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锦衣春秋 > 第八十七章 数字密码
    “你去了那里?”顾清菡蹙眉道:“那不是什么好地方,以后不要过去。”

    看来顾清菡也知道那处鬼院,杨宁当然不会就此放弃这个话题,问道:“为什么?因为闹鬼?”

    “别胡说八道。”顾清菡道:“你别听那些人胡言乱语,就是一处荒废的宅子,什么闹鬼不闹鬼的,以后别靠近就是。”

    杨宁拉着椅子往前凑了凑,笑嘻嘻道:“三娘,如果只是一处荒废的院子,为何又不让我过去?我瞧那院子都已经被杂草枯藤包围,也该派人清理一下,咱们虽然不住在这里,但这毕竟是咱们的老宅,总不能不闻不问。”

    顾清菡似乎不愿多提,杨宁又道:“你不告诉我,我心里一直放不下,三娘,你就行行好,告诉我吧。”

    顾清菡见他模样,哭笑不得,“噗嗤”笑道:“你莫装这幅可怜样子。”犹豫了一下,才道:“我过门的时候,就是在这里成婚,偶然也发现了那处院子,当时也有人告诉我是闹鬼,不过老侯爷正气凛然,齐家也是世家大户,这样的人家,也不可能有鬼存在。不过那时候老宅就有老侯爷定下的规矩,谁也不许靠近那处院子,更不许进院内,否则从重处罚。”

    “这又是为什么?如果不是因为闹鬼,也总该有个原因吧?”杨宁道:“三娘可知道那院子里经常有箫声传出来?”

    “吹箫?”顾清菡粉润红唇微动,十分性感:“以讹传讹,你也不必相信。老侯爷既然不让靠近,那就是齐家的规矩,不用问缘由,只要遵守就是。”见杨宁微显失望之色,犹豫了一下,还是道:“你三叔以前私下里告诉过我,那院子以前好像.....好像死了一个女人,好像死的时候有些怨气,后来院子锁了,就有风言风语。”

    “女人?”杨宁立刻问道:“什么女人?”

    顾清菡摇头道:“你三叔也没有多说,他也不愿意提及那处院子,没有几个人知道那院子里究竟发生了什么。”抬手道:“你快出去,莫打扰我查账。”

    杨宁知道再问下去,顾清菡也不会多说什么,而且顾清菡似乎对那处院子所知也不是很多,正要起身,忽地想到什么,问道:“三娘,你看的这些账本,不嫌很繁琐吗?我瞧着十分凌乱。”

    顾清菡白了杨宁一眼,娇媚动人,风情无限,“你以前从不碰账本,自然看的凌乱,账本都是这个样子,自然是详细为好,又怎么繁琐了?”

    “我的意思不是说账目繁琐,而是记录的方式。”杨宁想了一下,随手拿过一本账本,翻看了几页,然后取了一张纸,提起毛笔蘸了蘸墨汁,在纸上挥洒自如,顾清菡不知道杨宁葫芦里卖的什么药,正自奇怪,只见杨宁片刻间已经画出了一张图来,那图形如同渔网一样,顾清菡更是奇怪。

    随即见到杨宁在那渔网一般的表格里填写了字迹,之后一手拿着账本,翻看一下,便在那表格之中填上数字,顾清菡自然不识得杨宁所写的阿拉伯数字,很是诧异,不由起身凑到杨宁身后,微微俯身观看。

    杨宁却是聚精会神,片刻之后,放下毛笔,微瞥了身边顾清菡一眼,正瞧见她胸口,发现她胸前依然没有恢复峰峦如聚的壮观景色,自然还是被东西束缚着,不由担心这样会对顾清菡的胸脯有损伤,很想问一句会不会很难受。

    顾清菡哪里会想到杨宁此时所想,只是看着杨宁制作的那张稀奇古怪的图纸,疑惑道:“这是什么?”

    她出身豪富之家,对书画自然也有涉猎,本以为杨宁这是一幅画作,可是这幅画怎么看都没有美感。

    “这是数目,这上面的文字就是概括数字的项目。”杨宁解释道:“这最右边的是个位数,往左边一位是十,这个是百......!”

    杨宁当下耐心地教授起来,阿拉伯数字简单易学,更何况顾清菡冰雪聪明,只是片刻间,不但弄清楚了从零到九的阿拉伯数字,而且个十百千位也都辨识清楚,杨宁解释下来,顾清菡俏脸满是震惊之色,这是她前所未闻的学问,等杨宁解释完,顾清菡一时还没回过神来,小半晌才惊讶道:“宁儿,这.....这是你想出来的?”

    “我看你查账辛苦,所以胡思乱想出来的。”杨宁暗想如果这时候和你解释这是阿拉伯数字,只怕你还以为我是鬼附身了,“三娘你看,这样一张表格,不到半张纸,便将账册上的五六页全都囊括进来,而且一目了然,看一眼就能明白。”

    “这叫表格?”顾清菡大致明白了表格和阿拉伯数字的意思,拿了那张表格,对着账本细细查看了一番,眸中惊奇之色越来越深,忽地抬头,重复问道:“这.....这真是你自己想出来的?”

