娘不发一言,立刻双手叉腰,叫道:“你没看到我?”

    姑娘停下脚步,也不回头,道:“你走吧,这里不是你呆的地方。”

    “这么容易就想我走?”小妖女笑道:“唐诺,我都好多年没见到你了,你也不想我?”

    杨宁心想原来这姑娘叫做唐诺,照小妖女这样说,两人却原来早就相熟,应该是故人重逢,只是两人多年不见,唐诺看到小妖女,却完全没有久别重逢的感觉,杨宁心中颇有些疑惑。

    唐诺转过身来,扫了被大鬼毁去的花草,蹙眉道:“这些药草,如果提炼出来,可以制成药物,能救不少人,你为何要让人将它毁去?”

    “要多少银子,我赔给你就是。”小妖女满不在乎道:“我花了好大的心思才让人找到你们的踪迹,跑了大远的路来找你,你也不请我进去坐一坐?我现在口渴,你给我茶喝。”

    杨宁听她说到“你们”,暗想这里应该就不止有唐诺一人了,却不知还有些什么人在这里。

    唐诺并不理会,只是道:“中毒的人留下,你现在就离开,走得越远越好。”她神色平静,语气平和,但还是透出一丝对小妖女的不喜。

    杨宁闻言,只觉得这唐诺果然不简单,一眼就看出有人中毒。

    “我知道你不会违背誓言。”小妖女咯咯笑道:“对了,那个老家伙去了哪里?我师父一直记挂着他。”冲着茅舍叫道:“黎老头,你躲在屋里做什么?还不出来?再不出来,我可让人将你屋子都烧了。”

    杨宁不知那黎老头又是何样人物,又想这小妖女说唐诺不会违背誓言,却不知道究竟是什么誓言,小妖女又如何知道唐诺誓言?却听唐诺冷冷道:“他早已经不在这里,你师傅若想见他,等上一年半载再过来。”

    “哦?”小妖女笑道:“我可不信。”竟是跑向那几间茅舍,唐诺也不拦阻,等她跑过去,唐诺也不看她,走过来,扫了两眼,伸出一只手,她手型其实很好看,手指纤细,可见其灵活,不过或许是经常劳作,手上的皮肤有些粗糙甚至有些黝黑,两根手指夹着一颗药丸,对赵渊道:“张口!”

    赵渊感觉有人到自己面前,脸上立刻显出戒备之色,紧闭嘴巴,甚至往后退了一步,他对小妖女既恨且怕,又见唐诺与小妖女相熟,也是视唐诺为敌。

    唐诺淡淡道:“你快要死了,这颗药丸可以暂时护住你的心脏,可以延长十二个时辰的时间,否则你撑不了两个时辰。”

    赵渊双眼已瞎,口不能言,此时也只能听人说话,唐诺所言他自然是听得清楚,犹豫了一下,终是张开了嘴,唐诺手指轻弹,药丸便进入赵渊口中,杨宁瞧她这一手十分漂亮,心想看来这姑娘只怕也会些武功。

    唐诺走到赵渊身旁那名大汉身前,仔细看了看那大汉脸色,然后伸手过去,大汉正要闪躲,唐诺淡淡道:“不要动。”她说得平静,可是却让人不敢违抗,大汉站住,唐诺伸手翻起大汉眼皮,随即蹙眉,微一沉吟,指着前面那处池塘道:“你先跳进水里,没我吩咐,不要上来。”

    大汉一怔,便是杨宁也觉古怪,那大汉小心翼翼问道:“姑娘,我......!”

    “你若不想死,现在就跳下去。”唐诺道:“你们中毒在身,我自然会尽力相救,可是若实在救不活,那也怨不得我。”

    大汉犹豫一下,终是转身,快步跑到池塘边,也不再犹豫,“扑通”一身跳了下去。

    等唐诺走到杨宁面前,杨宁心想自己只是被毒蜂蛰了一口,应该比他二人要轻许多,含笑道:“姑娘帮我也看看。”

    唐诺打量一番,秀眉蹙起,问道:“你受伤了?”

    “受伤?”杨宁一怔,唐诺已经道:“你中了大狼蜂之毒,也不算要紧,可是......你还受了内伤,随时可以要你性命。”

    杨宁暗想我这阵子也没有被人打过,心肝脾肺似乎也没有什么伤势,这姑娘是否看错了,正要解释,猛然想到自己的丹田有劲气囤积,难道唐诺所说的内伤是指自己的丹田?

