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锦衣春秋 > 第九十八章 黄雀在后
    杨宁知道里面药丸必然是毒药,淡淡一笑,问道:“看来我是没有什么选择。不过我还有些事情不明白,不知道你能否赐教?”

    “世子想问什么?”赵渊知道一切尽在控制之中,也不着急。

    杨宁问道:“食邑收取四成的赋税,这自然不是假的,三夫人看到的那些账本,自然也都是伪造出来的。”

    赵渊道:“不错,要制作假账目,其实也费不了多少工夫。”微微一笑,“那些账目,本就是为了迎接你们的到来,我知道顾清菡定然要查账,事先早就做了准备。”

    “为迎接我们?”杨宁心下一沉,“难道你们早就知道我们会过来?”

    赵渊含笑道:“世子怎不想一想,连续几年都不曾中断向你们送去税银,为何会单单选在这种时候?你们回到江陵,本就是我们计划之中,伪造的账本,自然是早就备下。”

    杨宁眉头一紧:“你们就那样自信我们会回来?”

    赵渊悠然道:“确信无疑,锦衣侯府缺银子用,税银迟迟又无法送达,派出的人也都没能回去禀报,你们终究是要过来的。”

    杨宁心下生寒,暗想侯府那边税银未到,连续从府里派出人打听消息,但派出的人却都不曾回去禀报,侯府那边才觉得事情蹊跷,皱眉道:“难道派来的人都被你们......?”

    “世子这是明知故问了。”赵渊笑道:“他们还没有到老宅,就死在半道上,当然无法回去回禀。”

    “你的意思是说,你们在侯府也有耳目,对他们的行踪了若指掌?”杨宁问道:“从一开始,你们就都设计好了?”

    赵渊嘿嘿笑道:“世子服下药丸,很多事情就一清二楚。”

    杨宁握住那瓶子,问道:“我想知道,你们究竟要让我配合你们做什么?你们处心积虑要让本世子受你们控制,我总该知道我需要做些什么?”

    “其实世子不需要做什么。”赵渊道:“本来你若和顾清菡触犯人伦,有了这档子丑事,只怕你也没有脸面再继承锦衣侯的爵位......!”

    杨宁陡然明白什么,厉声道:“是齐玉?你们是齐玉的人?”他忽地想到,庶出的齐玉一支对锦衣侯爵位虎视眈眈,那对母子私下里一直想要将锦衣侯爵位夺取在手,这赵渊似乎是要挟持自己放弃锦衣侯爵位,自己一旦无法继承侯爵之位,排在其后的就只能是齐玉,难道这帮人竟是齐玉的人?

    赵渊“哦”了一声,不屑道:“你说的齐玉,是否就是锦衣侯府的那位庶子?你也太瞧的上他了,我们不是他的人,但他却是我们可以操控的棋子。”

    杨宁心下吃惊,暗想这帮人竟果然与齐玉有牵连,不过赵渊的语气,显然不将齐玉当一回事,杨宁也相信以齐玉的能力,倒也没有本事设下如此圈套,赵渊说齐玉只是他们手中的棋子,应该不假。

    这帮人霸占老宅,想制造乱-伦事件挟持世子,意图让齐玉上位,而且将齐玉当作棋子使用,这一切步步为营,也不急于求成,实在难以想象,这帮人最终的目的究竟是为了什么。

    杨宁自知这药丸吞下去,生死便掌握在对方手中,双腿紧绷,却是想着那逍遥行步法。

    鲁王村已经动过手,身后那两名大汉的武功平平,很容易对付,最关键的却是赵渊手中端着箭弩。

    这种兵器他也颇有些了解,知道射速极快,此时两人不过几步之遥,对方一旦扣动机关,弩箭射出,自己实在难以闪躲,可是一旦能顾闪躲开对方的弩箭,却未必没有机会变被动为主动。

    逍遥行步法玄妙莫测,只是这边上都是枯藤老树,也不好施展开来。

    他正寻思是否要赌上一赌,就听赵渊道:“世子,时间还很长,你先服下药丸,之后你想知道什么,不用你询问,我也会告诉你。”

    杨宁打开瓶塞,一股腥臭味扑面而来,只闻这味道,就知道里面的药丸不是什么好东西。

    赵渊却是端住箭弩,对准着杨宁,似乎也在提防杨宁会玩什么花招。

    便在此时,突然从半空中飞下一件物事,瞬间缠在赵渊的手腕子上,赵渊只感觉这东西冷冰冰滑腻腻,一缠绕上手腕,就开始蠕动,赵渊大吃一惊,手臂往回缩,只见缠在手腕子上的竟然是一条青红斑斓的蛇,极为可怖。

