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锦衣春秋 > 第一百零一章 九溪毒王
    杨宁被困在箱内,也不知到底是白天还是黑夜,只感觉一开始道路还算平坦,后来颠簸的越来越厉害,头晕眼花,又人事不知,等再次醒过来,马车依然在行走,不过颠簸已经好了不少,感觉马车正从高处往低处走。

    他不知自己两次昏睡多久,仅清醒时候,就估摸着有一两天的时间,虽然不必行走,但在箱内颠簸,却也是筋疲力尽,而且腹中饥饿,口渴难挡。

    小妖女只说要去往山谷,但究竟往哪个山谷去,那山谷又在何方,杨宁一无所知,暗想总不至于要往巴蜀去。

    小妖女不管吃喝,若是这般下去,用不了几天,不等毒发,可要被活活饿死。

    也不知过了多久,忽地感觉马车终于停下来,很快,就听到木箱外传来动静,随即听“嘎吱”一声响,一股光芒照射进来,一直在黑暗的木箱之中,这光芒突然洒射进来,杨宁还真有些不适应,先闭了眼睛,等再睁开眼睛,只见到小妖女正站在木箱边,居高临下瞧着自己。

    杨宁一看到那张脸,气不打一处来,那小妖女却是笑靥如花,道:“你还没死?那可好得很,要是你也死了,那可不好玩了。”

    杨宁冷哼一声,小妖女道:“前面就是山谷了,没有道路,你先下来跟我走过去。”

    杨宁动了动身体,力气倒是恢复了一些,只是双腿发麻,知道是在箱子里坐的久了,稍微适应了一下,才冷冰冰道:“你让我跟你走,我双腿被绑,难道你让我跳着走?”抬头看了看,发现已经是黄昏时分,太阳尚未落山。

    小妖女一怔,随即笑道:“跳着走,那也挺好玩的。”却还是伸出一只手,手中拿着杨宁那把寒刃,割开了杨宁腿上的绳子,杨宁这才从木箱中站起来,果然和自己预料一样,木箱是放在马车上,前面还有另一辆马车,上面放着两只大木箱子。

    四下瞧了瞧,只见三面环山,竹木荫荫,景色清幽,迎面是一片竹林,挡住了马车的去路。

    “你运气好,能活下来,那人可就撑不住了。”小妖女笑嘻嘻往边上一指,“他也不知道死了多久。”

    杨宁从木箱出来,站在马车顺他手指方向看过去,只见边上果然有一人躺在地上,正面朝上,是被大鬼钉在树上的大汉,此时一动不动,脸色白的如同雪一样没有一点血色,身体僵硬,一看就知道已经死了。

    赵渊和另一名大汉也都被割开了绑住双腿的绳子,双手却都是被反绑着,那劲装大汉地低着脑袋,赵渊脸色发黄,衣衫不整,狼狈不堪,与之前那个看上去颇显斯文的读书人形象大相径庭,此刻他正一脸阴沉,一双眼睛充满怨毒盯住小妖女。

    宛若巨人般的大小双鬼站在一旁,此时天色尚早,不似那夜在峡山般昏暗,杨宁这时候仔细看了看那两人,倒有些吃惊。

    大小双鬼若只看背影,倒是身材高大的魁梧巨汉,可是此刻正面看过去,才发现这两人的皮肤极其蜡黄,像在脸上涂了一层黄色的油漆,眉毛极长且乱,搭在眼角边上垂下去,颧骨甚高,嘴巴也是向前凸出,本就蜡黄的脸上长着长长的黄毛,倒像极了猿猴,却又明显不是猿猴,就似乎是猿猴还没有完全进化成人。

    夕阳西下,他二人脸上并无任何伤痕,但给杨宁的感觉比之半张脸毁去的黑氅丑汉还要丑陋。

    一想到黑氅丑汉,杨宁便即想到顾清菡,也不知道他们现在是否安全。

    忽听得空中传来一声怪叫,杨宁觉得叫声十分熟悉,抬头望过去,只见到天空中出现一只大鸟,“呱呱”的叫声立刻让杨宁响起那夜在峡山就听过这宛若野兽般的鸟叫之声,心下有些惊讶,暗想总不至于是在峡山见过的那只大鸟又飞到这里?

    却见那大鸟如同一块天外陨石般,忽然俯冲下来,速度极快,杨宁禁不住往后退了两步,那大鸟俯冲之时宛若闪电,竟是朝小妖女扑过来,杨宁眉头一紧,见小妖女竟似乎没有发现那俯冲而下的大鸟,更没有闪躲,暗想你这妖女恶有恶报,娇小玲珑的身体又如何能够受住那大鸟的袭击,不过看她年纪尚小,如同美玉雕成的瓷娃娃,若是丧生在大鸟袭击下,也是可惜。

    眼见得那大鸟便要碰到小妖女,却见那大鸟一个翻转,随即绕着小妖女转了个圈,尔后落在了小妖女的头上,稳稳站住。

    杨宁怔了一下,这时候看清楚,那是一只宛若鹰隼般的大鸟,全身羽毛漆黑油亮,鸟喙如同铁钩一般,虽然只是一只鹰隼,可是那一双眼珠子却带着凌厉的寒意,它体型不小,站在小妖女的头上,整个身体比之小妖女的脑袋要大得多。

    小妖女却是咯咯一笑,叫道:“大鬼!”

