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锦衣春秋 > 第九十五章 判官
    感谢lingday好朋友升级为护法,感谢神话5268好朋友的破费捧场!

    ------------------------------------------

    顾清菡上下衣衫均已经湿透,就像是从水里爬出来一样,全身火热,体气熏溢,她本就是熟透的少妇,经年久旷,就算没有烟雨海棠,身体亦十分敏感,如今被烟雨海棠的香气侵入体内,实在是难以忍受。

    这烟雨海棠效用霸道无比,能令铁骨变成淫徒,贞女化作荡妇,心神一旦迷失,头脑之中便只剩下情欲。

    顾清菡一开始还有几分清醒,但是杨宁靠近过来帮她掩住口鼻之时,杨宁身上的味道便加剧了药性。

    他二人并不知道,这烟雨海棠一旦侵入身体,若是闻到异性身体的气味,就会加剧药效,杨宁方才闻到顾清菡身上的体香,便差点把持不住,而他身上的气息进入顾清菡鼻腔,顾清菡的神智亦是迅速迷失。

    人之情欲,最是难解,方才杨宁抱她,她只觉得十分舒服,等杨宁推开,她浑身燥热难耐,脑中已经是迷糊一片,只想着再感受被男人抱在怀中的感觉。

    杨宁用寒刃剜在墙壁,果然是极品神兵,轻松没入墙面之中,划过之处,便即是一条深深的刀痕。

    他心下欢喜,尽量不听顾清菡那边传入自己耳朵中的轻吟,忍着体内的燥热,小心从墙上剜下石头来。

    外面时不时地传来猎犬的吠叫,杨宁也不去理会,片刻之间,竟是从墙上剜下数块石头,形成了一个凹坑,照此速度,也用不了多时,便能剜出一处洞孔来。

    忽感觉腿上一紧,一只手已经搭在自己的腿上,杨宁吃了一惊,随即便感觉一阵芬香扑面而来,一个火热的柔软身躯已经软软贴在自己身边,顾清菡身上那股子体香纷涌而来,那是成熟少妇特有的味道,勾魂蚀骨,让本就炽热难耐的杨宁浑身一颤,恨不得立时将她抱在怀中。

    顾清菡声音柔媚:“抱我.....抱着我......!”却已经抬手勾住了杨宁的脖子,气息急促,另一只手已经往杨宁脸上摸过来。

    杨宁喉头蠕动,汗如雨下,他本就难受至极,此刻顾清菡性感丰腴的娇躯贴紧过来,更是让他难以把持,脑中一阵恍惚,只想抱住这柔软温暖的娇躯压上去,可是脑中却又有一个声音在叫:“杨宁啊杨宁,她如今身中媚毒,你不想着救她赶紧出去,却还心存淫邪,想要乘人之危,这与禽兽何异?”

    他亦知道顾清菡此刻恐怕比自己还要难受,如此下去,自己只要神志恍惚,有这诱人的少妇在身边,定难把持,强忍要将顾清菡按倒在地的冲动,低声道:“三娘,对不住了!”用手掌切在了顾清菡的脑后,顾清菡身子顿时软下来,不再动弹,却是被他打晕过去。

    他熟悉人体要害,而且精于格斗,要将人打昏,并非难事。

    他先收好刀,心想顾清菡就在自己边上,她虽然不动,自己未必能够受得住,想着将她抱到一边,拉开距离,双手横抱顾清菡身体,将她抱到了一边,放下之时,心下又是一荡,却还是咬牙挺住,转身拿出刀来,便要继续去剜墙。

    便在此时,却听到外面传来声音道:“那是谁?快去看看,是不是判官到了?”

    杨宁听得清楚,知道是外面发现了有人来,听他提到“判官”二字,心里奇怪,暗想那对头难道叫做“判官”?这判官又是何方神圣?

    没过多久,就听外面传来叫声,随即听到外面传来声音:“不是判官,是.....是个疯子,咱们追不上,他跑的好快。”

    “疯子?”那低沉声音冷笑道:“一个疯子也追不上,这里偏僻得很,判官没到,别人又怎会到这里?你们追上去,可别是齐宁那小子带来的人,不要留活口。”

    杨宁心想:“他们说那疯子跑得很快,难不成是那丑汉跟来了?”听外面那人要不留活口,心下一凛,暗想这帮人心狠手辣,丑汉与此事全无关系,他们竟也要下毒手,又想如果真是丑汉,他脚下速度奇快,这帮人也未必追得上。

    他也不管其他,回到墙边,继续在那处剜墙,没过多久,听到外面又传来声音道:“那家伙没了踪迹,天黑瞧不清楚,也不知道去了哪里。”

    杨宁此时只觉得脑袋昏昏沉沉,心知这药性越来越厉害,加快了速度,忽地感觉手上一松,原来寒刃已经穿过了墙壁,他心下欢喜,手腕子转了转,便在墙上剜出一个拳头大的洞口来,听到水流声声,后面不过五六步远便是红沙河。

    他加紧速度,绕着那洞口边缘切割石头,用手小心翼翼接住,以免发出太大响声,对方显然没想到杨宁手中会有寒刃这样的神兵利器可以破墙而出,这屋后并无人看守,片刻功夫之后,墙面已经剜开一个足以让一人进出的洞孔,一股清新空气从洞口透进来,杨宁深吸一口气,只是那燥热之感并无减弱。

    他又将边缘削平一些,以免顾清菡出去之时被石头棱角割伤,便在此时,听到外面响起声音:“判官到了!”