    赵渊脸上变色,松开手,用力抖动,想要将受伤的蛇抖落下去,孰知那蛇缠绕的极紧,似乎已经与那手臂连成一体,无论如何也抖落不下去。

    杨宁见此情状,暗叫天助我也,趁机往地上一滚,已经抓住寒刃,他知道擒贼先擒王,就地滚向赵渊。

    赵渊反应倒也机敏,他手臂被绕,无法触动箭弩,见得杨宁已经向自己滚过来,立刻向后推过去,靠近一棵大树,将那条被蛇缠绕的手臂狠狠地砸在了大树上,这一招果然是有效,他这用力一砸,顿时将那条蛇中间一段砸的稀巴烂,蛇身松了下来。

    那两名大汉此刻也已经回过神来,都是低吼一声,挥刀往杨宁砍过来。

    只奔出两步,一人已经失声惊呼:“蛇.....蛇.....!”竟不敢再往前,却只见到从半空中落下十多条蛇,宛若下雨一般。

    杨宁本想趁机制住赵渊,却也感觉到空中有蛇往自己身上丢落,一时也顾不得赵渊,挥动手中寒刃,瞬间将两条掉落下来的蛇斩成两段。

    这些蛇来的蹊跷,杨宁不再往赵渊靠近,而是向边上迅速闪躲。

    赵渊砸死一条蛇,孰知又从半空中掉下十多条蛇,当下便有三四条蛇落在他身上,都是迅速缠绕,有的缠在他手臂上,有的更是已经缠绕在他的脖子上。

    那两名大汉都已经是面显骇然之色,不敢上前,忽地见到一人触电般跳起来,丢下手中的大刀,伸手往自己的衣领摸过去,到背心掏摸,双足乱跳,惊声大叫道:“不好,有蛇在我身上,快帮我抓出来。”

    身边同伴哪敢帮他,反倒是往后退,忽地惊叫一声,转身就跑,只跑出两步,却见到迎面一道魁梧的身影拦住,随即看到一人手握三股叉,对着自己走过来。

    这人有些吃惊,却也没有停步,抬起手中刀,迎着那人便砍了过去,那人却是挺起手中三股叉,直往大汉刺过来,速度极快,后发先至,大汉正要砍开三股叉,却见那三股叉一个旋转,绕到他手腕下,随即向上一挑,扎入他手腕中,大汉一时剧痛钻心,大刀脱手而落。

    对方却是拿着三股叉轻松一摆,用三股叉将大汉扯到一颗大树边上,然后提起来,让大汉的手臂高举过顶,随即狠狠地扎入树干上,将那大汉的一只手臂钉在了树上,大汉凄声惨叫,声传四野。

    杨宁心知事情古怪,要往边上闪躲过去,只奔出几步,迎面也是一道身影出现,粗壮魁梧,杨宁只瞧了一眼,便认出那人装束与之前所见的那个捕蛇人一模一样,他知道这人心狠手辣,出手不留情,见到对方挺着三股叉刺过来,也不闪躲,手中寒刃划过,只听“叮叮叮”响,竟是瞬间将三股叉的叉刺俱都划断。

    捕蛇人一怔,口中忽地响起如同野兽般的“吼吼”声,挥舞没了叉刺的三股叉,照着杨宁打过来。

    对方的气力极大,三股叉砸下来,劲风犀利,杨宁瞧对方的身高,自己最多只到他胸口,不可力拼,往后退了两步,躲开三股叉,忽地感觉手臂上一紧,一条蛇已经从空中掉落在他的手臂上,杨宁反应极快,那蛇的速度也不慢,就如同受过训练一般,迅速缠绕杨宁手臂,杨宁也不犹豫,寒刃划过,刀光闪动,已经将手臂上这条蛇的蛇头斩落。

    他本以为那捕蛇人会趁机扑上来,孰知那捕蛇人反倒是往后退了几步,杨宁正自奇怪,就听得“嗡嗡嗡”之声从背后响起,他心下一凉,转身过去,只见到一群飞虫四处飞窜,听那声音,明显是蜂类。

    斩蛇容易驱蜂难,迎面已经有十多只毒蜂扑过来,杨宁想要割下衣襟蒙住头已经不行,感觉脖子上一阵疼痛,已经被一支毒蜂蛰了一下。

    此刻赵渊身上已经缠绕了七八条蛇,赵渊极力挣扎,却无济于事,另一名大汉已经在地上打滚,身上也有三四条毒蛇缠绕。

    忽听得一阵清响,就如同吹奏竹篾的声音,本来四处飞窜的毒蜂忽地全都向半空中飞过去,杨宁顺着毒蜂飞去的方向瞧过去,只见一颗大树探出一支树杈,树杈上面,明显有一人坐在上面,双腿荡动,手中拿着一截竹筒子,那些毒蜂正往那竹筒之中钻进去。

    杨宁仔细看了看,只见坐在树杈上的竟然是一名十六七岁的少女,虽然是在夜里,但两条腿儿白的耀眼,两条手臂也都露出大半,欺霜赛雪,听那少女已经脆声道:“几个废物真是没用,害得本姑娘连好戏也看不了,都该死!”满口蜀地之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