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锦衣春秋 > 第八十三章 老宅
    韩毅见村民慌乱,急忙跑过来,解释一番,安下了众人的心,又让各人散去,只留了两三个身强体壮的村民,以防这丑汉突然发狂。

    杨宁让韩毅回屋端了满满一碗饭菜过来,韩毅将那碗饭送过去,丑汉却立刻后退,眼中充满敌意盯着韩毅,并不接碗筷。

    杨宁从韩毅手中接过碗筷,温言笑道:“肚子饿了,这是吃的,吃饱了肚子就不饿。”

    说也奇怪,那丑汉对韩毅和其他人充满敌意,可是听到杨宁声音,虽然多少还是有些小心,但敌意却弱了许多。

    杨宁靠近他,他也不似躲避韩毅那般后退闪躲,而是接过了饭碗,却并不接筷子,直接用手去抓碗里的饭菜,狼吞虎咽,就似乎是从没有吃过饭一样,杨宁看在眼里,知道他定是饿极了才会如此。

    只是此人先前一直用手拢着大氅,身体裹在大氅之中,难见其身,此刻伸手接饭碗,大氅便即敞开,里面竟是赤着上身,只穿了一条破败不堪的短裤,顾清菡见到,“哎呀”叫了一声,立刻转身过去。

    杨宁却看得清楚,只见此人身上也满是污垢,可浑身污垢却掩盖不了他身上的伤痕。

    这具身体瘦骨嶙峋,而纵横交错的伤痕触目惊心,这些伤痕并不是刀伤,都是无数条细口子结成的伤疤。

    杨宁对此自然是清楚,心知这丑汉四处流落,特别是在山中游走,难免会被乱石荆棘割伤划伤,可他又不知如何处理伤口,这才导致伤口结疤,大小伤痕少说也有六七十处,从上身到两条腿,就像是经过酷刑逃窜出来的犯人一样。

    丑汉此时就坐在地上,吞咽的津津有味,并不理会周边一切,杨宁借机仔细观察,心想这人要是如自己所猜测,是大户人家走失的家人,那么定也失踪了很久,看他胡须卷成一大团,那可不是三五个月就能蓄起来。

    至若身上那件贵重的熊皮大氅,原来的毛发已经是稀疏得很,也幸好熊皮坚韧,虽是成旧,倒也不见残破。

    他正寻思这丑汉到底是何方神圣,却见丑汉忽地将手中饭碗递过来,眼巴巴看着杨宁,口中道:“饿......吃的......!”

    杨宁只能让韩毅再去弄一碗,一连三碗下肚,丑汉似乎还意犹未尽,杨宁心想这村里也不富裕,各家的口粮本就拮据,自己也不能一直让这家伙吃下去,瞧见这丑汉肚子已经撑起来,搞不好要撑破肠胃,并不让继续拿食物。

    那丑汉见杨宁没有让人再去拿饭食的意思,倒也干脆,重新裹住大氅,倒在地上便睡。

    韩毅让人先看住丑汉,夜色深沉,此时自然不可能去报官,准备次日再派人往衙门里去。

    他只以为顾清菡是男子,所以只腾了一间屋子给二人歇息,顾清菡只觉得不妥,可这深更半夜,又不好惊动别人,无可奈何,心想晚上也不必睡,熬上一夜便好,等天一亮,立刻赶往齐家老宅。

    两人共处一室,杨宁倒是无所谓,十分自觉地席地而睡,顾清菡虽然有些舍不得杨宁遭罪,但也总不好让杨宁上床,只能和衣在床上躺着。

    虽然那丑汉颇有些古怪,但顾清菡毕竟与他毫无瓜葛,并不十分关心丑汉的来路,她只想着封邑出了这么大变故,百姓对锦衣侯府颇有成见,大大影响齐家在封邑的威望,而自己之前却浑然不觉,完全被蒙在鼓里,若非杨宁建议微服私访,这一切还不知道要隐瞒到什么时候,心中暗暗自责。

