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锦衣春秋 > 第九十九章 少女
    杨宁也不知道少女说的废物是指谁,这时候也发现,不远处另有一人和捕蛇人穿着一模一样,两人都是身材高大,也都是拿着三股叉,宛若双胞胎。

    一名大汉被钉在树上,此时已经垂下头,没有声息,不知是死了还是晕厥过去,在地上翻滚的大汉凄声惨叫,一名捕蛇人已经上前去,从身上取下了一条绳子,也不害怕大汉身上的毒蛇,将那大汉捆绑了起来。

    赵渊手中的箭弩早已经丢下,此刻被身上的毒蛇折腾的筋疲力尽,靠在一棵大树上,双手被缠绕,脖子亦被勒紧,慢慢软倒靠着大树坐了下去。

    杨宁瞧着树上的那人,虽然那雪嫩的两条白腿儿和清脆娇嫩的声音明显是个少女,但一时也看不清长相。

    忽见那少女身体猛地往下一落,杨宁吃了一惊,只以为那少女是不小心从树杈上掉下来,那树杈距离地面少数也有五六米之高,若是摔落下来,不死也要重伤,不由失声叫道:“小心.....!”

    那少女身子坠落下来,一只手臂却举着,手中却是握了一根鞭子,鞭子不短,如同绳索一般悬下来,少女拉着鞭子在半空中荡悠着,显得十分轻盈,嘻嘻一笑,冲着杨宁道:“你是让我小心吗?”

    杨宁此时也猜出来,这两名捕蛇人只怕与这少女是一伙,这两名捕蛇人都是凶狠歹毒,这少女来历不明,也未必是什么好人,他方才只是一时情急叫出声,此时听少女询问,也不回答。

    少女身子在空中荡悠,忽然身体像鸟儿般飘了出来,杨宁惊讶间,那少女已经落在地上,手臂一抖,那条长鞭迅速收拢,少女握住长鞭,此时就站在杨宁面前三四步远。

    杨宁此时却看得清楚,这少女下身穿一条紫色的短裤,上身是一件红黄蓝三色短褂,头上包着则色的头巾,两耳则是挂着环形耳环,银光闪闪,这秋冬交接之季,夜里本就寒冷,这山内更是气温极低,可是穿着短褂短裤的少女却浑然没事,似乎并不觉得寒冷。

    她手腕子上戴着手镯,此刻站在眼前,露出来的四肢更是如雪一般白的刺眼,看她相貌,一双眼睛如同星辰般光芒闪烁,极为有神,五官精致,明眸皓齿,粉嘟嘟的看上去十分可爱,满脸却是精乖之气,一双眼睛眨啊眨,长长的睫毛闪动,盯着杨宁打量一番,嫣然笑道:“喂,我问你话呢,你听不懂我说的话?”

    她一口蜀腔,但杨宁倒也听得懂,不知这少女底细,淡淡道:“你就当我听不懂。”暗想这少女和毒蛇毒蜂混在一起,虽然长相漂亮可爱,但未必是什么好人。

    他感觉被毒蜂蛰过的地方有些刺疼,禁不住抬手摸了摸,才发现那处已经肿了起来。

    “本姑娘问你话,你就好好回话。”少女笑容消失,“你被大狼蜂蛰了,没有我就活不了性命。”

    杨宁不知她所言是真是假,但却知道那毒蜂的毒性确实不弱,皱眉道:“我和你无怨无仇,你为何要让毒蜂蛰我?”

    少女满不在乎道:“我高兴怎么做就怎么做,你还能管我?”左右看了看,瞧见赵渊丢在地上的那只箭弩,来了兴趣,将鞭子挂在纤细小蛮腰上,过去捡起箭弩,在手中摆弄几下,嘻嘻笑道:“我瞧瞧哪个厉害一些。”

    杨宁不知她什么意思,却见到少女端着箭弩走到赵渊面前,吹了一个清脆口哨,说也奇怪,缠绕在赵渊身上的毒蛇竟似乎听得懂口哨一般,不再蠕动,只是死死缠住赵渊。

    少女端着箭弩对准赵渊,仔细打量一番,问道:“喂,你说我该射你哪里?”

    赵渊双眼显出怨毒之色,道:“你们到底是什么人?你.....你可知道我是谁?”

    “不知道。”少女蹲下身子,一手拿着箭弩,一手托着粉腮,甜甜笑道:“你是什么人?”

    赵渊被毒蛇折腾得够呛,喘着粗气,道:“你最好.....最好带着你的人立刻离开,否则此生你必将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杨宁在旁听见,心想你这家伙真是不见棺材不落泪,难不成看到对方是个粉嘟嘟的少女,就想威胁对方,这少女来路不明,恐怕不是两句话就能唬着,此时威胁,只怕适得其反。

    少女嘻嘻笑道:“我总看到别人求生不得求死不能,自己却不知道是什么滋味,你让我求生不得求死不能,我很欢喜。”忽然端起箭弩,对准赵渊咽喉,道:“你再不说你是谁,我就射穿你喉咙,你信不信?”

