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锦衣春秋 > 第九十七章 化尸
    捕蛇人举起钢叉,那大汉一时尚未死透,身体悬在空中还在挣扎,那捕蛇人面色狰狞,喉咙里发出嘿嘿低笑声,似乎看着别人死去是一种极大的乐趣。

    杨宁背脊发凉,他本以为这只是普通的捕蛇人,但现在看来,这捕蛇人实非善茬,他刚才从杂草丛中窜出,身形虽然粗壮,但动作却十分敏捷,而且出手速度极快,一招便即刺穿大汉咽喉,这绝非普通捕蛇人就能有的身手。

    杨宁看他衣着打扮,发现那捕蛇人头上卷了头巾,忽地想到在京城遇见过的蜀王世子,此人头绕头巾倒与蜀王世子手下那些侍从有些相似。

    他知道这是巴蜀地区颇为常见的装束,但此地乃是荆南,并非蜀地,却不知此人为何会在这峡山出现。

    那大汉挣扎几下,身体慢慢无力,四肢终是软绵绵垂下来,捕蛇人这才轻轻一甩,将那大汉尸首摔在地上,随即将钢叉插在身旁,伸手从怀里取了什么东西,昏暗之中,杨宁也看不清楚,只见捕蛇人正往那尸身倒粉末,心中疑惑,暗想大汉都已经死了,这捕蛇人又在搞什么玄虚。

    捕蛇人倒了一些粉末在那尸首上,随即将东西收入怀中,重新过去,将剩下的大蛇切成一断断丢进皮袋之中。

    杨宁却闻到一股腥臭味扑鼻而来,正自奇怪,却发现那尸首忽然冒起一阵白烟,烟雾颇淡,杨宁却依旧看得很清楚。

    捕蛇人显然是经常捕蛇,切蛇的动作十分的娴熟,片刻间将整条大蛇切断,这才起身,一手拿着钢叉,一手拎起皮袋子,竟看也不看那尸首,转身离去。

    杨宁确定捕蛇人走远,这才靠近过去,只瞧一眼,差点呕吐出来,只见那大汉的尸首此刻只剩下小半截子,皮肉溃烂,白骨森森,上半身连皮带骨都已经消失,只留下一滩血水在地上,此刻剩下的半截身子依然在迅速腐烂溃化,那股子腥臭味正是从尸身上散发出来。

    杨宁捂住鼻子,背脊凉飕飕一片,虽说这大汉也不是什么好鸟,可是那捕蛇人轻易将之杀死,而且将其尸首融化,心狠手辣,当真是歹毒无比,如果不是自己亲眼所见,谁又想到一个人会在这短短时间之内便即连皮带骨从这世界上彻底消失。

    忽听得一声低沉的鸟鸣之声响起,从空中传来,杨宁抬头,夜幕之中,只见一只苍鹰般的大鸟从头顶上空飞掠而过,声音却如野兽般“呱呱”响。

    杨宁既知这山里还有那歹毒的捕蛇人,心下更是小心,暗想那捕蛇人刚才先是埋伏,然后不问青红皂白突然袭击,自己可要多加小心,莫要被那捕蛇人突然袭击。

    他看到那捕蛇人刚才离开的方向,心中虽然对那人的来历很是疑惑,但自己现在本就被人追拿,也没必要跟过去多惹麻烦,向另一个方向摸过去。

    齐家老宅被一伙人控制,而且有数年时间,远在京城的侯府对此事竟是一无所知,这自然是骇然听闻的事情。

    更让杨宁诧异的是,这帮人利用齐澄控制老宅之后,三年来却依旧向京中送去赋税,也正是因此原因,侯府那边始终没有起疑,可是这帮人如此的目的又是为了什么,他们在此坚守三年,如果当真有什么阴谋,那绝非小事。

    这帮人为首的看上去是那被人称作“判官”的账房赵渊,但杨宁却感觉其后只怕另有操控此局之人。

    锦衣侯乃是帝国功勋世家,地位尊贵,便是朝中那些高官重臣,也未必敢对锦衣侯轻易出手,赵渊这帮人竟然敢操控老宅,甚至设下陷阱陷害锦衣世子,这当然不是一般人敢做的。

    仓库设下陷阱,利用烟雨海棠逼迫顾清菡和自己行苟且之事,这手段卑劣,但这绝不是开始。

    赵渊也说得清楚,要以此事控制自己,其后当然还有更大的阴谋。

    自己若能脱身,当然要将这帮人铲除,但杨宁也知道这些人在此地经营数年,定然有了势力,若是靠自己逞匹夫之勇,非但无法铲除这些人,只怕还要反受其害,所以在动手之前,定然要调来人手,最好的方法,自然是先从江陵太守那边调集兵马再行围杀。