    段沧海武功高强,可是连他也要把过脉之后,才确定自己丹田出现问题,唐诺只是看了一看,难道就能看出自己的丹田有问题?照这样说,难道唐诺这样一个年纪轻轻的女子,竟比段沧海还要厉害?

    “你的内伤不是三两日就能治好,他中毒最深,只能为他先解毒。”唐诺瞧了赵渊一眼,淡淡道:“你的伤势,回头再细细诊治。”

    杨宁忍不住问道:“唐姑娘,你怎知我们是好人还是坏人?为何会替我们解毒治伤?如果我们中间有坏人,难道你也要替坏人解毒?”说完,瞥了赵渊一眼,那意思是说,这赵渊可不是什么好鸟,你还是三思而行。

    唐诺不拘言笑,但也不算冷若冰霜,始终显得淡定自若,道:“在我面前,没有好人坏人,只要受伤或者患病,我都会尽力治疗。”

    “医者父母心。”杨宁赞叹道:“姑娘宅心仁厚,是一名悬壶救世的好大夫。”

    唐诺本来秋水一般平静的眼眸忽然现出冷厉之色,声音也变得有些冰冷:“我不是大夫。”

    此时却听到小妖女在那边叫喊道:“黎老头,你是不是怕我师傅?缩头乌龟,不敢出来。”她却已经在三间茅舍找了个遍,并无找到人迹。

    “你们两个随我进屋。”唐诺捡起一根木棍,将其中一端递给赵渊,赵渊握住,唐诺则是拿着另一端,引着赵渊往茅舍去。

    杨宁见状,只觉得这唐诺倒是心地善良。

    杨宁跟在赵渊身后,到了茅舍外面,小妖女已经坐在门前的木板上,冲着唐诺道:“你要有本事,连他眼睛也治好。”

    唐诺根本不理会,推开门,进了屋里,引着赵渊进去,杨宁犹豫了一下,也跟着进了门。

    屋内陈设十分简单,此时太阳早已经落山,天色渐暗,屋内也昏暗起来,唐诺点了灯,将绑缚两人的绳子解开,又倒了两杯水,先给了赵渊一碗,随后递了杨宁一碗,杨宁接过水碗,见清水碧澄,十分清澈,犹豫了一下,还是仰首一饮而尽。

    赵渊也是口渴,不作犹豫,一口饮下。

    小妖女两手背在后面,贼兮兮进到屋内,冲着杨宁笑道:“你不怕水里有毒?我的毒虽然厉害,可不会立刻发作,你们能活到现在,唐诺也会用毒,可别待会儿就死了。”

    杨宁双手松脱,感觉浑身一阵轻松,冷笑道:“你当天下人都像你这样恶毒?你心狠手辣,视人性命如草芥,以后也不知道会是怎样一个死法。”

    赵渊虽然看不见,此时却也是同仇敌忾,面向小妖女发出声音的方向,脸上满是怒色。

    “自己喝水。”唐诺指了指角落的水缸,向小妖女道:“你若是觉得里面有毒,大可以不喝。”

    小妖女笑道:“我才不喝你的东西,我知道你一心想要我死,他们喝的水或许没有毒,等我喝的时候,水里一定会有毒。”

    “是秋千易这样教你处处提防?”唐诺淡淡道:“除了教你用毒,他还教你些什么?”

    小妖女嘻嘻笑着,走到旁边一张竹椅坐下,翘起二郎腿,白嫩嫩的两条粉腿交错在一起,得意洋洋道:“不管教什么,总比黎老头有用得多。”晃动粉腿,问道:“唐诺,你们这些年一直躲在这里?怪不得到处都找寻你们不见。”

    唐诺已经走到屋角一处木架前,端起一只木盒子,放到桌上,打开来,杨宁瞧了一眼,却是一排银针,大概有一二十根,火光之下,银光闪闪,杨宁一瞧便知道这唐诺定然会针灸治疗。

    说起来简单,单以针灸疗病,其实是一个极为高深的疗法,不但需要精妙的手法,而且还需要日积月累的历练,唐诺年纪轻轻,杨宁倒想不到她也会针灸。

    方才他称赞唐诺是个好大夫,唐诺却反应冷漠,更自称不是大夫,这让杨宁心下疑惑,暗想唐诺做的明明是大夫所做之事,却为何不愿意接受大夫的称呼?她与小妖女明显早就相熟,但两人看上去却都显得十分冷淡,却不知这两人到底是何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