    她在床上思虑颇多,夜不能寐,没过多久,听到杨宁微打鼾声,从床上坐起来,见杨宁侧躺在地上,心下颇有些不忍,犹豫了一下,拿起被褥,下床将被褥抱过去盖在了杨宁身上,见杨宁睡的正浓,苦笑一声,轻声道:“宁儿,你可知道,你长大了也未必是好事,以后许多担子就要压在你身上,你娇生惯养,也不知道那么多的胆子能否承受的住。”幽幽道:“不管如何,三娘都会在你身边,无论发生什么,我都会与你一起承受。”回到床上,静静躺下。

    杨宁自然不是真的睡着,他最怕顾清菡忽然想到白天发生的事情,又追问自己武功的来源,所以干脆早早装睡,免去麻烦。

    听得顾清菡在身边轻语,心中感触。

    次日天刚蒙蒙亮,杨宁就被顾清菡叫醒,起身来见顾清菡神情憔悴,惊道:“三娘,你不会一夜没睡吧?”

    顾清菡微摇头,轻声道:“咱们不要在这里耽搁,尽早赶回老宅,还有许多事情要做。”

    这边起身,自然惊动了韩毅,两人简单洗刷一番,向韩毅辞别,韩毅还担心罗管事卷土重来会对二人不利,二人既然要辞别,自然也不挽留,出了门来,见到那丑汉就躺在门口不远,显然还在沉睡。

    “这人就交给你们了。”杨宁向韩毅轻声道:“姓罗的留了几匹马,就当做赔偿你们村里的损失。”韩毅心想这可由不得你,那几匹骏马,全村砸锅卖铁也不可能买上一匹,杨宁也不多言,过去解了马缰绳,和顾清菡出了村口,上马便走。

    骏马飞奔,行出不过几里路,杨宁就感觉身边一道影子划过,怔了一下,随即看到一道身影已经跑到了自己前面,只瞧一眼,便认出正是那丑汉。

    顾清菡也是吃了一惊,道:“他怎么跟上来了?”

    杨宁勒住马,那丑汉也在前面停下,站在路边瞧着杨宁,杨宁回头看了一眼,村子早已经不见,又看了看那丑汉,脸上显出惊异之色,“他.....他是怎么追上来的?”

    顾清菡也是惊骇道:“难不成.....难不成他是靠着两条腿追上来?”只觉得匪夷所思,出村之后,两人放马奔驰,这两匹马速度都是不慢,这片刻间已经驰出好几里地,刚出村的时候见这丑汉还躺地上睡着,可是转眼之间,竟然追上来,如果不是亲眼所见,顾清菡绝不相信还有这等匪夷所思的事情发生。

    杨宁此刻也是感到骇然,他之前也听说这丑汉速度奇快,几次偷鸡被人发现,就是靠着速度才躲过村民的追赶,只是并无亲见,这一次亲眼所见,比之自己所想的速度还要快出不少,完全超出人体之极限,心下惊骇不已。

    丑汉依旧是裹在黑氅之内,看着杨宁,重复道:“饿,吃的!”

    杨宁回过神来,想那丑汉道:“你怎么追上来了?快些回村子去,那里有人会给你吃的,还会帮你回家。”

    丑汉似乎是并不理解杨宁的话,只是呆呆看着杨宁,口中一直重复那两句话。

    杨宁心想难道昨夜自己一时好心,这丑汉竟将自己当成了饭票,想了一下,从怀里取出一块碎银子丢过去,道:“你把这个给他们,他们会给你的吃的,不要再跟着我们。”暗想自己跟着顾清菡还有事情要做,总不能带着一个怪里怪气的丑汉在身边。