    却只见大鬼已经取了一只皮袋子在手中,伸手从里面掏出东西,抬手丢给那鹰隼,他投的准,鹰隼也是敏捷,鹰喙往前一叼,已经将那物事夹在铁钩一般的鹰喙间,杨宁仔细一看,吃了一惊,却是认得,那明显是蛇肉。

    他立时想起,那天在峡山看到也不知是大鬼还是小鬼在山里抓蛇,而且将那大蛇斩成一节一节,当时不知道是要搞什么鬼,现在终于明白,那是给这只鹰隼找食物,如此说来,这凶猛的鹰隼竟是小妖女的宠物。

    也难怪听到鹰隼的怪叫声,这小妖女头也不抬,更不在乎它从天而降,这本就是她所养之物,自然不惧。

    人家小姑娘养养小猫小狗,这小妖女却是养蛇养鹰,杨宁愈发觉得这小妖女来历不凡。

    “喂,你说黑闪漂不漂亮?”小妖女得意洋洋冲着杨宁问道:“她可是我亲手养大的,从小就用蛇虫喂养,还吃过人。”指了指躺在地上的尸首,道:“待会儿这具尸首就赏给黑闪。”抬手过顶,抚摸叫做黑闪的鹰隼,“黑闪,你要不要吃人肉?我给你留着。”

    杨宁心想这尸首只怕是因为毒发而亡,这黑闪吞下人肉,难道不怕中毒?又想这毒本就是小妖女所下,这黑闪是她所养,自然不怕。

    小妖女竟要让黑闪吃人肉,杨宁说不出的恶心,心下对这小姑娘更加厌恶。

    “你到底是什么人?”一直怨毒瞧着小妖女的赵渊终于开口道:“你可知道,你已经闯下了大祸。”

    小妖女眨了眨眼睛,笑嘻嘻道:“我爹说我一天到晚就只知道惹祸,我天生就喜欢闯祸,那又如何?”

    赵渊虽然衣衫凌乱,颇有些狼狈,却还是冷笑道:“你可是姓秋??”

    “秋?”小妖女咯咯笑道:“你胡猜一通,我什么时候姓过秋?”

    赵渊一愣,但立刻道:“那你可知道秋千易?”

    小妖女奇道:“你.....你难道知道我师父?”她这话,自然就已经承认秋千易是她师傅。

    杨宁心想这秋千易又是何许人也?赵渊如何知道此人?

    他不但对小妖女的来历很是好奇,便是这赵渊的来历也是让人捉摸不透。

    赵渊立刻发出怪笑声,道:“原来你是秋千易的徒弟?难怪,其实我早该猜到你与秋千易有渊源。”

    小妖女手拿寒刃,两条粉白的腿儿迈着小步子靠近过去,绕着赵渊走了一圈,狐疑问道:“你认识我师父?你怎么知道他名字?”

    “秋千易声名在外,知道的人并不少。”赵渊冷冷道:“九溪毒王算得上是巴蜀第一用毒高手,秋千易被白苗人视若神明,想不到你竟然是他的弟子。”

    杨宁闻言,才知道秋千易原来毒王,无论哪行,能被称之为王,那定然是一等一的人物,这秋千易既然被称为毒王,在用毒方面自然是极其了得,小妖女是秋千易弟子,也难怪擅长用毒。

    小妖女却是噘着嘴,不满道:“巴蜀第一用毒高手?这可不是,天下绝毒,尽在巴蜀,我师父既然是巴蜀第一用毒高手,那就是天下第一用毒高手,他若知道你说他是巴蜀第一用毒高手,不但不开心,还要让你死的很惨。”

    “小妖女,我劝你还是赶紧将我们放了,将齐宁交给我们。”赵渊沉声道:“你若悬崖勒马,我就当你年幼不懂事,可以既往不咎,否则你不但给自己招来灾祸,只怕整个白苗都要遭受灭顶之灾。”

    杨宁忍不住心里叹气,暗想赵渊你是从哪里来的自信,都被人折磨成这鸟样,还在这里大言不惭,这小妖女可不是能被三言两语就吓着的,这时候还在威胁她,那可是自讨苦吃。

    果然,小妖女冷下脸道:“师傅教我,做事情不能半途而废,我既然抓了你,就绝不会放你。你还在威胁我,我可不怕你。”吹了一个清亮口哨,她头顶上的黑闪忽地振翅而起,杨宁还以为黑山要离开,却见它一个回旋,到了赵渊面前,两只锋利的爪子探出,已经准确无误地抓进赵渊的眼睛里,只听得赵渊一声凄厉的惨叫,黑闪一声长啸,已经展翅而起。

    赵渊眼眶鲜血淋漓,却已经被黑闪抓瞎了两只眼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