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锦衣春秋 > 第八十八章 长箫
    齐峰遵照之前的约定,在黄昏时分便即领着五名护卫赶到了齐家老宅,老宅房舍众多,几人的住宿自然不成任何问题。

    杨宁本是打算让齐峰去往荆州城,直接找到江陵太守,以锦衣世子的名义直接询问护送税银之事,看看荆州城那边是否果真派出兵士护送税银,只是天色即晚,便令齐峰次日清早再动身。

    齐峰虽然按时赶来,可齐澄却并没有按时返回。

    顾清菡在账房里待到黄昏时分,疲累至极,她翻看了近三年来的税收,细心检查,却是没有找出丝毫破绽。

    顾清菡心知这样庞大的账目,能够做得如此细致,绝不是三两个月就能够完成,否则绝不可能毫无瑕疵,不出现一丝纰漏,如果说这些账目有假,那就说明从三年前开始,老宅这边就开始记录两份账目,一真一假。

    她本以为江陵是齐家后院,根基之所,老宅更是重中之重,绝不至于出现纰漏,此番才发现老宅比自己想象的要复杂得多。

    如果说这些账目都是真,那么税银也就真的早在一个月前就已经送到了京城,可是侯府却为何连一两银子也都没有瞧见?送到京城的税银,总不至于长了翅膀凭空消失,她想要询问清楚,那批银子到底送到哪里,可是齐澄迟迟不见踪迹,而负责护送税银的小崔也跟随齐澄去了荆州城,见不着他们,自然无法追根寻源。

    这阵子日夜兼程赶路,又加上昨晚一直没有睡好,今天又忙了一整天,实在是疲惫不堪,在杨宁劝说下,先回屋内,老宅倒也有丫鬟伺候沐浴,而且齐澄将行李也带过来,自有衣衫更换。

    杨宁倒是并不急于休息,他对老宅发生的这些事情也是充满疑虑,倒想看看那齐澄回来之后该如何解释。

    等了小半夜,始终不见齐澄回来,心下隐隐觉得事情并不简单。

    夜色幽静,秋月如水,信步在老宅的院中闲庭闲步,不知不觉间,也不知是否下意识所为,抬头看时,竟然来到了距离鬼院不远的小道上,抬头望过去,月色之下,那鬼院一片幽静死寂,倒是颇有些阴森。

    杨宁心想那也不是什么好地方,转身走了一小段路,停下步子,又回头望了一眼。

    韦侗先前说这院子里闹鬼,杨宁心里自然不信,不过他却也奇怪,有两人先后进了那院子,最后都莫名其妙死去,难道真的是因为被鬼吓死?

    他本就是一个好奇心极重之人,如果韦侗和顾清菡没有将鬼院说的那般神秘,他或许也不会在意,反倒是两人都说那院子古怪,不要靠近,这却反让他对那鬼院充满了好奇之心。

    他本就是一个胆大包天之人,虽然看着那座阴森鬼院心里也有些发毛,可是却依稀觉着从老侯爷开始就禁止任何人进入的那座院子,必然藏着不小的秘密。

    韦侗谈及那死去的两个人,好像都是在箫声响起之后,这才偷翻进院内,如果箫声真的是孤鬼吹奏,现下却并无箫声,是否就说明那只孤鬼并不在院内?

    他寻思之间,却已经转身,微一沉吟,却是缓步向那院子靠近过去。

    秋叶凄冷,树荫森森,缠绕在墙壁上的枯藤宛若千百条毒蛇纠缠在一起,杨宁走到门前,借着月光扫了几眼,随即侧耳聆听,院内死一般寂静,毫无声息。

    院墙其实算不得有多高,杨宁要翻过院墙,实在是轻而易举的事情,只微一犹豫,杨宁走到墙边,四下里瞧了瞧,确定无人,这才抓住枯藤,十分轻松地爬上了墙头,蹲在墙头向里面俯瞰下去,只见这院子并不大,中间一座孤零零的房屋,院内爬满了藤蔓。

    冷月之下,那栋房屋看上去幽森异常,就那般阴森森矗立在院子当中,一阵风吹过,杨宁亦是觉得背脊有些发寒。

    他微一犹豫,但终是一咬牙,拔出了寒刃在手,跃下了院墙,落在了院内。

    缓步靠近过去,看到房屋已经有许多地方坍塌,屋门却是虚掩着,年久失修,那扇门已经有些腐烂。

    他右手握住寒刃,左手轻轻推开屋门,屋门发出“嘎嘎嘎”的声音,听着都渗人,推开门后,里面便散发出一股子成旧的霉腐气味,冲入鼻孔,很是难闻,杨宁抬手在鼻尖扇了扇,轻步进到屋内,只见这屋子共有三间,左右两间房,中间是个还算宽敞的厅堂。