    那丑汉从地上捡起银子,带着一丝怒色,忽地用银子砸过来,口中低吼几声。

    杨宁探手接过,顾清菡在边上蹙眉道:“咱们不要和他纠缠,这人来路不明,不能轻易沾染,跟不上咱们,也就回村子了。”娇叱一声,拍马便走,杨宁也不耽搁,催马上前,绕过了丑汉,飞马而行。

    两骑如飞,瞬间便驰出许远,杨宁回头瞧瞧那丑汉是否还跟上来,只一回头,就看到那丑汉正迈开两腿,就跟在自己马匹后面咫尺之遥,其速度绝不在骏马之下,那大氅后面飘起,猎猎作响,丑汉也像飞起来一般。

    杨宁再一次勒住马,调转马头,皱眉道:“快回去,再不回去,我可揍你了。”抬手举起马鞭,作势要往那丑汉身上抽打。

    丑汉有些畏惧,急忙后退,身体缩了缩,可怜兮兮看着杨宁,杨宁吼道:“我这里没吃的,回村子里就有吃的,不许再跟上来。”兜回骏马,再次拍马便走。

    放马飞驰片刻,再次回头,瞧见那丑汉依然跟在后面,只是似乎方才被杨宁吓着,拉开了一些距离。

    杨宁心中无奈,也不管他,纵马而行。

    两人一路往南,一开始的时候,杨宁几次回头,都看到那丑汉跟在后面,驰出十余里地,丑汉的身影已经离得远了,杨宁松了口气,暗想丑汉的耐力终究及不上骏马,虽然其脚下的速度骇人听闻,但时间一长,体力跟不上,自然被远远落在后面。

    马不停蹄,旭日东升,杨宁估摸着不到两个时辰,就听顾清菡在前面道:“宁儿,老宅就在前面。”放缓了马速,抬手向前放指过去,杨宁顺她所指方向瞧过去,便见得苍茫天幕之下,出现了一片庄园,青砖红瓦,连成一片,十分显眼。

    齐家老宅的大院门前,是一处水质清澈的大池塘,绕着池塘一圈,每隔几步远就栽有一棵杨柳,和风细柳,衬着那古旧的老宅,倒是带着浓厚的古韵之风,而齐家老宅的后面,则是一片茂密的青竹林。

    老宅靠西南边,倒是有稀稀落落几十户人家,但齐家老宅在这里却是单门独户,左右并无其他人家,显得颇有些冷清孤寂。

    放在几十年前,这里曾经倒是颇为热闹。

    齐家曾经是江陵的大户,本来在江陵各处包括荆州城在内也都有店铺产业,不过后来锦衣老侯爷跟随大楚先皇帝征战天下,捐赠了几乎所有产业,只保留了这座齐家老宅,锦衣老侯爷后来与宗族之人大都已经迁居到京城,留下的一些旁系支脉,也都迁离此处。

    齐家老宅在此,其他人自然也不敢靠近这座老宅建造房屋,倒让这老宅如今孤独在此,只有每当齐家族人从京城返乡时,这老宅才会真正热闹起来。

    虽然只是一座孤寂老宅,但这座老宅却是一种象征,无人敢对这座老宅有丝毫不敬。

    红色大门倒是十分夺目,老宅大门前左右各有一头石狮子,威风凛凛,杨宁二人在老宅前下了马来,抬头看门头,只是简单写着“齐宅”二字,并无太多的粉饰。

    杨宁看了顾清菡一眼,这才上前扣住门环,重重叩了几下,一开始并无人答应,杨宁又重扣几下,随即听到里面响起“咔哒”之声,红色大门打开来,一个五十多岁的小老头探出头瞅了一眼,问道:“这里是锦衣侯老宅,你们要找谁?”

    “告诉齐泓齐大总管,锦衣世子回来了。”顾清菡已经下马站在杨宁身边,声音冷漠,艳美脸上毫无表情。

    那小老头先是一怔,打量几眼,面带狐疑之色,摇头道:“你们见不着大总管,大总管已经不能见任何人!”