    杨宁眉头一紧,收起寒刃,过去抱起顾清菡,顾清菡兀自昏迷不醒,到得洞口处,听到门外传来声音:“里面情况如何?烟雨海棠是否已经施放?”那声音也颇为低沉,杨宁听到声音,眸中立时现出寒意,却已经听出来,那声音竟是老宅账房赵先生的声音。

    “已经施放了小半个时辰。”有人答道:“判官,咱们要不要进去看看?”

    杨宁暗想这赵渊怎地被人称为判官,这帮人到底是何来历?

    “不急。”赵渊声音一如既往淡定,随即听到他冲里面叫道:“世子,不知此处可是好地方?我们遍寻不到三夫人,连你也不见了踪迹,老宅上下都是着急得很,好在老宅有两条训练有素的猎犬,能辨气味,一直带着我们找到了这里。”

    杨宁更是诧异,暗想赵渊这番话实在古怪,隐藏玄机,并不回答。

    “判官,里面没声音,要不要进去看看?”先前那低沉声音再一次道:“该不是里面出了什么事吧?”这人看起来倒颇为机警。

    杨宁自然不能让他们这时候便进来,故意大声道:“你们到底是什么人?将本世子困在这里做什么?”

    听到杨宁声音,赵渊已经笑道:“世子无恙就好,世子放心,齐澄马上会带人过来,很快就有不少人过来瞧世子,不过世子和三夫人不顾齐家的清誉,竟然跑到这种地方媾和,等他们一到,看到你们两人在此行苟且之事,触犯天理人伦,却也不知作何感想。”

    杨宁身体一震,瞬间就明白过来,这些人费尽心思设下这圈套的目的,竟是要演一出捉奸好戏。

    “赵渊,原来这一切果真是你设计。”杨宁冷笑道。

    赵渊笑道:“看来世子已经听出我是谁,我之前听闻锦衣世子是个懵懂无知的白痴,看来事实并非如此,你虽然算不得多聪明,却也并不是白痴。今日在大厅,你忽然出刀,我还以为你瞧出了什么,后来才知道你也懂得试探二字。”

    “老宅的古怪,我自然有察觉。”杨宁道:“那位齐澄齐总管,自然也不是真的齐澄,你们控制老宅,当然是谋划极大的阴谋。我出刀,只是想看看你到底有什么反应,等齐澄出现的时候,我就知道你们联手一起,整个老宅都已经在你们的控制之下。”

    他一边说话,一边脱下自己身上的衣裳,扶起顾清菡,将衣裳卷在了她身上,顾清菡先前燥热难耐,撕扯自己衣裳,衣裳凌乱,许多地方都已经露出白腻的肌肤,杨宁自然不能就这样带着她出去。

    “看来你比我想的还要聪明几分。”赵渊道:“你不动声色,莫非你早已经怀疑那封信是我们所为?”

    杨宁道:“我虽不能确定,但也猜到了几分。”

    “既然如此,你为何明知是陷阱还要来这里?”赵渊笑道:“你总不会事先就想到我们给你创造如此机会享用三夫人这样的美人?”

    “三娘在你们手中,我自然先要确定她的安全,而且不入虎穴焉得虎子,我就是要看看,你们究竟要耍什么花样。”杨宁为顾清菡裹好衣裳,这才收起刀,先将顾清菡放在洞口,自己往洞口钻进去试了试,足以让自己轻松出去。

    “不入虎穴焉得虎子,这句话倒是有趣。”赵渊道:“可是你现在就算知道我们想要做什么,你也无能为力,他们自然告诉过你,烟雨海棠威力惊人,你们若是迟迟不能交-合,就只有死在这里。”

    “你们用此卑鄙无耻的手段,以为就能得逞?”杨宁探头进洞内,冲着大门冷声道:“便是死在这里,也不会让你们如愿。”心想老子马上就要脱困,等回头再一个一个收拾你们,有仇报仇,绝不会放过一个。

    赵渊哈哈笑道:“无论生死,你们二人在此偷情的丑事都无法掩盖,真要死了,等他们一来,就看到你们两个光着身子在里面,全身没有伤痕,便是再高明的大夫也不会查出你们中了烟雨海棠之毒,到时候所有人都只会以为你们是因为交-合过度而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