    赵渊竟是现出一丝诡异笑容,道:“判官是杀不死的,你若敢杀我,九幽地下,你将永世不得超生。”

    杨宁在旁听见,心想你这牛逼吹的也太大了,这天底下还有什么人能杀不死?只是觉得赵渊阴仄仄说这话,有些古怪。

    “别人越是装神弄鬼,我越是想知道真相。”少女笑容甜美,将箭弩放在地上,从里面取出一支短短的弩箭,扭头叫道:“大鬼,过来!”

    只见将一名大汉钉在树上的那捕蛇人大步过来,走到少女边上,少女掀开他腰间毛茸茸衣襟,杨宁这才发现这叫大鬼的巨汗腰间挂着五六只小葫芦,少女就像挑选物品一样,最后摘下一只小葫芦,打开葫芦盖,将那短箭的箭头放进葫芦里搅了搅,然后小心翼翼地将短箭重新安静箭弩之中,头也不抬将那小葫芦递过去,大鬼接过小葫芦,盖上葫芦盖,重新挂在了腰间,随后用衣襟掩盖起来。

    少女重新端起箭弩,笑嘻嘻看着赵渊,如同猎人观察猎物一样,上下瞧了瞧,对准赵渊的左脸,道:“我要把你左耳朵射下来,看你们这个东西到底准不准。”

    赵渊脸色骤变,还未等他说话,少女已经扣动机关,“嗖”的一声响,便听得赵渊惨叫一声,弩箭射出,却是从他脸上划过,脸上立刻出现一道被弩箭划开的伤痕,蔓延到耳根处,两人距离既近,那弩箭冲力十足,已是将赵渊的左耳也射穿,鲜血淋漓,十分可怖。

    杨宁心下一寒,他本就怀疑这少女未必是什么善茬,此刻见她没有丝毫犹豫便射人耳朵,脸上还带着甜甜笑容,若不是亲眼所见,实难想象这样一个粉嫩甜美的少女出手会如此凶狠。

    赵渊左耳残缺,鲜血直流,痛苦无比,诅咒般道:“你会永不超生,你.....你会永不超生!”

    少女瞧了瞧箭弩,撇嘴道:“原来这东西并不好用。”丢在一边,从身上取了一只大拇指粗细的小竹筒,笑道:“你试试我这个。”将竹筒一端放进口中,对着赵渊诱饵,“噗”的一声,从小竹筒内-射出一物,穿透了赵渊耳朵,宛若无形。

    少女拍手笑道:“还是我这个好,我就说你们的东西都是中看不中用,瞧着好像很厉害,用起来根本不管用。”

    杨宁往身后瞧了一眼,只见另一名捕蛇人一直拿着三股叉站在自己身后五六步远处,死死盯着自己,倒似乎害怕自己跑了一样。

    杨宁心知这少女比之赵渊这伙人更难对付,必须早早脱身,可是一直被那捕蛇人盯着,再加上四周都是树木,想要施展逍遥行步法也是不成,寻思着如何才能躲过这几名来历不明的蜀人。

    他脖子上被毒蜂所蛰之处先前是一阵刺疼,此刻那种刺痛感减弱不少,却变得痒痒的,也不知道那所谓的大狼蜂到底有什么毒。

    忽见到赵渊浑身剧烈抽搐起来,随即便见赵渊滚倒在地,凄声道:“我要死了.....虫子.....啊......快给我解药,给我解药......!”只见他在地上扭动挣扎,抽搐不已,显然正在经受极深的痛苦。

    杨宁想到刚才少女将箭头放进小葫芦里,暗想定是那小葫芦里放有药汁,赵渊被弩箭射中之后,已经中毒。

    赵渊痛苦挣扎,少女却是拍手欢笑道:“你刚才不是说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吗?这便是求生不得求死不能,你喜不喜欢?”扭头看向杨宁,问道:“喂,你瞧我厉害不厉害?”

    杨宁握紧手中寒刃,冷笑道:“你年纪轻轻,出手竟如此狠辣,心肠如此歹毒,都是谁教你的?”

    少女本来甜美娇笑,听杨宁斥责,立刻冷下来,怒道:“你在骂我?”

    “我就是骂你。”杨宁道:“难道我还骂错了?”

    少女指着在地上痛苦挣扎的赵渊,道:“他们方才威胁要杀你,我帮了你,你该跪地向我道谢才是,还敢骂我?”

    “我和他的恩怨,自有我们自己解决,不用你来管。”杨宁伸出一只手,“你把解药给我,立刻离开这里,我就当一切都没看到。”

    少女眨了眨眼睛,双眸清亮,微歪着脑袋,打量杨宁几眼,才道:“你这人脑子是不是有病?我帮你,你不谢我,你的性命在我手中,还在对我发号施令,你信不信我也让你变得和他一样?”

    ----------------------------------------------------------

    ps:感谢带雨梨花1957、沙恒、书友32431976等好朋友的捧场打赏,感谢每一位投下月票的兄弟姐妹,双倍月票期间,有月票的好朋们多支持,拜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