    杨宁挠了挠腮,知道顾清菡此刻心中的震惊,暗想阿拉伯数字一时半刻也传不到这边,倒也不怕西洋镜被拆穿,淡定自若道:“胡思乱想出来的,三娘,你觉得这法子怎么样?”

    顾清菡却是满脸喜色,道:“宁儿,你真是聪明,连这样的法子也被你想出来。”瞧着那张表,颇为兴奋道:“你这法子确实简单清晰,一目了然,若早用这样的法子,也不用看这半天了。”

    杨宁得到顾清菡肯定,心下舒畅,凑近道:“三娘,这不但可以记账,还可以做密码。”

    “密码?”顾清菡奇道:“那又是什么意思?”只觉得杨宁自从开窍之后,这脑子是越来越聪明,天马行空,这古怪的新词却不知又是什么意思。

    杨宁笑道:“以后如果我出门在外,给你写信,为了防止别人冒充,只要在信函内加上我们约定的密码,你就可以知道真伪。如果更复杂一些,这些数字还可以说话,别人看到这些数字,不明白是什么意思,可是你我之间却能明白。”

    顾清菡睁大美丽的眼睛,好奇道:“那又怎么做?”

    杨宁提起毛笔,在纸上写了一行数字,递给顾清菡,道:“这是最简单的密码,三娘看看能不能辨识出来?”

    顾清菡看了一眼,杨宁刚教过她十个数字,她倒记得十分清楚,一个一个念道:“五,二,零,一,三,一,四。”抬头疑惑道:“宁儿,这几个数字又是什么意思?”

    杨宁笑道:“三娘,你冰雪聪明,这么简单的密码你也看不出来?连着读起来,就是我爱你一生一世!”

    顾清菡一怔,随即俏脸一红,将手中纸丢开。

    杨宁见状,道:“三娘,这是最简单,还有......!”

    “宁儿,你现在胆子越来越大,也没有规矩了。”顾清菡沉下脸来,“这些疯话,你以后不要乱说。”

    “三娘,你误会了,我.....!”

    “我说的不只是这个密码。”顾清菡俏脸肃然,“你回京之后,朝廷应该就要让你继承锦衣侯爵之位,成了锦衣侯,一言一行都要小心谨慎,不但是在外面与文武百官要小心翼翼,便是在侯府,也不能像以前一样没有规矩。”顿了顿,语气更是严峻:“我是你的三娘,在我面前,也由不得你胡言乱语,更不能没大没小,在我面前都不能守规矩,在外面又如何能小心谨慎?”

    杨宁倒想不到顾清菡的反应会这么大,他是聪明人,凭心而论,顾清菡这样的美艳少妇,对他还是颇具有杀伤力,他对顾清菡有欣赏,亦有敬重,他虽然外形不过十六七岁,但灵魂却已经十分成熟,若说心中从无对顾清菡有过一丝邪念,那也是自欺欺人,但他对顾清菡却也十分尊重,平时言行上也是十分注意。

    他当然也能看得出来,自上次过后,顾清菡对两人的关系也是十分敏感,有一种若即若离之感,心中晓得顾清菡是担心两人再像以前那般亲密,说不定会生出什么麻烦来。

    不过今次只是随意开个小玩笑,本以为无伤大雅,谁知道顾清菡的反应却也如此激烈,这倒是出乎杨宁意料。

    顾清菡见杨宁微皱眉头,只以为自己的态度伤了杨宁,她内心对杨宁自然还是极其关护,语气微微缓和一些,道:“三娘都是为你好,你是齐家嫡长子,更是要继承锦衣侯的人,多少双眼睛都盯着你,你若稍有疏忽,不仅给自己带来灾祸,整个齐家也要遭受灾祸,宁儿,你明白吗?”

    杨宁心想我可不是什么真正的锦衣世子,搞不好哪天就会消失的无影无踪,若说保护你一人,那还有得商量,至若齐家,与我有屁的关系,但此时也只能微微点头,道:“我知道了。”

    顾清菡似乎也觉得气氛有些冷,微微一笑,道:“不过宁儿今天教三娘的这个法子,真是绝妙,以后三娘再看账目,就不必那样辛苦,你可帮了三娘大忙。”

    “这里的账目如何?”杨宁问道:“有什么纰漏?”

    顾清菡摇头轻声道:“老宅这边的开支进项,都十分清楚,并无什么不对的地方,账本上也记清了今年封邑赋税以及自家田地的收成,十分详细,按照账本上所看,也确实是按照两成收取赋税。”蹙眉道:“便是九月底往京城送去的税银,账本上也记得一清二楚。”

    杨宁身体微微前倾,压低声音问道:“这些会不会是假账?他们提防侯府会突然派人来,所以专门准备了假的账目在这里?”

    “也不是没有这个可能。”顾清菡轻声道:“我也怀疑账目有诈,所以想查查其中有什么破绽,目下并无任何发现。”

    杨宁低声道:“他们说护送税银去往京城的时候,江陵太守派了兵士护卫,等齐峰晚上过来,我们大可以派齐峰去查查是真是假。此外我大可以以锦衣世子的名义,到时候找个理由将封邑上的所有地头都召过来,当面说清楚,如果真是老宅这边作假,地头们到来,很容易就会揭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