    以锦衣世子的身份,在江陵太守那里调动兵马,应该不是什么难事。

    正想着脱身之后该往哪里去,便听得身侧劲风忽起,一道凌厉刀锋已经从边上照着自己砍过来。

    杨宁反应奇速,并不闪躲,反而微微弯下身子,向劲风袭来的方向猛地靠了过去,正撞在一人身上,他速度极快,那人显然也没有想到杨宁会来这么一出,杨宁这一撞用了全力,那人“哎哟”叫了一声,但是此人身体强壮,杨宁身躯单薄,一撞之下,那人虽然后退两步,却并未倒下。

    杨宁当然不会给他第二次出刀的机会,这种时候,对敌人的仁慈就是对自己的犯罪,手臂伸出,寒刃已经没入了对方的心口。

    他对人体的要害了若指掌,虽然是在情急之下,但却很是轻易地便判断出对方的要害所在,寒刃轻松刺入那人心口,随即立刻拔出,闪身到一旁,那人身体晃了晃,往前一头栽倒在地,杨宁看那人穿着,知道是赵渊一伙。

    忽听一声冷笑,“世子果然好手段,只是你已经无路可走。”正是赵渊声音,杨宁抬头瞧过去,只见身前几步之遥,一道人影正站在那里,手里端着一件东西,仔细一看,却是一具箭弩,正对着自己。

    “世子出身武门,当然知道这是什么。”赵渊似笑非笑,“只要轻轻一扣,世子这条小命就要报销在这里。”

    杨宁眸中生寒,听到身后响起声音,回头瞧了一眼,只见一左一右两人手持大刀,正冷冷看着自己。

    “你就是齐宁?”一人瞧见杨宁脸孔,吃了一惊,随即狞笑道:“原来你就是锦衣世子,想不到咱们这么快就见面,先前你在鲁王村那般嚣张,连罗总管都被你刺断了脚筋,害他再也起不得身,可没想到会落在咱们手中吧?”

    杨宁闻言,心知此人定是跟随罗总管去往鲁王村的随从之一。

    赵渊“哦”了一声,上下打量杨宁几眼,含笑道:“原来在鲁王村动手的是你?闻名不如见面,我只以为锦衣世子果真是无能至极的庸碌之才,现在看来,世子是深藏不露。”往前走出两步,“你比我预想的要聪明得多.....,你手上那把短刀,应该就是破墙的利刃吧?能够在短短时间破墙而出,这把利刃实在了得。”

    “赵渊......,哦,不对,我应该叫你判官才是。”杨宁盯住赵渊眼睛,却也防止身后那两人偷袭,“你们设下诸般圈套,到底意欲何为?”

    赵渊冲着杨宁手中寒刃努了努嘴,道:“世子还是先放下刀子再说。”

    “你们三人在此,还有箭弩在手,难道还会怕我?”杨宁冷笑道:“连锦衣侯的老宅都敢霸占,本以为你们胆子很大。”

    赵渊微笑道:“你这位锦衣世子太狡猾,我做事素来小心,绝不会给自己惹麻烦,刀子在你手上,我还是不放心。”手中箭弩往前挺了挺,“世子还是听话,否则我心里一急,一不小心,这弩箭便要射出去了。”

    杨宁冷笑一声,将寒刃丢在脚边,赵渊这才叹道:“世子其实不必如此辛苦,如果你在仓房之内老老实实与顾清菡享受鱼水之欢,兴许还能活下性命,可是现在我却无法保证了。”

    “哦?”杨宁笑道:“你是没了本世子的把柄在手中,无法要挟本世子,所以想要在这里杀了本世子?”

    赵渊道:“世子看来很精明,一下子就猜到了问题所在。”

    “我只是很奇怪,你们既然有迷香,又何必耗费心机将本世子骗到红沙河粮仓?”杨宁问道:“你们控制了老宅,在老宅设下陷阱,岂不方便?”

    赵渊笑道:“我说过,我做事情,要万无一失。要在老宅让你和顾清菡躺在一张床上,也不是做不到的事情,可那样也就无法找到借口让很多人瞧见你们在一起,没有外人看到,此事也就很难达到效果。再说你手底下带来的那几人也不是善茬,这件事情,要做到让人看不出破绽。”

    “果然是苦心设计。”杨宁道:“老宅那些人知道我是外出找寻三夫人,你又如何封住所有人的口?”

    “世子太小看我们了,这几年他们看不出一丝破绽,可是却偏偏对齐澄畏惧有加,说句实话,齐澄在老宅一句话,可比你这位世子有用。”赵渊气定神闲道:“其实我们已经没有必要说之前的事情,世子现在该想想如何保住自己性命要紧。”

    杨宁哈哈一笑,道:“箭在你手中,我现在是赤手空拳,我要想活下去,当然只能遵照你的要求来。”

    “识时务者为俊杰。”赵渊也是嘿嘿一笑,“世子有这般觉悟,看来咱们是可以好好商量。”忽地抬起一只手臂,向杨宁丢过去一件东西,杨宁探手接过,却是一只小瓷瓶子,赵渊已经道:“里面有两颗药丸,世子只要吞下去,便可活命。”

    -------------------------------------

    ps:感谢鹿哥金牛座和书友32358923两位好朋友的捧场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