    厅堂之内,摆设十分简单,正中间是一张桌子,边上有两张椅子,角落里放着一张屏风架子,不过屏风早已经腐烂,只有屏风架还在立着,也不知道是否这桌椅的材料很好,并不见腐坏,只是上面都已经蒙上了一层灰尘。

    杨宁四下瞧了瞧,轻步向左边的房间走过去,房门被拉上,却并无上锁,杨宁轻轻一推,房门便即被推开。

    月光从窗外投射进来,虽是黑夜,屋内昏暗,但借着余光,倒也能够依稀看清楚,只见屋内正对门的墙壁处,放着一张小案,案上似乎还摆着什么东西,杨宁进到屋内,往里面瞧了瞧,见到房角角落处竟还有一张木榻,上面自然没有被褥,但整张木榻却也是保存的十分完整,并无腐坏。

    杨宁心下此时却大是奇怪。

    按照韦侗的说法,早在几十年前,这座院子就已经被封闭,自此再也无人进来,如果韦侗所言是真,那么几十年下来,这屋里的物件绝不可能还保持的如此完整,即使真的是家具的木料耐用,可是进屋之后,竟没有看到一处蜘蛛网。

    他很清楚,莫说几十年,就算是几年屋内无人,像这样的屋内,也必然到处都是蜘蛛网,可无论是厅堂还是这间房内,竟然瞧不见一处蜘蛛网,这大是反常。

    又想到刚刚摸过外面的桌子,桌面确实蒙着一层灰,可是依杨宁的经验,如果几十年无人进入打扫,桌面上的灰尘定然是厚厚一层,自己方才却只摸到一层淡灰,按时间估计,也就几个月没打扫而已。

    难道这屋内当真有鬼?而且屋内的鬼魂还会自己打扫房间?

    又或者韦侗是在撒谎,这院子其实一直有人偶尔过来打扫灰尘?

    陈设简单,杨宁往前走了几步,靠近对着门的桌案,才发现是一张梳妆台,立时想到顾清菡说过,这院子之前似乎死了一个女人,此时见到梳妆台,便知道这屋内以前定然是住这顾清菡所说的那女人。

    他脑中禁不住浮现长发盖面的女鬼形象,背脊发凉,四下看了看,深吸一口气,细细看了看,发现梳妆台上放着一只梳妆盒,盒子盖着,并未上锁,他右手握紧寒刃,左手伸出,打开了梳妆盒。

    只见盒内并不是空空如也,里面竟然放着胭脂水粉盒,还有一对耳环,亦有一只手镯子,无论是手镯还是耳环,样式都颇为精致,不过一看就是铜制,并不贵重,杨宁心想齐家是江陵世家豪族,能够住在单独院子里,这女人当然也不是普通的丫鬟仆妇,在府里多少还是有些身份,按理说即使没有金手镯,至少有一只银手镯,可梳妆盒里却只有一只铜制手镯,倒与齐家的地位大不相符。

    胭脂水粉都已经干涸,凝结成块,此外并无他物。

    杨宁轻轻盖上梳妆盒,发现梳妆台中间有一个抽屉,轻轻打开来,里面也只有两样东西,一只可以拿在手中的铜镜,另一个却是用黑色的绸子包裹着,细细长长的,这种时候,杨宁倒不愿意去动那铜镜,在这阴气森森的屋里看镜子,说不定会从镜子里看到不干净的东西。

    他拿起那支被绸子包裹的物事,看包裹的十分仔细,应该是十分珍贵之物,解开绸子,里面的物事便即露出来。

    杨宁脸上立时现出惊讶之色。

    箫!

    黑绸包裹的竟然是一支长箫。

    一瞬间,杨宁就想到韦侗说起这院子里每年都会有箫声传出去,难道说那箫声就是这支长箫发出?

    这支长箫做工精美,虽然看起来也很有些年头,但是干干净净,没有沾上一丝灰尘。

    “是人......!”杨宁低声自语一句,这一刻他似乎明白了什么,在他看来,所谓的闹鬼无非是因为这处院子以前死过人,此后又被禁止入内,时间长了,无人进入难免就会显得清冷阴森,凡事一旦神秘起来,自然就会惹来诸多的猜想。

    他相信,吹奏长箫的绝不可能是鬼,很可能是有人每年都会来到这里,不但在此处吹箫,而且还会将这屋里打扫一番。

    一个常年无人的院子,时不时地响起箫声,也难怪会被人误以为有鬼。

    至若翻墙而入的那两人,相信也是被那吹长箫的人所杀,毕竟那两人翻墙偷入进来的时候,都是碰上箫声响起之时,那时候吹箫之人正好在这里,那两人撞了个正着,才惨遭毒手。

    杨宁皱起眉头,如果自己的猜错没有错,在这屋里出现的是人不是鬼,那么一个人几十年不间断来到这院子,打扫房屋,而且连续几夜吹箫,甚至有人闯入还要出手击杀,此人又到底是何方神圣?

    他与锦衣侯齐家,又是什么样的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