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锦衣春秋 > 第九十二章 书函
    齐澄不到四十岁年纪,身形魁梧,整个人看上去倒也颇为质朴,杨宁淡淡道:“齐总管的听力很好,本世子的话,你在门外都能听见。”

    齐澄恭敬道:“小人料理老宅诸多事务,耳朵不能不灵,若是漏了事情,无法处置妥当,便对不住锦衣侯。”

    “先起来吧。”杨宁收回顶在赵渊咽喉的寒刃,等齐澄站起才问道:“你刚才说本世子错了,错在哪里?”

    齐澄看着杨宁,道:“世子说赵先生整理的账目没有差错,所以怀疑三夫人的失踪与赵先生有关,这自然是错了。”

    “你的耳朵确实很灵,脑子也很清楚。”杨宁道:“难道这不是问题?”

    “当然不是问题。”齐澄肃然道:“当初聘请赵先生,就是因为赵先生思绪敏捷,料理账目精明能干。齐家的账目虽然多,但是赵先生从一开始就做好了准备,各村每年的进项,自家田地的开支以及收入,从开始就一清二楚,各处账目汇集过来,只要小心谨慎,自然不会出现差错。这就等若是建房子,只要地基打好了,盖起房子来也就不会出现太大的纰漏。”

    杨宁见他口才了得,与他质朴外表倒是不同,淡淡笑道:“如此说来,这位赵先生是有大才?”

    “至少料理老宅这边的账目绝对难不住赵先生。”齐澄正色道:“赵先生这几年兢兢业业,协助小人打理老宅,即使没有功劳,也有苦劳,世子这般对他,让人心寒。”

    杨宁笑道:“齐总管,你说的苦劳,是指你自己吧?”

    齐澄淡定道:“小人知道世子会有诸多疑虑,但是小人以为,现在最要紧的是找寻三夫人的下落。”

    “你知道本世子有诸多疑虑?”杨宁盯住齐澄,“你觉得我有哪些疑虑?”

    “世子和三夫人事先没有通知,忽然回老宅,而且没有带多少仆从,这当然是匆忙赶回来。”齐澄道:“能让三夫人和世子如此匆忙赶回来,自然是老宅这边有做的不到的地方,世子如今怀疑账目有问题,甚至怀疑三夫人的失踪与赵先生有关系,如果小人没有猜错,世子归根结底,是怀疑小人出了纰漏,心中对小人有疑虑。”

    杨宁立时便觉得,这齐澄果然不是简单的角色。

    “小人昨夜没有回来,是看到父亲人事不知的样子,心里难受,留在那边一夜照料父亲,以尽孝道,如果知道世子驾临,小人绝不敢耽搁。”齐澄声音依旧恭敬:“小人不知道三夫人和世子为何忽然到来查看账目,也不知道世子对小人有何疑虑,这一切回头小人定会细细解释,解除世子的疑虑,不过现在找寻三夫人要紧,不知世子觉得如何?”

    杨宁反问道:“那你觉得该如何找寻三夫人?”

    “方圆十几里地,并无多少人家,可是齐家在这里到处都是眼线,周遭村庄的百姓,都会是我们的眼睛和耳朵。”齐澄看着杨宁,“如果世子同意,我们现在就派人搜寻方圆二十里地之内,如果有人带走三夫人,只要有人看见,我们一问就能问出来。”

    杨宁心想齐澄所说的方法,倒也不无道理,知道事不宜迟,先不管账目是真是假,找到顾清菡才是大事,点头道:“你现在就派人分头去通知各处村子,如果有人发现三夫人的踪迹,重重有赏。”

    齐澄倒也干脆利索,立刻吩咐老宅中几名男丁,骑马去往附近的村子通知,又令丫鬟在府中各处仔细搜寻一遍。

    人手不够,几名护卫和赵渊也跟着在府中搜找。

    齐澄见杨宁神情冷峻,在旁道:“世子,以小人之见,三夫人昨天刚刚回老宅,还没有一天就失去踪迹,很有可能在半道上你们就被人盯上。”

    “哦?”杨宁皱眉道:“你是说有人一路跟着我们到了老宅?那他们为何要劫走三夫人?”

    “劫持三夫人应该不是他们最终目的。”齐澄想了想,“他们有没有可能是冲着世子而来?”又皱眉道:“世子和三夫人此行轻装简行,连老宅这边都不知道,应该不至于被人发现。”

    杨宁心想若是有人跟踪,老子早就发现,还要你来说,随即又觉得不能这般绝对,毕竟黑氅丑汉尾随而来,自己就不曾发现。

    只是见到齐澄神情也是凝重,眼眸之中一副忧虑之色,似乎很是担心顾清菡,暗想自己难道猜错了,这齐澄当真一心为齐家办事,自己一直对他生疑,难不成却是错怪了他?

    “你觉得他们是冲着我来?”杨宁问道。

    齐澄道:“三夫人只是女眷,对手劫走三夫人又能为何?小人觉着,那帮人可能是在老宅没有找到世子,就干脆先劫走了三夫人,目的最终还是要挟世子,如果小人没有猜错,用不了多久,他们很可能会主动联系我们。”

    “他们要挟持我做什么?”杨宁问道:“为了钱财?”

    齐澄摇头道:“这个小人便无法确知了。”顿了顿,才道:“世子的行踪应该已经暴露了,而且身边护卫太少,小人担心世子安危,是否派人去调些人手过来?”

    “你觉得那帮人还要对我不利?”杨宁淡淡笑道:“难道在这里我们齐家还有许多仇人?”

    齐澄犹豫了一下,才道:“小人不是担心这里的仇家,而是担心......有仇家从京城跟过来。”

    杨宁眉头一紧。

    齐澄这句话,倒是提醒了他,如今锦衣侯府可是处在低谷时期,在京中的仇家不少,不说别人,自己来江陵之前,就和户部尚书窦家结下了仇怨,难不成果真如齐澄所言,自己出京就已经被人盯上?

    府中除了那处鬼院,几乎每一处都被搜了个遍,一切如杨宁所料,并无顾清菡一丝踪迹。

    到了黄昏时分,忽见韦侗匆匆瘸着腿过来,见到杨宁,立刻道:“世子,这.....这里有封信.....!”扬起手,手中竟然有一份信函,杨宁早已经抢上前来拿过,只见信封之上空无一字。

    “世子,这.....这是在后门发现的。”韦侗道:“这封信就丢在后门外,不知道是谁放在那里。”

    杨宁已经拆开了信函,扫了几眼,这才问齐澄:“峡山在哪里?”

    “峡山?”齐澄立刻道:“往西不到二十里地就是峡山,不大,山下有一条河,那里有我们自己的好几百亩田,世子为何会提到峡山?”

    “那条河是否叫做红沙河?”杨宁将手中信函递给了齐澄。

    齐澄点头道:“正是。”接过信函,只见上面只是短短两行字。

    “人在峡山红沙河畔仓库,独自赴约,人可无恙!”

    齐澄沉声道:“我们现在就赶过去。”

    杨宁摇头道:“上面说了,独自赴约,这封信自然是冲着我来的,你们若是跟随,恐怕对三夫人没有好处。”问道:“里面说的仓库是什么意思?”

    “每年秋收的时候,经常会突然下大雨,为了防止下雨,所以在红沙河边修了几间石屋,专门用来临时囤积粮食。”齐澄道:“秋收已过,石屋那边已经空着,否则会有人在看守。世子,信上说三夫人在那边,会不会是个陷阱?”

    “陷阱?”

    “信里说独自赴约,不让世子带人过去,这......这实在太过凶险。”齐澄皱眉道:“世子千金之躯,岂可轻易犯险?无论真假,世子都不能去。”

    “我若不去,三夫人又如何?”杨宁道:“三夫人定然在他们手中,我自然不能因为自己的安危坐视不理。”

    齐澄叹道:“现在看来,他们的目的果真是世子而不是三夫人,世子若是赴约,正中他们的下怀。”顿了顿,道:“世子,我带人悄悄赶过去,见机行事,若有机会,便救出三夫人,您......!”

    “如果没有机会呢?”杨宁打断道:“我是要保证三夫人的绝对安全,如果违背了对手的意思,三夫人更是凶险。”瞥了齐澄一眼,道:“你帮我备一匹马,我尽量赶在天黑之前赶到那里。”

    齐澄还要劝说,杨宁已经冷声道:“不必多言,你赶紧备马。”

    齐澄显出无奈之色,当下亲自去备马,杨宁也不耽搁,出了门,齐澄牵马过来,还是担心道:“世子,我立刻赶去县衙,找些衙差过来......!”

    “没我吩咐,你们哪里也不要去,就在这宅子里等着。”杨宁淡淡道:“不是什么刀山火海,无论对手是谁,如果知难而退,我或许还能给他机会,否则......!”眸中生寒,冷声道:“否则他便是自寻死路。”再不多言,一抖马缰绳,催马便往西边而去。

    ------------------------------------------------

    ps:继续求收藏和月票,大伙儿看书别忘记收藏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